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大选将演一出“雌雄对决”大戏 欧元走势堪忧_观察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观察 >
个股查询:
 

法国大选将演一出“雌雄对决”大戏 欧元走势堪忧

本文来源于苏宁财富资讯 2017-04-24 10:02:36 我要评论(0
字号:

来源:苏宁财富资讯

作者:陶金 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法国大选第一轮投票结果将于当地时间23日晚上8点(北京时间24日凌晨2点)正式揭晓。

目前来看,虽然中间派马克龙处于领先地位,但极右翼的勒庞和极左翼的梅朗雄也保持着相当的竞争力,选情扑朔迷离,可以说,第一轮出现任何结果都不那么让人意外,而第一轮得票率排在前两位的候选人将进入5月7日的第二轮投票竞选。那么,究竟哪两位候选人会赢得初选胜利,走向总统宝座的PK台呢?

选情最胶着的一次大选

经济疲软的内忧,移民和恐怖主义的外患,均导致法国人心思变,民众的不满、躁动以及意见的分裂在此次总统选举中爆发。此次大选可谓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时期以来竞争最激烈、选情最胶着的一次,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候选人众多,四强争霸难分伯仲。此次法国大选共有11位候选人,分别代表各自的党派。其中,最有希望的四位候选人分别是:中间派独立候选人马克龙、极右翼国民阵线的勒庞、中右翼共和党的菲永以及极左翼“不屈法国”的梅朗雄。从民调结果来看,在第一轮竞选过程中,这四个主要候选人的支持率十分接近,差距均不超过5%。

各候选人政治主张迥异。由于法国当前的执政党——社会党的糟糕表现,民众对其失望透顶,该党候选人、前教育部长阿蒙已几乎无胜选希望,取而代之的是带着不同政策主张的各种派别候选人。如果算上阿蒙,此次大选的5位主要候选人全面地覆盖了极右、中右、中间、中左、极左等五个派别。这5个派别在经济、政治等领域的政策信念泾渭分明。

民调结果变化莫测。今年2月以来,民调结果变化剧烈,主要表现为两方面:一是马克龙和勒庞的支持率波动较大,勒庞的支持率从27%降至最新的22%,马克龙的支持率则在不断波动中升至25%;二是候选人更迭,阿蒙失势,梅朗雄崛起。

1

哪两位候选人将脱颖而出?

民调到底靠不靠谱?从美国大选来看,民调结果几乎是个反向指标。比如,最近一次美国总统大选,特朗普在前期的多达几十个民调中几乎都败给了希拉里,但最终结果显示,特朗普仍然逆袭当选总统。

与美国大选低至55%的投票率不同,法国民众选举的投票率可以达到80%左右,因此其民调准确性似乎比美国高了一些,然而,把历年民调结果与大选实际结果来比较,会发现民调存在一定误差。德意志银行统计了历年法国大选民调的偏误,发现每次大选中各派别的候选人的民调支持率有着不同水平的误差。平均来看,候选人支持率之间的最大偏误为5.7%,即最被高估与最被低估的候选人之间有着5.7个百分点偏误。

为此,笔者针对两位政策倾向激进的候选人——勒庞和梅朗雄的支持率及其历史偏误,进行了偏误修正。对于极右翼而言,历史上最大的偏为-3.5%(2007年大选),这意味着主流民调会低估民粹政党的真实得票数。鉴于勒庞的激进政策,预计民调的偏误至少不低于2007年。而极左翼的偏误为-1.9%(2012年大选),这适用于梅朗雄,鉴于梅朗雄近期的强势表现,其支持率至少被低估1.9个百分点。由此,可以大致给出各候选人的实际支持率预测值(参见表1)。

1

经过偏误修正后,勒庞的第一轮预计得票率升至第一,为25.6%(与她自己所宣称的支持率一致);马克龙的第一轮预计得票率为25%,排名第二;梅朗雄升至第三,第一轮预计得票率为20.9%;菲永第四,第一轮预计得票率为18.8%。

由于菲永深受“空饷门”和收受名贵礼物的丑闻影响,已严重失势,同时梅朗雄的第一轮预计得票率仍然明显落后于前两位。因而,最有可能进入第二轮角逐总统宝座的两位候选人将是勒庞和马克龙。

值得注意的是,勒庞和马克龙这两位候选人在各方面的政策主张大相径庭,尤其是对欧盟和欧元的态度。因此,不同的结果将对欧盟和欧元的前途产生完全不同的影响。

1

欧洲与全球经济受何影响?

1.长期看,欧元的前途布满阴霾。毫不夸张地说,法国大选的结果直接决定欧盟和欧元的走势,如果最终勒庞当选,将在短期内重挫欧元和欧洲资产价格。而长期来看,无论谁当选,欧元的前途都较为悲观,具体原因请往下看。

曾经欧洲各国分散化地参与到全球竞争中,在世界经济和政治竞争与对话中,即使法国、德国这样的强国也没有绝对的话语权。欧盟的存在使得欧洲作为一个共同体来为整个欧洲争取政治地位,而欧元在贸易和金融等领域维护欧洲的经济利益,更是极大地降低了欧洲内部各国之间贸易和资本流动的交易成本,为欧洲带来了10年的繁荣。

然而,欧元的汇率和货币政策权力归欧洲央行,导致各国丧失调节汇率的能力。在欧盟内部,欧盟边缘国家生产率相对较低,产品无竞争力导致贸易逆差,却没有自己可以贬值的货币来缓解逆差。在统一国家内部,各地的逆差虽然不能通过贬值货币来缓解,却可以通过人口自由流动和中央政府的转移支付来平衡,但欧洲却不能这么做,边缘国家进而只能通过向德国、法国等欧洲核心国家借债来维持经济平稳,最终可能导致债务危机,这其中的损失还得由核心国家承担,这就由经济问题转变成了政治问题,即核心国家的选民不愿承担这些损失。

更重要的是,统一的汇率和货币政策与各国各自为政的财政政策之间的矛盾日益凸显,边缘国家“搭便车”式地大量发行国债以扩大财政支出,而随之而来的通货膨胀却由整个欧元区来承担,核心国家的选民当然也不愿承担这些损失。

事实上,局外人和精英们(全球投资者和媒体就在其中)高喊着阻止民粹,但对于英国人、荷兰人、法国人以及多数欧洲发达国家的普通民众来说,抛去来自外部的额外负担和烦恼,回到“小国寡民”的民主经济和社会,不失为重回幸福生活的良方。但对于欧盟和欧元来说,他人的“幸福之日”或将成为自己的寿终正寝之时。全球资本市场也将由此面临剧烈而长久的波动和不确定性。

2.短期内欧元将在波动中下跌。欧元及欧洲资产的表现主要受到勒庞当选概率的影响。这从民调结果与欧元汇率走势的比较中可以窥见一斑(参见图2)。如果勒庞当选,法国退出欧元区和退出欧盟的概率将上升,在短期会造成外汇市场的巨大波动,股市、债市和大宗商品也会受到影响。目前来看,市场已经将勒庞胜出的低可能性计入价格。若勒庞得票高于预期,欧元将继续承受下行压力。

1

3.“避险是近期国际大类资产配置的主基调。黄金以美元计价。通常来讲,同为美元对冲资产的欧元和黄金走势相近,但自今年3月底以来,欧元和黄金的走势却发生反转(参见图3),主要是由法国大选之前的不确定性所致。这也再次印证重大政治事件发生之前,“避险”是国际大类资产配置的主基调。

1

【作者:苏宁金融研究院 (编辑:wenjing)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