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四度站上权力巅峰 前面有哪些难题在等着她?_观察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观察 >
个股查询:
 

默克尔四度站上权力巅峰 前面有哪些难题在等着她?

本文来源于苏宁财富资讯 2017-09-26 13:14:36 我要评论(0
字号:

来源:苏宁财富资讯

作者: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黄志龙

这两天,全球媒体的关注焦点莫过于德国大选。不出所料,默克尔四度当选德国总理。其执政基础来自于德国经济的强劲增长、欧元区经济实现了与美国经济的同步复苏,欧盟和欧元区解体的警报基本解除。

接下来,人们关注的是,默克尔的第四个任期,将面临哪些重大挑战?这个问题的答案,让我们从德国的权力格局说起。

德国的权力格局

在讨论默克尔获胜的基础和未来挑战前,有必要简要介绍一下德国极为独特的选举制度和权力格局。

德国虽然是三权分立国家,但与美国的总统制有着明显不同。德国总统只是名义上的国家元首,联邦议院(众议院)和联邦参议院共同行使立法权,但参议院的权力相对较小。因此,德国大选实质上是选民用选票选举出联邦议院的议员,由联邦议院得票最多的政党推选出总理人选,同时由该政党联合其他政党共同组阁。

德国之所以实行上述选举制度,有两方面原因:

一方面是延续了德国的历史传统。德国总统权力受限,主要是因为德国历史上长期没有中央集权的传统,却形成了权力强大的议会,构建了“强议会、弱总统”的权力组合。与此同时,议会内部党派林立,既没有形成英美的两党制,也没有形成日本自民党长期一党独大的权力格局。

另一方面是吸取了纳粹党上台的教训。当前德国议会没有形成一党独大的格局,有利于防止独裁势力卷土重来,这也是德国成功控制了纳粹主义抬头的关键因素。相反,日本自民党长期一党独大,自民党领导人无视其他党派的民意,成为军国主义抬头的主要推手。

虽然德国议会党派众多,但主要党派得票率长期较为稳定,权力格局变化不大。自德国统一以来,默克尔领导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和巴伐利亚基督教社会联盟姊妹党(简称基民盟/基社盟,或CDU/CSU),以及前总理施罗德所在的德国社会民主党(SPD)是联邦议会中两大主要党派,在历次大选中得票率均在30%-50%。在联邦德国历史上的18次大选中,基民盟/基社盟和社会民主党分别有12次和6次成为议会第一大党,其他小党派(左翼党、绿党、自由民主党)得票率则一直在10%左右。

由于议会第一大党一般都很难获得超过50%的多数席位,第一大党与其他政党联合执政成为常态,其中自由民主党、绿党是执政党联盟的主要选择。值得一提的是,社会民主党在施罗德执政时期,与基民盟/基社盟联合组阁,首次出现第一、第二大党联合执政的局面(参见下表)。

1

默克尔为什么能赢?

就目前而言,默克尔再度获胜已成定局。她能成为德国统一以来任期最长的总理,主要得益于以下三方面原因:

首先是德国经济持续强劲复苏。这是默克尔长期“稳坐钓鱼台”的基础。特别是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德国经济增速长期显著高于欧元区整体增速(参见下图);德国失业率截至今年8月末为5.6%,远远低于欧元区整体失业率9.1%,接近充分就业;德国财政、债务等关键经济指标,都是欧元区国家中表现最为优越的成员国;德国国债收益率处于欧元区国家中最低水平,甚至低于美国国债收益率水平。此外,德国向希腊、意大利、西班牙等南欧国家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某种程度上讲,是德国的政府信用支撑着整个欧元的信用。

1

其次,欧洲经济正在走出通缩和衰退的泥潭。默克尔的经济成就不仅表现在德国自身,还在于欧元区经济在默克尔力主的一系列的财政和债务整顿计划,以及欧洲央行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下,逐渐走出了衰退和通缩的泥潭。具体来看,欧元区经济增速持续上升,今年二季度同比增速已达到2.3%,创近五年来新高;8月份欧元区通胀率已基本稳定在1.5%以上,失业率降至9.1%,同样为近年来新低;欧元区制造业PMI指数57.4%,经济景气水平持续保持在高位(参见下图)。当前,欧元区经济已基本实现了与美国经济的同步复苏,以至于欧洲央行正在计划退出QE政策,货币政策转向为时不远。

1

最后,欧洲经济一体化正在重新步入正轨。2016年,英国脱欧、意大利大选使得欧洲一体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欧盟和欧元区解体、欧洲一体化逆转的声音不绝于耳,全球舆论都在担忧欧元和欧盟的前景。进入到2017年,英国脱欧的影响并不如预期的那么大,法国大选中民粹主义候选人勒庞再度落败,相应地,在欧洲经济基本面强劲的带动下,欧元、英镑对美元的汇率实现了触底反弹,走出了一波波澜壮阔的升值大行情,欧元、英镑对美元累计升值幅度达到了20%和11%以上(参见下图)。当前,英国脱欧正在有条不紊地推进,欧洲一体化进程虽然遭受波折,但在欧洲经济复苏的支撑下,欧洲一体化的方向并未逆转。

1

哪些难题在等着她?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虽然默克尔毫无悬念地获得胜利,连续第四次担任德国总理,可谓权利巅峰,但也并非高枕无忧,相反,她至少将面临两大挑战:

一方面,民粹主义政党德国新选择党(AFD)迅速崛起。从本次大选结果看,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基民盟和基社盟)以32.9%的得票率位列第一,得票率创历史新低,与2013年如日中天的默克尔执政党得票率(49.4%)相比下降了16.5个百分点。默克尔的主要竞争对手、前欧洲议会议长马丁·舒尔茨领导社会民主党的20.8%排名第二,但得票率同样创下历史新低。

此次大选第三大政党是首次进入议院的极右翼政党——德国新选择党(AFD),得票率高达13.1%。该政党以反对移民和欧洲一体化而获得选民支持,他将成为默克尔政府的主要挑战者。与此同时,得票率上升明显的政党包括自由民主党(10.5%),2013年该党因得票率未过5%未进入议院,左翼党、绿党均获得了8.9%的选票,这三大中小政党将成为默克尔联合执政的首选对象。

另一方面,默克尔内政外交面临重重挑战。内政方面,主要来自于移民问题和恐怖主义,特别是2015-2016年德国向100万中东难民打开国门,如何让这些新移民融入德国社会,同时新移民中可能暗藏恐怖主义分子,这些都是默克尔将面临的难题。

外交方面,主要来自于欧洲内部和一体化进程的挑战。近年来,欧洲内部危机源源不断,接连遭受了债务危机、难民问题、英国脱欧等内部冲击,被外界视为欧洲领袖的默克尔,在新的任期该如何应对欧洲一体化进程受阻,难度依然很大。

与此同时,如何处置与美国的关系,相信默克尔也头疼不已。特别是特朗普宣布退出由德法主导的《巴黎气候协定》后,德国与美国在气候问题上“分道扬镳”的可能性较大。此外,默克尔与特朗普在北约、自由贸易等方面的分歧,未来较长时间内都将难以愈合。

值得一提的是,在默克尔过往执政的12年里,中德关系发展不错。尽管偶有摩擦,但可以预期的是,在新的任期中,她将继续保持务实的对华政策,合作依然是中德关系的主流。

【作者:苏宁金融研究院 (编辑:文静)
关键字: 默克尔 权力 德国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