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蔚华:可依靠企业“影响力投资”来弥补公益慈善缺口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马蔚华:可依靠企业“影响力投资”来弥补公益慈善缺口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8-04-09 17:57:00 我要评论(0
字号:

 

1

财经网 “科技革命、金融创新、资本市场、全球化等,导致最近20年全球财富增长非常快。但同时也出现问题,全球财富越来越集中,相对贫困化越来越严重。”招商银行原行长、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长马蔚华4月9日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分论坛:公益经济新时代上表示。

目前扶贫是在现有标准上解决绝对贫困化,而相对贫困化则会随着财富的集聚而加大,这对社会的影响越来越大。马蔚华指出,更多的企业从事“影响力投资,会使这种差距集聚的速度和矛盾不断得到缓解。

企业通过“影响力投资”,既收获经济效益又收获社会效益,这样的回报会使越来越多的企业进行“影响力投资。他分析,联合国制定到2030年的可持续发展计划,按计划新兴市场每年解决环保和贫富差距问题需3.9万亿美元资金,但公益和慈善组织能够提供的资金不到2万亿,存在巨大缺口,可以依靠企业“影响力投资来弥补缺口。

马蔚华强调,主张用商业的手段解决扶贫差距等社会问题,如果社会问题完全依靠捐赠解决,困难是非常艰巨的。

以下为部分发言实录

马蔚华:现在比较时髦的词就是“老师”、“校长”,我觉得我们是同志。影响力投资是公益投资的范畴,这个事本身关心的人很多,理解的不多,关心的人很多应该是很多人来听,上次1500多人来听。今天之所以很少是因为张燕冬的广告做的不够。理解的人少是必然的,要不然不叫创新,我也不会在这里讲。影响力投资是什么?影响力投资概念是这样的,一种具有良好的财富回报,同时又有积极的社会影响力,这样的一种投资行为叫影响力投资。简单来说这个社会影响力是可以量化的,包括你对于环境、平等、扶贫的贡献等等,这叫社会影响力。它应该是公益金融的一个内容。

什么叫公益金融?公益金融应该是商业原则和商业文明和公益理念的结合。也就是说现在我们公益发展到今天一种新的趋势和新的创新。具体来说,就是用现代企业的办法管理公益组织,用市场的资源配置公益资源,用金融的手段实现公益的目的。现在可以看到有很多影响力投资,影响力债券、慈善信托,社会企业和普惠金融等等诸有此类。就是既有良好的财富效益和经济效益,而且有非常好的社会影响力。这是我们今天这个时代叫商业向上,金融向上,人心向上的一个体验。也是我们公益发展到今天这个阶段一种必然的现象。

公益和其他的社会形态是一样的,随着社会影响力的发展而变化的,最少16世纪公益慈善不发达,当时的公益慈善就是教会救助,后来到了17世纪进入封建社会有了一定的发展,救助就变成了一种带有社会性和公益性的一种形式。当时英国的伊丽莎白的《公益法》的颁发,到了19世纪到20世纪最典型就是工业革命,当时美国现代工业基金会的诞生,标志着现在的公益慈善进入了新的阶段。

到了今天我们叫做21世纪,为什么出现公益的形式?大家都知道,最近20年全球的财富增长的非常快。苹果不到20年,市值是8000亿美元,相当于印度尼西亚的国民生产总值。腾讯,到去年11月市值超过5000亿美元,用了12年的时间翻了656倍,它的市值相当于马来西亚的国民生产总值,都是富堪敌国,发展的同时,为什么发展?背后是什么科技革命、金融创新、资本市场、全球化。这也出现了一个问题,全球的财富集聚越来越集中,相对贫困化越来越严重。

那么我们现在算了一笔帐,联合国制定了一个到2030年可持续发展的发展计划,按照这个计划,算了一笔帐,新兴市场每年需要解决环保和贫富差距,每年需要3.9万亿美元。但是现代公益组织和慈善组织能够提供的不到2万亿,还有巨大的缺口,这个缺口怎么办?我们简单靠传统的公益慈善,你筹不到这些钱。那么影响力投资,我觉得可以解决是这些问题。你想一个企业,一笔投资,如果既有经济效益又有社会效益,如果越来越多投资和企业都这样,那这个缺口肯定就少了。

还有一点,我是在壹基金现任行长第一接受的基金就是壹基金。大家知道壹基金也非常棒,但是我发现这是传统的公益,尽管按照现在的管理方法在管理,因为他们的慈善法在10%的范围内,那些员工都非常好的教育背景及都有情怀,但是他们的工资很低,几千元。深圳的房子按照几千元,一生也买不到一个厕所大的房子,所以确实是,能不能吸引更多人才从事公益呢?公益事业是否能够可持续发展呢?我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我一直想找到一个方式,能够让做公益的人,有情怀的人也不至于成为一个连自己生活成本都难以维持的一个人,否则这个公益难以持续。

我们又不能我觉得不能怪10%的成本,就是没有成本,我们也不能拿公益的钱发奖金,我们要靠自己的本事,既然我们刚才说,在资本市场,通过全球化,通过科技革命他们能够财富集聚增长,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在公益这个事业也通过科技革命和资本市场也让财富增长呢?这可以增加用于慈善公益的基金,又可以使我们这些能够召集越来越多人才进入这个领域,我觉得这就是我们面临的话题。

我也看到十年前大家都不知道一个叫迈克的人,他是洛克菲勒基金会的员工,提出了“影响力投资”的概念,现在在美国投资界成为一个基本上主流的价值观。首先像摩根、高盛这些接受这个概念,他们把影响力投资和代管投资定义为金融界D的概念,高盛自己原来没有影响力投资公司,他收购了一个影响力投资公司,这个影响力投资公司100亿美元的投资基金。

所以现在在国际社会,他们的影响力投资越来越重视。有一个影响力投资的网络,这个网络原来这个网络叫ZIIN,这个是全球影响力投资的网络,在2009年创建的时候只有23个机构,到现在已经30个国家,250个机构,这个迅速起来了。现在包括美国形成一个影响力投资的生态,越来越多的影响力投资的基金,也越来越多服务于影响力投资的机构,包括税收和法律服务的机构以及影响力投资的网络以及影响力投资的评价系统,影响力投资不是我们光凭概念,在美国叫6亿的指标,可以量化。

在美国影响力投资被接受是有一个标志,到目前为止华尔街的工资比影响力投资工资高,大家有很多投资人员都是从华尔街来的,他们宁可比华尔街工资低一点,这个工作对世界更美好,对自己有利益,而且有巨大的发展前景。现在资本在目前资本市场上,如果影响力投资,可能比投其他的私募收益率更低一点,但是他们看到公益资本、慈善资本具有巨大的市场潜力,未来这个差距完全可以弥补。在美国有一个多米尼400指数,选了400个既有经济效益好又有效益好的上市公司,过去十年,多米尼400指数跑赢标普500,标普500收益率10点几,它的超过20点几。在中国,有利又有益的99支股票跑赢深沪指数。

当年越战的时候,美国人对越战心灰意冷的时候,纽约时报发布了一个照片,就是美国用凝固切换袋在越南战场投射,有一班越南儿童裸体惊慌四措逃跑,使那些对越战心灰意冷的人又起来反对越战,查出制造凝固气药战的公司,后来抵制这一家公司和股票。

星巴克六年前提出每年要节水25%,这个目标使他六年涨幅了三倍,这几年股票涨了很多,主要是他节能减排,社会影响力投资逐渐会成为资本市场吹捧的投资行为。这一点在中国,我们也会越来越多接受这样的观点。我上次从美国考察回来,深圳市政府叫我给公益组织和社会组织的负责人讲一讲,也就是两三百人,结果消息一传过来,有1500多人报名,有30个会场来听,在中国,许多投资已经是影响力投资。

比如说我们扶贫基金会向综合农信社,心里普惠金融覆盖18个省280多个县85%的贫困地区,这些人解决了36万客户他们得到金融服务的问题,而且它有很好的收效,像红杉资本和香港天天向上都投了这一家公益创投。浙江有一个明康养老院,过去几年只有几百张床,后来上海雨红基金投了它,投了三年变成一万张床位,服务失能和半失能的这样人,回报率很高,上次我们跟英国人交流,他们也很感兴趣。在这些领域只要我们投资界企业界认可了,中国会迅速形成一个影响力投资的大国。我们现在实际上在上个世纪80年代地我们就探讨过社会福利企业,那个时候,我们做的一些事情,就是社会企业影响力投资的范畴。

今年现在在国际公益发展的大趋势面前,在国际公益金融的新品种、新的工具不断诞生的今天,我们要使我们的慈善公益可持续发展,所以我们借鉴这些好的经验,在中国推动影响力投资,我觉得是非常有意义的。实际上我们现在在很多方面,影响力债券我们现在也向深圳的福田在打造影响力债券的高地。普惠金融大伙的重视程度不用说了,还有社会企业,社会企业的标准我们也在界定,按照我们的标准界定出来他们就可以彰显自己的面貌。影响力投资和我们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五大理念是温和的,我们做影响力投资也是从中国的经济高速度向高质量增长一个重要的地位,创新,影响力投资就是公益领域的创新。协调,既有经济效益又有社会效益,这是最大的协调。绿色,绿色是影响力投资的应有之意。开放,影响力投资是一个国际范畴内的公益变革,开放是不言而喻的。共享,影响力投资的结果就是社会共享的结果。所以我觉得,我们今天在中国推动影响力投资,既符合五大理念,也符合中国经济高质量增长的要求,所以希望我们越来越多的人投入到影响力投资的领域。谢谢大家!

主持人(张燕冬):财富增长了7倍,但是我们的慈善还是缓慢,马行长有什么回应呢?

马蔚华:财富集聚的问题在最近一二十年引起关注的问题。最近几年联合国提出叫包容性增长,还是说我们这个世界让财富越来越集中的话,就会加大相对贫困化这个问题。我们现在扶贫是在现有标准上解决绝对贫困化。相对贫困化会随着财富的集聚加大,这个发展下去对社会影响越来越大。你想非洲有很多贫困地区和这些巨富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我不是说影响力投资可以彻底解决这些财富集聚的问题。但是如果我们越来越多的企业能够从事影响力投资,我们会使这种差距集聚的速度和使这个矛盾不断缓解。在很远的理想状态是很漫长,但是我们起码不让这种情况加剧。

我还是主张用商业的手段解决这些社会问题,德鲁克有一句话,一切社会问题只有变成有利可图的时候才能彻底被解决。这些社会问题完全靠捐赠,靠财富所有者捐赠去解决,这也是很艰巨的问题。

主持人(张燕冬):马行长,您的问题是希望公益性能够持续发展?我怎么持续才能这么做?

马蔚华:工业可持续就是做成商业可持续。公益金融有三条,第一就是用现代企业的方法管理公益组织,这个在美国卡内基金会已经说了用现代企业方法管理公益慈善。第二就是公益资源的市场化,就会使公益组织在市场上竞争,增加他的活力。第三就是用金融的手段实现公益的目的,公益的目的是什么?为了让这个世界更美好!影响这个世界更美好是环境污染、贫富差距和社会不均衡等等问题。我们用过去的慈善方法确实可以解决一部分的但是在传统慈善的基础上,如果我们能够用新公益的方法,用影响力投资这一类的公益金融的方法来解决,我觉得可能会加快解决的步骤。可以使这个更加秩序的进行。

壹基金的理念是尽我所能人人公益。最早就是我们联合发一张卡,你刷信用卡的时候自愿可以捐一元钱,给所有有爱心的人有这个公益的条件,你捐1元、100元都是一样的,都是你公益爱心的体现,就是人人公益。我们通过网络越来越多人参与人人公益了,就是社会每个人都献爱心献机会。小企业也是一样献爱心。我们刚才说社会企业,什么叫社会企业,这个社会企业是以解决社会问题为目的的,能够承担社会成本和有一点盈利,不是完全救济,社会企业很小,但是解决某一个社会问题也是对社会的慈善和对公益的一种贡献。

主持人(张燕冬):最后我问马行长一个问题,讲到影响力投资,您认为现在中国目前要在这方面关注的话,或者是开始做的话,您觉得哪些是现在的难点呢?

马蔚华:现在最难的就是用什么样的一套指标来定义这个社会影响力?都说我有社会效益和社会责任,但是你怎么样建立影响力投资?特别是影响力投资的社会效益这个指标怎么量化这个是重点,经济效益没有问题。上市公司你的回报率这些都有,同时你有社会影响力,这个在美国叫六一大头,6个大体系,在中国不能照搬,这个需要探索,通过量化而公正。这个正在建立国外的来建立一个综合的体系。

(编辑:文静)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