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善达:税收需要继续调整 增值税仍未完全规范化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许善达:税收需要继续调整 增值税仍未完全规范化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06-17 11:36:00 我要评论(0
字号:

微信图片_20170617112731

许善达 

财经网讯】“从现在的分型来看,税收还有很多地方需要调整,比如增值税,增值税营改增以后已经全面形成增值税,但我们的增值税同欧洲国家相比,仍然没有完全地规范化。”6月17日,联办财经研究院院长、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在2017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表示。

许善达还指出,现在新的挑战就是减税的规模和减税力度、减税时间。可能比原来想象得更加紧迫。

现在从减税来看,降低宏观税负,应该是最优先的。我国经济结构在调整,税制也需要相应的调整,“我们的税制距离能够支撑企业增加科技含量,增加经济发展新动能还有一定距离。”

以下为许善达论坛发言:

许善达:因为1993年设计新税制的时候,当时我们国家从计划经济开始改革,在计划经济下,我们政府和企业的分配上,是基本上学习苏联的一套,所以政府集中的很多,企业连折旧费都要上缴,当时就是那个体制,所以1993年设计的时候,尽管是这么一个体制,后来因为有承包以后,政府的收入就累累下降,已经对经济的控制能力萎缩。所以给我们当时定的就是说,新税制设计的时候,要保持原来的那个法定税负,要能够保持不变。这个法定税负是比较高的,是延续着计划经济传统,所以增值税,比如当时定的是17%,实际我们当时不能扣除得很多,买机器设备不能扣除,所以实际要跟欧洲标准规范的比,那个负担我估计至少得有30%,所以随着改革的进程,我们不断来调整,调整就是一方面加强我们的征收管理,把那个税收流失的钱收回来,一方面就降低法定的税负的水平,所以我们2003年开始允许抵扣基金税率税款,现在营改增,仍然没有增加税负,是抵扣,所以从从1993年到现在,一直是降低法定税负的过程。从前年有一个争论,说宏观税负水平到了现在的水平上,是合适还是偏高,还是偏低呢?我们下一步怎么走呢?从前年就开始有一场口水官司。大家都在争论,学者都在争论。去年的7月份,我们的政治局做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决策,就是要降低宏观税负,这场口水官司不打了,开始降低宏观税负。而且大家注意,降低宏观税负的决策是7月份,5月份实行营改增,也就是说在营改增减税以后,还要降低宏观税负,而我们的整个税收结构里,企业占到80%多,所以降低宏观税负,主要就要降低企业的税负。所以这个我觉得是领导人已经做出重要的决策。现在要说争论的话,我们降低哪些哪个结构上降低哪些,降低的先降什么,后降什么,目前争论讨论比较多的就是这个。

从现在来看,应该说比较共识的,一个就是劳动力成本,特别是社保缴费率是偏高的,目前大概是40%,这个是偏高的,但是要降到多少,20%还是30%,还是多少?这个没有定,但是降要讨论。另外,工薪的个人所得税,最高到45%,这个比美国的都高,这个已经影响到我们很多优秀人才的,增加了企业的劳动力成本。这个现在也基本上有共识,就是要适当往下降。当然,具体方案还是有关部门在研究,但是这个方向是确定无疑的。现在还有一个争论,就是刚才讲的都是社保缴费,还有最近国务院决定减少了很多行政性收费,现在有个争论是什么呢?就是税还有没有需要降低的部分,这个现在还是有争论的。有一些专家认为,税收不能再降了,只能降低这些收费,但是从现在的分型来看,税收还是有很多地方需要调整的,就包括降低一些税的负担。比如说我们的增值税,我们增值税营改增以后已经全面形成增值税了,但是我们的增值税跟欧洲的,包括亚洲,比如像韩国,他们实施的这种标准的增值税,我们的增值税还仍然没有完全地规范化,一个比较突出的矛盾,就是按照标准的规范化增值税,它每个月你的消项减进项,如果是正的要缴税,如果是负的政府要退税,我们现在是负的政府不退税,什么时候有正的,再对冲。这样量相当大,叫留底税款。应该负的要退一下,正的要往上收。这样的办法,对企业来说,一个是占压了企业的资金,一个是税收,如果正常经济发展,税收并不减少,只不过今天退,明天多挣一点,今天给企业多一点。这还是在税收上,还有一些,就包括我们现在最大的增值税本身,还是有很多可以来研究,进一步规范化,进一步降低企业负担的一些因素。我们需要来考虑,来设计。

提问:各位老师好,我是和讯网的,有两个问题问一下许善达,财富管理需要什么样的监管机制,以及需要什么样的税收政策?

许善达:现在我们的税收政策,我们已经在去年营改增之后,就在研究下一步怎么发展,包括降低税负的问题。美国特朗普总统他公布了一个税制改革的议案,这个议案现在正在讨论,最后通过的结果,可能跟这个议案也会有一些微小的差距。但是我还是觉得总体上还是可以通过的。如果美国这个减持的议案通过的话,我认为给我们带来的压力就会更大,比我们原来所在思考中间的贯彻政治局决议,降低宏观税负,我们有一些设想。现在对我们带来新的挑战,就是我们减税的规模,和减税的力度、减税的时间,可能比原来想象得更加紧迫一点,这是一个总的态势。第二个,关于实体行业和虚拟经济,这都是税收的问题,但是我自己想,以虚拟经济,总体还是派生的。如果企业不好,你的股市上是不可能好的。所以我觉得现在如果从减税来看,降低宏观税负,应该最优先的,是要解决实体经济的税收负担的问题,特别是我们现在国家经济结构调整,已经不是依赖劳动密集型企业,我们要搞改革,不能再依靠污染环境,不能依靠低效率资源的投入,这种发展的路径都在调整。所以我们的税制,也需要相应的调整,我们的税制怎么能够支撑企业能够增加它的科技含量,增加经济发展所谓新动能。我觉得这个现在我们的税制,离这样的一个要求,还有距离。比如说我们现在企业所得税,企业研发投入,可以税前150的列支,但是我知道很发达国家,他们的列支比例不是150,有200,有250,甚至还有300,这样的一种政策对于支持企业研发,那当然是一个力度非常大的。包括折旧,我们现在折旧率还有延续过去的企业折旧率,非常的低,要很多年企业才能回收投资的成本。像这样的政策,我们应该优先去解决。这样我们实体经济能够符合创新,符合增加科技含量这么一个方向,就更加有利了。我想如果实体经济好了,那么你股市上的股价,它的利润水平也会相应的改善。所以如果你要是实体经济不好,你对虚拟经济,再怎么给它优惠,基础也是不牢固的。所以我就想下一步改革最优先的,不是说虚拟经济税收就不要调整,而是最优先的,先把实体经济税制能够按照下一步发展的方向,能够做一些可以说相当规模的调整,来适应新的程度。

许善达:我再补充一下,我们减税政策,现在美国的减税方案还没有通过,但是已经是特朗普吸引投资政策开始出现好的效果,原来我说福耀玻璃到美国投资了,我看可能不只一个福耀玻璃,我现在掌握的信息,还不是说民营企业的问题,现在国营企业、央企我知道的,比说中车集团到美国投资多少亿的项目,中建材到美国投资建筑玻璃,中集集团到美国投资车辆,就是现在央企到美国投资这几个项目,美国还没有减税呢,都已经是一个项目几亿美金,如果我们要不能够改善我们国家各项投资环境,如果是这样一种投资项目都被吸引到美国去的话,刚才几位专家讲我们的经济要能够持续在6—6.5%的水平,如果我们不能够及早,而且要比较加大改革的力度,改善我们的经济制度环境,想维持6%也是不容易的。所以我们确实需要一个加快速度、加大力度来实施改革的迫切性。

【作者:徐高 (编辑:wangxu)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