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曙松:港交所准备推出初级板、创新初板、创新主板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巴曙松:港交所准备推出初级板、创新初板、创新主板

本文来源于《财经》新媒体 2017-06-17 12:09:00 我要评论(0
字号:

“这段时间,我在香港待的时间多一些,昨天刚刚公布一个计划,就是创新板,细分成三个板,来覆盖新经济,在不同的成长阶段,如果刚刚成立,远远还达不到上市的标准,初步打算,运用区块链的技术,进行股权的登记,我们叫初级的。商业模式已经基本清晰,进入快速扩张阶段,但是你是亏损的,就像去年在纽约,纽交所和纳斯达克上市,68%的企业实际是亏损的。这一部分让它也能够达到更宽松的上市条件,可以把它叫创新初级板。”6月17日,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首席中国经济学家、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在2017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表示。

1

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首席中国经济学家、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

以下为巴曙松部分发言:

巴曙松:顺着刚才燕生讲的,我们做了一个推算,现在整个经济增长比较平稳,但是不同产业的增长速度分化非常大,新经济这个部分确实增长得比较快,旧的经济越来越弱,所以所谓转型,从这个角度说,无非就是新经济怎么逐步替代旧的经济,无非就是一个替代的进展。2015年、2016年,大概新的产业占整个经济的比重大概在11、12的样子,如果按照2015年、2016年的新经济和旧经济的增长速度差异,我们推算,大概在2020年,整个新经济的占比会上升到20%,这是一个此消彼涨,渐进替代的过程,不会是运动式的,很快的,一夜之间就实现的过程,而且还需要我们金融包括今天讨论的主题财富管理的这些配套,至于说今年一季度的回升,如果再做一个细分的分析,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还是靠房地产,基础设施,出口,这是我们原来想转型的希望不太依赖的这种增长模式,我们一季度还是依靠这几个因素。不是靠我们希望的这些新的增长点,所以这是一个判断。

第二个,切入到今天的主题,实际就面临一个任务,就是怎么样把金融资源从传统经济引入到新经济,怎么选择合适的渠道,产品,商业模式,金融机构,这样来讨论这个问题。最近都在讨论财富管理市场,资产管理市场的规范化,积累了非常大的风险,一行三会分割的格局,导致了大量的监管套利和规模的膨胀、风险的积累,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如果进行穿透式的,看看这些资金真正流向哪里,最后你会发现,这些资金通过种种通道,镶嵌的设计,躲开了规模的限制、行业的限制,还是回到了被官方文件想限制、清理、去产能、去库存的这些高负债的基础设施、房地产、高库存、低产能利用的这些传统产业。所以这几年如果财富管理市场不做这些调整,不把这些资源引入到新经济里面,那这些财富管理变成了一个推动旧经济,减缓它的调整的一个很重要的对冲力量。所以,我们也做了一个对比研究看,新经济它有什么特点?比如说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它是亏损的。去年在纳斯达克和纽交所上市的公司,68%的企业是亏损的,大部分盈利的新经济企业,在盈利方面有它的要求,比如要求有控制权。这些现有的资本市场,也是很难满足它的这些需要的。所以,以资本市场如果不做相应的调整,居民的财富又是通过东绕西绕,最后还是绕到传统产业,因为传统产业从正规渠道获得不了融资,他愿意付更高的溢价,去承担通过绕通道和通过逃避管制所增加的这一部分成本。所以这段时间,我在香港待的时间多一些,昨天刚刚公布一个计划,就是创新板,细分成三个板,来覆盖新经济,在不同的成长阶段,如果刚刚成立,远远还达不到上市的标准,初步打算,运用区块链的技术,进行股权的登记,我们叫初级的。商业模式已经基本清晰,进入快速扩张阶段,但是你是亏损的,就像去年在纽约,纽交所和纳斯达克上市,68%的企业实际是亏损的。这一部分让它也能够达到更宽松的上市条件,可以把它叫创新初级板。

王波明:香港交易所怎么推出创新板?

巴曙松:已经公告了,如果你已经盈利了,要特殊的股权要求,比如说《财经》杂志,波明总做了,但是个人没有多少钱,可以分类投票权,所以叫创新主板。这样把握的趋势是想试图通过资本市场把金融资源引入到新经济,引入原来从正规渠道获得不了金融资源的这一部分企业,这实际也给我们财富管理提供了新的标的,不是把这些前再不断地投给这些房地产。所以这个,财富市场本身的转型来配合当前的转型进展,这个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趋势,也是面临的一个任务。

王波明:我发现你对老经济有一种内在的仇恨,一定要把它这个转向新经济。那房地产怎么了?房地产我看在过去十年当中,谁要真不断地房地产,今天一定是很不错的,有很好的斩获,如果到别的地方,新经济很高,虽然有上市板的支撑,但是新经济投十个,我估计能出来一两个就不错了,其它不仅要亏损,还要忍耐,可能根本走不出来,最后还是破产的状况。

巴曙松:任何都是有风险的选择,不是都有收益,没有风险的,如果都是这样的,就不要做财富管理了。

张燕生:我回应一句,确实过去十年,你只要做房地产,或者资本经营,往往是有比做任何一件事回报都高,高得多。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从美国的教训,1990年以来,美国也是这样,但是最后你会发现,它一步一步把美国经济带向了空心化、虚拟化、泡沫化,一旦泡沫破灭,我们大量持有这些房地产资产的人,损失惨重。还有美国最好的企业,GE后来2009年以来痛定思痛,把它的GE Capital全卖了,留了一点点,把法国的阿尔斯通买回来了,最后我们发现一个经济,没有制造,没有实体,就没有创新,就没有就业,就没有服务对象。补充这么一句。

巴曙松:首先,直接回答这个问题,确实是的,你不可能靠普通投资者做投资,在创新主板里,只有盈利了才更开放。所以这时候需要专业的财富管理机构,而不是普通散户,至于房地产泡沫,我自己因为1997、1998年正好在中银香港做信贷风险管理,所以亲身看到了一个市场的房地产价格,从最高点,跌去60%,中银房产指数剩下40%的整个过程。所以当一个市场的参与者都认为这个资产价格不可能再跌的时候,还是非常风险的。当然我们每次都可以找出一个理由说这次不一样,。可以放长一点,每次房地产泡沫的形成,扩大和调整,基本的规矩,在逻辑上其实还是一致的。

【作者:徐高 (编辑:wenjing)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