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扬:中国能够应付1.5次金融危机 去杠杆任务依然繁重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李扬:中国能够应付1.5次金融危机 去杠杆任务依然繁重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8-03-24 10:22:00 我要评论(0
字号:

1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 李扬

财经网讯 “以处理僵尸企业为抓手解决国企杠杆率过高问题、严格控制地方政府杠杆率、切实解决不良资产、加强对大资管行业的监管(资管新规)以及管住货币供给,是中国解决杠杆率过高的五大主要举措。”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在3月24日召开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年会”上如此表示。

李扬称,从数据来看,中国的主权资产总额在2017年底达到241.4万亿,相当于35.8万亿美元,主权的债务139.6万亿人民币,相当于20.32万亿美元,中国的主权净资产是101.8万亿,即14.6万亿美元,据此计算,中国能够应付1.5次金融危机。另外,与其他国家不同,中国是一个高储蓄的国家,这也是中国的债务不会造成危机的原因之一。

但李扬也表示,中国去杠杆的任务依然很繁重。中国杠杆率变化和全球有些错位,当全球杠杆率上升的时候中国杠杆率不高,当全球开始去杠杆率时,中国杠杆率上升了。今天中国杠杆比较高的问题已经成为一个突出问题。如果从杠杆率上升特别是财务状况不断恶化指标看,中国的情况并没有好转。

李扬称,杠杆率如果拆分一下就有两个不同的趋势。金融部门的杠杆率在下降,但是实体经济部门的杠杆率仍然稳步上升,中国金融部门在一开始杠杆率是比较低的,但中国金融部门杠杆率上升的很快。而中国的非金融公司的杠杆率非常高,李扬认为,中国的问题应该从结构上来考虑中国企业的杠杆率问题。

以下为发言实录:

最近几年来,关于中国经济有很多的议论,大家特别关注中国的债务和杠杆率问题。所举出的数据和分析也各有不同。今天我同大家分享我们的研究成果,参与大家的讨论。

大家都知道,2008年开始的全球危机是一场债务危机。所以,减少债务、去杠杆是走出危机的必要条件。但是,我们在实践中感觉到去杠杆非常困难。因为各国当局都面对着稳定经济和去杠杆两个任务,而这两个任务是矛盾的,一般的稳定经济必须加杠杆。各国当局都信誓旦旦地要去杠杆,但是实体经济部门的杠杆率还在上升。

从图上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如果把杠杆率拆分一下,它有两个不同的趋势。金融部门的杠杆率在下降,实体经济部门的杠杆率仍然稳步上升。如果把杠杆率的上升作为经济状况,特别是财务状况不断恶化的指标,情况并没有好转。

这是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的情况,走势是不一样的。

美国的情况如何呢?从美国的四个部门看的很清楚,它的金融部门、非金融公司部门、住户部门的杠杆率自危机以来是下降的,但是,它的下降是以美国政府的杠杆率不断上升为代价的。所以,我们感觉到如果对杠杆问题有所处理,今后美国政府要面对的主要问题是它的赤字和债务问题。

下面我会用一系列图来展示中国的杠杆率情况。中国的总杠杆率是不断上升的,但是要分两段。2009年对中国来说是非常关键的年份,当年有很强的财政刺激计划和金融刺激计划。在那之后,刺激力度一直不减。在此之前,中国的杠杆率是相对稳定的。

分部门来看,中国的住户部门杠杆率一直是比较低的。自本世纪初,杠杆率开始上升。从那个时候开始,中国的住房市场进行了改革,中国居民开始用自己的钱来购买住房。相应的,银行信贷、按揭贷款增加很多。最近两年,为了鼓励消费,中国的各个金融部门对消费信贷也给予很大的鼓励。住房信贷和消费信贷都大规模地提高了中国居民的杠杆率。

中国企业的情况,中国企业的杠杆率,做国际比较的话,应当说是比较高的。这是很具有中国特色的一件事情。但是,最近两年的杠杆率相对稳定了。从企业的结构来看,非国有企业杠杆率相对比较低,而且危机以来,去杠杆的进程非常迅速。国有企业的杠杆率是比较高的,而且还在不断升高。

中国政府的情况,我们把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放在一起来看,杠杆率是控制在60%这样一个国际安全线之内的。大家比较多的会说到中国地方政府的问题,我们和国际组织、国外的分析者关于情况的判断有所不同是获得数据的来源,对这些数据的处理方法不同。我们注意到国际组织通常会把地方融资平台作为双重计算,把它也算成地方政府的债务。因为我们的正式统计把这部分算成企业。所以,两部分债务加在一起会重复计算。

金融部门的走势有点不太一样。中国金融部门刚开始的杠杆率是比较低的。研究中国问题的人都一定记得在危机刚刚开始的时候,普遍的意见认为如果说美国的杠杆率很高,中国还需要加杠杆。在相当的程度上是在这样一种指导思想的引导下,中国金融部门的杠杆率上升得很快。从2017年开始,已经有所下降。

杠杆率的国际比较,这是2016年的数据,很清楚地看到中国在比较的国家中,杠杆率不算是高的,但是,中国的非金融公司的杠杆率是非常高的。考虑中国的问题,应当从结构上来考虑,中国企业的杠杆率是个问题,而企业中国有企业的杠杆率是比较突出的。以上数据表明,中国的债务和杠杆率并不是非常严重,而且是在可控制的范围内。

考虑中国的债务问题、杠杆率问题,要考虑一个特殊的中国国情,也就是中国的政府是从事生产的政府、从事投资的政府。因此,中国政府拥有大量的升息的固定资产。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在资产负债表的框架中联系资产来考虑债务。根据我们的数据,中国的主权资产总额在2017年底241.4万亿,相当于35.8万亿美元,主权的债务是139.6万亿人民币,相当于20.32万亿美元,所以中国的主权净资产是101.8万亿,也就是14.6万亿美元,这是一个很大的数字。有一些朋友看到我们的数据说中国只能够应付1.5次金融危机,根据其实在这里,当然这是一个毛数字,我们扣除当中的不流动的部分,中国的主权净资产仍然有20.7万亿人民币,也就是3.04万亿美元。

我们讲债务不仅仅是说债务,而是要讨论它会在多大程度上造成危机。我们认为中国的债务不会造成危机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中国和其他国家都不一样是一个高储蓄的国家。这一点跟日本略有相似,中国是一直储蓄大于投资的国家,即使中国出现了一些债务的问题,我们也能够在自己的国民内予以有效地解决。

当然,去杠杆仍然是问题。从2014年开始,去杠杆就已经成为我们政府的主要任务。十九大之后,它更成为首要任务。关于去杠杆,我们有五类措施:

一是推进企业改革,特别是推进国企改革,特别是要处理其中的僵尸企业。

二是对地方政府。因为地方政府是债务产生的源泉,我们要通过各种各样的措施,包括通过行政措施来约束地方债务的增长。

三是要准备处置不良资产。也就是要用过去多年积累下的资产来平复现在的债务。

四是对大资管行业实行非常严格的管理,市场已经感受到监管的力度,它当然会使得债务上升的势头得到有效遏制。

五是在宏观上会宏观债务的扩张,控制货币供应的增长。

最后我想给大家展示去年中国杠杆率分季度的变化情况。这是非常大的事情,国内外都关注。我们作为国家智库,认真地跟踪分析了中国的杠杆变化情况。去年,中国整个非金融部门杠杆率上升了2.5个百分点,结构有所改善。所谓结构有所改善就是说转移到住户,其他都有所变化。中国非金融公司的杠杆率是有所下降,但这是总的,其中国企部门还在上升,所以下一步的去杠杆任务还是很繁重的。

总之,中国的杠杆率变化和全球有些错位。当全球杠杆率都在上升的时候,中国的杠杆率不高。当全球开始去杠杆的时候,中国的杠杆率开始上升了。到今天,中国杠杆率比较高已经成为突出的问题,中国政府在下决心处理这个问题,并且取得了成效。

谢谢!

提问:我有一个问题给李扬教授。关于中国的去杠杆,目前讨论的声音比较多。具体到金融金融领域的去杠杆,今年会有哪些比较有力的措施?我想了解一下这个方面的动向,因为我来自金融机构。

李扬:措施已经采取,更加系统的措施恐怕有待组织体系调整之后才会采行。总的方向,在去年11月份公布《资管新规》里得到了充分体现。在《资管新规》里对去杠杆、新资管有很多措施,比如要避免多重嵌套、避免平台,避免中国非常普遍的明股实债的问题。用的名义是股份和权益,因此不会提高杠杆率。但是,事实上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都是债务,这样就使中国的债务风险被隐藏着,而且以后的问题比较多。这是去杠杆主要的方面。

我刚刚已经列举了五大方面,我相信今年在国企的去杠杆方面,特别是僵尸企业处置上会有比较大的进展。这个进展是决定性的,它既涉及到金融资产,也涉及到企业改革,从而涉及到整个改革的问题。有人统计过最近3个月来100多项监管的新规都是指向去杠杆的。

(编辑:daisongyang)
关键字: 李扬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