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普执行副总裁Paul SHEARD:现在中国的M2确实让人担心,但不必恐慌_2017博鳌嘉宾观点_宏观嘉宾观点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个股查询:
 

标普执行副总裁Paul SHEARD:现在中国的M2确实让人担心,但不必恐慌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03-25 18:23:00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中国体制内的这个信贷还有坏债的堆积,的确值得人警醒,现在的M2(广义货币供应量)确实让人们会担心中国,但是并不用恐慌。”,3月25日,标准普尔执行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Paul SHEARD在2017博鳌亚洲论坛“紧缩与增长:两难,两全?”分会场作出上述表示。

1490429968595

标准普尔执行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Paul SHEARD

近期会不会发生金融危机Paul SHEARD表示,危机每几年会发生一次,我们什么时候还会再发生这种危机?那可能就会出现一些大的不平衡,再平衡的时候可能就会出现这些危机。大的失衡就是在中国的体系内有大量的信贷的积压以及债务的积压,是否会出现金融危机,一定会发生金融危机呢?我不这么认为,我一定会非常小心和谨慎,人们就会讨论到要撤回或者是把这个泡沫进行平盘,之前所有的这些不平衡要把它评掉。在债务市场如果利率大幅度上升,那么持有者的仓位可能就要小心了。

以下为Paul SHEARD发言实录:

PaulSHEARD:谢谢,非常高兴再次回到这里。

说到美国应对全球金融危机,我会给打很高分的,我在日本花了很长的时间进行调查,他们金融危机的处理我是了解的。说到财政危机方面的应对,整个金融系统重整的项目,包括他们在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以及其他各方面的刺激政策方面,我可能会给他们A+分,因为他们有一个很快的、大幅度的银行系统的注入流动性,注入了信心,以及进行了压力测试。9月份的时候发现,结果到12月份开始了量宽,而且它整个的资产负债表翻了一番。另外还有就是危机第一年的时候进行了财政的刺激,所以还是比较高分的。其中有一个脚注我要说一下,一年后它的财政刺激政策就关掉了,成为了一个拖累经济的负担,这是一个负面的。

Henny SENDER:说到一个国家,到底是财政支出的质量重要还是数量重要?是花钱重要还是花钱在哪个方面重要?质量和数量到底哪个重要?

PaulSHEARD:质量肯定是非常重要的,到底是寻常时期还是非常时期,比如说08、09年出现了大幅度GDP的下降,而且总需求也是大幅下降,停滞了,GDP的增长在两个季度降了4%,日本下降9%,欧盟是6%,所以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它的数量肯定是非常重要的,速度比质量更加重要。这是从凯恩斯的角度来说,政府的干预是非常重要的,这方面做得是比较好的,如果要做财政刺激的话,为什么不做最好的财政刺激,从质量的角度给它提上去呢?

Henny SENDER:我在日本生活过一段时间,当时是泡沫时期,92年的时候我从日本搬到了香港,两年之后泡沫就破灭了,这是日本结构的问题,它的增长注定是要下降的吗?那它的货币和财政政策要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PaulSHEARD:我可以花很长的时间来说这个问题,我在日本生活了17年,人生很多工作都是在那里的。

说到日本的增长你要区分开实际的增长和潜在的增长,它之间是有区别的。一般情况下民意的增长是高于实际增长的,包括我们的创新等等,这些都是有关系的。大多数经济学家可能会说日本是可以增长0.5%的,潜在的增长率是比较低的,因为它的人口结构的关系。过去20年,日本是一个通缩的特点,也就是说实际GDP是低的,但是名义GDP更低,这样是特别不好的。安倍经济学家一直在做,央行行长也在不断推动,就是想让日本脱离通缩,希望能够使名义GDP高于实际GDP。到底花多长时间,是不是要花20年呢?过去安倍做的这个方向还是对的。

Henny SENDER:Paul,我们刚听到了贾康老师给我们做的保证,对于一个局外人来说,中国以外的人特别关注中国的金融行业,尤其是那些对中国并不看好的人,我们能放心吗?您怎么看?

PaulSHEARD:中国体制内的这个信贷还有坏债的堆积,的确值得人警醒,现在的M2(广义货币供应量)确实让人们会担心中国,但是并不用恐慌。

,08年的时候出现了一个扭转,因为中国4万亿的刺激,所以要进行大量的注水。当时出现了一些过度的信贷增长,可能是达到了GDP的一倍,并不一定就意味着肯定会出现危机。如果说对于体制的信心丧失的话,那就会有问题。日本就是这样的。中国跟日美不同,经济增长还是有很大潜力的,但是中国在90年代发生银行危机的时候,他是想要把它盖住,并不是像中国这么仰赖银行的贷款。现在说到了互联网的网贷,另外还有所谓的丁氏的行为,就是说它没有这种交易,他可以一直待在账上,这是中国的做法。美国正好是相反的,但是中国的问题就是你还有很大的经济增长潜力,经济的管理实际是在正轨上的,有货币的供应,表现也比较好,有一些债务的积累,但是通过经济的增长可以消化掉,确实让人警醒,需要我们注意。但是,并不是说危机就很快要发生了。

Henny SENDER:有一些危机是大家预想的,97年的时候我在香港碰到了香港警管局的主管,在7月2号,7月1号香港回归中国的主权了,那一天泰国放弃了泰铢,在7月2号亚洲金融危机,很少人能预测到金融危机。你要进行预测的话,你会做出什么样的预测呢?

PaulSHEARD:你是不是故意要给我设陷阱让我跳(笑)。那我也不会避免这个问题,这个观察很有意思,大家不会真正觉得这个危机会发生,有一些人有一些预想,但是确实没有发生。对于一个经济学家来说,08年金融危机是在雷曼,很多人都指出了世界上这种逆差的不平衡,中国占到了非常高的比率,尤其是美国的比率是非常高的,大家都非常担心。现在它的这种顺差和逆差害怕出现一种无序的消失,危机每几年会发生一次,回到你这个问题,我们什么时候还会再发生这种危机?那可能就会出现一些大的不平衡,再平衡的时候可能就会出现这些危机。大的失衡就是在中国的体系内有大量的信贷的积压以及债务的积压,是否会出现金融危机,一定会发生金融危机呢?我不这么认为,我一定会非常小心和谨慎,人们就会讨论到要撤回或者是把这个泡沫进行平盘,之前所有的这些不平衡要把它评掉。在债务市场如果利率大幅度上升,那么持有者的仓位可能就要小心了。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作者:苏宁金融研究院 (编辑:mayunxu)
关键字: 副总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