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祖六:吹大股市泡沫是错误 直接干预救市更是彻头彻尾错误_2017博鳌嘉宾观点_宏观嘉宾观点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个股查询:
 

胡祖六:吹大股市泡沫是错误 直接干预救市更是彻头彻尾错误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03-26 16:22:25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直接干预股市、救市是彻头彻尾的错误。2015年的熊市并不是第一次,中国资本市场20多年来,经历过几次熊市,以前并没有国家队救市,这次却是动员各种力量救市,结果给股市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3月26日,春华资本集团主席胡祖六在2017博鳌亚洲论坛“纠偏:让资本市场回归根本”分会场作出上述表示。

胡祖六认为,目前虽然A股在3000多点位置稳定,但很难说这是基于基本面的真实稳定,还是因为救市资金在抬着的稳定,对于理性的投资者,本来对于中国经济和股市没有那么悲观,但是现在这种扭曲的股价下,也是欲进而不能,这个后遗症很严重。当初把股市吹成一个大泡沫救市一个严重的错误,而之后的直接干预救市更是彻头彻尾的错误。

在胡祖六看来,未来中国资本市场需要重点做好三件事:第一IPO改革,股灾后遗症导致IPO改革一度停滞,目前从审批制到注册制的改革,已经刻不容缓,第二支持上市公司并购,第三,支持共同基金、公募基金等长期机构投资者的发展。

以下为胡祖六发言全文:

胡祖六:已经过去两年了,但是我觉得2015年的股灾,应该还是记忆犹新。首先任何股市的高涨有很多原因,但是我觉得跟投机的份额,太多的流动性,太多的融资杠杆,加上有关部门,政府监管,他们希望股市能表现得很火红,展现改革红利。包括人民日报在当中也起到很重要的角色。把股市捧上去,很遗憾,股市涨得太快,总有一天下来。在调整的时候,有关部门又惊慌无措了,把股市调整的后果想象得太严重。因为股市跟银行不一样,没有系统性的风险。最多投资者没有钱了,可能有负的财富效应,对于GDP的短期增长有负作用。但是这时候可以通过别的政策来弥补,比如更宽松的财政、货币政策。事实上政策比较宽松,整体经济基本面也不错,所以股市崩盘,对于整个经济基本面影响是有。但是不是那么严重。救市,我一直没有举手。中国经济二十多年了,也经历过几次熊市。我们起码看过这样的五六次封面报道。所以股市的下荡,这个熊市我们不是第一次,但是以前还好,没有大规模的用国家队救市,这一次好象中华民族到了危机的时刻,一定要动员各种力量救市,结果给股市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现在三千多点,我说很难说,这个三千点究竟是基本面是三千点,还是是因为救市的资金还在抬着,所以是三千点。对于理性的投资者,本来对于中国的经济对于中国的股市没有那么悲观,但是欲进不能,因为现在的股价是扭曲的股价。所以我觉得这个后遗症是很严重的。当初把这个股市吹成一个大泡沫,就是一个严重的错误。之后救市,直接干预股市,我觉得也是彻头彻尾的错误。

胡祖六:资本市场你也讲了,趋势是企业融资,给投资者提供各种投资的工具,来做资产管理。这是第一个功能。第二我觉得还是有风险管理、风险分散的功能。就是融资的话,比如你有钱,你就给我提供钱好了,我不需要到资本市场挂牌。我到资本市场上挂牌是分散化,把风险分散到不同的投资者手上。风险分散。这个是资本市场很重要的功能。

第三,我觉得确实资本市场能够,比如说目前中国的经济转型,很多传统产业产能过剩,需要整合,我觉得可能资本市场扮演很重要的角色,要通过并购帮助产业继续整合。这个肯定优于政府依靠行政拉郎配的效率更好。我们还要培养创新型的高科技经济,因为这些行业有很大的风险,一般银行不愿意贷款,到了资本市场,肯定可以帮助很多新型的高科技企业快速发展。

除此之外,资本市场不要赋予它太多的社会责任。否则资本市场不堪重负,就脱离它的本质了。这是我的看法。

胡祖六:首先说资本市场,历史没有像英美两百年,或者像荷兰四五百年的历史了,没有那么长的历史。但是近二十年已经有很长远的进步。比如今天A股,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的股市,从规模,到上市公司的数量,到交易额,日均交易额等很多指标,说明中国已经是非常大的一个股市,非常重要的一个股市,而且孙玮孙总,我们当时还在做大型央企的上市的时候,有一些时候还要到香港去发,国内没法发。但是今天工行、农行,这种都是很大很大规模的。世界上,在阿里巴巴之前,是第一大第二大的IPO,在中国在香港都可以联动做了。我觉得这个是了不起的成就。但是就像一开始讲到的15年的股灾,讲到这个问题那个问题,确实问题挺多的。我觉得要真正发挥资本市场的功能,能够推动中国经济的发展和繁荣,推动我们结构转型,推动我们创新,我觉得还是任重道远,有很多事情要做,当然也不是什么事情都要做。我认为两三件事情是比较重要的。

首先是IPO的改革。因为股灾的后遗症,其中一个牺牲品就是IPO的改革,完全停下来了。我觉得IPO由行政审批制到注册披露制,这个很重要。这个是参照国际惯例。我觉得香港的模式,这么行之有效,为什么内地不能参照呢?这是第一个,我觉得IPO已经刻不容缓了。

第一个是IPO改革。第二要更好的并购。就是上市公司的并购。

第三是机构投资者,特别是共同基金,公募基金。因为你看公募基金也快二十年了。但是发展非常慢。整个加起来,还不如美国一个中型的公司。搞了这么多年,中国为什么还不大?我觉得还是太苛刻,导致这几年大资管,导致了私募可以做,为什么公募做不起来。这个还是有公募的大型机构做投资人。他只是买进的长期的机构投资者,我觉得非常重要。

所以三者,IPO、并购、共同基金的发展。

胡祖六:我补充一点。这个当然是有必要的,危机发生之后,有很多的教训,通过对于银行的资本金,对于供给,对于流动性,对于公司的治理要求,是非常有必要的。但是问题是,危机发生之后高度政治化的气氛之下,矫枉过正,国会通过这么一个巨法,几千亿。我不是律师,我读了半天,越读越糊涂,怎么去执法,怎么去合规,太复杂了。里面各种规则都是相互矛盾的。包括沃克尔法则,实际上是非常非常复杂。你真的要实施这个法,要有很多的细则,最后监管成本大幅度的上升。你本来希望金融市场稳定,稳定的后果是什么?是希望积极创造就业,最后银行不敢放贷了,我觉得是矫枉过正。监管很重要,而不是更多的监管。

胡祖六:注册制并不是把门槛降低,只是一个公司具体发行、上市,按照规则来办,只要你符合规则,不带来很多随意的空间。

现在很多公司,按照银行、律师事务所的报告都可以满足的。但是要把这个申请表递交上去,也是猴年马月,要排很长队,这是因为监管机关有行政效率在里面。这也会带来腐败的风险。所以注册制更市场化,只要你符合证券法、公司法,符合上市条件,你信息披露做好之后,然后由中介,比如说投行、律师事务所、审计事务所签了字,就可以上市,不会有行政因素干扰。另外退市,其实现在上市很难,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为了上一个市,公司的CEO整天跑证监会,最后也不见得能上市。但是上了市之后,里面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舞弊、市场操纵。现在上市容易了,要持续监管,包括那一些违法的公司,要进行民事的刑事的惩罚,甚至退市,这是一条龙的。注册制之后其实是更严格了。

(编辑:daisongyang)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