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乐凡:税务是上市公司做信托的主要障碍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龚乐凡:税务是上市公司做信托的主要障碍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06-17 17:33:00 我要评论(0
字号:

KMV@GR87I6J(J%UOS~~H1ZP

财经网讯】“在中国如果要做家族信托,尤其股权信托,有很多实际操作的问题。上市公司做信托之所以非常少见,非常大的障碍是税负。”6月17日,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私人财富管理与传承》作者龚乐凡在2017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表示。

龚乐凡认为,基业长青能否做到,取决于企业家、财富个人和家族能否做到适应变化和趋势。当下有三个趋势值得注意,一是钱越多,烦恼越多。财富的安全和财富的传承,是一个新课题。与经历数代传承的欧美的财富家族不同,中国的财富人群对于这个课题会感到突然而没有准备。第二个趋势,就是我们都在变老,我们需直面我们正在衰老的现实。迟早我们将要把财富交给下一代,这对于很多一代企业家来说,这个任务变得越来越迫切。三是税收制度逐渐趋于严格。因此在财富传承过程中,各种财富管理工具是必要的。而在中国如果要做家族信托,尤其股权信托,有很多实际操作的问题。比如,上市公司做信托之所以非常少见,非常大的障碍就是税务。

以下为龚乐凡部分发言:

龚乐凡:今天的话题是财富管理,财富传承,我们往往想起的一句话就是基业常青。讲到这个我就想到写《物种起源》的达尔文说过“生存下来的物种并不是最强壮的,也不是最聪明的,而是最能适应变化的”。这句话对我们做家族的财富的管理和传承非常有借鉴和启发。能不能适应变化,就像吴晓波所讲,在中国如果你是一个老板,不懂下面三件事你会死的很惨,第一是趋势,第二是国家政策,第三是工具。今天我们讲的内容就是围绕这三件事。趋势有哪几个趋势呢?第一个趋势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就是我的钱越来越多。实际上当你的钱越来越多的时候,可能你的烦恼也越来越多,我记得冯仑讲过一句话,他说地多,老婆多,肯定不幸福。这个是钱多带来的一个问题。与经历数代传承的欧美的财富家族不同,中国的财富人群对于这个财富如何管理、如何传承这个课题会感到突然而欠缺准备。第二个趋势和财富管理有关的是什么?就是我们都在变老,但是多少人能够真正的意识到,并且能够去直面他在变老。我们说的经营之神王永庆,他可能不服老,直到他去世前还在工作,可惜他突然去世没有留下遗嘱,他做过唯一的一个信托是在美国(针对其在美国的资产)。他去世以后,他的家族为了争夺遗产开始诉讼。因为没有做财富的筹划,继承人缴纳的遗产税,高达1百多亿新台币。很庆幸他在美国做的信托逃过遗产税。第三个趋势,则是全球的税收监管在变严。大家知道CRS的问题,2018年以后,在海外的资产都要进行信息交换报给中国政府,就相关的收入要缴纳所得税,而这都是我们面对的趋势问题。

工具有哪些内容?财富传承的工具,我可以由简入难地分为1.0版、2.0版、和3.0版,最简单的1.0版,起码要有个遗嘱,家里财富很多的,结婚需要考虑做个婚前协议。而2.0版则是配置一些资产隔离的工具,比如说保险。另外的隔离工具就是信托,我在后面会展开讲。而3.0版本就是今天会探讨的课题,怎么样把企业股权,装到一个信托里面。我是做私募股权市场和IPO,很多客户找我们,他在进行IPO的时候,或者完全IPO时,意识到财富管理的重要性。有一个客户找到我们希望做家族财富的安排,他第一个痛点就是他已经60多岁了,如果去世了,他上市公司的股份占30%,在他的继承人里面,三个孩子,还有太太,如果平分的话,继承人都变成了小股东,家族对上市公司的控制就会丧失了。他希望设立一个家族信托来让家族作为整体永久性的持有这30%的股份,从而不会因为他的去世而导致丧失对这个家族企业的控制。

还有另外一位客户,他准备IPO,他希望设一个家族信托,也是年纪有点大了,他是一个科学家,做医药企业。他非常担心他的孩子如果在他去世以后,拿到几十亿的资产的话,他会不会丧失对人生的目标和意义,甚至成为一个纨绔子弟。他不希望这样的事情,他说宁可把我的股份捐掉,也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他要做家庭信托。而中国证监会要求在IPO之前必须清理代持和信托。如果实际控制人是境外人士,就产生了另外一个可能性,他可能设立一个海外的家族信托,但上市前,这又碰到证监会的问题,IPO之前信托的架构需要清理。所以我们现在做到筹划,就是先把海外的整体架构搭好,但不设立信托,IPO完成之后,再进行海外信托的安排,这里面有税务筹划的问题,IPO之后的披露的问题,还有邀约收购的问题。一系列和证监会有关的问题我们都得解决。

还有一个案例,也是一个国内上市公司的老总,他的股份只有10%了,他现在遇到的问题是,他因为担心未来的遗产税而要把股份给他的孩子和太太,但是做不到,因为他的太太和孩子已经是美国公民了,无法在国内开立证券账户,所以无法接受该股份的“赠与”。

另外一个案例,夫妻两人创业,也在IPO当中,他们的孩子接近40岁,实际已经接班了,但名下没有股份。他们希望进行财富传承的规划,我说你找我们找晚了,如果说你在IPO报材料之前,在股改之前,找到我们,我们可以安排做一个架构。但现在你的孩子是加拿大公民,名下没有股份,等IPO成功之后,也做不到把你的股份赠与给你的孩子,因为他无法开立证券账户。这是非常现实的问题。

在中国如果要做家族信托,尤其股权信托,有很多实际操作的问题依然要加以解决。所以我们经常说,英文讲,Nothingiseasy, but everything is possible.就是说,每一件事情都很困难,但是一切也皆有可能。

我再补充非常重要的一点,为什么A股上市公司做信托非常少见?非常大的障碍是税负。如果一家上市公司的市值120亿,根据实际控制人所占股份如果全部装入信托的话,那么他要交6.7亿的所得税。这对很多的企业家来说是非常难的事情,后面我们组了一个专家团队,有税务的专家,有我这边,有做A股上市的专家,还有海外信托的专家,来设计合规的方案,我们做了一个α模型,这是一个创新。所以中国面临做上市公司的信托,无论是境内还是海外的信托,都存在一定的难度,这些难度通过我们的创新和努力的克服,是有可能一一加以解决的。

【作者:徐高 (编辑:wangxiaokun)
关键字: 龚乐凡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