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求:证券法修改一定要围绕发行制度进行改革_2017博鳌嘉宾观点_宏观嘉宾观点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个股查询:
 

吴晓求:证券法修改一定要围绕发行制度进行改革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03-26 16:45:39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监管者是做什么的非常重要,监管者最重要的是保证市场透明度,保证市场在公平公正环境下运行,监管要记住,市场的上涨和指数的增加跟你毫无关系。”3月26日,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在2017博鳌亚洲论坛“纠偏:让资本市场回归根本”分会场作出上述表示。

吴晓求强调,中国资本市场的未来,只有通过改革才能成功,改革一定要从发行制度开始,证券法修改,一定要围绕发行制度修改,这个目标不能动摇。发行制度改革最核心的是信息披露。就是透明度的问题。这也可以间接改变监管部门的监管重心。

此外,吴晓求认为机构投资者改善也很重要,最近政策对于险资采取了一些措施,但是对于险资应该持欢迎态度,中国资本市场必须对内对外开放同时进行,才会有希望。

吴晓求表示,之前的股权分制改革其实是最难的,因为涉及很多敏感问题,比如国资流失、国资比例缩减等问题,这么难的问题都解决了,还会有什么更大的困难?因此要保持信心,只有信心坚定,中国资本市场作为21世纪国际金融市场中心的目标才能实现。

以下为吴晓求发言全文:

吴晓求:15年那场市场危机,的确给了我们很大教训,实际上这里面有很多东西需要总结,我们缺乏对于历史教训的总结。我记得在美国的黑色星期一的时候,发生之后,实际上相当长时期里面都在总结美国1987年黑色星期一的教训,我们在这方面,老是不把它展开来,遮遮掩掩的,当然危机出现之后,我带了一个团队,系统的研究了六个月的时间。最后形成一个比较长的研究报告,叫股市危机--历史与逻辑。我今天不展开这个东西。我想说通过我们的研究,发现在那场股市危机中,有这么几个教训,第一个监管者是做什么的非常的重要,过去赋予监管者很多职能,其中一个市场发展的职能,包括股市发展加速、股市指数。赋予他这样一个功能。他也加入到这个评判当中来,本来监管者跟这个没有关系,监管者最重要的是保证市场透明度,保证市场在公平公正的环境下运行,但是我们应该是背离了这样一个东西。所以加入到了指数的创造过程当中。对于很多明显存在的严重违规违法的行为没有加监管,这是一个。监管这要记住,市场的上涨,指数的增加跟你毫无关系。

第二个,我们在技术层面上犯了很大的错误。我们杠杆我们融资融券在那个时间开始放大,尤其是融资杠杆,实际上它的杠杆,按道理杠杆是逆周期的杠杆。我们国家恰恰是逆周期。指数越高,杠杆越大。使得催生了这场危机。从技术层面看来,缺乏对于危机机理的研究。证券公司也好,各种融资渠道都在催杠杆,如果是逆周期的杠杆,那是没有问题的。

第三,我们主流媒体加入到喧哗之中,整个群体保持了喧闹的情绪。媒体保持中立是非常重要的。这些方面来看,都是需要我们值得总结的。

当然后来救市,我前面一个跟祖六是完全一样的看法,后面一个可能略有差别。我就在想,救市,什么时候救是个问题,是早了还是晚了。但是救市本身,我想在那个时候,让人们稳定一下情绪,我个人认为还是重要的。至于救市的方法还有救市的重点,就救市的方式,在当时的条件下,还是需要的。否则的话,这个市场的确会崩溃,很多人一塌糊涂,所以给他们一个喘息的机会也是可以的。所以这是给我们这样一个教训。

吴晓求:我们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有这个东西,因为中国市场的透明度是有限的。我们主要通过几个渠道,比如QFII、沪港通等等,到境外做空机制是存在的,境内的话,从已有的情况,可能我走过的情况不全,从我有限信息里面,这个情况不全。

吴晓求:这个不是警告,是有人善意的提醒我。因为我这个人是觉得中国资本市场未来,只有通过改革才可以成功,改革从哪里开始?当然是发行制度开始。中国证券法的修改,一定是围绕着发行制度来修改。如果未来的证券法在这方面不做个,没有内容的话,那修改不修改问题不大。

因为发行制度的改革,最核心的是信息披露。就是透明度的问题所以也是间接的可以改变监管部门改变的重心。必须从这里开始。我认为这个目标不能动摇。原来我很乐观,曾经在2014年12月30号,被邀请去全国人大常委会,做了一次专题报告。因为当时在讨论审议证券法,后来张德江委员亲自主持,我讲了一个小时。因为有哪个讲座,所以我乐观的认为证券法的修改会很快,注册制的推行也会很快进行。后来2015年7月份来了危机,打乱了我们资本市场的改革步伐,就把这个往后推了。我们要花很大的力气去疗伤。应该说时间过去了两年,一年多了,慢慢的市场取于稳定,人们也趋于冷静,也对中国的资本市场开始系统的反思。我们就研究这个问题,是不是今年要推行?因为今年有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们国家政治生活里面极其重要的一件事,十九大的召开,我个人认为要为十九大的召开提供一个稳定的环境。实际上我想未来,应该说不要花太长的时间,我们还是推行这个改革。没有这个改革,中国资本市场,真的就像刚刚波明说的,股权分置改革是中国资本市场的最重要的一次改革。本人有幸从头到尾参与了这次改革。尚主席刚刚来没有多久,跟我通了一个电话。我们应该讨论了半小时,最核心的问题,他说了,在中国发展资本市场特别的重要,他刚刚从央行过来,从农业银行过来,他发现资本市场对于中国金融体系的改革至关重要。我说你这个认识非常重要,和我的认识高度相同。第二他说一定要推行股权分置改革,他说哪怕把IPO停下来也要推,我说对,我说股权分置的改革严重阻碍了市场。后来果然停了两年IPO。我甚至跑到三一重工去。第一家试点单位,我特别希望股权分置改革成功。当然现在我们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我们的发行机构的态度。这个改完了之后,我认为中国资本市场的国际化进程会加快。这个不改革,国际化是不可能的。说要把中国资本市场建设成为新时期的国际金融中心,这个是不现实的,所以我想,这个是一定要推。

第二个,波明说两件事,第二个重要的,就是我们机构投资者的改善。第一个,跟信息披露透明度也有关系。第二个就是机构投资者。这个涉及到关键的转型。最近我们对于险资采取了一些措施。实际上对于特殊险,比如万能险,因为它资产流动的特殊的要求,对于它的投资有一些要求。总的来说,我认为应该对于险资这些应该持欢迎的态度中国资本市场要对内开放对外开放。这两个东西同时进行,中国资本市场才会有希望。我们不要以为一动了这些东西,就有大的波动。我们股权分置改革都走过来了,股权分置改革是最难的,因为它涉及到很多敏感的问题,比如国有资产流失问题,国有资本比例缩减的问题,这个在当时是很难的问题。这些难的问题我们都解决了,我不认为我们还有什么困难。所以要保持信心,只有信心坚定下去,中国资本市场作为二十一世纪国际金融市场中心的目标才能实现。

吴晓求:我说得更清楚一点,注册制和核准制差别在哪里呢?核准制比如现在十分的责任,上市公司5分,中间机构3分,发行批准机构2分,加起来是10分,这是核准制的条件。变成注册制之后,证监会的责任就是0了。中间机构可能要承担45%的责任发行者要承担55的责任。从这里可以看得到,对于发行者来说,以及对于中间机构来说,他的责任更大了。实际上这就建立了一个市场的权责匹配机制。因为核准制制度下,权责是不匹配的。比如发行审核委员会,是我们七个人投票,七个人投过去了,就过去了。如果这里面是虚假的,我没有看出来,他上市了。理论上我们七个人投了赞成票,是负责任的。因为那个票是永远封存的。当然到现在为止虚假上市,那一些封存票也没有打开。事实上变成了我们投票的人没有责任。这样一来就有问题。所以我们一定要交给市场,一旦中间机构和上市人,一旦虚假上市,你们要承担无限的责任。所以这个是好的。我们本来以为是发行责任轻松了,其实是发行责任更大了。这样才能造成一个自律的市场。这个是一个进步。

吴晓求:注册制选择是市场的。核准制选择,是人为的。

(编辑:daisongyang)
关键字: 吴晓求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