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少林:市场需要活力,需要发挥有效资源组织作用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宫少林:市场需要活力,需要发挥有效资源组织作用

本文来源于《财经》新媒体 2017-06-18 12:57:00 我要评论(0
字号:

“市场需要活力,需要发挥有效资源组织作用,变成一个可投资的,有希望的一个市场。中国证监会不断加强市场的监管,打击造假行为等等,这些都是市场健康发展的一个前提。”6月18日,招商证劵原董事长宫少林在2017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表示。

招商证劵原董事长 宫少林

他指出,商业银行在资产扩张过程当中,有一些是脱离了,按照存款准备金制度界定这些负债,然后推动整个资本规模的迅速增加,才出现了今天需要进行一定限度的去杠杆。

同时他也指出,从金融角度来说,如何推动和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并不是没有事情可做,第一条,需要在制度方面,确实需要推动混合所有制的改革,大量有效和有效率的资产,实际上通过混合所有制的改革,使更多的资本进入到实体,进入到这些企业,来推动发展。

以下为宫少林发言实录:

宫少林:这个是一个命题,金融回归实体经济,这个话题成为近一段时间社会广泛议论的话题,这涉及到两个突出的问题,为什么会谈到这个问题?这个问题的背景,金融资产规模,从这些年是快速在增加,刚才也说了国际清算银行确定中国债务比,债务总量和GDP的比例。另外一个,就是货币供应总量如果M2到去年年底,也得有个160多万亿,如果和GDP相比,也是超过了两倍。这在世界各国经济体中,这个比例都是相当高的。大家知道,货币供应量由什么创造的,是由中央银行一系列政策创造的。但是从中央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从资产方,从2012年,特别是外汇储备的量增长放慢,外汇占款的量逐步放慢,以至于到近期一段时间,中央银行的资产规模它出现了瞬间的下降。那如何在这个社会当中,推动整个商业银行的资产规模,货币供应量快速扩张,这个背后这个机理到底是什么,经济学家也做了非常多的分析。从2010年以来,从存款准备金的制度或者这个比例没有本质太大的变化,央行的资本规模增加也不多,但是从商业银行的贷款总量,加上影子银行的规模,以至于货币供应量这个数额都是快速增加。这应该说是商业银行在资产扩张过程当中,有一些是脱离了,按照存款准备金制度界定这些负债,然后推动整个资本规模的迅速增加,才出现了今天需要进行一定限度的去杠杆。

在金融总量增大,谈到金融如何回归到实体经济,刚才朱总说得很好,马克思的《资本论》说了,资本是逐利,有利益,资本肯定去投,在逐利过程中,为什么大量的让社会人士,媒体老说的金融资产空转,不进入到实体经济,那我们要看,实体经济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招商证券的同事做了一个分析,我们现在看这个社会投资收益到底有多少,如果说有投资收益,实实在在收益的这些资产,从社会的金融资产是愿意进行投资的。我们看到,为什么供给侧改革,是全面产能过剩,是带来这些问题,也实实在在投资所带来的收益,是在相对减少的。

那就说从金融角度来说,如何推动和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并不是没有事情可做,第一条,需要在制度方面,确实需要推动混合所有制的改革,大量有效和有效率的资产,实际上通过混合所有制的改革,使更多的资本进入到实体,进入到这些企业,来推动发展。而且从制度改革形成共享机制,第二个就是要进一步发挥资本市场的作用,最近对中国证监会有很多的说法,说IPO太快了,不顾市场指数如何如何,实际历史上由经济学家进行统计,我们IPO停过九次,并不是说IPO停了以后,这个市场就正常发展,市场需要活力,需要发挥有效资源组织作用,变成一个可投资的,有希望的一个市场。中国证监会不断加强市场的监管,打击造假行为等等,这些都是市场健康发展的一个前提。但是推进企业的IPO进行公开发行,推进企业在股转系统的挂牌上市,进行融资,这都是通过金融手段来服务实体经济的具体可操作的做法。昨天巴曙松巴博士讲到了香港联交所准备进行改革,除了在主板当中再进行分层,创新层,像对同股不同权的问题,对上市之前没有盈利的问题,都做了界定,鼓励和支持这些企业在香港进行上市。但同时也界定了,创业板和主板转板,原来有转板,现在好像说转板取消了。我觉得这些都实实在在推动香港资本市场或者股票市场发展,对照我们也是这样。去年进行了分层,也有创新层,但是还没有走到竞价交易这一步还是协议转让,市场流动性各方面还有问题,大力推动IPO,也需要在制度层面,对股票市场一些创新。股票和股票相关的创新,包括期权的创新力度也希望加快。

第三,不叫支持实体经济,大家也看到了,从去年以来,特别是消费的增长在快速增长,也有人统计在今年第一季度GDP增长6.9%当中,消费应该是五点几,基建带来一点几,消费已经变成了推动GDP增长当中的核心力量。但是消费和消费相关程度最高的是收入,货币政策跟这些东西有关,都不密切,跟收入有关系的。怎么样提高居民的可支配收入,这个能力还是有效推动消费这个核心的。当然这里面涉及到,可能贾所长一会儿讲到税收方面的改革,企业的税收减税,推动企业的投资,居民的个人所得税方面的改革,或者其它改革,会增加居民个人的可支配收入增加。确实要走到像80年代美国和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消费的快速增长,来推动整个GDP的健康发展,因为不能再走到完全靠固定资产投资来拉动GDP稳定增长的阶段。我们现在也看到,固定资产投资的速度放慢了,今年变成了不到10%,百分之八点几,这在过去是不可以想象的,以前基本是25%、18%,现在降到了不到10%。需要消费能够形成,商品的消费和服务的消费,服务的消费在快速增加。教育、旅游等等这些,非常快速在增加。这些可能都使得实体经济,我们的GDP增长,能够非常健康和稳健的发展。谢谢。

现场提问:

蔡红军:宫董事长以前是招商证券的董事长,而且直接参与A股和H股的发行。其实说金融回归于实体经济,其实证券起的作用也非常大的。金融市场还有各方面的争论,而且从指数上来说,今年是全世界目前来说表现最差的一个股市,但是后劲很大。有一种言论,会包括中国的指数,但是可能性非常非常小,您的判断是什么?对中国的证券市场下半年的预测是什么?

宫少林:各家公司投资策略,确实也看到了,像美国指数创新高,香港指数一路向好,我们沪深交易所指数没有,个别股票跌得多,创业板指数现在低于2015年了。和我们的市场结构一定有关系,在我们的所有上市公司当中,金融所占的分量很大。这些年金融的盈利又特别好,往往在测算的时候,包括含金融和不含金融的两类。前一段,上周我们公司开了一个策略报告会,这里面有一个对于市场估值的研究。当先全部A股市场估值是19.4倍,如果剔除了金融企业之后,应该是31倍。这和2010年以来的最低点相比,还是有比较大的差距。但是应该和2010年以来的市场,平均估值差不多。创业板因为我们里面有一些相当活跃的公司,目前剔除了几家之后,创业板应该是53.4倍,和2010年以来的最低估值,那是29倍,还有一定的距离。但是也低于2010年以来的平均估值的63倍。不能完全说明这个问题,我觉得特别是这两年,刚才讨论金融的问题,就是股票和债券一定的在估值上金融属性带来的估值,这和整个社会资金面相对宽松这个形成的估值有一定关系,科学不科学我不好说,比如说银行很多理财,通过其它的转来转去的方式,和其它私募管理人结合在一块投资的,包括保险一些投资连接起来,特别是债券市场更是这样。现在是加强了市场监管,去杠杆之后,对于本身这个市场带来的金融属性估值是一个压抑的,但要进一步突出这个上市公司实际盈利带来的估值,那是什么呢?大家相对更加看好消费类,刚才也讲到了它在经济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更加看重在市场估值当中实际经营业绩所带来的估值,这也是个人观点,不一定对。我觉得市场还是向健康的方向发展,中国的资本市场特别股票市场,还有相当的路要走,同时也有相当的成长空间。

【作者:徐高 (编辑:xunannan)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