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upinder Gill:中国的资产分配和财富管理需要更多选项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Phupinder Gill:中国的资产分配和财富管理需要更多选项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06-17 13:37:00 我要评论(0
字号:

072@Y_A6{%V3]G34ML@]9~7

财经网讯】“中国在国际竞争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过去20多年间,增长领先的国家已经从发达国家转移到新兴国家。”6月17日,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前CEO Phupinder Gill在2017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表示。

Phupinder Gill认为,人民币现在已经越来越多的成为国际上的交易货币。货币的控制很重要,政府也在确保中国创造的大范围的财富,可以进入更加广泛的范围。中国从资产分配的角度来说,可以在本地部署,例如一些自贸区已经批准,也实施了沪港通等政策。但市场需要继续发展,也确实需要更多的选项,而目前可能没有足够好的选择来让人们分配资产。

Phupinder Gill还表示,不超过25%的国家的资产应该投资在本国之外的,几十年来都是这样,相信中国也是如此。谈及大宗商品市场,他认为其波动性还是非常低的。虽然长期来看,有一些可以炒作的交易,但必须遵循均衡原则。所以大宗商品市场最后还是会扮演对冲的角色。

以下为Phupinder Gill部分发言:

Phupinder Gill:中国现在有一个比较显著的增长,是最近发生的。但是从国家整体的角度来说,中国的增长在任何的方向,都是引人注目的,中国继续是一个更加开放的市场。我们看到欧洲和美国,他们这里会有一些流动性比较快的领导政策,中国这里相对来说会有更加深入的地位,在国际竞争中会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这是在过去20多年,确实是这样,看到增长领先的国家已经从发达国家转移到新兴国家,也包括中国在内。我们也提到了人民币,人民币现在已经越来越多的成为国际上的交易货币。它的角色也变得越来越重要,我们在这里设置了很多资产管理分配,说到资产分配的时候,我可能会想到多样性很重要,历史的回报很重要,指数会成为解决这些问题的重要工具。收入的可持续性也是这里面很关键的一点,所以想到中国在当中的一个情况,可以说货币的控制是很重要的,政府在确保中国创造的大范围的财富,可以进入更加广泛的范围,这也是我在这里的想法。

所以在过去的15年间,中国已经作出了大量努力,包括了对QIFF、RQIFF,还有QDII、QDII2,会有共同的这种现金的流动和流出的所谓的自贸区已经被批准。说到了沪港通和深港通,所以这样的一些政策,也都是促进了今天现状的一点。但是说到了资产分配和财富管理,我觉得可能还没有足够多的好的选择,让人们来分配他们的资产。

今天上午我们也有一些来自于方先生的重要数字,关于我们现在资产分配的模式,这是我们现在选择可能投资方向的地方。看一下做全球资产分配的公司,它如果看到这里面投资的理由,它希望能够把资产管理和货币兑换能够连接起来,这种情况下,中国和世界各地都会有这样的一些项目,中国去年应该是有42亿的合同,这里的名义价值是超过了一万亿,应该是一千万亿美元,这只是它的一个营业额,但很重要,因为其中的1/3,300万亿都是被用在全球的资产管理上面来。在中国,它可能没有相对应的一个资金流动,因为我们这里会有准入的限制。我们看一下各方的利益,人民币发展的关键问题就是可以更多地适应,刚才姚先生说到企业债的奇迹,确实是非常大的奇迹,短期内从10亿上升到20亿,各级政府债已经达到30亿。从资产管理有效平衡的情况下,说到了要找α还是要找β,实际上大家要知道,这里面的这些市场的营业额还是比较低的。因为它之前是不存在的,所以我们现在的想法是它比较低,是因为这是资产质量高,你买下来,是继续持有,还是从资产分配的情况下,有没有可能做一下平衡。

在全球移动合同。我也确实理解,中国从资产分配的角度来说,可以在本地部署,但是最基本的改变,应该是在15年之前就开始的。那么市场需要继续发展,我们也确实需要更多的选项,任何的这样一些指数基金,还有基金指数,都是需要我们可选择的投资方向。我们在这里需要最基本的就是能够进入外部的市场,这也需要中国在这里做出大量的努力,来找到这样连接的方法,现在这些资源还是有限的,我也很愿意跟大家分享这里面的重点,尤其是跟多样性相关的问题。谢谢。

何刚:谢谢,Phupinder Gill您的想法是什么呢?在下一步我们是不是仍然有资金流动的控制,您对于多样性这方面有什么样的建议呢?

Phupinder Gill:我觉得中国政府正在做这种平衡的工作,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做出的承诺。姚先生说到我们也要平衡在人民币投资下的债指。姚先生说到FOI的资金指数,谢谢。我现在得到了姚先生的信息,这个消息会我很快去做投资了。资产在这里是一种看法和想法,他们的管理的东西是什么,在资金的容易度里都是在找平衡。这些人很关注的事情,虽然刚才方主席也有说到,这些数字都是非常重要的,中国在这里做了很长时间的改革,它的增长在世界各地都没有见到,尤其在各个交易所当中,这些都是大家可以获得的市场准入,我们现在的政策,有时候到市场当中并不是很容易。有一些财富管理的产品可以跟债指包括联系在一起。

中国是一个进出口的大国,我们可以看到这当中很多的价格,它的指数不属于中国,它需要在中国,这也是方先生提到的点。有资金控制的一个元素,我们给的特定人群,特定基金留出中国的资金是很重要的。我觉得应该是不超过25%的国家的资产应该是投资在国家之外的,几十年来都是这样,相信中国也是这样,我相信姚先生的想法会成为现实。中国投资人来到更多的QIFF,是的,是这样的。

何刚:Phupinder Gill先生,对大宗商品的交易,下半年,您觉得会有更大吸引力,还是很难说?

Phupinder Gill:从我这方面来说,全球大宗商品市场,他们对于一些举措,比如说上周的利率,他们响应是很迅速的,就使得整个市场交易量增长3倍等等。还有大宗商品市场上,它的波动性还是非常低,就像姚总所说的,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充分发展和成熟的市场,有很多良好的工具,对一些发展中市场,可能有一些工具没有存在,还需要金融对冲的工具。

刚才那位女士也提到了一些情况。我想大宗商品市场还是供需决定它,在长期来看,当然可以做一些炒作的交易,但是在长期,必须要遵循均衡原则,因为我们整个的生存是基于我们要去买的一些食品还有我们所做的一些事情,所以大宗商品市场最后还是会扮演对冲的角色。

(编辑:wangxiaokun)
关键字: 国家 新兴 领先 增长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