李杨:中国的保险业会有十到二十年高速发展_2017博鳌嘉宾观点_宏观嘉宾观点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个股查询:
 

李杨:中国的保险业会有十到二十年高速发展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03-25 18:17:00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当人口老龄化的时候,需要跨期配置,需要跨时期进行资源配置。跨期配置的主要机制是金融机制。也就是我们需要比较发达的保险市场,社会保障市场。”3月25日,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在2017博鳌亚洲论坛"劳动力市场改革:敏感,但是必要"分论坛作出上述表示。

李杨表示,从前年以来,中国金融业发展最快的是保险,预测中国的保险特别是人寿保险会有十到二十年高速发展。

他指出,中国的劳动力市场非常复杂,最重要的几个方面包括:第一是劳动力供应不足,劳动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在下降。

第二,中国的劳动力市场是结构性问题。

第三,在整个劳动大军中,受过良好训练的技术工人比重在下降。

第四,劳工的社会地位问题。中国的工人社会地位是不高的。

以下为李杨发言实录:

李杨:恰如樊纲教授所说的,中国的劳动力市场非常复杂,但是据我感觉,外国人包括中国人关注的劳动法的问题,反而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最重要的有几个方面。一个是劳动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在下降。2011年,很准确的,2011年开始减少,所以造成了,实际上是劳动力供应不足了。

2015年,我们的新增劳动的投入是负0.9%,也就是中国已经面临着劳动人口的短缺,这个劳动人口就是16岁-64岁。这个劳动人口的减少很致命,参与劳动的人口下降,即便大家现在都响应中国政府的号召,适龄妇女开始生孩子,也得16年之后才能形成新的劳动力供应。所以中国面临着越来越短缺的劳动力供应短缺的问题。再加上刚刚说到的农民工的问题,这个问题比较突出,比较宏观,短期内是解决不了了。

第二个中国的劳动力市场是结构性问题。所谓结构性问题,大概十年前,中国的劳动力市场是上半年招工难,下半年大学生就业难,并存。也就是我们是一个结构性的矛盾。上半年主要招工难,高级蓝领,要是有点技术的,现在七级工八级工可能没有,但是有一些人是有技术的,考的什么证,这些人工资越来越高,一般的蓝领工资也上不去。这些人工资很高。人也很难招。下半年是新毕业的大学生就业难。我们现在每年大学生毕业六百万到八百万,每年都大学生就业难。为了解决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政府采取了非常多的方法。现在数字上看不太突出,要问随便一个大学校长,这个问题很突出。每年60万的未就业,十年下来可能就六百万。这个问题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危机以来,失业问题已经有了新的意义。就是特定人口,年轻人,年轻人中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失业率最高,我印象中土耳其54%的青年人失业,现在美国的青年人失业率也很高。你看到美国城市在动荡,一会一个枪战,都是很年轻的年轻人在街上游荡,而且这些年轻人很会利用通讯工具,这些人用中国话说各个是愤青,对于社会的扰乱是很突出的。

这些结构性的失衡,他大学毕业了,不愿意干蓝领,他觉得我是大学生,天之骄子,不愿意看一些与身份不合的工作。所以长期的结构性失衡的失常,会长期存在。这是第二个大问题。

第三个大问题,就是整个劳动大军中,受过良好训练的技术工人比重在下降。确实现在,我以前是当过工人的。三年学徒,然后出来一级工,才能上手干活。我上大学的时候已经是三级工了,现在没有这一套,培训都是短期的,拉上去就干。这个使得中国劳工的结构中,这部分高度短缺。

我最近看到一个数字,好象是缺六千万,基本上就是没有。而且我们现在教育体系又没有培养这批人的机制。比如以前,高中专、低中专都有。初中毕业考的,高中毕业考的,现在没有了。前面十几年都变成大学了。还有稍微像样一点的大一点的工厂,比如我所在的工厂,文革之前三千人的机械厂,就有技校,每年毕业一二百人,这个是最合适的培养技工的机制,现在我们的企业改革里,要把这一块剥出去,说工厂不办社会。是的,你从办企业不办社会角度来说是对的。但是社会上来说,没有一个机构来培养。这个和德国比,德国大学生比我们少,但是他们技工比我们多。所以现在媒体上天天说工匠精神。这是第三个问题。

第四个问题,就是劳工的社会地位问题。中国的工人社会地位是不高的,所以最近,大家最近要是仔细看的话,中央下了好几个文件,关于提高工人地位的提法。这批人没有社会地位,经济地位也不高,是个非常大的缺陷。

最后一个问题,当人口老龄化的时候,需要跨期配置,需要跨时期进行资源配置。跨期配置的主要机制是金融机制。也就是我们需要有比较发达的保险市场,社会保障市场。才能使得现在存一些钱,几十年之后去用。中国基本上很欠缺的。除非朱镕基总理九十年代搞的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现在就一万多亿,其他有一点保险的,人寿保险之类的东西。远远不能满足需要。所以一旦人口的结构到时候变成了危机的时候,我们社会自我救助的能够是不够的。所以大家看中国金融业,从前年以来,中国金融业发展最快的是保险,我预测在中国,中国的保险特别是人寿保险,会有十到二十年高速发展。因为到了这个时候了,就缺这一部分资金,缺这部分的跨期配置资金。保险是在风口浪尖上。

我和樊纲是互为补充吧,我是觉得问题是非常突出的。好在几个要点已经做了,工人阶级地位问题。其中包括农民工。农民工这个词很有贬意的。什么叫农民工?到现在在中央文件中还是农民工,你就没有把他当成自己人。是吧?这种是非常的有问题的。有农民工问题,技术公认的问题,市场中叫做结构性失业的问题,跨期配置的问题。当然所有这些问题里面,我是参加中国制造2025,相当于德国的4.0,我参加这个计划起草的,在过程中我们就发现了这个问题。突出的就是没有技工。突出的就是我们教育体系不培养技工,培养一对说空话的人,眼高手低,他觉得他是大学生,什么都不能干。这个问题是很突出的。好在现在都注意到了,都在改。谢谢。

李杨:这个问题很复杂,我讲两方面,一个要有很好的教育体系,中国的教育体系不彻底改的话,这个问题大了。因为它关乎任力资本积累的问题。

第二个是社会保障的问题。我们这几年一直在编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我们看到社保的资金,我们的算法大概是到2029年打平。也就是过了2029年就出现赤字,这怎么办?那是真赤字,是硬赤字。当然现在有很多的研究机构都在做相同的课题,我看到最乐观的是2033年,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做的,2033年出现赤字。这个问题现在预先得未雨绸缪,因为到时候老百姓说你哭都没有眼泪。

其实中国这一些年来,中期根本没有什么真正的问题。中国现在状况非常好,世界上比中国好的不算多。但是若干年后会出现一些真的问题。所有这些问题确实是与人口有关的。所以我们现在必须,作为一个国家战略,要综合考虑这些问题,否则有点来不及了。谢谢。

秦朔:我看主要对李杨、樊纲先生提得比较多。你们先谈吧,其他人代会再补充。

李杨:刚刚一位先生说用加拿大的经验印证中国的情况,我想说社保的问题是全世界的问题。可以说迄今没有什么非常好的解决办法。刚刚谈到,刚刚这位先生说到提高社保缴费的问题。各位一定可以注意到中国最近谈得最热的一个问题,企业的负担,大家其实没把问题提对,都说是税收负担,实际上不是税收负担,是收费的负担。其中大概百分之七八十是缴费。经济是互相循环往复的。你一定要综合看,从这边看该减,从社保这一块看是加。到底是加还是减呢?最后可能出现的结果是不减不加。所以这个问题我们慢慢看,好在中国还是有机会。在我看来,五到十年内,中国不会出真正的问题。当然我们要做的是正确的提出问题,第二做正确的事。

中国我看,现在中国政府在号召多种渠道在养老,比如说家庭养老,家庭养老考虑到家庭结构的变化,社会养老等等现在也出现了。我想提高储蓄率,中国不可能有,中国储蓄率下降了,过去储蓄率很高,现在储蓄率下降。提高收益率的问题,经济增长速度下降,不可能提高收益率。有很多事情,我觉得反正是,我还是强调的经济学,它是各个领域是互相关联的,你不能只看一面,你要把它放到一起看的时候,实际上办法是很少的,不是有很多的办法。

还有什么问题?还有农民工的问题。

可能大家觉得远一点的事来讲这个事,中国讲得比较多的是城市化,我们作为研究者是坚决反对这个提法。为什么呢?城市化,是站在城市人的角度化农民,你不是还是把人家看成下等人吗?城市化,按照你的思路,到70%、80%,还有很多人不是城市人。正确的提法,是党中央的提法是城乡一体化,大家没有身份的区别了。没有身份的区别是有各种意义的,没有身份的区别,没有生活条件的区别。农村和城市各种资源要统一配置,如果统一配置之后,你就会发现,真正的农村人比城里人手头,三块地嘛,农村人有三块地,有集体建设用地,承包地和宅基地,这三块地在他手里,他是有产阶级,城里人才是无产阶级呢。但是体制使得这三块地不能成为他的财富,不能成为他的养老的资金来源,这就是体制有问题。所以彻底做城乡一体化,你就会发现,有好多财富是在那里,可以让他能够成为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现在看得到了吗?现在有一些地方,城里人想成为农村人不容易。以前是农民人成为城里人不容易。现在是倒过来了。所以中国资源配置是有问题的。这个配置应当是在城乡一体化的这个层面来讨论问题。其实三中全会已经讲了,建设土地城乡一体化,如果一体化的话,一下子给你开了很多新的路。谢谢。

【作者:苏宁金融研究院 (编辑:wangxu)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