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前总理 Jenny SHIPLEY:全球化要使人们能够融入经济而非脱离经济_2017博鳌嘉宾观点_宏观嘉宾观点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个股查询:
 

新西兰前总理 Jenny SHIPLEY:全球化要使人们能够融入经济而非脱离经济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03-25 21:06:49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我们经常会说到全球化的影响,我认为我们要从新的角度来讲。你要了解人的处境,全球化可以带来真正的改变,使他们能够融入到经济当中去,而不是脱离经济。其中的一些压力,也就是所谓的去全球化,就是因为我们没有注意到这些问题,有一些人没有从中收益,他们感到沮丧感到不满,我们要把他们包容到经济当中去。”,3月25日,新西兰前总理 Jenny SHIPLEY在2017博鳌亚洲论坛“金融业的‘绿色革命’”分会场作出上述表示。

对于扩大绿色金融,新西兰前总理 Jenny SHIPLEY认为,障碍有两方面:一个是环境,我们需要一个绿色的应对机制,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世界其它地方,我们需要改变环境。另一个是绿色的标准:如果在政策特别扎实的时候资金可以流入这些流域,其中的一个挑战,就是要从诺言转化成为行动,我们需要有一些绿色的标准,这样的话才会有一些很好的资本转移。

另外,商业模型也需要考虑到。无论是新西兰还是其他国家,公共政策中的补贴经常会使人们一拥而上地进入到一个领域,但是不一定会有确切的承诺,有这种共同投资。也就是说这些投资方他们从中期可以获得一些社会收益。我鼓励大家要考虑到共同投资而不是用补贴,这样的话你可以让人们共同分担你的风险,同时你的回报也是要进行分享。这是从试点项目当中来做,所以政策是第一要务,你这样就可以获得信心,获得资金的流入。

以下为新西兰前总理 Jenny SHIPLEY发言实录:

Peter SELIGMANN:扩大绿色金融,我们的障碍是什么?现在是几十亿美元,主要是来自于双边和多边的机构,这种慈善机构都是私营部门的。我们如何从500亿增长到2020年的2000亿,其中有什么样的障碍?

Jeeny SHIPLEY:谢谢。首先有两方面,一个是环境,我们需要一个绿色的应对机制,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世界其它地方,我们需要改变环境。如果在政策特别扎实的时候资金可以流入这些流域。其中的一个挑战,就是要从诺言转化成为行动,我们需要有一些绿色的标准,这样的话才会有一些很好的资本转移。说到绿色能源,它的商业模型也需要考虑到,我们需要进行一些开诚布公的讨论,要进行共同出资或者共同融资。在我看来,公共政策无论是新西兰还是其他国家,补贴经常会使人们一拥而上地进入到一个领域,但是不一定会有确切的承诺,有这种共同投资。也就是说这些投资方他们从中期可以获得一些社会收益。我鼓励大家要考虑到共同投资而不是用补贴,这样的话你可以让人们共同分担你的风险,同时你的回报也是要进行分享。这是从试点项目当中来做,所以政策是第一要务,你这样就可以获得信心,获得资金的流入。

Peter SELIGMANN:也就是说需要有一些可预测性,这样的话私营部门的融资才能够涌入是吗?

Jeeny SHIPLEY:外商直接投资,或者好的政府投资也是要有一定的确定性,还有它的质量要好。如果有好的政策就会有好的外商投资,反之没有一个持续的政策框架的话就不行。所以,我们需要这些国家有这样的一些政策框架,要有清晰的政策信号,这样的话投资者就会有信心,他们就愿意投资,他们就愿意分享风险。如果这个复线没有意义、不合理的话,就没有意义去分享,所以要告诉他们是什么规则。私营部门可能会愿意和公共部门进行联合的投资,同时也要考虑到期限的问题,包括一些相关的改革都要考虑进去。

Peter SELIGMANN:你提出一些非常深刻、非常重要的问题,我想接着您刚才说的说几句,公共和私营部门伙伴关系,毫无疑问是未来很重要的一条道路。农业从过去不可持续到可持续的这种转型是需要教育以及需要资本的,这是一个教育的过程,这并不是免费的,实现这个目标并不容易,谁需要提供这种资金,应当是来自于私营部门,还是说应当来自于政府补贴呢?你怎么实现这一点?

Jeeny SHIPLEY:我们应当问一下海南的朋友,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你是吸引了私营投资的,同时也获得了一些公共方面的支持,所以这是一种共同合作的模式。重要的是,有一些专门的人士去教育这些农民,提高他们的种植效率,所以有一种全面的做法,而不是单独的、孤立的。我再问一些其它的问题,讨论一下农业的问题,请问吴先生您在农民、农业方面把不良贷款率减少了许多,您如何实现的这一点?同时我也想问这种转型是不是使得海南省的农业已经可以称为可持续的农业呢?

Peter SELIGMANN:希望最后的时间留给珍妮来进行一些总结,因为您的经验和智慧非常丰富。

Jeeny SHIPLEY:这是非常鼓舞人心的,如果你想要塑造未来的话,历史上之前大的成功都是由那些勇敢的人,他们看到了可能性,来管理风险,那我觉得提高我们的环境以及社会条件的这些领域创新也是需要有远见卓识的人,同时也要有这样胆识的人,我们需要真正地协作,我们商业上做好和做善事必须要在我们的董事局,我们的管理层,还有普通大众当中都要接受,从政策方面、政府方面我们一定实现这些目标,这些目标实现之前我们先要搞清楚这个政策的框架,你要讲清楚,如果清楚的话大家就会有信心。所以我们在公共部门,先把公共政策弄好,私营部门就可以来进行应对。

我来说一下第二点,就是数字化和全球化,我们经常会说到全球化的影响,但是我认为我们要从新的角度来讲,那就是问问题和数据可以带来一些变化,你要了解人的处境,可以会带来真正的改变,使他们能够融入到经济当中去,而不是脱离经济。其中的一些压力,也就是所谓的去全球化,就是因为我们没有注意到这些问题,有一些人没有从中收益,他们感到沮丧感到不满,我们要把他们包容到经济当中去。

我是一个前国家领导人,另外我是四个孩子的祖母了,所以我也会担心你们会怎么做,你们是不是会要负责任,因为我有子孙后代,我们现在时间不多了。作为领导人,不光是政府的领导人,其他各界的领导人,要把人力资本和金融资本全都拿出来,然后带来切实的改变,我鼓励所有的人,在你们各个领域,你们都是翘楚,你们要推动未来,因为你们是塑造未来的人,而我的孙子孙女们是生活在未来。

非常感谢大家的参与,谢谢。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作者:苏宁金融研究院 (编辑:mayunxu)
关键字: 新西兰 总理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