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善达呼吁尽快降低宏观税负以应对美国挑战_观察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观察 >
个股查询:
 

许善达呼吁尽快降低宏观税负以应对美国挑战

本文来源于新浪财经 2017-11-22 13:42:20 我要评论(0
字号:

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联办财经研究院院长许善达

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联办财经研究院院长许善达

新浪财经讯 由新浪财经主办的“2017新浪金麒 麟论坛”于11月22日在北京举办,主题为“思想改变中国”,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联办财经研究院院长许善达出席并演讲。

许善达表示,随着页岩气技术的突破,美国已经从能源输入国转变为输出国,这为世界能源格局带来了非常重大的改变,此外,特朗普的减税政策、美联储的缩表,都会对中国经济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许善达表示,应对挑战,我国也做出了相应的部署,第一是,金融工作会议提出金融要为实体经济服务。第二,要降低宏观税负,“我们现在的任务是要制定出可行的又是符合决策方向的具体方案来加大力度,加快速度落实减税。如果我们延迟了或者力度太小,美国主导的全球化变局会给中国经济带来更加严峻的挑战”。

以下为演讲实录:

许善达:我讲“全球化的变局和应对之策”。

关于“全球化”现在有很多说法,我不再列举。我认为80年代以来的三十年,出现了一个很大的变局。这个变局是由美国人主导的,发生的起点是美国的页岩气技术采集。在几年以前,美国页岩气采集技术其实已经实现了突破,但那时候很多专家,包括我在内,对美国这项技术的突破对全球带来的影响是估计不足的。所以,等到真正投入商业运行以后,就改变了全世界能源的格局。现象就不列举了,比如美国现在已经变成了能源的输出国。

最近特朗普来中国签了2000多亿美元的大单,内容很多,但最主要的是美国的能源要往中国流,中国的钱要往美国流。所以,美国从能源的最大输入国家变成输出国,这就改变了全世界的能源格局。加拿大的天然气要卖中国了,美国不要它的了。美国自己也要开发海湾油田,开发阿拉斯加气田,它还把原来往国内输送液化气的港口变成了往外输送的出口,整个格局都变了,也影响了全世界。中东的天然气都卖到欧洲去了,欧洲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程度在下降。所以,俄罗斯对中国又签了很多原来都是迟迟签不下来的关于能源项目的单子,而且也允许中国的资金到俄罗斯去投资搞能源的开发。

现在,全世界的政治、经济、包括战争、文化的格局都受到美国页岩气技术突破的影响,导致一个很重要的结果——在美国页岩气技术突破以后,全世界能源领域投资减少的量是数以万亿计美元的,而对能源投资的减少造成了产业链对于机器设备需求的减少,然后再产业链延伸,对于钢材、水泥这些基础材料投资减少,包括对资金投资需求的减少等等等等。这改变了在美国页岩气技术突破以前的全世界能源格局。而这种格局,首先对我们中国产生了影响。

中国今天做着两个大的转型,一个转型是供给侧改革,劳动密集型企业开始外迁到东南亚、非洲。我们自己主动把国内污染环境的企业淘汰掉,我们现在减少了差不多9000万吨的地条钢,还有造纸厂、小玻璃厂等等。我们经济要转型到高科技行业,要增加经济的科技含量。所以,我们对外的贸易关系也在发生变化。

而且由于国内经济的调整,我们又提出来“一带一路”的倡议。实际上你要看世界的统计,发达国家流向发展中国家的资金量在减少,而我们国家现在增加了对发达国家资金的输出,这种输出就改变了相当范围的资金的走向,因为全世界商品和服务的走向是服从于资本走向的,投资变化了,商品流就变了。

所以,中国的经济转型可能无法对全球化产生非常巨大的影响,但是确实对一些地区,对一些国家也是有影响的。最大的全球变局主导者是美国,一个是特朗普总统上台,差不多将近一年的时间内,美国现在通过贸易和投资的规则要对全世界输出产品,他一边用大棒,要么加税,要么到美国去投资,一边给胡萝卜,进行招商引资。

这一年来,美国的失业率已经降到了多少年的最低点,美国的GDP增长已经到了3%多,这在历史上是很少见的指标,现在已经引起了各国的投资开始流向美国,包括中国的企业,比如曹德旺先生的福耀公司,比如比亚迪也准备到美国去投资。不光民营企业,央企也到美国投资了,比如说中车到美国投资建地铁车辆的两个项目,把长春生产的地铁车辆卖到美国去,建成后在美国生产,要占领美国地铁车辆更新的市场。中建材的建筑玻璃也在美国建厂。所以,现在中国的民企也好,央企也好,到美国去投资的数量在急剧增长。这次特朗普跟中国签的2500多亿,相当一部分都是中国的资金到美国去投资的项目。

所以,投资的变化就引起商品流、服务流的变化。最简单的,曹德旺先生生产的汽车玻璃本来是从中国生产卖给美国通用、福特,他现在到美国生产,中国对美的商品输出流就少了一块。所以,这个变化现在已经在发生,而且不光是中国的企业,包括其它国家的企业,日本的企业,韩国的企业,甚至包括美国自身的企业在境外投资也开始回流美国。

所以,投资一变,全世界的商品和服务的流向都变,这是这一年已经在发生着的。下一步美国还有两个尚未出台已经在酝酿之中的措施。

一个是货币政策,它要缩表。因为美国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美联储的资产只有七八万亿美金,现在到四万亿,在缩表,目前准备一个月一百亿、两百亿、三百亿、四百亿、五百亿,虽然最终目标没有公布,但至少是上万亿的,也就是全球美元的供给在一段时间以内会减少上万亿的美元。同时美元对全球的需求还在增加,因为到全球去投资需要美元,在货币整个全球化的过程中间,这么一个变化会引起各个国家经济体货币政策的挑战。

第二,它的减税的措施。特朗普提出来减税措施,很多人认为成功的可能性很小,但是现在看成功的概率是很大的。虽然最后通过的法案跟特朗普最早提出的法案会有一些差距,但是减税要减到万亿数量级,这是不会变的。所以,如果美国的减税法案成功,无疑对于全世界投资的吸引力就会更大。就在他现在的贸易政策情况下,投资的情况下,已经有资金向美国流动了。假如减税这个法案最终成功,增加了美国经济的竞争力,增加了美国经济税收制度给它经济带来的竞争力。这样我想全球的资金向美国流动的速度,也会加快,数量也会增加,包括中国。

我们最近到广东去调查,玖龙纸业的张茵女士本来没有触碰到美国的纸业,但是她也准备到美国投资了。所以,到美国投资环境的吸引,这是市场一个非常巨大的力量。所以,这个变局已经在发生,而且我看如果美联储的缩表实现了,减税的法案要通过了,这个全球化的变局会以更快的速度、更大的规模在发生。

所以,这对中国来说就有一个如何应对的问题,这个趋势是我们不能逆转的。虽然有些人批评,说美国不应该减税,你这个力量是扭转不了美国两大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它自己调整的,我们是扭转不了这个趋势的,我们要考虑我们怎么来应对。

我们国家的领导人有一些前瞻性的决策,比如金融工作会议提出金融要为实体行业服务。大家知道我们现在金融业为实体行业服务,有两个并不完全正常状态的数字统计。一个是金融行业的利润率非常高,实体行业的利润率非常低。要按照正常市场经济应该有一个平均利润率,当然不要想着绝对平均。但是中国金融行业的利润率这么高,实体行业的利润率这么低,就一定有不正常的因素。还有我们的实体行业融资的成本也非常高,特别是民营企业融资率这么高,也是有不正常的因素。最近已经把某银行的一些潜在的成本,还没有放在统计表上的各种回扣、咨询费等等,其实这些东西都是增加融资成本的,融资成本差距这么大也不正常。

所以,金融工作会议提出来金融行业要为实体行业服务,这是我们决策层有前瞻性的一个决策,这是从货币政策来讲。

从财政政策来讲,去年7月份政治局决定降低宏观税负,这已经是一个重大的战略决策。到了今年营改增减了那么多钱。我们的决策层对于应对全球化的变局是有一些前瞻性决定的,我们现在的任务是要如何制定出可行的又是符合决策方向的具体方案来加大力度,加快速度,来落实。如果我们要延迟了或者力度太小,或者时间太晚,美国主导的全球化变局会给我们中国经济带来更加严峻的挑战。

所以,今后两三年时间,对中国来说,要想让中国经济能够稳定地发展,形势还是很严峻的,需要我们做出很好的应对措施,来完成这个任务。我们的前景还是很好的,看我们应对的措施是否能够在时间上、力度上能够适应全球化变局这一格局的要求。

我就讲这么多意见,谢谢大家!

(编辑:daisongyang)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