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昕:商业健康保险领域未来的市场空间非常广阔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顾昕:商业健康保险领域未来的市场空间非常广阔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06-18 16:07:57 我要评论(0
字号:

1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 顾昕

财经网讯】“中国卫生总费用占GDP的比重是6%,这个在世界各国是属于中下水平,潜力空间巨大。医疗健康行业各种业态、新技术,精准医疗、大数据,未来前景都是光明的,但医疗的核心问题在于钱。掏钱有两种,一种是老百姓掏钱,一种是财政掏钱。归根结蒂是要搞一套完善的保险制度。”6月18日,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顾昕在2017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表示。

顾昕表示,健康产业大发展需要解决钱的问题,除了国家财政支持全民医疗保险发展,民办商业健康保险潜在市场非常广阔,目前的规模还不足1/10,这恰恰是未来商业投资者可供开拓的领域。

不过,商业健康保险虽然市场广阔,但现在还面临政策、理念、技术的约束,比如在全国的高等院校中,还没有一个高等院校保险系能发展出商业健康保险这个专业,还不能培养出一大批相关人才。

以下为嘉宾发言:

顾昕:谢谢大家。今天很高兴能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观察,我跟他们三位有点不一样,大家都看出来了,我没有用PPT,原因很简单,他们的PPT做得都特别棒,我怎么做都不行,干脆不用了。他们PPT展示的细节非常丰富,丰富多彩。另一个话,咱说不太好听点,眼花缭乱,可能大家有所感觉吧。

我今天主要讲的问题是什么呢?说白了一个核心的字,就是钱的事,财富,今天是财富论坛。我现在想问一下大家,刚才三位展示的,尤其是王院长和邢女士展示的,他们展示的有很多产品,很多链条,很多业态,很多技术,请问在座的各位,你们愿意为那些东西付钱吗?这是非常关键的。比方说精准医疗,你们大家要付多少钱来买那个?比方说大数据,是谁来付钱让那个产品发展壮大?这非常关键。这个钱的事刚才王院长也提到,我们现在国家制定的方案,国家制定的规划,给我们展示了非常美妙的前景和蓝图,我们健康产业将在2020年达到8万多亿,2016年是多少钱?实际上我们这个卫生总费用,今天有卫计局的,这个卫生总费用描绘的健康产业,实际上2016年的总盘子是4.2万多亿,我们两三年后就能翻小一倍达到8万亿,这可能吗?这个说实话,真有点悬。当然,再往后还有16万亿、25万亿、30万亿诸如此类的数字,这些数字大家看起来心潮澎湃,尤其是在座的有好多投资者,大家为此而非常激动,但是这个东西是不是有这个前景?说实话,很悬。如果我们的货币发行量始终照着过去若干年这么弄,说不定那个数有可能出来。

总之,我们的市场前景是不是那么广阔,我们值得打一个问号。但是我们现在要注意,健康产业不是卫生总费用描述的。刚才几位介绍的很多内容,比方说健身,刚才哪位提到了健身这个东西,这个东西显然不在卫生总费用的数字描绘下。还有现在的养老业,无论是以什么样的业态产生,您是居家养老、社区养老还是机构养老的,还是现在新兴的医养结合的这些东西,它现在都没有列入到卫生总费用所涵盖的这个业态里。这样来看,也许我们的健康产业的总规模是有可能达到8万亿的。它取决于我们的统计口径,现有的卫生总费用的统计口径是不行的。

总而言之,健康产业无论如何是一个大的产业,我们卫生这个产业,今天我们卫生这个产业占GDP的比重,卫生总费用占GDP的比重是6%,这个在世界各国是属于中下的。这么一看,我们未来有可能,咱别中下,好歹中一下,保不齐变成中上,这个数字也会提高,从6%假定提高到8%,甚至9%,那规模也不小。总之,前景还是有戏的。这个前景具体的预测数字,说实话谁也说不清楚,国务院给你发布的那个数不能全信,但也不能说不信,你说它靠谱吗?取决于你怎么理解。刚才说了,我就提出两种不同的理解。

但是这个数归根结蒂是老百姓要掏出来的,老百姓掏有两种掏法,没有别的掏法。一种掏法是老百姓直接从兜里掏钱,给那个服务机构。刚才朱教授讲到了医疗是服务机构,其实健康产业的绝大部分都是服务机构,当然服务机构要用一些产品来服务,产品这是上游,归根结蒂还是服务,最终的环节,那个钱跑到那去,这非常重要。简单说,老百姓得掏钱,你得掏钱买服务,服务的提供者才会去买那些产品,这个链条非常清楚。老百姓掏钱,这是一种掏钱。

第二种掏法,财政掏钱,总之得弄出这8万亿来。两年后,这不是开玩笑,我们得弄出这么多钱来。弄出这么多钱,就要看这个钱,我们现在就在讨论这个钱最后跑到哪。比方说医疗占多大比重,现在说医疗对健康促进只起了8%的作用,那好了,这个比重非常小,贡献度非常低,王院长那不太重要了,是这么一个说法。但这个说法,说实话是有问题的。现在除了医疗,其他的比方说健康促进,我们的行为,比方说我们去健身,保持健康,这个谁掏钱?这个没听说政府掏钱,这个就很难通过政府……政府当然可以搞全民健身,这不是卫计委的事,这是体育局的事,搞全民健身,可是全民健身花的钱在整个体育产业中占了多大比重?恐怕又没多大比重。全民健身在我们这花的钱,这都是大健康的钱,全民健身花的钱,这个钱出来了之后,请问各级政府怎么推进全民健身?其实我们现在看的最显著的一个推进方式是什么呢?搞马拉松,现在全国各地都搞马拉松,而且都是国际的,所谓国际的就是请几个非洲的兄弟姐妹来,男的女的都请,这就行了。其他的恐怕就悬了,没有什么。

第二个,我们大家都知道,在中国最流行的广场舞,但是广场舞的特色是什么呢?说白了,老百姓不怎么掏钱,那是最便宜的,大家伙一块,在一块健身跳舞。而且广场舞不单有健身作用,还有社交作用,空巢老人子女都不知道哪去了,现在整天嚷嚷让子女回家看看,但是说白了子女怎么可能整天回家看看呢?那老人怎么办呢?就要促进他健身,同时促进他们社交,社交有心理学的作用。刚才王教授提到了,我们健康产业不仅仅是医学、生物学,还有社会心理学的层面。但是我今天要说的是钱的事,因为促进健康,很多百姓不乐意掏钱,所以健康舞、广场舞这种形式就非常流行。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个钱的事还是非常重要的,钱的事归根结蒂最重要的是要搞一个保险制度,把这个钱弄出来。咱们现在扪心自问,有这么多健康的服务,这么多医疗的服务,我们有多少人了一位那些服务掏多少钱,这个其实很难讲。健康服务,不管哪一个服务,它有一个重大的特点,我们的需求、需要是明明白白有的。每个人都需要健康,我们年纪大了需要更多的健康服务,如果我们生了病了还需要康复负责,你的需要100%有。但是请问你的需求是什么?需求和需要不是一回事,需求是你掏出多少钱满足那个需要,这个就是很麻烦的事,健康服务重大的特点就是需求不确定性。你们在座的每一个人问你们自己,你们究竟要掏出多少钱去购买这些健康服务?自己都不清楚,至于说服务者给你们做到什么程度,让你们满足了你们的需求和服务,这也说不清楚,这个叫不确定性,需求的不确定性。

第二个特征叫信息不对称性你去寻找需求,你要去购买这个健康服务,但是购买多少呢?你完全不清楚。你花多少钱购买,购买到什么程度,质量怎么算好,怎么算坏,说实话没人清楚。即便是业内的人,王院长是医生,但是换一个行当,换一个健康服务,他也不清楚。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弄呢?全世界没有例外,都是靠健康保险。健康保险要么由国家来弄,要么由商业来弄,这两个是组合型的,在不同国家取决于不同的医疗体制,或者叫健康保险体制,这两个组合的模式是不一样的。

总之,这个基本的医疗服务,换句话说那些高精尖的,这创新那创新的,恐怕那些不太基本的,或者服务特别好的,比方说我们去寻求某种康复服务、医疗服务,我们希望住单间,您那正康复呢,七八个人住一个屋,还有好多护工,还有很多探望的人,请问你能康复好吗?我们的需要明摆着是要某种单间服务,但是这需要钱。这个钱,我们国家办的医疗保险,公共的医疗保险没有办法满足这个需求,需要倒是有了,但是你没办法满足。但是国家办的医疗保险是重大的一块,绝对是要把它办起来的,怎么办?通过医疗保险的方式来办。医疗保险有不同的模式,这个咱今天不细讲,是通过社会医疗保险还是某种意义上的全民健康保险,还是干脆搞全民公费医疗,哪个好哪个坏今天咱们不讲,但总之是一大块。

另一大块是商业或者民办的健康保险,我们现在中国的现状是什么?我们现在的现状是卫生总费用是4万多亿,我们有2.5万多亿花在医疗上,我们现在国家办的全民医疗保险、公共医疗保险每年的支出在一万三四千亿这个份上,这之间的差额有1万多亿,现在有没有民办的健康保险?民办的不一定是商业的,也有可能是非营利性的。就算商业的吧,商业的健康保险其实还有1万多亿的空间。请问我们当今中国的商业健康保险的规模是多大?告诉大家,2016年全国商业健康险的支出只有区区1000亿,大家能想象吗?所以钱的事才是最关键的。

咱们简单地说,健康产业大发展需要把钱的事搞定,国家办的这个全民医疗保险,这是一大块,将会继续发展,它里面有很多问题,咱不细讲,今天不是专门讲医保的专题,那里边什么问题咱不能讲。总之它还在发展,我们财政还要继续出钱来促进全民医疗保险的发展,这是国家办的。但是我们民办的,我们商业健康保险的市场还是非常广大的,而我们现在仅仅是连十分之一都不到,还有百分之九十的广阔空间。所以在这点上恰恰是我们未来的投资者和商界的人士可供开拓的领域,非常众多。

当然,商业健康险有个麻烦,首先我们健康险要面对老百姓,让大家买保单,这个是一个问题。但是健康险另外一个重大问题是你要面向服务提供者,面向公立医院,也要面向民营的,面向这么多样的服务提供者,怎样给他们付费。保险的机构关键是第三方付费,是老百姓和服务提供者第三方,他是一个买单者,这个买单者最重要的是给服务提供者付费,而付费怎么玩,这里面的学问非常多。

我们商业健康险的发展,市场是广阔的,但是我们现在还面临一些政策的约束、理念的约束,还有一些技术性的约束,这些技术性的约束在全国的这些高等院校们都没有得到很好的发展。我告诉大家,在全国的高等院校中,没有一个高等院校的保险系能发展出商业健康保险的专业,能够培养出一大批人才。今天我来到即墨市,其实我看到了在我们这个酒店对面就是山东大学青岛校区,建了很多很高的宿舍楼,看着心潮澎湃。这个学校,山东大学也好,青岛大学也好,如果能发展我刚才说的那些专业,我们中国的健康产业才有广阔的前景,所以健康产业的发展还任重道远,谢谢大家。

【作者:徐高 (编辑:daisongyang)
关键字: 顾昕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