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证券董事长余磊:“绿色金融”的基础设施建设还有待完善_2017博鳌嘉宾观点_宏观嘉宾观点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个股查询:
 

天风证券董事长余磊:“绿色金融”的基础设施建设还有待完善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03-25 21:27:03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我们在具体工作的推进当中非常明显地感觉到,整个绿色金融体系的基础设施的建设还有待完善”,3月25日,天风证券董事长余磊在2017博鳌亚洲论坛“金融业的‘绿色革命’”分会场作出上述表示。

余磊认为,绿色金融体系的基础设施的建设还有待完善,主要是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个,是门槛、标准,现在看起来还不完全清晰,不清晰就会带来执行的问题。

第二个,基础设施的建设和匹配,包括地方政府的具体配套措施的落实,可能是一个面对的具体挑战。

第三个,我们真正要求的复合型的绿色金融人才在我们国家是极度匮乏的,所以去年我们和中央财大办的绿色金融研究院,我们希望能够把理论和实践结合起来,为我们培养更多的人才。

以下为天风证券董事长余磊发言实录:

余磊:我们从2013年开始介入绿色金融,结合我们的工作谈一谈我们的看法。

第一个我肯同意方主席的观点,最大的还是思想意识的问题。中国有句话叫“大事不急,急事不大”,重要的事情往往看起来不那么紧急,说到底也是一个期限错配的问题。我们在推动绿色金融产品的过程当中经常会被问到这样的问题,成本多少?能够带来什么?这个完全可以理解,企业要盈利,政府要有政绩考核的要求,而且处在经济结构调整的过程当中大家都比较着急,怎么样把长远的目标通过各种金融工具和政策平衡好,这是我们面临的一个挑战。现在看起来越做越有信心,绿色金融是一个概念,但是如果我们把它扩大放在一个更宏观的背景下就可以发现,它和中国整个供给侧改革过程当中的要求是完全契合的,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是越做越有信心,越来越觉得在这样一个叠加匹配期内,中国在绿色金融方面应该能够做出更大的贡献,包括企业也会有更大的空间,这是我讲的第一个挑战。

第二个挑战,我们在具体工作的推进当中非常明显地感觉到,整个绿色金融体系的基础设施的建设还有待完善,主要是这么几个方面:

第一个,是门槛、标准,现在看起来还不完全清晰,不清晰就会带来执行的问题。

第二个,马骏先生刚刚讲到的,最近我们碰到一个具体事,因为具体政策的落实还是要靠地方政府去推动,最近我们在推动两家省级市的省会,推动地方出台绿色金融整体落地的标准,那就是具体政策,包括一些补贴方面的,一些长远基金的设立等方面的工作,推动难度感觉比较大。一方面有思想观念的原因,另一方面长远还没有结合好。但是有一家推进得比较顺利,就是外资对于进入中国的绿色金融市场兴趣很大,我们带着汇丰银行一起来推动他们和地方政府绿色项目的投资,积极性就很高,一旦看到了现实的好处之后,政府也是有信心的,所以我觉得这个基础设施的建设和匹配,包括地方政府的具体配套措施的落实,可能是一个面对的具体挑战。

第三个,我们深刻感觉到绿色金融本质上是个交叉许可,刚刚我们在讨论的时候,投农业银行的如果不懂农业坏账率就会很高,但是我们恰恰发现,我们真正要求的复合型的绿色金融人才在我们国家是极度匮乏的,所以去年我们和中央财大办的绿色金融研究院,我们希望能够把理论和实践结合起来,为我们培养更多的人才。

最后我有一个切身体会,绿色金融的推动不完全是钱的问题,包括解决期限错配的问题,确确实实需要证券机构承担起更大的社会责任和社会使命,我们是优质资产的创造者,同时又是金融工具的提供者,怎么样在这个过程当中承担更大的社会责任,做更大的贡献,是我们这个行业吸收认真研究和考虑的,传统的银行业本质上在绿色金融推动的过程当中确实有一些具体的困难,怎么样证券和银行更好地合作,一起组成联合体,推动中国的绿色金融事业再上大的台阶,这是我的一点工作体会。

Peter SELIGMANN:我们还是请余董事长来说一下,我住在美国华盛顿州,那个地方也是有一个猪农场,确实不太好闻,所以我想住在您的农场旁边可能会好闻一点。您说的一点跟绿色金融的本质有关,我们有一个倾向,就是觉得绿色金融好像跟能源有关,但是实际上绿色金融大大超过了能源的行业,有微金融,有社区金融,有草根金融,有水跟农业种植,工程、采矿等等,这些我们都要记住,低碳是很重要的,但是绿色金融远远超出了这个范畴。

余磊董事长,你是有一个私企的,我很好奇,您想要做的这个投资组合是特别在绿色融资领域,您觉得吸引力最大,还是其他的领域?另外能不能得到融资?能不能要求政府进一步出台一些政策,使这些融资更具可预测性。

余磊:在回答您这个问题之前,我先讲个小故事,这是我的亲身经历,就是怎么看待绿色金融的问题。刚刚希普利女士讲到了公平的问题,这也是我们非常关注的,讲到农业方面的问题勾起了我想说这个事情的欲望。从去年开始政府推行一市一县的金融扶贫,我们是从13年开始的,这也跟农业相关,当时湖北省的老区促进会找到天风说武汉有一个很穷的乡村,你们能不能过去扶贫?我去看了,那个路很难走,不可想象在2013年年底的时候,那个地方几乎没有电。在我看来武汉是大都市,我感觉不可想象。证券公司扶贫怎么做呢?后来我们琢磨了一下,终于想通了,你要去做这个事就要把这个地方搞清楚,到底能干什么。我们请了湖北省农业科技研究所的专家,仔细把当地的地理环境,把当地的情况全部摸了一遍,它最适合做两件事,一个就是林下种植,大家知道绿色农业产品需求量非常大,而且湖北省主要的上市公司都是我的客户,产品销售是有保证的,只要质量保证。第二个,它非常适合种猕猴桃,那是经济价值非常高的一个经济作物。到了去年,2016年农民的平均纯收入是9800块,15年的时候只有4000块,而且环境搞好了,农民居住是分散的,既不方便管理又不方便扶贫,会我们就把它击中了起来,在当地成立了一个农业公司,农民有股份,运转情况就非常好。

讲到这个问题,我们延伸来看,扶贫是不是一定就是给钱?它可能跟给钱是两件事,当然要给钱,不能不给钱。另外扶贫是不是一定没有经济收益?它可能没有很高的经济收益,但是如果你做好了它是有经济收益的。第三个金融扶贫尤其是证券公司扶贫的本质是做好资源整合、资源对接的工作,而不是一味地发挥其它的作用。怎么把资源整合做好,在这个意义上我觉得金融扶贫本身也是绿色金融的一部分,贫困县、贫困乡村大部分的情况跟我说的都是非常类似的,你真研究清楚了,我觉得研究的余地还是很大的,所以要站在一个更广泛的空间下看待绿色金融,并不完全就是基础设施,也并不完全就是投钱,资源整合是非常重要的。

顺着这个问题开始延伸,有一个非常大的困难就是企业是逐利的,要对市场负责的,你做这样的事情不一定是资本回报率更高的,但是这里面有一个问题,站在一个更高的程度,金融机构一定是股东利益最大化,是它的基本原则吗?我觉得可能不是。

我经常在我们企业说,你做一个资本中介,客户成长了才是符合逻辑的,这个价值观是真的。第二是你的员工,你的员工能不能在你这里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给社会创造财富,第三才是股东。如果把这个关系平衡好,我觉得最终是有社会价值的,如果一个金融机构本身再赚钱,再平衡利益关系,没有分享客户成长的红利,最后自己很赚钱,这个道义上是有问题的,它也不可持续。你真正把这些事情办好了,难道股东利益就不一定最大化吗?你只是不能追求每一单都是股东利益的最大化,这是一个综合平衡的问题。

第三个,我们现在力推的几个方面,一个就是绿色PPP项目的落地,我们做任何事都不能脱离大的时代背景和国家政策的导向,你不能背离,现在PPP成为供给侧改革一个重要的手段,我们在力推,包括上次跟马云也交流过,我们上次参加过中欧对话以后,把一些海外的有兴趣投资国内绿色金融产品的机构往国内引,这是一个。第二个我们也在努力做一些基础设施的工作,努力引导客户,把优质的金融资源向绿色升级转型的产业群,这是证券公司应该做的事情。成本怎么样、能不能落地、是不是一定是可靠的,我可以这么说,我们永远无法去追求每一单的精确的利益最大化,但是我们相信,如果是符合社会发展规律,符合社会的价值导向,在这样大的方向下,你把这些业务做好,把这些项目推动好,你一定是最终的胜利者。

这是我的看法。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作者:苏宁金融研究院 (编辑:mayunxu)
关键字: 董事长 证券 余磊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