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剑涛:企业家精神是现代工商文明中的行动精神_区域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区域 >
个股查询:
 

任剑涛:企业家精神是现代工商文明中的行动精神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8-01-13 18:03:00 我要评论(0
字号:

J_7TK{13_X{T}@RV}EUG3MG

清华大学政治学系教授 任剑涛

“企业家精神指的是企业家作为现代工商文明的行动者,他身上携带的行动精神,包括冒险、拓展、追求卓越等特质。”1月13日,清华大学政治学系教授任剑涛在“2018中国制造论坛 全球制造业变局下的新产业革命”上如此表示。

任剑涛认为,大多数实体性的企业家,他可以把企业经营得很好,操作上可以说得头头是道,但是究竟他要作为一个什么样的社会阶层,来承担什么样的社会责任,究竟他的行动背后有什么样的精神品质,也许企业家的个人感悟会非常丰富,但精神品质的归纳和总结则需要有学术的帮手。

任剑涛表示,企业家精神指的是企业家作为现代工商文明的行动者,他身上携带的行动精神。而行动背后一定是跟现代精神品质、社会品质、人格品质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中国文化内的企业家精神有特殊品质。一是韧,很有韧劲,可以承担非常大的内外部压力,二是群,毕竟企业本身作为一种组织结构,是一种高度分工合作的状况。三是情,情理如何交融,这对中国企业家来讲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命题。

以下为任剑涛发言实录:

任剑涛:多年前我给EMBA讲课的时候,下面坐着身家过亿的企业家,对我的企业家精神话题提出了挑战,一时搞的我非常尴尬,确实怎么做企业,我完全是茫然无知,我就想想我有什么资格来讲企业家精神,通过思考,我们和企业家联手才能鲜明地凸显企业家精神,原因在于企业家在行动精神上和精神品质的自觉上并不能打引号,大多数在社会分工上的实体性的企业家,他可以把企业经营得很好,操作上可以说得头头是道,但是究竟他要作为一个什么样的社会阶层来承担什么样的社会责任,究竟他的行动背后有什么样的精神品质,也许企业家的个人感悟会非常丰富,但精神品质的归纳和总结则需要有学术的帮手,按照亚当斯密的逻辑,分工后面必定是合作,我相信和企业家携手,才能把企业家精神说清楚。

什么叫做企业家精神呢?简单地说是企业家作为现代工商文明的行动者,他身上携带的行动精神,也就是主持人开篇说的有冒险、拓展、追求卓越等等,但是行动背后一定是有一连串的跟现代精神品质、社会品质、人格品质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就像刚才肖教授特别强调的一样,你有没有一种创新的社会环境要求,社会生态跟企业发展是不是吻合,有没有工商精神超越农商精神,有诚实的市场品德,不断进去追求卓越的精神,这才真正体现出企业家作为现代社会人格特质的地方,为此,才能够明白什么叫企业家精神,否则企业家精神可能就得不到凸显。

王理宗:肖教授的意思我仔细去品味一下,他应该说是中国企业家精神,源自于中国特定的环境土壤。请任教授。

任剑涛:刚才主持人提了两个紧密关联的问题,一个是文化背景,一个是如何发挥。对于企业家精神来讲,全球企业家在基本品质上是一致的,那就是创新、冒险、追求卓越,但是用文化背景的视角来看企业家精神,中国企业家有它的特殊性,用三个字来总结中国文化企业家精神的特殊文化品质,一个是韧,很有韧劲,中国人可以承担非常大的内外部压力,而顽强地不放松自己的发展目标,这是韧劲,这是儒家文化给我们打上的文化烙印,千百年来我们的文化韧劲能够让我们迎接环境的挑战。

二是群,企业本身作为一种组织结构是一种高度分工合作的状况,而靠什么来做不同的个体和组织之间合作,成为一个融洽的市场呢?靠群体的力量,而群恰恰是中国千古以来最发达的学问,这个文化烙印是非常鲜明的。

三是情,中国人讲情,现代企业组织当然是讲理的,这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情理如何交融,这对中国企业家来讲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命题,刚才企业家讲到五大革命导致的崭新局面,企业家要把现代的和前现代的,以及前现代的和悠久的文化成份融汇成一个当今时代的崭新企业家精神,使企业家站在时代发展和革命浪潮的最高端,引领时代和浪潮的前行,这样企业家才不失为从一个现代社会里面萌生出来的特殊群体。

任剑涛: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宏大的问题,从一方面回答很容易,但是容易把制度生态学的说法收缩起来了,在我看来是三个递进的关系,是一个良好的企业家精神制度生态的基本结构,首先是在微观生态上,企业家的精神成长的生态好、坏,或者在与不在,决定于企业家本身这样一个阶层和企业本身在社会上发挥的作用,在微观领域里头,企业家必须要给这个社会垂范,你要能够把企业经营好,企业对社会提供的物质财富多,企业发挥得社会作用为大家所公认,企业本身的工艺效应又充分体现,这里面做好企业是决定性的,有没有一个良好的制度生态的保障条件。

二是在企业做微观领域的事情,在商言商之外,我是特别不服企业家精神是“在商言商”,要有一种中观的制度生态,中观的制度生态是要依靠企业家跟政府的良好博弈,依靠企业家跟社会公众的良好博弈,依靠企业家和社会公众的良好博弈,来营造一个企业家成长的社会中观生态,而这个生态的良好与否,决定了这个社会对企业家的接受和礼赞,企业家精神如果能够赢得整个社会的赞美,企业家本身在社会当中发挥作用的顺畅性和优良性就有了根本的保证。退而言之,在宏观领域里头的制度生态,要求整个现代国家建设全球化社会建设的企业家,和整个社会主义要有一种宏大世界视野和全球视野。我原来的老朋友,粤海地产的老总田总有一个特别好的说法,他说一个企业家一定要有一种赚10个亿,县里给你花,赚100个亿,省里给你花,赚1千亿,全世界人帮你花的公益精神,这样一种制度生态是企业家的垂范,有着真正的着力点,有广义的人类精神。企业家的制度生态才是一个良性的生态,而不是一个恶性的生态。

任剑涛:刚才三位企业家都对当下处境表示很乐观的看法,所以我想表达另外一个意思,就是在对困难的处境要有充分估价的情况下,中国的企业家坚持你的坚韧不拔的精神。

(编辑:林辰)
关键字: 任剑涛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