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民:下一步改革要更多地发挥市场作用和激励机制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朱民:下一步改革要更多地发挥市场作用和激励机制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06-28 19:13:00 我要评论(0
字号:

1

财经网讯】“经济改革的基础是更多的发挥市场的作用、更多的发挥激励机制,把人的积极性广泛的调动起来,这是一个最根本的方向和基础。我们30年改革,所有的东西归总起来,就是一个市场机制,充分竞争,发挥人的积极性,所以下一步改革我只要说一点,就是我们要沿着这个方向继续往前走。”6月28日,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IMF原副总裁朱民在“2017世界经济论坛新领军者年会《财经》电视辩论会:中国经济展望”上作出表示。

朱民指出,在市场化方面,从政府层面来说是简政放权,减少进入的门槛,让企业、资本、人流起来,“但是也很重要的是,该监管的还是要监管,监管要协调统一、更市场化。

第二个方向,“我们现在面临第四次工业革命,面临人工智能,所以这个意义上来说,调动大家的积极性,动员大家创业、创新,我觉得这个很重要”。朱民认为,这也要走市场的道路,“不是说我们制定一个产业规划,大家朝那个方向走,而是说市场放开了大家积极努力保护知识产权,公平进入市场,这个很重要。公平竞争,监管透明,这个很重要,适当的财政政策的支持,这个很重要,所以这个方面也要用市场的政策来培育未来的创新。”

以下为部分实录:

朱民:我觉得中国现在整体的状态还是挺好的,国际来看,第一个,外部的政治经济的环境在改善,主要是中美,我觉得这个还是主要的,因为中美的关系对经济影响还是很大的,想象特朗普刚刚入住白宫的时候又是汇率操作、又是贸易战,其实引起经济波动还是有,现在中美关系在缓和,中美关系的缓和,我觉得外部环境这是一个好事,因为从全世界来看,中美还得合作,现在还是合作。我觉得很有意思,大家都对特朗普这个事看的很重,现在回过头来看,美国新政府上台的时候对中美都是有摩擦的,大概要花18个月,这次特朗普上台,一上来冲击是最大的,上台就要搞汇率操纵,但是现在看来6个月之内就开始走向合作,当然特朗普不确定性还是很大的,现在来看这个发展还是很快的走上了一个好的轨道,这个外部环境稳定很重要。

第二,全球经济,去年3.1,今年有望走的高一点,美国经济会走强一点,中国经济会走强一点,新兴经济国家,包括俄罗斯、包括巴西、包括印度,经济增长都走的不错,欧洲的经济稳住了,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的贸易开始恢复,这个对中国有利的,6个月之前我们出口增长还是很强的,这个很好。

第三,中国经济现在确实是发生了深刻的结构性变化,1—6月份来看,初步的数据来看,消费贡献增长的比重大大提高。

主持人(王波明):总理说到60几了。

朱民:超过60几了,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比重,我们不说服务业,这个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就业形势很好,因为创业的浪潮起来了,所以这是很好的事。投资还是稳健和强劲,所以有投资的稳健、有出口的恢复、有消费的强劲,所以中国经济就开始稳住了,我觉得这个很重要。如果这个环境继续的话,您刚刚讲的是明年,明年我觉得这个经济时代还是看好,这三件事,投资稳住。

主持人(王波明):你指看好什么意思,明年会比今年更好吗,还是跟今年持平?

朱民:我们维持6.5左右的增长速度,今年是6.7左右,我觉得这个左右波动区间走还是可以的,这个当然取决于全世界的环境,中国现在跟世界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所以从这个意义来说,中国的结构变化,其实给中国的经济增长打下了一个好的比较宽泛的基础,我觉得这个是很好的。

因为明年还有一个有利的因素,从现在开始,就是“一带一路”,“一带一路”作为重大的战略,从总书记5月份的会议发言来看,有了很大的改变,不再是简单的产能出口,不再是简单的融资和投资,金融的全面开放,在“一带一路”这么大的试验区,建立金融网络,建立政策的沟通和交流,监管者的沟通,建立培训人员的沟通和交流,有了这些东西做基础,我看未来的投资和商贸会得到快速的提高,所以这个变成了中国解决增长的。

主持人(王波明):你指“一带一路”这些沿线国家吗?

朱民:沿线国家。

主持人(王波明):他们会倒过来对中国经济有一些拉升,特别是在贸易等等这些方面。

朱民:我觉得从贸易、从投资、从服务、从人流,总体来说都会有拉动力。如果走单线的话,以前是走单线,就是讲投资,这个可持续性比较弱,现在是全面的、多维的、立体的战略,你把制度建设、把人员培训、把政策沟通建立起来了,就把风险降下去了,风险降下去了,全世界的资金和人员一来,“一带一路”就会走的比较强,这也是有利的因素,从这个来说,我们看未来18个月的增长的基础还是好的。

主持人(王波明):我们会讨论几个问题,但是我们想到最后留20分钟左右时间跟台下互动一下,所以你们大家也思考一下,如果你们有一些评论、有一些问题也准备一下,到时候我们可以把楼面开放一下。

其实刚才傅总讲的,数字就是数字,但是数字的背后中国进入目前一个阶段,你说今年接近6左右,在中长期就有一个问题了,就是中国的改革怎么能够进一步的释放经济红利,也就是傅教授说的,得释放那个质量,就是不仅仅是数量,同时还是质量,我听昨天李总理说了一个,就是简政放权,作为可能未来进一步激发经济发展的活力,我想问问各位,什么样的措施,比如咱们最多说两个,就是改革的措施能够激发出最大的中国经济的红利?

朱民:我讲一个就够了,经济改革的基础是更多的发挥市场的作用、更多的发挥激励机制,把人的积极性给调动起来,广泛的调动起来,我觉得这个是一个最根本的方向和基础,就是我们30年改革,所有的东西归总起来,就是一个市场机制,充分竞争,发挥人的积极性,所以下一步改革如果我要说两点我只要说一点,就是我们要沿着这个方向继续往前走。

主持人(王波明):你觉得现在怎么就不是市场化了,就是在哪些地方得改,使它更加市场化呢?

朱民:那我要说三点(笑),总理说的政府简政放权,这个很重要,但这个其实是几个方面,更市场化的,一个是简政放权,减少进入的门槛,让企业、资本、人流起来,但是也很重要的是,该监管的还是要监管,就是把监管的协调统一、信息沟通,更市场化,这个都很重要,所以我觉得如果要从市场化,第一个从政府层面来说,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的方向。

第二个方向,就是现在做的很多,我们谈的很多的,我们现在面临第四次工业革命,面临人工智能,所以这个意义上来说,调动大家的积极性,动员大家创业、创新,我觉得这个很重要,但这个很重要还是要走市场的道路,不是说我们制定一个产业规划,大家朝那个方向走,而是说市场放开了大家积极努力保护知识产权很重要,公平进入市场,这个很重要,公平竞争,监管透明,这个很重要,适当的财政政策的支持,这个很重要,所以这个方面也要用市场的政策来培育未来的创新,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

主持人(王波明):你第二点我再问一个,你用了“公平”两个字,你具体指什么,怎么公平?哪儿不公平了?

朱民:不公平就是说,国有企业非国有企业,大企业、小企业、个人、公司,不同的地域大家都有公平的,凭着技术、凭着想法进入这个市场来竞争,一搏天下,我觉得这个很重要,而不是按你的背景、按你的所有制、按你的大小等等来看这个事。所以沿着市场方向走,我觉得第二点也很重要。

第三点,我觉得按照市场方向走的话,现在我们面临着很大的事情,就是讲到的去产能和去杠杆,我们杠杆还是很高,我们的债务现在达到了238%、239%,现在增长速度在下降,但是风险杠杆还是很高,产能我们去年减掉了3亿多的煤、减掉了8千万的钢,但是产能过剩,因为我们的产能利用率水平还是很低,在70%左右。去产能、去杠杆有不同的方式,行政的方法可做,也需要,但是更多的要用市场的方法,开放的、兼并、破产、重组,把资产盘活,让所有的资金流进去,能够产生更大的效益。所以去产能、去杠杆要走市场化的道路。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