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召元:新一轮产业革命促使制造业向消费地集聚_区域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区域 >
个股查询:
 

许召元:新一轮产业革命促使制造业向消费地集聚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8-01-13 11:50:00 我要评论(0
字号:

9[I@NLH$[E(66EV6I4FD_VY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第四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许召元

“新一轮产业革命给全球制造业格局带来了三大影响。一是劳动力低成本的重要性在制造业里显著降低,二是规模经济和产业配套的重要性也降低了,三是制造业基础的重要性也会削弱。”1月13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第四研究室主任、研究员许召元在“2018中国制造论坛 全球制造业变局下的新产业革命”上如此表示。

许召元认为,新一轮产业革命主要是以人工智能、智能制造、新能源技术、3D打印等等一系列的技术为主,它降低了低成本劳动力在制造业中的重要性。 因为以前由劳动力做的活,很大一部分会由机器人来替代。其次,规模经济和产业配套的重要性也降低。而智能制造,大规模的、小批量定制化的生产可能就成为一个主流。

第三,制造业的基础的重要性也会降低,以前美国,特别是日本、韩国的制造业很强,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经过几十年的积累,它有很强的工匠精神,在很多产业的生产上积累了很多不可言传的技术、知识。但在新一轮产业革命的背景下,这些以前很难传播、很难积累的知识,可以用新的知识经济、人工智能,把这些技术、知识积累起来。

许召元认为,这三种影响会带来的变化,短期来看,表现为中低端制造业向印度、越南转移的趋势会放缓,但向发达国家美国、日本、德国实行制造业回归的趋势加强。不过,长期来看制造业分工的格局会呈现分散化、就地化的特征,就是说制造业会向消费地集聚。以后可能在美国市场上买的服装、鞋子不一定是中国生产,也不一定是越南生产,可能是美国生产。

对企业来说,生产力不仅要向发展中国家转移,也应该重视像美国、日本这样一些发达国家,向这些地区产业转移。因为我们在劳动密集型、资本密集型产业上已经有很多的优势。

许召元最后表示,国内的消费升级,很大一部分,即在对高端制造业的需求上,其实表现为对国外产品的需求。因此,在重塑中国消费者对国货的信心方面,政府应当有所作为。

且在高技术行业当中,我们可能还处于比较低端的环节、低附加值的环节。要实现向高技术行业、高附加值环节的升级,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坚守实体经济,坚持在这个行业发展,积累知识技术,加强研发创新的投入。

以下为许召元发言实录:

张燕冬:贸易保护主义、人口和资源对我们可能形成了成本上的一些挑战。我想问一下许老师,刚才辛老师从这三方面来谈影响,您能不能从产业革命的分工布局角度来谈一谈这个阶段的影响?

许召元:现代面临新一轮产业革命,在中国的词语里面,“革命”都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从历史上来看国内的革命经常联系到改朝换代,从国际上来看第一轮产业革命,像蒸汽机的发展直接导致东方文明相对西方文明来说一个大的衰落,导致英国、美国国家的兴起,新一轮产业革命主要是以人工智能、智能制造、新能源技术、3D打印等等一系列的技术,正在全球兴起。它对全球制造业格局会带来几个方面的重大影响,主要是三方面,一是劳动力低成本的重要性在制造业中是显著降低的,在以前全球产业分工转移过程中,哪个地方成本低就往哪个地方去,在新一轮产业革命的背景下以前由劳动力做的活,很大一部分会由机器人来替代,它对全球制造业的发展会带来很大的影响,在以前的趋势下中低端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可能会向印度、越南低成本国家转移,有了新一轮革命之后,中国可能继续保留这样一些劳动密集型制造业,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规模经济和产业配套的重要性也降低了。中国特别是2000年以后制造业在全球的比重迅速上升,位置迅速加强,很大一个优势,除了劳动成本以外,产业规模、产业配套能力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在新一轮产业革命的背景下,这个优势可能会削弱,比如说智能制造,大规模的、小批量定制化的生产可能就成为一个主流,如果在3D打印技术的背景下很有可能一些小的工厂也能生产很多产品,这样大规模工业体系的重要性就降低了。有些3D打印甚至可以打印出来来一辆汽车、一支枪等等,以后一个企业就可以生产很多东西,这对全球的制造业分工格局也会带来重大影响。

第三点,制造业的基础的重要性也会降低,以前美国,特别是日本、韩国的制造业很强,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经过几十年的积累,它有很强的工匠精神,在很多产业的生产上积累了很多不可言传的技术、知识,在新一轮产业革命的背景下,这些以前很难传播、很难积累的知识,可以用新的知识经济、人工智能,把这些技术、知识积累起来,这也是中国这几年在数字经济上发展比较快的影响。

在这样一些全球的知识背景下,很多以前的知识、技术,我可以通过数字化的方式来进行模拟、追赶,所以我觉得这也是为中国制造提供了一些加速发展,甚至改善日本、德国这样一些制造业,提供了一个机会,主要有这三方面大的影响。

张燕冬:劳动力低成本、规模经济,另外就是产业制造业基础的重要性在降低,具体来说对政府和企业到底意味着什么?

许召元:对政府、企业的影响,首先要看一下全球制造业以后发展的方向会有哪些变化,这样的变化短期来看,中低端制造业向印度、越南转移的趋势会放缓,向发达国家美国、日本、德国实行制造业回归,它的能力在加强,这是短期的需求,长期来看制造业分工的格局会呈现分散化、就地化的特征,就是说制造业会向消费地集聚,以后可能在美国市场上买的服装、鞋子不一定是中国生产,也不一定是越南生产,可能是美国生产这样一个长期的趋势。

面对这样一个长期的趋势,首先对企业来说,要加快全球化的步伐,以前更多的是利用中国的低成本优势在中国生产,把我们的产品卖到全球去,今后我们应该加强在其他国家生产,我们不仅要在发展中国家转移,也应该重视像美国、日本这样一些发达国家,向这些地区产业转移,因为我们在劳动密集型、资本密集型很多产业上已经有很多的优势,也要重视向这些发达国家转移。

对中国政府来说,这几年,为发展智能制造、人工智能方面都出台了很多政策,也是促进了这几年中国制造业提升做了很大的贡献。最重要的是要发挥中国市场的优势,发挥市场的力量在转型升级当中的作用,国内的消费是在升级的,但是很大一部分,对高端制造业的需求其实表现为对国外的需求。上一周我有一个同事准备买一个智能马桶,我前段时间去英皇卫浴,我看他们生产的质量很好,我建议你买他们的产品,但他还是考虑要买一个日本生产的产品,这就是说很多高质量的产品目前不是国内生产不出来,是国内消费者对国货的信心不足。因此在培育这样一个市场环境,重塑中国消费者对国货的信心上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政府可以作为的方向。

张燕冬:许老师是“中国制造2025—佛山样本”参与的写作者,他负责写第一章,许老师有一个很重要的贡献,把佛山和全球的比较当中,在结论当中,朱老师也提到了,佛山已经切入了大多数中高技术行业,但这些行业仍然处于价值链的中低端水平,您这个结论是基于什么?您简单给我们解释一下。

许召元:这里面我们把佛山和全球主要的制造业的大国、经济体高技术制造业的增加值占整个制造业增加值的比重做了一个比较,它这个分类的标准我们是按照联合国工发组织有一个全球分类的统一标准,全球是可比的,按照这样一个计算的结果,在佛山制造业的结论当中我们高技术制造业的比重在报告里面有,大概是50%多,和在全球处于第二、第三这样一个非常高的水平,这样一个结果也是我做之前都没有想到的,高技术产业有这么高的比重。

另外一方面来看,高技术制造业人均增加值的比重和全球发达国家,就是每个劳动者产生的增加值,也就是劳动生产率的意思和全球其他国家相比相聚还是相当明显的,这就是说明产业结构上佛山已经切入了很多高技术的行业,但是在这个高技术行业当中,人均产生的附加值还不多,说明一个是成效,我们已经切入了高端的行业,但是我们的差距或者发展的空间,在高技术行业当中,我们可能还处于比较低端的环节、低附加值的环节,这是我们今后发展的一个方向,主要我们是根据联合国工发组织制造业的数据库做的最新比较。

张燕冬:这个个案和蔡老师前面讲的一样,您因为在佛山,针对这个现状,您有什么建议?

许召元:刚才蔡老师也说了,我们从“三来一补”起步的,我觉得这种模式对中国制造业的升级提供了很好的机会,最重要的是要坚持在这个行业里面,虽然我们最初是位于比较低端的环节,但是只要你在这个领域里面长期持续的跟踪、持续发展,我们是可以很快地掌握这样一些技术,实现创新驱动、创新发展、价值链的提升。

我们看过很多的例子,比如说富士康苹果手机,最初我们只是在代工,但是在代工的过程当中,你会对一些比较容易的零部件环节慢慢生产,再进一步知识的积累,也可以进一步发展到更高端的环节,所以从很多的案例来看,我们要实现升级,实现向高技术行业、高附加值环节的升级,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坚守实体经济,我坚持在这个行业发展,积累我的知识技术;二是要加强研发创新的投入,特别是嘉奖国际交流,因为只有在国际市场的竞争、交流当中,我们才能广泛地吸收各国的最先进的知识,然后取得更好的发展。

许召元:面对全球制造业转移的新趋势,加强走出去,特别是对发达国家走出去的步伐。

(编辑:林辰)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