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涛:不良资产创新处置跟企业和经济密切相关

本文来源 财经网 2017-11-30 14:17:00 我要评论(0
字号:

1

中国农业银行总行高级经济师 沙涛

财经网讯 “不良资产的创新探索,外延要扩大,要围绕着企业,围绕着加杠杆的角度来处置不良资产。”11月30日,中国农业银行总行高级经济师沙涛在“《财经》年会2018:预测与战略”上如此表示。

沙涛认为,在银行眼中国有企业的风险相对民营企业更更低一些,但这只是主观的判断而不是标准。一个很深层次依赖是国家信誉在兜底。但2013-2015年情况发生了变化,银行觉得不可能出问题的企业反而出了问题,2015年后供给侧改革提上日程,国家队不良资产非常关注,李克强曾经提出要研究完善不良资产的处置政策,拓宽不良资产处置渠道,但中央其实更关注的是企业而不是银行的不良资产。因此,金融不良资产创新处置,应该跟企业和经济密切相关。

目前对出现问题的困难企业,银行到底该不该抽贷,一抽贷企业就死,企业一死大家的损失率更高,不抽贷的话,只能眼睁睁看着企业问题加大,这是当前的亟需解决的问题。沙涛认为,需要用重组的方式,用时间换空间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不良资产创新探索当前时期,就应该用新方式方法重组。

对于困难企业、问题资产的处置原则,沙涛提出,可以组成债权人委员会一起来诊断这个企业的病情,决定企业到底有没有价值,到底要不要救。不过相比国外,国内债权人委员会是自助性的,没有法律保障,在运行过程中存在一些问题,需要上升到法律层面去解决是最理想。

以下为沙涛发言实录:

沙涛:非常荣幸参加这样一个高大上的论坛。刚才听到了庄总的发言特别赞同,也感同身受。我在不良资产领域也算一个老兵,也算一个新兵,当时我大学毕业就做不良资产 银行的清收。今天的主题是“创新探索”,我目前还没有真正的做不良资产处置,但是在困难企业,或者“僵尸企业”方面做了一些问题。为什么来这里跟大家分享呢?我是觉得,不良资产处置的价值提升是一个大问题,作为银行从业者来讲,我觉得有必要把我们的一些经验跟大家做一个分享,希望在不良资产处置领域,大家有一个新的认识,有了新的认识以后,我们的不良资产处置创新之路才会走得更好。这是我的一个体会。

既然说创新探索,我想不良资产离不开银行的经营,银行的经营离不开宏观经济形势,这是一个大环境。通过这个背景,我把自己的一些工作体会跟大家做一个分享,不一定对,代表个人观点。

大家知道,第一轮不良资产处置,特别是债转股以后,2000年左右,当时的环境实际上没有宏观经济的概念。当时的不良资产主要是清收诉讼,很简单的一种方式。当然,当时的不良资产的价值体现在未来几年我们的经济形势,以房地产为主导的经济形势。所以我们的不良资产,特别是银行的不良资产得到了溢出我当时印象深刻的一件事当时我在支行干法律顾问的时候,我跟律师讲,当时有一个房地产项目你先接下来,将来可能会有大的空间,接下来三年以后,没想到地产经济发展到这种程度。所以,第一轮不良资产得益于这样一个大形势的发展才有了收益。2007年有两个非常重要的政策,一个是《劳动合同法》的颁布,一个是外资企业优惠政策的取消,这两个政策信号导致一些外资企业出现了出逃的现象。所以也引起了我们极大的关注。另一方面是加大了企业的经营成本。2005、2006、2007年这个时间关系我们国家开始关注宏观经济形势,从宏观上来看经济,而不是在微观上做。2008年金融危机,2009年我们国家4万亿出台,出台以后更多的是有了大量货币的投放,通过投资拉动经济,所以更多的钱是通过银行体系,流入到企业里面。2009、2010年货币到一定程度以后引起了通货膨胀,有了信贷规模的管控,导致了表内资金对某些领域有限制。所以2011年银信合作,2012年资管又出来了,大家都讲大资管。2010—2012年大规模发展,对表外资金进行支持,也有对房地产的支持和基础设施建设的支持。2012年是一个很重要的节点。

经济领域,从我工作的经历看,我们的金融是通过大资管方式来支持经济,但是我们的经济和我们企业的现状是怎么样的?大家关注媒体的话应该知道一些企业,特别是国有大型企业出现了一些风险。

总之,银行,特别是国有银行风险偏好的一些国有企业也出现了问题。我的体会是在银行眼中国有企业的风险相对民营企业,觉得更低一些,这是主观的判断不是标准。这里面有一个很深层次的概念是国家信誉在兜底,觉得没有问题。实际上,作为一个银行工作人员,特别是基层的客户经理,你看到报表就知道这个企业有没有问题。我们之所以说它没有问题,是因为我们觉得这是国有企业,这是央企,这是地方国企。2013、2014、2015年这种情况发生了变化,银行觉得不可能出问题的企业出现了问题。2015年以后供给侧改革提上了日程,实际上我们国家对不良也非常关注,李克强在2015年金融企业座谈会上提出要研究完善不良资产的处置政策,拓宽不良资产处置渠道。监管部门也按照领导指示做了一些安排,大家都知道“4+2”格局,也有这个原因。供给侧改革以后有了很大的变化,“三去一降一补”,作为中央来讲更多的是关注企业而不是银行不良资产。我们讲不良资产创新处置,实际上金融不良资产跟企业的经济密切相关。所以我的感触是目前讲不良资产的创新探索,外延要扩大,要围绕着企业,要围绕着加杠杆的角度来处置不良资产。

我也做了一些学习,我觉得目前银行将资产可以分为三大类,优质资产、正常资产,银行体系是支持的,还包括不良资产。还有一类资产是问题资产,也可以说是特殊资产。为什么跟大家讲这个概念?从国家层面现在最关心的降杠杆大政策是想解决哪一类资产的问题?不良资产处置以后对国家来讲不是非常紧迫的,核心是要解决企业的问题。所以我想说不良资产的创新应该是问题资产的一种创新。

不良资产处置我们的老招儿是清收诉讼,实际上目前不良资产的处置渠道大体分为三大类,清收、重组、减免,还有银行核销、对外转让,大家更关心的是转让环节。这三种方式同步推进,政策也在鼓励不良资产的处置。我想想说的是,问题资产的解决,通过什么方式来解决?可能更好的用老招儿解决目前大面积的问题企业诉讼。目前对困难企业出现问题到底是该抽还不该抽,这是现在遇到的问题。一抽企业就死,一死大家的损失率更高。不抽,眼看着它有问题又不尽职,这是目前需要亟待解决的问题从2016年以后,监管部门也出台了一些政策,围绕着解决这个问题,希望用重组的方式,用时间换空间的问题来解决这个问题。

开场的环节,我只是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工作体会。我认为,不良资产创新探索当今这个时期应该用一种新的方式和方法来重组。我想,跟刚才庄总讲的不谋而合,我想讲的是创新、投行,怎么把坏资产、把坏事情变成好事情,监管推了一系列的政策。我就先讲这么多,后续大家可以进一步交流。

沙涛:问题资产包括了不良资产。不良资产的概念是什么?大家理解不良资产是可以量化的,从国际上来讲不良资产有两个标准,一个是期限,第二个是预期损失率。从五级分类到关注不良,这是银行根据自己的风险判断来计入不良,计入不良这个企业好像就要死掉了,要诉讼。问题资产是什么概念?出现问题以后,是在银行体系内解决,还是到银行体系外解决,什么主体来解决?抛开不良和非不良来讨论问题资产,一发现问题资产就采取强力措施,还是采取中医的方式,发现了问题以后要先诊断,先诊断有什么病,再决定吃什么药,这是一个过程。当然,国际上对问题资产已经形成了公认的几大原则。也就是我讲的对于困难企业、问题资产处置的原则,这里面有一个核心的概念是,遇到问题债权人可以组成债权人委员会一起来诊断这个企业的病情。当然,国外在这方面的立法很完善,所以很有效果,国内的监管层面也在积极的在这方面做工作,这两年还是有成效的。但是有一个问题是,国内债权人委员会是自助性的,没有法律的保障,所以在运行过程中存在一些问题,这些问题需要上升到法律层面去解决是最理想的。我了解监管层面也一直在推这样的机制,这个机制在解决困难问题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全国成立债委会的家数很多,不具体讲了。

用这个机制是干什么的?这里有一个概念是限定时间,叫观察期、暂缓期,在一个期限内债权人要决定这个企业到底有没有价值,到底要不要救它?这是一个非常核心的问题。重组这个事情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不是说只有政策,只有市场就可以了,需要大家共同的努力,最核心的是要有重组意识。我参与过一些案例,有成功的。

袁满:什么样的可以重组,什么样的不行?

沙涛:不良资产价值的体现是基于固定资产的增值,还是不良企业经营性的价值体现?这是两个概念。大家买不良资产实际上买的是固定资产,买了以后去改造。困难企业的重组核心体现是有没有持续经营的价值,需要我们去诊断。刚才吕总提到了债转股、以物抵债的措施,重组实际上是两大类,债权性质的方式和股权性质的方式。如果说债权人做不到了,就找专业机构去诊断,要根据不同的病情来解决。

(编辑:daisongyang)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关键字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年会议题
  • 会议时间:
    2018年11月28日 星期二 09:00-21:00
  • 时间
    09:00
  • 时间
    08:00-09:00
  • 时间:
    09:15-10:45
  • 时间:
    10:45-12:15
  • 时间:
    12:15-12:45
  • 时间:
    13:05-14:25
  • 时间:
    14:00-16:00
  • 时间:
    14:15-15:45
  • 时间:
    15:45-16:30
  • 时间:
    16:00-17:00
  • 时间:
    16:30-18:30
  • 时间:
    16:30-18:00
  • 时间:
    16:30-17:30
  • 时间:
    19:00-21:00
  • 时间:
    19:30-21:00
  • 主题:
    夜话一:金融安全与金融法治建设
  • 主题:
    夜话二:不良资产与产业结构调整
  • 主题:
    夜话三:私人财富国际税收监管与应对《CRS背景下高净值人士国际税收报告》发布
  • 主题:
    夜话四:大数据技术革新与前沿应用
  • 时间:
    2017年11月29日 星期三 08:00-09:00
  • 时间:
    09:05-10:00
  • 时间:
    10:00-11:20
  • 时间:
    11:20-12:40
  • 时间:
    12:40-13:10
  • 时间:
    12:40-13:10
  • 时间:
    14:40-16:10
  • 时间:
    14:40-16:10
  • 时间:
    19:00
  • 时间:
    2017年11月30日 星期四 08:00-09:00
    《财经》年会金融专场(暨2017中国不良资产行业发展高峰论坛)
  • 时间:
    09:10-10:10
  • 时间:
    10:10-11:10
  • 时间:
    11:10-12:00
  • 时间:
    12:00-13:00
  • 时间:
    13:00-15:00
  • 主题:
    高峰论坛二:城市更新与特殊投资机遇
  • 主题:
    高峰论坛三:AMC化解区域性风险路径
  • 时间:
    15:00-17:00
  • 主题:
    高峰论坛五:智慧金融与风险管理
  • 版权声明:
    《财经网》为《财经》年会唯一网络发布平台,《财经》年会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图表等)未经《财经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使用本年会任何作品。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11 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