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燕生:中国要达到长期均衡增长还需十年结构调整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张燕生:中国要达到长期均衡增长还需十年结构调整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06-17 11:56:00 我要评论(0
字号:

E3{Z`9$XKDSPG3M8IVYJU_4

财经网讯】“全球经济恢复到长期均衡水平,可能要到2020年和2021年,而中国要达到长期的可持续增长的水平还需要十年左右的中期结构调整。”6月17日,国家发改委学术委研究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在2017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表示。

张燕生认为,全球经济虽然已经走出泥潭,但要恢复长期均衡水平,还需要4—5年。而全球投资要恢复到危机前的规模,可能还要等到2018—2019年。且在企稳向好之时,是否会发生重大不确定事件很难预测。包括全球的不确定性,英国脱欧、美国退出TPP等。但从中国来讲,加入WTO以后,经历了一个财富增长的黄金阶段。

张燕生表示,我们现在迫切需要推动营商环境、投资环境和创新环境的改革。现在所进入的财富管理新阶段有三个亮点,分别是互联互通、城市群发展和创新规模。当然,中部地区还在投资驱动阶段,西部地区也是在资源驱动阶段。而中国十年左右的中期结构调整核心,仍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其中L线横的部分可能还需5年左右。

提及房地产问题时,张燕生表示,美国自1990年以来的房地产经济教训值得我们深思。因为它将美国经济带向了空心化、虚拟化、泡沫化。所以,没有制造,没有实体,就没有创新和就业,也就没有服务对象。

张燕生还认为,当外资70%到中国是做高科技服务和高端服务的时候,就会发现,我们的营商环境、投资环境和整个的金融发展的软环境改革严重滞后。因此,金融服务和现代服务的投资环境要有一次大的开放、改革和进步。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通不能仅仅是交易,还应该是在监管、法治、规范、透明、制度。

以下为张燕生部分发言:

张燕生:首先,对2017年,从全球经济看,今年是全球经济企稳向好的一年,全球各国经济、各国贸易、各国投资,包括中国经济均如此,也就是说中国经济是从2009年以来第一次两个季度,开始企稳上升,而不是逐季度下降,但是我们要有一个基本的判断,就是全球经济企稳相好,和中国经济企稳向好处于一个什么阶段,全球经济企稳向好,但是要恢复到全球经济长期均衡水平,可能要到2020年和2021年,也就是说全球经济走出了这场泥潭,但要恢复长期均衡水平,仍然需要4—5年。全球贸易和投资的情况怎么样呢?我们可以看到,全球的贸易投资也没有恢复到危机前,即使是全球的投资,2015年增长了38%,2016年有一个回调,2017年增长了10%,但是全球投资要恢复到危机前的规模,可能要等到2018年—2019年,所以我们就看到,无论全球还是中国经济,是一个企稳向好的态势,但是要恢复到一个长期的、正常的水平,可能还需要一个中期的调整期。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会不会发生一些重大的不确定事件,从现在看还是很难预测的。因为我们知道全球的不确定性,我们说逆全球化,脱欧,美国退出TPP,退出巴黎协议等等,实际大家在担心,在金融市场和在其它领域,会不会出现像上个世纪20年代、30年代,像上个世纪70年代、80年代,曾经发生过的经济、政治、社会的动荡,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讲,一个方面,我们说无论是世界还是中国企稳向好,但另外一个方面,对我们的财富发展和财富的管理来讲,也就是说风险尤其是系统性风险,我觉得这个是我们始终要小心的。

但是从中国来讲,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到,从中国的发展,也就是加入WTO以后,其实是我们经历的一个财富增长的黄金阶段。也就是你看2003年到2012年这十年,中国GDP的增量,按照汇率计算,是美国的1.44倍,按购买力评价评价,是1.88倍,我们就要总结一下,这个时期中国财富大发展时期,它主要的原因是什么?当时,推动加入WTO的时候,我们是说了三句话,第一句话就是融入世界,参与全球化,开放,第二个就是体制机制与国际通行规则接轨,改革。第三句话,狼来了,也就是说无论银行还是保险、还是证券,没有国际竞争力,将会被狼吃掉。因为我们可以看到,财富大发展时期,是我们真正推动了一个高水平的开放,高标准的改革和高质量的发展。

那么世界银行2017年的报告,关于全球营商环境效率和营商环境便利化的报告,我们可以看到,中国还是处于78位,也就是说,我们可以看到,我们要想赢得在全球经济大变局的条件下,要想赢得我们财富发展、财富管理的新格局,实际上我们现在迫切需要推动我们营商环境的改革,投资环境的改革,创新环境的改革,这个方面应当讲在过去这么多年,积累了一些长期的矛盾,但是从亮点的角度来讲,中国经济无论财富发展还是财富管理,我们现在确实进入一个新的阶段,至少我们有三个亮点:第一个亮点,也就是我们的互联互通,进入到一个阶段,包括从机器人替代农民工的巨大需求,跨境电商的巨大需求,人工智能的巨大需求,正在改变我们财富发展的环境。第二是城市群的发展,比如说广东,现在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现在对标旧金山、纽约、东京湾区。第三就是创新,我们可以看到,在长三角地区,在2015年它的创新投入的钱,每年已经达到了3800亿,广东是2000亿,京津冀2000亿,也就是说我们可以看到东部沿海这三个板块,一年投入沿海创新的钱已经达到了8000亿人民币,也就是我们的存量很少,但是我们的流量现在已经开始进入到一个无论是规模还是强度,都是到了一个从投资驱动向创新驱动的阶段。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中部地区还是在投资驱动阶段,西部地区还是在资源驱动阶段,也就是我们可以看到,从地区板块、产业板块、可以看到财富管理这个部分,实际上是进入到一个新的时期。

王波明:我就问你一句,你说中国要回到均衡状态,还需要几年?我就问你,你指的均衡状态,到底是多少呢?

张燕生:我们这么讲,我刚才从世界来讲,可能需要四到五年,中国实际来讲,我觉得它的核心还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我个人觉得是一个十年的中期结构调整。中国要达到一个长期的可持续增长的水平,我个人觉得就是L线的横的这部分,实际上我们现在还需要五年左右,是多少呢?我们期待这个部分是6—6.5左右。

张燕生:我回应一句,确实过去十年,你只要做房地产,或者资本经营,往往是有比做任何一件事回报都高,高得多。但是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的教训。1990年以来,美国也是这样,但是最后你会发现,它一步一步把美国经济带向了空心化、虚拟化、泡沫化,一旦泡沫破灭,我们大量持有这些房地产资产的人,损失惨重。还有美国最好的企业,GE后来2009年以来痛定思痛,把它的GE Capital全卖了,留了一点点,把法国的阿尔斯通买回来了,最后我们发现一个经济,没有制造,没有实体,就没有创新,就没有就业,就没有服务对象。补充这么一句。

张燕生:我还是谈一下环境,因为我们知道最近外资外商对中国的投资环境、对中国的营商环境,对中国财富管理的环境,现在有很多的批评。有关部门也都是分五个大的团队去调查研究中国目前的环境,究竟发生了什么问题?这里发生什么问题呢?也就是很像我们现在的投资环境遇到的问题,监管的环境遇到的问题,很像1980年。也就是我们会发现,过去外商来华投资70%是到制造业,因此外资抱怨我们投资环境的问题主要是制造业。现在外资到中国来,70%都是服务业,包括金融服务,包括信息服务,包括技术服务,也包括财富管理的服务。

当外资70%到中国是搞高科技服务和高端服务的时候,突然我们就会发现,我们的营商环境、投资环境和整个的金融发展的软环境,我们的改革严重滞后。因此,想在下一步给财富管理创造好的环境,我刚才讲到WTO,我们需要像当年加入WTO那样,把我们的金融服务和现代服务的投资环境要有一次大的开放,要有一次大的改革,要有一次大的进步。我们的财富发展和财富管理的环境,也包括资本市场,才能够有一个大的进步。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个人觉得,这个方面怎么能够形成像当年WTO倒逼,就通过开放来倒逼我们的金融监管环境和投资环境的改善。另外一个,就是我们现在想得比较多的,就是怎么用好香港,就是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这个通不能仅仅是交易,这个通应该是在监管、法治、规范、透明、制度的通,就是把中国的资本市场和国际的资本市场在制度上能够通,这样我们多层次资本市场的体系建设,就会有一个质的飞跃。我就说这么多。

【作者:徐高 (编辑:wangxiaokun)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