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余栋:智能资本的出现可能会引发第四次工业革命_区域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区域 >
个股查询:
 

姚余栋:智能资本的出现可能会引发第四次工业革命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8-01-14 14:43:00 我要评论(0
字号:

yaoyudong

大成基金副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央行金融研究所原所长姚余栋 

财经网讯 “以机器人为代表的智能资本的出现,会导致传统资本的边际收益率下降,它对传统资本是一个大量的替代,而且智能资本是逐渐增强的,将有可能导致出现大量的结构性失业,由此引发的可能是第四次工业革命,这来得之猛可能超出我们的想象。”1月14日,大成基金副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央行金融研究所原所长姚余栋在“2018中国制造论坛:全球制造业变局下的新产业革命”上如此表示。

姚余栋首先提出了智能资本的概念。这一概念与劳动力、传统资本并列。以机器人为例,姚余栋进一步解释称,机器人具有劳动力的特征,是替代传统人工劳动力的新的劳动力,同时也是传统意义上的传统资本,属于固定资产投资,因而机器人兼有劳动力属性与资本属性,被归于智能资本。第四次工业革命或出现于AI机器人带来的智能资本利用的时代。

以下是发言实录:

姚余栋:谢谢主持人!很高兴能够到这儿来跟大家做一点汇报交流,我本科也是学机械工程的,所以对制造业还是算有所了解,我想提出这样一个新的概念,这个概念不是我提的,叫做智能资本,是1969年美国一个著名经济学家,加尔布雷斯提出来的,我们分析一般的生产力方程的时候,有劳动力和资本,它是第三种要素,就是除劳动力和传统资本之外,如果不把人力资本作为单独的因素考虑,还有一个智能资本,我觉得可以作为第三种要素加入。从理论上来说,上世纪从50年代开始有一个两个剑桥之争,两个地方的经济学家主要争的是关于资本怎么定义,我所在的英国剑桥,主要的观点是认为资本是不可以叠加的,不可以求总量的,而美国的剑桥认为资本是可以求总量的,争了二三十年,最终的结果是美国波士顿的剑桥基本上主导形成了目前这样的一个范式,我们今天资本的概念都是两个剑桥之争后面的结果。英国剑桥大学所代表的想法就在于发现资本的异质性不同,后来提出了人力资本的方式。我本身也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基于两个剑桥之争,基于英国剑桥大学的传统,提出在劳动力、传统资本之外,还有第三种是智能资本的概念。

为什么这样说呢?比如机器人,佛山制造很多主要是机器人或者是AI主导的,它是不是劳动力?它有劳动力特征。未来无论像下棋还是看X光图片,都是用这种机器人在做,包括今天的制造,机器人制造网络也是一样的,它是一个劳动力,会大量的替代传统的劳动力(人工劳动力),但它又是传统意义上的传统资本,是固定资产投资,跟制造业投资类似,所以它有这两种属性,而这两种属性是界定不清楚的。它跟传统的数控机床不一样,它有劳动力的属性,但是它又有资本的属性,都不能够完全界定为归哪类,因而成为第三类智能资本。这是加尔布雷斯说的,只是当时不是这么定义而已,我只是给它定义成这样。那么智能资本的出现,会导致什么结果?会导致传统资本的边际收益率下降,它对传统资本是一个大量的替代,而智能资本是逐渐增强的,就是它会逐渐地在积累,使更多的机器人出现,所以它对传统资本替代,会对劳动力替代,就会导致大量的出现结构性失业,或者说,至少有这样的风险,所以对劳动力和对传统资本都有一个替代,由此引发的可能是第四次工业革命,而且这来得之猛可能超出我们的想象。

第一次工业革命是蒸汽纺织机的应用,第二次是电气的应用,如果第三次是以计算机与互联网为代表,那么第四次是AI机器人带来的智能资本的利用。将来传统制造业边际收益是下降的,正如佛山过去出现的情况。但是ROE,整个利润率在上升,说明佛山已经在经历这样一个转变,更多的转向智能资本。如果是这样的话,不用怀疑,智能资本的投资回报率是很高的,它是一种新型资本的形态。产融结合需要资本市场给予更多的关注,同时佛山已经找到这样一个比较好的切合点,就是从传统资本逐渐走向智能资本,两者是异质的,是一个新型资本。

姚余栋:怎么判断我们今天的状态,大成基金推出了“大成四季”表,结合金融周期和经济周期来看我们的状态,现在的企业属于经济周期是上升的,而金融周期是收缩的,光看经济周期好不好是不够的,还要看金融周期,我们在二维上看状态,而这个状态是属于经济上升,金融收缩,要防范和化解系统风险也是应有之意,得到的是大成四季表中的春季,我们的状态是春季,虽然季节上是冬季,但是中国的经济状态是属于大成四季表中的春季,主要是做股权类投资,正好是股权类投资的春天,整个配置资产事实上已经在做的就是向权益类配置,A股、PE、VC,包括新三板,新三板已经突破一万两千家了,金融怎么支持实体经济,现在主要是通过权益类支持,恰恰符合十九大提出的要进行去杠杆,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给实体经济加油,加真金白银,真金白银就是股权类,整个金融支持的重点在权益类。

    从制造业的角度怎么做呢?我想给大家汇报,主要是智能资本,智能资本是一个新型资本,大家可以再看,它不是传统资本,也不是传统的劳动力,这个资本是新型的业态资本,新型业态资本就有较高的回报率,因为资本的存量积累还比较少,所以凡是进行带有机器人、AI类似的制造业,像佛山这样的转型,我认为已经逐步有这个业态了,抓紧对接上市,能上新三板的赶快上新三板,能上A股的上A股,能上创业板的上创业板等等,这正是我们整个股权融资的春天,不要有隐形冠军,隐形冠军不值得什么骄傲,因为将来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起来了,隐形冠军只能是被并购的,隐形冠军的概念已经落后了,赶快对接作层次资本市场,赶快迎接、享受中国权益投资的春天。

   

 

(编辑:倪萍)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