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 Furman: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面临的较大挑战来自大宗商品价格的上升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Jason Furman: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面临的较大挑战来自大宗商品价格的上升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06-17 11:30:00 我要评论(0
字号:

]4SLW$[7ZLB~Y{@}KPPF%FF

财经网讯】“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遇到比较大的挑战,来自于上升的大宗商品的价格,包括油价和其它大宗商品等。而经济实体出口增速放缓有很多原因,其中之一就是全球经济已经停止了过去自WTO和关贸总协定半个世纪以来的贸易自由化的工作。”6月17日,美国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前主席Jason Furman在2017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表示。

Jason Furman认为,全球经济增长在过去十年当中,差不多有一半是来自于两个国家,也即中美两国。中国的增长率近年来也缓慢下降。并在2016年基本稳定下来。而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面临比较大的挑战,来自于上升的大宗商品的价格,包括油价和其它大宗商品。而经济实体出口增速放缓有很多原因,其中之一就是全球经济已经停止了过去自WTO和关贸总协定半个世纪以来的贸易自由化的工作。

Jason Furman表示,虽然中国的实际增长已经稳定了,但信贷增长扩张非常快,投资房地产等一些经济部门都有快速增长,这些都是短期的增长推动因素。对长期以来说,它并不是很有利。同时,二胎政策会改变整体的状况,但是它的发生是在2030年间,最近二十年中不会发生改变,很多新兴经济体都会面临这样的挑战。

Jason Furman还提及,虽然美国联邦政府退出了巴黎协定,但他测总有一天,联邦政府会再参与进来,中国在这方面也要承担更多的全球的领导职责。且美国未来可能会有衰退,虽然不会马上出现,但发达国家应当在财政货币刺激方面加强一些协调。

以下为Jason Furman部分发言:

Jason  Furman:我非常高兴来到青岛,感谢主办方青岛市政府,还有王波明先生组织这样一个卓有成效的讨论。

我们英语当中有一个表达叫做高端性问题,这种高端问题指的是如果你有这样的问题说明你很幸运,那我觉得管理自己的财富,应该就是大家希望拥有的一个高端问题,我们召开这样一个专门的会议解决这样的问题,就就展示了中国在财富积累历程中已经总结得很好。接下来跟大家简单分享一下全球的经济格局,因为这是我们财富创造的背景。

中国在国际经济增长当中做出了很多的贡献,中国也是一个出口大国,也是高度依赖于全球的经济发展,全球经济增长在过去十年当中,差不多有一半是来自于两个国家,也就是美国和中国,所以我在这里希望重点讲一讲我们在美国如何来加强自己的经济发展,而中国在这方面又能做出些什么。中美两国都面对重大的挑战,我相信两个国家都有资源可以合理地解决这些问题。

我首先跟大家很简单的做一个总结,我在白宫给奥巴马总统做顾问的前两年当中,我花了很多时间,来担心如何从经济危机当中复苏。接下来为奥巴马总统工作的六年当中,我又担心是不是又要陷入另外一场危机。我现在睡得比以前好多了,一方面这已经不是我要解决的问题了,另外一方面我们的短期的风险已经有所下降。换句话说,我们已经更加清楚地看到长远的挑战。这一面是全球经济增长率,几年来我们都在华盛顿,各国的财政部长会聚集两次,会宣布新的全球增长率,每次IMM做出宣布的时候,他们都会说“我们很失望”,经济增长再次放缓,我们做出了预测,又根据情况再次下调了预测值。在2017年4月的时候,我们看到各国的部长会显示出更多的情绪,全球增长率已经稳定了,预计2017年全球增长会跟2016年基本持平。一方面是因为我们经济的发展,同时也是在2011年和2012年被欧元区的危机拖后腿,现在已经从这个危机中恢复。我们已经看到增长率的一些向稳迹象。另外一些原因,这些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我们看到他们在过去非常高速的增长已经有所放缓,但是这些发展中国家的增长也在2015年、2016年期间基本稳定下来,我们看到中国的增长也是遵循同样的模式。大家只需要在所有的全球增长率上加上2.5个百分点就可以了。

我们具体来看一下,哪些国家在增长,哪些国家在下降,看一下过去一年全球经济的走向,你可以看到下面一些模式。那大家可能会需要看一看说美国,美国的上涨一点点的比例,欧元区也是一样,必须眯着眼睛才能看到它增长了多少。日本有一个货币的放缓和货币政策,这些政策已经起了一些作用,下面不会受到财政收紧呈现的早期影响。中国的增长率近年来也缓慢下降。大家也知道在2016年基本稳定下来,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中比较大的挑战是来自于上升的大宗商品的价格,包括油价和其它大宗商品,从低位反弹,可以让俄罗斯从过去的衰退,变成非常低的经济增长,也帮助了巴西的经济增长,巴西也是有本国政治不稳定的问题。

在这些现象的背后,我们看到实体的GDP的增长也有所下降,贸易的增长速率也有所放缓,大家看一下,这条橙色的线,这代表的是我们在2008年,2009年,这样的贸易增长比整体GDP相比是更低的,这对于高度依赖于出口的经济体来说是一个挑战。出口增速放缓有很多原因,其中之一就是全球经济已经停止了过去自WTO和关贸总协定半个世纪以来的贸易自由化的工作。我之前也说2011-2017年我都为美国的经济和全球经济担了很多心,我也认为一年出两次备忘录,跟他讲美国经济主要的风险是什么,我非常担心美国的情况,我也会给他描述,欧元区的危机进一步加深有什么状况,中国经济硬着陆有什么状况,或者其他问题都会对全球经济有所影响。

短期的影响有所下降,美国经济基本按照预期来进行的。近20%的通胀率,是低于2%的,这样的话就给美联储减少一些压力,同时我也预计这个利率提升,还有资产负债表规模的下降,它比较脆弱。同时也依赖于一些进一步经济的数据的一些情况。二就是这个周期的复苏也在欧洲已经不断加强了。在几年之前,欧洲的危机带来了一些经济上的非常重大的问题,但是看到在爱尔兰,还有西太平洋有一点进展。在葡萄牙,还有意大利还是有些挑战,希腊的利率增长速度在上涨。德国。还有法国在做一些必要的结构性调整,在2014年,有很多金融市场的动荡在中国。汇率的系统性调整,主要就是在一些情况下,中国的金融市场得到稳定,但是它也是受到一些阻力,但是随着时间推移有所改进,现在全球是更多的担心在中国的一些短期风险。之前中国提到了大宗商品价格,在巴西还有在俄罗斯已经终结了它的衰退期,所以对我们现在的状况的程度下降了。我们所面临的一些挑战是一些长期增长问题,它只会变得越来越艰难,对经济增长来说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财政的刺激,货币刺激,还有信贷增长。如果你看一下美国,我们的经济增长在过去的八年里,是得到实现。因为失业率从10%下降到4.3%,但是很难持续预测。但是在未来的八年里我非常自信,会下降4.5%,就会变成负的失业率,中国实际已经增长稳定了。还有GDP也有很好的稳定,同时信贷增长扩张非常快,还有就是投资房地产等等的一些经济部门都有快速增长,这些都是短期的增长推动因素。但是对长期以来说,它并不是一个很有利的元素。在长期增长来看,主要的这些增长是来自于供应方面,不是需求方面,供应是两个地方:一是扩张的劳动率,另外就是增长的生产率,也就是影响每个人的产出,在你的劳动力群体中。我们这两个不同的挑战,还有经济体中面临的这种挑战,第一个就是人口增长有所放缓。特别是在一些关键的年龄段里,25—54岁的人口增长,在美国增长是2%,现在是持平了。中国是增长3%每年,很快的,这种增长也将成为负增长。与此同时,在中国也出现了农村向城市人口的流动,会增加波动率的数量,但是这方面的空间,在未来会比过去有所萎缩。这些都是一些事实,这也是我们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这种转变,比如说像现在二胎政策,会改变整体的状况,但是它的发生是在2030年间,最近二十年中不会发生改变,很多新兴经济体都会面临这样的挑战。

第二个挑战,我们两国共同面临的,它并不是这种自发的,但是它的挑战,也就是说生产率放缓的情况。在美国,历史上来说,我们的生产率增长是2.3%,在过去五年里,它放缓到了0.5%,中国的生产率增长是9%,现在是有一点放缓,到了7%。这两个国家的具体情况有一点点不同,在美国我们的生产率放缓,因为企业投资减少了,在资本和设备方面,中国会看到更高等级的商业投资,但是创新的指标有所下降。这个并不是自动的。同时,过去未见得未来的预测因素,但是我们如果想获得强有力的新增长,必须要有影响力的生产率的增长,在未来这个会变得更加艰难,比起过去。但是这些知识和挑战,都不代表我们经济未来的命运,这个命运更多的是依赖于我们所做出的选择,其中那些选择,是我们可以做的一些事情是使我们的劳动力增长更快,同时我们在美国得益于更多的移民,还有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劳动力大军中来,在中国,对于劳动力的流动给你带来了一些生产力,同时也有一些进一步增长的空间,还有国外的。像我们这里也在进行资本方面的增进,比如我们也在这里做一些金融和财政改革,和中国一样。另外,在我们的道路、桥梁和铁路设施方面我们投入比较少,还有除了政府之外,我们的企业投资也并不是那么多,中国刚好相反。它是在很高的层面上进行投资,很难去分配资本率有所增长,现在这方面的这种增长推动已经转到消费领域,而不仅仅是进行资本投资。

还有在经济增长中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创新,在美国要进一步使贸易自由化,还要改革税制,还有在研发中心投资这十分重要,在中国,要继续去遵循让市场扮演主导角色,这样的一个承诺。还有就是一些国有企业的改革也非常的重要。

我所阐述的这些观点,是关于在美国所采取的一些措施以及中国在习主席进行供给侧结构改革这块正在做和应该做的事情,也提到了英国、日本、印度所有其它国家的一些改革,这些都是在我们自己国家里所做的。

更加重要的,在今天比起以往都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全球的合作,同时我们需要用它去解决一些全球的问题,比如说像气候变化,人们在意碳是来自哪儿的,它会影响我们所有的人,会有同等影响。美国联合政府已经退出了对于这个话题的讨论,这个非常不幸,美国退出,但是加州、纽约,还有我们这个国家所有的企业还有其它企业,都在为这个事情努力,我也预测总有一天,联邦政府会参与进来。但是总有一天,中国在这方面要承担更多的全球的领导职责。

第二是贸易,在这儿我们也希望可以通过贸易投资联系的扩张来进展。这样就可以避免倒退,这种倒退在一些国家里,是在不断加强的。另外,有一些做法也是变得越来越全球化了,其中一个就是企业税,一个国家要降低税率,那也会给其它国家带来压力。所以我们看到了,全球的各国的合作,加强了在这方面的合作。那就是避免这种逃税的行为。

最后,我也相信在美国未来会有衰退,在全社会衰退。但我希望它不会很快,我没有看到会马上出现,但是有一些线索,我想会变得更加重大,特别是对发达国家来说,所以在财政货币刺激方面加强一些协调,这个非常重要。我要感谢大家给我这样一个机会,可以来到这里,分配财富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职能,可以促进经济增长,同时需要更多的经济增长去使财富得到增长。所以非常感谢在这一过程中大家做出的努力。

【作者:徐高 (编辑:wangxiaokun)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