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兵:社会创新必须借助资本、金融、管理和创新的力量来解决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项兵:社会创新必须借助资本、金融、管理和创新的力量来解决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8-04-09 17:58:00 我要评论(0
字号:

 

项兵

长江商学院创办院长、中国商业与全球化教授项兵

财经网讯 “社会创新有三大问题,第一是社会和财富不均,第二是阶层固化与社会流动性下降,第三是社会可持续发展,三大社会问题仅仅靠社会、企业、NGO都解决不了。必须借助资本、金融、管理和创新的力量来解决。” 4月9日,长江商学院创办院长、中国商业与全球化教授项兵在参加博鳌亚洲论坛“《财经》分论坛:公益经济新时代”上表示。

 项兵谈到三次分配理论,一次分配包括强势政府和弱势企业,中国出现了比较严重的收入和财富不均衡;二次分配,中国没有实现全民公费医疗,三次分配,表现为捐赠的文化,他指出,美国人公益捐赠占了美国人GDP2%左右,中国这一数据仅为0.18%。三次分配导致的财富不均衡现象更凸显了社会创新的重要性。

项兵提出,要培养一批能超越被认为是土豪的企业家。中国的再一次崛起也需要培养一批真正有价值对接能力的人。同时他指出,更多企业、企业家要从超越利润和商业及更加长远的角度来考虑商业本身,更加具有人文关怀、社会责任和担当。

以下是发言实录:

项兵:谢谢燕冬,也感谢行长精彩的演讲,以前知道马行长是银行家,今天马行长做了一件更有意思的事情。下次请马行长到我们学校做报告,把管理、创新和资本市场柔到一起,服务社会,推导社会。在讲主流的题目以前,我希望做一个小的分享。

第一,第一次我到了丹麦,我觉得这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福利如何之好,人的社会责任和全球责任到了新的高度。他从家居的设计到灯光的设计对材料的节省是发自内心的,是点点滴滴的,不是因为多挣钱,而是作为一个地球人应该尽的责任,非常感动,非常感动。我们什么时间可以做到?即使不赚钱,我们有这种自觉性和责任去做,我们还有一些路要走。

再讲创新,谈美国的创新很厉害,美国大风流创新从谷歌到脸书等等,说美国有产学研一体化,研发投入大这些我们在书上念过,最近我到美国的一些学校演讲,交流比较多,我发现美国创新之所以厉害,是因为一批人这种情怀、格局、担当。哈佛可以出比尔盖茨也可以出Facebook的代表,也可以出物理学家代表,可以研究一个黑洞到极致,所以他们做到心镜如水,我不会被他打动也不会水波主流,人各有梦,美国创新的伟大就是人各有梦,才有定力,才有可能N年以后一不小心不仅改变世界的人,也出了全球最富有的人之一,它的初心不是为了成为最有钱的人之一,美国创新的伟大我找到了新的线索,还是孔老夫子的理念。

学者讲三次分配的理论。一次分配包括强势政府和弱势企业,在我们国家出现了比较严重的收入和财富不均衡。2008年我们的经济中国是0.491亿,美国是0.49,北京上海拿着一块地,挣了100元作为创业者拿走了40%到70%,剩下20、30元被N多的员工分享,N个原因造成了我们国家在一次分配的时候,这个财富收入不均已经非常严重了,这叫第一次分配。

二次分配,我们国家有没有全民公费医疗?不要对标北美,我们和俄罗斯对标全民公费医疗,你要住好的房子有商品房和花钱买,我们人均GDP和俄罗斯差不多,我们的财力不在俄罗斯之下,二次分配前提下我们国家要补的课太多太多了。和北欧对标太多或者是差距太大。和俄罗斯对比我们有太多二次分配比不上俄罗斯,这个课一定要补上。二次分配我们有很多工作要做。

三次分配,捐赠的文化,我非常荣幸做了美国最大的公益组织,我也见证了美国人的慷慨,美国人的慷慨不仅仅是捐钱,捐自己的时间、管理经验和智慧N多N多,从钱来说,美国人公益捐赠占了美国人GDP2%左右,不会偏太多。中国最高的数据是0.18%这个是最高的数据。一次分配可能是出了大问题,二次分配我们有太多的事太多的课要补。三次分配我们这个捐赠的文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可能是为什么?我们国家是全球所有的维稳花的钱超过了国防预算,这是结构性的问题。

面临着科技颠覆,科技颠覆有N个,我最关心的事之一就是人工智能AI和机器人时代到来带来了新颠覆。2009年的时候我在DC做过一次演讲,我说我真的担心欧洲社会主义国家的群体扛不住来自中国和美国的联合进攻,美国人是创新不要命,中国人是赚钱不要命,社会主义是不是完了?AI在全世界范围内救了社会主义。如果N多专家的预测是对的话,N亿人中产阶级的机会有可能被AI打掉,律师、医生、审计师会失去工作,非常好的中产阶级的工作。收入财富不均已经如此严重了。科技带来了颠覆可能会取代一批大量的中产阶级,有可能会加剧收入和财富不均,财富可能更为聚集。

过去是强势政府弱势企业,N多的企业造成收入不均,我认为颠覆是科技带来可能会加剧收入财富。这样的话政府的二次分配和我们今天谈的这个主题三次分配变得越来越重要,对中国重要,对全球重要。

去年9月18日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让我去做了一次演讲,我做了几个大胆的预测,我说在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谈社会主义有一点风险的,你们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因为这样你们欧洲的社会主义有救了,是AI救了你们,不仅如此,社会主义会在全球卷土重来,包括我们中国,也包括你们美国。信不信等十年以后我们喝咖啡再看。所以,我们学校也特别重视这方面的探索。有机会可以向行长多学习学习,向全世界学习,向马行长学习。

2005年我们是第一家商学院把人文课程引入商业教育,当时之所以这么多做是全球第一家。就是希望更多企业和企业家从超越利润和商业的角度来考虑商业本身,人文关怀、社会责任、包括担当这是第一个考量。第二个考量希望更多的企业和企业家真正从长线来考虑问题。三四年前在我在剑桥论坛我非常荣幸作为开场主题演讲,我当时就提出一个理念叫“人类的集体转世”,什么意思呢?从东方到西方,从经济到政治体系之中,我们有什么样的几率体系保证商界和政界领袖真正关心人类50年、100年以后的事情,我们一谈长线就谈5年、10年,5年、10年可以忽略不计,我们现在掌握那么多科技,我们可以自取灭亡,我们可以自掘坟墓。我们商学院也有不可推诿的责任,学过金融的朋友知道,天线,一两百年前的一个天线,两百年以后的今天谁还关注这个事情。商学院整个的思维体系也培养了一批又一批超过短势的企业家,我们有可能把人类推向毁灭,我们人类掌握的科技太强大了。

同时,我们希望培养一批能超越被认为是土豪的企业家。同样重要的,中国的再一次崛起也需要培养一批真正有价值对接能力的人。这是中国再一次崛起重大的挑战,不仅仅是科技,是管理,这个挑战是越来越大。这个不是说西方对,我们不对,真正理解对他们是如此之核心和如此之重要。而对我们如此之核心和如此之重要。怎么把他们对接起来?减少不必要的误解、磨擦和冲突,甚至是冲突。中国的问题如此之大,这个问题变得越来越紧迫。

举个例子来讲,我们特别强调民族品牌,作为中国人,这个绝对能够理解的。今天早上会议上我也讲,你听不到任何一个顶级的跨国公司,宝马我是给德国人创造民族品牌的,IBM我是创造美国民族品牌的,没有,IBM到了中国都说我是中国的IBM,宝马说我是中国的宝马,忘掉自己是一个德国企业。宝马的董事长到中国演讲,跟大家介绍这是著名的德国公司宝马董事长,在演讲之前,我希望澄清一下,我不是德国公司,我是一个全球公司,这叫格局境界和价值应用,这对中国来说是巨大的挑战。

还有,我们说我们支持国家所有的政策都认为这是非常光荣的事情。同样你有没有听说过公司有一个老板说我是支持美国战略,我支持德国战略、我支持日本战略的?没有听过一个,西方信奉的是在商言商,国家是国家,企业是企业,国家和企业搅合在一起就没有公平和公正可言,这就是我讲的价值对接。这个解决不了,对中国的挑战越来越大。

当然,2008年我们学校启动了EMBA公益的六天课程,全球六天,学校做多少天是你的事情,公司做是你的事情,同学一起来进行公益活动,你们来选项,你们做创新。我们希望这种视野和这种思维,这种行为会成为一个DNA。你不仅自己要参加,你公司的员工可以参加,你的家属可以参加,全球第一家。

去年我们要求我们的MBA的24小时公益学时,这个是必修课不是选修课。今年长江的每个社会课程都有社会创新,为什么?社会创新问题有三大问题,第一是社会和财富不均,第二大问题是阶层固化与社会流动性下降,第三是社会可持续发展,三大社会问题,紧迫的社会问题,仅仅靠社会、企业、NGO都解决不了。必须借助资本的力量、金融的力量和管理的力量、创新的力量来解决。面向未来,尤其是颠覆使科技影响越来越重要的今天,在未来这个绝对不亚于科技创新和商业模式的重要性。所以长江商学院在敢为天下先,全球第一家学校把它作为必修课。所有的学位课程都要学。是因为至少我包括我的同事在考虑学校的时候我们不会拷贝任何学校的,我们是面向未来企业需要什么?社会需要什么?面对未来,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一代商业领袖,永远盯着这样的问题去聚焦,整合全世界最好的资源,把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做好。谢谢大家!谢谢!谢谢给了我这个机会。

(编辑:倪萍)
关键字: 项兵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