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es McCormack:要彻底把政治从经济中脱钩是不可能的_2017博鳌嘉宾观点_宏观嘉宾观点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个股查询:
 

James McCormack:要彻底把政治从经济中脱钩是不可能的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03-25 19:24:27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要彻底把政治从经济中脱钩是不可能的事情,欧元区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这可能是亚洲需要吸取的教训,不要吃多嚼布不烂,首先要做好基础性的工作再讲一体化。”,3月25日,惠誉全球主权评级总裁James  McCORMACK在2017博鳌亚洲论坛“英国脱欧:全球化会逆转吗?”分会场作出上述表示。

他还表示,欧盟债务性的问题,现在提出了解决方案。比如说多种速度来实现一体化,我觉得可以有不同的选项,我觉得这个是可能的。从公共财务来说担心的问题,从这方面考虑的比较多,就是财政规则。我觉得以后不会那么强调百分比的实现,因为财政政策可能对要求各国遵守这样的一些数字方面可能不会那么严格。

以下为发言实录:

James McCORMACK:我觉得英国脱欧,很难找到一个原因,发现这个现象大家都非常的吃惊。所以很难找到一个明显的原因,如果这么容易我们就会预测它发生了,所以不容易找到原因。所以根据历史的常识,但是在英国发生脱欧辩论的时候,大家讨论移民的问题。我们当时并没有重视这个问题,至少在伦敦的投票者并没有重视这个问题。现在移民问题已经成为了一个中心的问题,所以我们如果回顾整个争论是如何演进的话,大家会看到这是移民问题把我们推到了目前的边缘。从全球化的角度来说,我们刚才已经进行了讨论,其实货物贸易大家是比较容易接受的。服务贸易也还可以,但是对于人员流动就不是很能够接受的,这就是目前的情况。以后写历史书就会这么形容英国脱欧。

Geoff CUTMORE:您觉得英国脱欧以后,法国的人民是不是有更多的发音权?包括加拿大贸易协议的签署会不会受到影响?

James McCORMACK:如果英国脱欧带来什么影响,可能会带来方向上的变化,现在我也不确定。法国人民会示威,这使欧委会的官员采取措施的时候会更加小心谨慎,他们会法国人的利益会更加关注,不然可能会失去了一个重要成员国的一个重要的群体支持。包括法国的农村或者是其他身份的人,都会对欧盟官员产生影响。所以我们,很难就是说欧盟的官员不会关注这些成员国的立场。

Geoff CUTMORE:我知道您对客户做一些研究,所以您觉得这次英国脱欧的时候,你跟客户讲什么影响?

James McCORMACK:我跟客户说英国要花两年的时间做谈判,这是突然发起的,所以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这并不是英国可以控制的,所以我们在晚些时候跟英国进行谈判。欧盟的成员国需要等一些时间,所以这种安排要做很多的准备。所以时机也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对于英国来说时机并不有利,但是我认为欧盟不会着急的行动,并且给英国一些压力。所以我们要密切关注今后6个月的情况,英国6个月会有很多事情要做,包括各种过渡性的协议,可能大家对这个过渡性的做法并不是完全的满意的。所以在两年的时间里,会遇到很多困难,关系变的非常紧张。比方说苏格兰对英国脱欧也有自己的看法等等。我们要密切关注苏格兰的独立行动,是在英国脱欧之前还是之后,如果是之前,苏格兰政府就要告诉苏格兰人民为什么要告诉公投的权益。公投要完全的保持和欧委会、欧盟的联系,同时他们要说服苏格兰人民独立并不是符合他们自己利益的事情。我觉得他们有多少利益和资源同时做这件事情,我表示怀疑,所以今后几个月要密切关注,谢谢。

Geoff CUTMORE:好的,我觉得好象处于这样的一个周期,历史在重复,一些都跟政治有关,无论是法国的大选,或者是特朗普选举问题。

James McCORMACK:我觉得要彻底把政治从经济中脱钩是不可能的事情,欧元区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这可能是亚洲需要吸取的教训,不要吃多嚼布不烂,首先要做好基础性的工作再讲一体化。就是说在调整共同,或者是灵活的财政制度,监管然后再统一货币的问题。我想这就是欧元区的一个弱点,就是说你搞了一个框架,但是很多国家具体做不到。我想我觉得这是一个关注的问题。

Geoff CUTMORE:有些国家过分的政治上雄心勃勃带来的问题,现在欧盟只是要回到原来的贸易机构或者是既然把这个地缘政治统一作为一个目标,确实已经往回缩了。

James McCORMACK:欧盟债务性的问题,现在提出了解决方案。比如说多种速度来实现一体化,我觉得可以有不同的选项,我觉得这个是可能的。从公共财务来说担心的问题,从这方面考虑的比较多,就是财政规则。我觉得以后不会那么强调百分比的实现,因为财政政策可能对要求各国遵守这样的一些数字方面可能不会那么严格。

Geoff CUTMORE:好的,我觉得观众应该有问题,中国政府关注杠杆力,尤其是地下钱庄,隐形银行这方面的关注。如果中国要获取一些意见解决杠杆问题,他们是找欧洲还是找美国。

James McCORMACK:如果要解决杠杆的问题,就要找美国。他其实不是公司要去杠杆,而是家庭要去杠杆。这是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的事情,所以美国家庭要去杠杆。包括公司、政府部门都要去杠杆。在欧洲要想找到真正的去杠杆是很难的,大家都不愿意这样做,也没有能力参与到去杠杆的过程。像意大利这些国家,不仅是公共部门,私营部门也是如此,现在美国这方面并没有好的例子。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作者:苏宁金融研究院 (编辑:xunannan)
关键字: 政治 经济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