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信获总理批示的吴海再发文:经商难的问题没解决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公开信获总理批示的吴海再发文:经商难的问题没解决

本文来源于新京报 2018-01-11 09:04:00 我要评论(0
字号:

公开信获总理批示的企业家吴海再发文:经商难的问题没有解决

新京报记者 朱星

桔子酒店创始人吴海。图/视觉中国
桔子酒店创始人吴海。图/视觉中国

向总理写公开信获批示后,被邀请进中南海参加座谈,时隔两年,桔子酒店的创始人吴海1月9日凌晨再次在微博上发文,就当前的政商环境发表言论,其认为“简政放权”在地方上还未得到有效落实,企业经营环境难的现状依旧存在。

1月9日,参加北京市东城区政协会议的吴海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就写该文的原因、经商环境等问题做出独家回复。

交了土地使用税,为何还交土地使用费?

新京报:距离你上一次给总理写公开信,已经两年多了。这次为什么选择这样一个契机?

吴海:因为1月9日刚好要参加北京市东城区政协会议,需要写提案,自己也在考虑要写什么。而且去年,《焦点访谈》栏目想采访我,他们想做一个“简政放权”的栏目,让我谈谈给总理的公开信之后,从我做企业的角度,谈谈“简政放权”的实施情况,对方想做一个成就展。

我当时拒绝了,因为之前我提出的很多问题,其实没有真正解决。

国务院办公厅督办的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其他的事情,怎么办啊?

所以我就想再写一封信,发到网上,也算是网上社情民意。

新京报:自你2015年被邀请到中南海参加座谈后,企业经营方面是否感受到便利?

吴海:没有。企业注册、政府审批等方面,有的效率感觉还是很低。

新京报:表现在哪些方面?

吴海:例如,上次信里也提到了土地使用费的事,不少地方还在对外资租办公室等收取土地使用费,这个明显不符合当时“土地使用费”出台的目的,在征收“土地使用税”后,这个“土地使用费”应该是取消掉的。

国土资源部的一个朋友告诉我,他们看了我的信后内部查了一下,收取外资企业租办公室“土地使用费”的规定国土资源部早就取消了。但是去年,某些税务局又来收了。

另外,某些审批机构互相矛盾,行政审批的一些条件高度不透明。

例如,做酒店的租旧楼改造,一些旧的办公楼房产证都是几十年前写的用途,与现在新的房产证上写的用途不一样。我们问了工商局,工商说没问题,但租下来之后准备改造,消防和公安就出问题。

酒店行业之前审批多,但是多个审批我可以同时进行。但是现在,部分前置审批改成后置审批,有时候产生了新的问题。我的工商执照批下来,但是可能在消防、公安部门的审批上出现问题,后续又办不下去。只有走到某一步,我才能知道是否会被批下来,但有的可能某个部门就不批。

还存在一种情况,有的审批,要求对方出示相关文件,一律没有,基本就是不成文的规定,来源就是多少年前领导会上说的一句话。

有的地方政府部门不理解中央意图

新京报: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结果?

吴海:明明各种法律都有,但有的部门就是不遵守,而是根据某个领导的讲话为依据。

部分政府部门沟通不畅。像国土部门已经废除的税费,但是没有通知到税收部门,这些税费还在继续收。

另外,部分政府部门行政执法存在随意性。

新京报:你觉得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种局面的?

吴海:有的地方政府部门理解不了中央意图。

一说“简政放权”,就想到要少盖几个章。我们关心的是政策的明晰,别到时候我少盖几个章,但是章却盖不出来怎么办?这才是实质性的问题,多跑几步路没关系,只要事情能办成。

政策部门有时也会互相打架,有些问题我上次的公开信提了,《焦点访谈》也报道了,但是依旧没有用。

新京报:你觉得应该如何解决这个难题?

吴海:我觉得官员要了解中央意图,并且敢于担当。中央的意图最简单的是国家富强,老百姓生活得更好。所以要让老百姓挣钱,就应该通过发展企业,促进经济发展。

新京报:有学者把你此前给总理写公开信和近期的毛振华发公开信一事放在一起,认为是企业和政府的沟通出现不畅导致的。你怎么看这一点?

吴海:我这不是沟通不畅啊,都反映到国务院了,怎么能说是沟通不畅。完全是两码事。

新京报:在一般的理解中,企业发展会促进当地经济的发展,但是为什么会出现有的政府部门阻碍企业发展的情况?

吴海:这要分情况看。像有的经济发达地区,可能大的企业有一定的话语权,中小企业的话语权很少,并不受到重视,因为中小企业对当地税收等贡献,单个看是很少的。

有的小地方,为了发展经济,反而对中小企业更加重视。

纪委曾找我了解情况

新京报:你身边的朋友怎么看你再发公开信这个事情?

吴海:都觉得我挺有胆识的。

新京报:两次发公开信,家人理解吗?有没有劝过你?

吴海:家人还好。这次一是之前做过一次;二是企业也卖了,担心更少。

新京报:那第一次发的时候,家人担心吗?

吴海:第一次也还好。我是为中国好,我可能有说错的地方,但是说的都是事实。上次写公开信后,纪委也来找我了解情况。

新京报:上次进中南海参加座谈后,有没有企业家朋友来找你反映情况,希望你帮忙替他们呼吁?

吴海:有来找我的,主要体现在审批和执法尺度上。

新京报:你卖掉酒店之后,目前主要做些什么?

吴海:现在不用去企业坐班,主要是做投资,资金都是来自一些朋友同事的钱,帮他们赚钱,做一些基金的LP(有限合伙人)。

新京报:主要关注哪些领域?

吴海:高科技、消费升级领域。现在主要是被动投资,一些项目都是朋友介绍的,而不是自己跑到外面找项目。

新京报:做投资和做实业之间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吴海:做投资没有做实业那么受累。以前做酒店经常睡不着觉,哪里一着火就会担心是不是自己的酒店,成天担惊受怕的。现在有更多的时间陪陪家人了。

【作者:朱星】 (编辑:文静)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