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新立:发展产融结合要谨记两个最重要的教训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郑新立:发展产融结合要谨记两个最重要的教训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11-04 14:03:55 我要评论(0
字号:

“去杠杆首先要着眼于把资本市场这个短板补上,也就是要扩大企业直接融资的比例,通过发展各种基金的投资,也包括发展股票市场等等,把企业的股权的融资做大,杠杆率相应地就降低了。”11月4日,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郑新立在“2017杭州湾论坛——新时代 新金融 新经济”上如此表示。

(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 郑新立)

谈到中国特色的产融结合之道,郑新立提出了三个观点:

第一个观点就是要把扩大直接融资作为金融产业改革发展的重点,作为金融去杠杆的重要举措。资本市场发展比较滞后,是中国金融产业的一个短板。

第二个观点,要把资产的证券化作为降低企业债务率的重要举措。

第三个观点,要把网络金融作为实体经济创新、创业发展的重要支撑,包括微众银行,包括蚂蚁金服,包括众筹等等,这些基于互联网所产生的新的金融业态筹集的钱,我觉得应该用于支持创新、创业,特别是技术成果的工程化产业化。

郑新立认为发展产融结合有两个教训要吸取。一个是日本的教训,日本在经济起飞的时候,产融融合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但后来以房地产为抵押,房地产产生了泡沫,抵押物也产生了泡沫,导致了产融结合的形式一下子跌到深渊,20年翻不过来。

第二个教训,美国这次次贷的教训,美国大危机之后吸取这个教训,立法在证券和银行之间建立一个防火墙,规定银行的资金不许买股权。

发展产融结合,要谨记这两个教训:不要搞房地产泡沫,有些了一定的泡沫千万不要让它破灭,慢慢消化;银行的资金千万不要去炒股。把这两个界限把握住,我们产融结合就能够健康的发展。

以下为发言实录:

郑新立:我想就这个话题讲三个观点,第一个观点就是要把扩大直接融资作为金融产业改革发展的重点,作为金融去杠杆的重要举措。资本市场发展比较滞后,是中国金融产业的一个短板,我们现在经常有人提到说这样的M2已经一百多万亿,占GDP的比例多少多少了,用这个事情来吓唬我们,我觉得我们中国的M2跟GDP的比例高一点,它是基于中国间接融资比重高,直接融资比重低,这样一个现实所出现的结果,因此带有一定的合理性、必要性。因此在去杠杆的时候,首先要着眼于把资本市场这个短板给它补上去,也就是要扩大企业直接融资的比例,通过发展各种基金的投资,私募股权、公募的,当然也包括我们发展股票市场等等,各种措施把企业的股权的融资把它做大了,这样杠杆率相应就降低了。不要单纯地去要求企业去杠杆,而是通过扩大直接融资的办法来降低它的杠杆。这是第一个观点。

第二个观点,要把资产的证券化作为降低企业债务率的重要举措。

现在我们企业的负债比较高,主要是国有企业债务率比较高。它的原因也是有历史性的,因为从上一轮90年代末期,我们进行国企改革的时候搞了债转股,从此以后国有企业有了迅速发展,但是这个时期直接融资几乎没有多大的增加,主要是靠银行贷款把国有企业做大,规模做起来了。所以现在它的债务率比较高,但是企业通过银行的贷款都形成了一批优良的资产,如果把这些资产拿出来进行证券化,进行征信,采取上市企业的管理方式,让他财务透明,进行社会监管,提高它的信誉度,就可以通过资产证券化的方式,降低企业的债务率。

举个例子,比如说我们高铁现在债务率很高,但是高铁有好多优良资产,像京沪高铁去年盈利60多亿,京广高铁最近两年也开始盈利了。有个东北特钢,当年通过搬迁的机会进行设备更新,它的设备都是好设备,产品也是好产品,但是由于市场稍微一波动,他的负债过高,所以偿还本息的能力就没有了,就很困难了,这个企业被逼的快要死了。如果我们的金融机构伸出援助之手,把好的资产拿出来证券化,筹集一笔资金,这个企业照样可以很好的生存。

上个世纪末,韩国曾经出现了债务危机,它的债务总额是世界第二,但是后来人家走过来了,原因就是搞了资产的证券化,通过资产证券化降低它的债务风险。我们应该把资产证券化作为降低企业债务率的一个重要剧作,通过金融机构来帮助企业搞。

第三个观点,要把网络金融作为实体经济创新、创业发展的重要支撑,包括微众银行,包括蚂蚁金服,包括众筹等等,这些基于互联网所产生的新的金融业态筹集的钱,我觉得应该用于支持创新、创业,特别是技术成果的工程化产业化。在这方面阿里最近这个举措做的不错,刚才我已经讲了,支付宝余额已经有了上万亿元了,这么多钱干什么,这个钱不要买俱乐部,买个球队。干什么呢?去搞创新,最近马云做了一个决定,搞了一个达摩研究院,来请世界上的高级的人才来研究企业发展中的重要问题。我们希望更多的能够借助于网络这个基础,在筹集的资金方面,更多的用于实体经济的发展。

主持人:怎么样把社会上的资金,通过各种金融化的手段,配置到增长的领域去,从一个大格局来说,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怎样通过改革破除它?

郑新立:我认为对于我们中国金融产业发展来讲,当前应当重点发展各种形式的直接融资,特别是发展专家理在的机构投资者,包括成立各种基金,通过基金来运作投资失误会减少,同时还要在发展产融结合的时候,我觉得有两个教训要吸取,一个是日本的教训,日本在经济起飞的时候,它是产融融合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产业资本后面都带有金融资本,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相互参股,企业利用国外的市场迅速发展。问题是后来以房地产为抵押,房地产产生了泡沫,抵押物也产生了泡沫,导致了产融结合的形式一下子跌到深渊,20年翻不过来。这个教训,房地产泡沫一定要避免,这个教训太深刻了。

第二个教训,美国这次次贷的教训,美国大危机之后吸取这个咨询,立法在证券和银行之间建立一个防火墙,规定银行的资金不许买股权,后来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还是华尔街通过金融各种各样的买通了议员们,几次要立法把这个防火墙建立起来,但是都没有成功,最后导致次贷危机。

我们在发展产融结合的时候,最重要要防止这两个教训,不要搞房地产泡沫,助长房地产泡沫,有些了一定的泡沫千万不要让它破灭,慢慢消化。

第二个银行的资金千万不要去炒股,把这两个界限把握住,我们产融结合就能够健康的发展。

主持人:关于提到的资产证券化,因为现在我们企业也走ABS,特别是我最关心的就是一个成本问题,现在民间走这个资产证券化的资本已经高达到8到15,实际上的表面利率才6点几,这么高的成本,实体企业在操作过程中是否真的能达到,这个实际操作过程中是否能盈利,能持平?如果这个资金都给融进来,实际上产生的效益不是他们,还不上这些钱怎么办?

杭州有一个企业就因为发企业债已经面临违约问题,省金融办正在处理这个问题。其他的企业都要走ABS,都要发企业债,成本怎么控制?

郑新立:要发展股本融资,不要发展债务融资,证券化就是一种股本融资,用未来的收益吸引人家来投资。将来赚钱了给你分红,不是固定收益。证券化可能有三中收益方式,一种是固定收益的,就是你说的证券化,还有一种半浮动收益的,还有一个是完全浮动的收益,个人买你的证券可能是追求稳定的回报是固定收益,5%、6%、8%的回报。有一些机构投资者他觉得你的企业可以赚钱,投进来十年八年以后回报是10%以上的利率,所以就不要你分红了,是一种浮动的收益。

所以我们更多希望能够发展这种股权融资,而且是浮动收益,将来参与分红的,这样就可以降低企业现在的融资成本。

谢谢!

(编辑:许楠楠)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