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云来:银行坏账程度被远远低估 货币超发太多后果严重

本文来源 财经新媒体 2017-11-28 14:12:00 我要评论(0
字号:

“中国投资建设的体量已经非常大了,我觉得现在的经济需要更多的强调发展的质量,发展的效益。”11月28日,金融专业人士朱云来在“《财经》年会2018:预测与战略”上如此表示。

1

(金融专业人士 朱云来)

去年中国GDP74.4万亿,但资产已经达到700多万亿,资产周转率相当低,目前供给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就是因为投资太大,杠杆太高,产能过剩,实际隐含着很多经济风险因素。

朱云来表示,中国投资体量非常大,但长期回报效率堪忧,他做了一个简单测算,银行体系300万亿资产,坏账率1.7%,坏账程度被远远低估了。如果坏账率达到3%,就是极限,再向上走银行系统就开始出现亏损,这个绳子崩的非常紧。因此,朱云来强调,必须充分意识到风险。不追求短期快速增长不一定是一件坏事,中国长远增长率非常有信心,最重要是生产规模、体系,以及中国科技实力的提升,但目前太注重增长的数量,不关注质量和效益。为了追求高数量目标,货币超发太多,后果是比较严重的,因此一行三会强调加强金融系统管理,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不给自己一个机会喘息和调整,将来增长质量恐怕是非常有问题的。

增速降下来,真的就有很大的问题吗?朱云来做了一个测算。如果把必须生活的基本需求,保证吃穿住不比过去更差的前提下,所有的GDP加起来,一般地GDP就够了。他认为GDP并不需要这么高速地运转,其实有足够的空间,即使慢一点,也没关系,因为增长还是要看长远的角度,要看到实实在在的增长,他认为真正需要投资的是科技。事实上这种科技的投资,比投房地产的钱少得多,一年房地产就能干掉几万亿,科技总共也没花多少钱,但真正能走得远的,包括“一带一路”,这是非常有见识的设想,也只有扩大世界市场,中国经济才能有更大的发展潜力。

以下为朱云来发言实录:

朱云来:我个人也是非常同意徐院长讲的,我们一直处在一个高速增长的过程,多数人天天在讲GDP发展的速度,但实际上忘了我们增量同时带来了巨大的存量,去年的GDP应该是74.4万亿,但我们的资产已经达到了700多万亿,资产的周转率相当低,而且是一路走下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前面提出来很多问题和战略,比如“三去一降”,就是因为投资太大,产能太过剩,杠杆太高,实际上隐含在经济里面的风险因素还是非常多,我本来有一张图,不知道能不能非常简短的跟大家看一下。

其实中国投资建设的体量已经非常大了,我觉得现在的经济需要更多的强调发展的质量,发展的效益,大量的投资推动GDP的增长,但是它长远的回报效率还是非常堪忧,而且银行体系有300万亿的资产,我做了一个简单的测算,如果按照现在银行的坏账率1.7%,实业的是差不多2.3%,我觉得这远远低估了坏账的程度,按照现有的系统,如果坏账达到3%,已经是极限了,在往上走,银行就开始出现亏损了,应该说这个绳子还是绷的非常紧,所以,还是需要充分意识到这种风险。不追求短期快速增长的目标,并不见得是一件不好的事情,中国的长远的增长率,我认为是非常有信心的,最重要的是我们的生产的规模、体系,以及中国能够提升的科技能力,但是我们现在太多的注重增长的数量,而不关注它的质量和效益。这样大家追逐高的目标,也就对于技术的钻研和提升比较放弃了。因为超发的货币太多,它的后果还是比较严重的。所以,现在一行三会一再讲,要加强金融系统的管理,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我相信他们已经看到很系统的问题。如果我们不给自己一个机会喘息一下,系统的调整一下,将来增长恐怕质量是非常有问题的。

何刚:接下来如果从中国经济增长的角度,投资确实是需要更大的调整,如果投资要调整的话,中国经济内生增长动力又主要来自于哪里,消费还是我们的贸易出口?

朱云来:这个增长,如果可以增长,我们当然谁都想要高速增长,问题是这个增长的速度是一个主观的愿望,还是市场客观实际来决定,要让是长期更决定性的作用,它是经济科学,不应该是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这样,我们要看到底有条件增长多少,在没有产生过度风险的情况下。我这儿有一张图,大致显示了整个国家资产负债表,可以看出来,我们的总资产在迅速增长,负债差不多有500万亿,负债程度是非常高的,我们从亚洲金融危机下滑以后恢复,恢复到2008年的金融危机,又一次下滑,我们大规模的投资,资产周转效率不断下降,按照这样的趋势下去,问题在不断积累,恐怕我们要实事求是,要根据经济实际能够有效增长的环境,来决定到底应该多少,实际上最重要的是根据市场,我们毕竟是市场经济,如果大家仅仅是按照各种美好的设想做投资,最终是不是有效果,看看过去历史上的投资,现在产生了很多的问题,过剩的产能,过高的杠杆,这都是过去已经投资产生的结果,关键这个东西已经很高了。如果追求短期的增长,能不能达到目的,这样继续下去,使得我们的调整就降低了机会。

如果我们的增速降下来,我们真的就有那么大的问题吗?我做了一个很简单的测算。如果我们把必须生活的基本需求,保证吃穿住不比过去更差,所有的GDP加起来,一般地GDP就够了。我们的GDP并不需要这么高速的运转,其实是有足够的空间,即使你慢一点,也没有关系,因为我觉得增长还是要看长远的角度,要看到你是真实的实实在在的增长,我认为真正需要投资的是科技。但是,相反这种科技的投资,比我们投房地产的钱少得多,我们一年房地产就能干掉几万亿,其实科技总共也没花多少钱,但真正能走得远的,包括“一带一路”,我认为这是非常有见识的设想,也只有扩大你的世界市场,中国经济才能有更大的发展潜力。但这个市场很大,大概65个国家,人口是中国的两倍,GDP差不多是中国的一倍多,消费水平跟中国差不多,这些国际市场,差不多是现在中国现有的经济的两倍。这对于中国的企业来讲,是一个增加了两倍可能性的市场,应该积极开拓,当然这个市场不是自动属于你的,是需要你开发的,可能还要有些新的适应这些市场的需要,你的设计、制造能力是不是适应,要去开发,但毕竟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前景。

相比之下,如果我们再盖更多的房子,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统计,现在中国的城镇的住房已经到了300亿平米,按人均30平米的角度来讲,可以够10亿人住,现在城镇的人口统计也只有7.5亿。再加上快速的未来对城镇化的预测,十年再增加1个亿的城市居民,也只有8.5亿,还过剩1.5亿。实际上,这应该是很清楚的。钢铁为什么忽然又上来了,还是因为你在投资建房地产,如果不建这个就不会是那样了。所以,不能轻易的低估了过去快速的增长,未来存量的巨大压力,以及金融的风险。大家也都提到民营投资减小,这么说吧,不是不愿意投资,实在找不着太好的可以投资的,他没有一个为了GDP的目标,而是一个实体的市场经济,要有效益,以效益为最终的定夺。包括贾先生前面提到的,GDP的这么一个统计数是不够的,的确需要一个完整的体系,中国GDP的衡量,包括国家统计局的报告体系,实际上是从80年代、90年代初改革开始系统的跟踪国际发展的趋势,就是联合国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我们还有一些不够完善的,比如资金流量表,我那张表就是通过资金流量表推算出来的,现在它不够完整,不是每年都公布,我们把这个体系完整了以后,对这个经济的效果,对过去做的投资,到底是什么程度,现在还有什么问题,应该看的比较清楚。习总书记也讲过,要让市场起决定性的作用,其实我们有这个能力。

我测算了GDP,有一半也就够吃够喝了,至少给了我们一个空间,可以不用太短期的追求GDP的数,给我们一个空间,我们可以调整。因为有很多项目,可能投资并不好,你还要继续追加,这个企业的债务,总共已经是300万亿,各个行业的分布,红色是指利息覆盖指数是一倍,贷款就多了。利息一倍,只要这个企业收入稍微降低一点,经济一波动,这个账就坏掉了。这个数还是很大的,两倍左右的话,等于多贷了,所以,潜在的压力还是很大的。

再看时间的发展,企业还本付息的能力,用他当年应偿的债本息和他当年经营的现金流付这个本息的,经营现金流大于应偿择席的企业,所占的资产的比例从28%降到只有11%了,看这个趋势是很厉害的,如果不及时调整,可能会产生更大的金融风险,其实我们对增长还是非常有信心的,但这些问题是绝对不能忽视的。要看到它是一个市场经济,不是简单的以大家快速增长的愿望来左右的,毕竟它是一个科学的东西,经济也是一个科学,貌似不像物理化学那样的自然科学,其实经济学是一门科学,不是以每个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何刚:请问一下朱总,如果在国内的投资确实有很大的麻烦和问题,适当的增加对外投资,不仅仅是国有企业,包括民企和个人的对外投资,是不是一个比较可行的疏解的办法?

朱云来:我觉得投资主要看市场有没有机会,有没有足够的回报,因为这个钱最终都是要给存款人或投资人基本的回报水平,这也是一个社会保持高效和有效的基本标准,如果没有投资回报作为一个硬性的标准,投资就会用各种各样的理由去解释,为什么这个投资可以低效一点,因为所谓的外部效应,这样很容易越扩越大。所以,我个人认为,投资增长的速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有没有一个系统的良好的经济发展的环境,使得更多的经济能够发挥更高的效益。所以,应该抓住这个很好的历史性时机,有着充分的信心,抓紧在优化调整你的经济,为长远做重要的和必要的体系性改革、制度性的调整、补充一些必要的短板。希望经过一些更为科学的论证,我觉得速度不是大的问题,中国的经济体量这么大,在发展中国家里,中国的体系还是最系统、最完整的,技术水平相对也是最高的,还有中国人的聪明才智,提升我们科技水平的潜力也是很大的,当然我们现在还是有差距的,如果已经认为现在科技方面不需要再进步了,那还是有问题的。所以,长远的发展更重要,还有制度性的改革。

何刚:您提到制度性改革和内外的开放问题,最近关于中国的金融领域开放有些新的重要的变化,比如很多外资保险银行放宽了持股的控制,WTO之后,中国才2006年开始,大量的外资金融机构进入中国,过去的十几年表现并不太好,这一轮放开之后,有人担心这次有可能是外资金融机构在中国开疆拓土新的机会,怎么展望这一块的发展?

朱云来:外资机构有多年成熟市场经济的市场经验,绝对有他强的地方,但是他也毕竟有可能不了解中国具体的国情的问题,中资背景的金融机构,也有相对的长项。总体来说,我觉得还是应该保持一个开放的状态更好。实际上,靠开放、靠竞争,对大家都是提升,尤其是中国需要锻炼自己,通过市场竞争激发你学习提升的过程,给将来走出去创造一个更好的条件。总体来讲,中国几十年的进步,最重要的就是改革开放,现在我们继续还要改革,还要拓展,这回是我们可以系统的,比如“一带一路”,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大家要有更长远的眼光,但那地方的开拓也是这个道理,不见得要寻求一下子短期砸了多少钱立竿见影,未来的十年发展,一定会走这个方向。

(编辑:daisongyang)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年会议题
  • 会议时间:
    2018年11月28日 星期二 09:00-21:00
  • 时间
    09:00
  • 时间
    08:00-09:00
  • 时间:
    09:15-10:45
  • 时间:
    10:45-12:15
  • 时间:
    12:15-12:45
  • 时间:
    13:05-14:25
  • 时间:
    14:00-16:00
  • 时间:
    14:15-15:45
  • 时间:
    15:45-16:30
  • 时间:
    16:00-17:00
  • 时间:
    16:30-18:30
  • 时间:
    16:30-18:00
  • 时间:
    16:30-17:30
  • 时间:
    19:00-21:00
  • 时间:
    19:30-21:00
  • 主题:
    夜话一:金融安全与金融法治建设
  • 主题:
    夜话二:不良资产与产业结构调整
  • 主题:
    夜话三:私人财富国际税收监管与应对《CRS背景下高净值人士国际税收报告》发布
  • 主题:
    夜话四:大数据技术革新与前沿应用
  • 时间:
    2017年11月29日 星期三 08:00-09:00
  • 时间:
    09:05-10:00
  • 时间:
    10:00-11:20
  • 时间:
    11:20-12:40
  • 时间:
    12:40-13:10
  • 时间:
    12:40-13:10
  • 时间:
    14:40-16:10
  • 时间:
    14:40-16:10
  • 时间:
    19:00
  • 时间:
    2017年11月30日 星期四 08:00-09:00
    《财经》年会金融专场(暨2017中国不良资产行业发展高峰论坛)
  • 时间:
    09:10-10:10
  • 时间:
    10:10-11:10
  • 时间:
    11:10-12:00
  • 时间:
    12:00-13:00
  • 时间:
    13:00-15:00
  • 主题:
    高峰论坛二:城市更新与特殊投资机遇
  • 主题:
    高峰论坛三:AMC化解区域性风险路径
  • 时间:
    15:00-17:00
  • 主题:
    高峰论坛五:智慧金融与风险管理
  • 版权声明:
    《财经网》为《财经》年会唯一网络发布平台,《财经》年会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图表等)未经《财经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使用本年会任何作品。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11 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