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毅夫建言日本经济:应积极加入“一带一路”倡议 打造东北亚经济共同体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林毅夫建言日本经济:应积极加入“一带一路”倡议 打造东北亚经济共同体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8-04-10 18:21:13 我要评论(0
字号:

“日本应该积极参加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的倡议,以基础设施在海外投资,给日本,增加日本产品的出口,然后来给他内部结构性改革创造空间。”4月9日,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前世行高级副行长、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在博鳌亚洲论坛上表示。

林毅夫指出,日本现在在高科技产业方面,跟美国跟欧盟跟中国竞争其实碰到一个困境日本自己国内的市场经济跟美国、欧盟比小多了,所以如果日本的高科技企业要像美国或者中国或者像欧洲那样蓬勃发展,并且领先世界的话,要克服日本国内经济规模体量不够大的问题。怎么来克服这个问题?应该积极的去创造东北亚自由贸易区,东北亚经济共同体。

最近中、美贸易战大家都在回看80年代日、美贸易摩擦的问题。林毅夫表示有两点教训可以吸取:

第一个方面,在80年代的时候日本在美国的压力之下,造成日元急剧升值,日本到国外买东西都非常便宜,变成了日本基本输出的时候产生了很多后来看起来不合理的投资。这是一方面。

第二个方面,日本因为货币急剧升值,也加速了日本的房地产泡沫的出现,泡沫破灭以后带来1991年到现在长达27年的经济疲软,这个教训我们要吸取。

以下为林毅夫发言实录:

林毅夫:我想日本从1991年以后的经济,确实引起全世界经济学家的一个高度关注,因为从1991年到现在,前后,已经26年的时间。日本的经济实际上是一种停滞的状况。如果从统计数字来看在1991年的时候日本的人均GDP达到美国的85%,虽然最近这几年开始恢复正的增长,但是我们知道经济发展如逆水行舟,你发展的慢别人发展的快,差距就越来越大。

日本现在人均GDP到2017年的时候只有美国的70%,实际上是往后退的。那么面对这种状况我想日本的经济学家,日本的政府也想出了很多办法。

但是,现在看起来,效果并不是特别显著。我想主要原因就是,任何国家发生金融经济危机必然有它内部结构性的问题,但是日本在内部结构性改革上,用中国人的话讲“雷声大雨点小”。

包括安倍政府上台以后提出安倍经济学的三只剑,我们只有前面两只剑,货币贬值增加财政赤字都射出去了,但是结构性改革这只剑还没有射出,所以这种情况下靠非常宽松的,非常超乎常规的货币政策,固然使它通过膨胀率现在超过0了,不是再通缩紧缩了。但是经济的基本情况,以我的理解,还跟它的预期有相当大的差距。

我自己也想说,作为一个经济学家碰到日本这种情况,到底能够学到什么东西?以及在这种状况之下,能够有什么比较好的措施?当然前面不是听我演讲,但是我总的来讲,可能日本的问题要超过日本来看。日本问题的出路可能要从全球的格局来看。我想其他人还有很多建议,所以我先不解释,如果有时间的话我再来说明一下。

林毅夫:现在有点时间了,我想解释一下,我认为日本经济它如果真正要走出从1991年以来的困境,有两个建议。

第一个建议是日本应该进行结构性改革,这可以说从90以后内阁首相都要想进行的结构性改革。但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佳人来。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是进行结构性改革在推行的时候是比较难的,比如日本是一个高收入国家,但是实际上它是一个很低效率的经济体,我们可以在日本经常可以看得到一些夫妻老婆店占用了不少劳动力,效率是很低的。他们应该在商业化方面进行一些改革,引进一些机制和外国零售商店的机制进来,这是要改革的。

但是他如果真要进行这些改革的话,那些夫妻老婆店短期之间要关掉可能会增加失业。但是你经济已经相当疲软的时候如果增加失业的话,政府压力很大。怎么来破解这种困境?我想如果他进行结构性改革,那就必须由政府的方式长期一个很大的需求,一般发展中国家可以用积极的财政政策进行一些消除增长瓶颈的,我把它称为超越凯恩斯主义基础设施的投资,来创造需求,然后给结构性改革创造空间。

但是日本很难做得到,因为日本基础设施已经非常好了,每个都有一个飞机场的,你还有什么基础设施可以做呢。在这种状况下,我觉得日本应该把基础设施建设的眼光往世界去看,比如发展中国家到处有基础设施的瓶颈,日本是一个生产资本品的高收入经济体,如果海外有更多的基础设施建设,那么对日本产业需求就会增加很多那就会增加需求,给日本创造结构性改革的空间。

所以这种情况下我第一个建议,日本应该积极参加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的倡议,以基础设施在海外投资,给日本,增加日本产品的出口,然后来给他内部结构性改革创造空间。这是第一个建议。

第二个建议,日本现在是一个高收入经济体,如果要继续提高收入,当然我们知道要不断的进行技术创新、产业升级。日本的产业总体水平非常高了,它的技术创新、产业升级的时候现在面临的一个问题。

日本是全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但是日本它的经济比重,国内的市场规模跟美国比较起来只有美国的十分之一,跟欧洲比较起来也只有它的十分之一,跟中国比较起来也只有中国的三分之一,但是我们知道在最高精尖产业技术上的创新,尤其信息产业时代都牵扯到标准,标准跟你的市场规模多大,是非常相关的。

大家都在竞争,我创新出来了以后,我在一个大的市场经济体里面,那么我第一次批量生产成本就低,我的标准就会变成全世界最有竞争力的标准。

但是日本现在在高科技产业方面,跟美国跟欧盟跟中国竞争其实碰到一个困境日本自己国内的市场经济跟美国、欧盟比小多了,所以如果日本的高科技企业要像美国或者中国或者像欧洲那样蓬勃发展,并且领先世界的话,要克服日本国内经济规模体量不够大的问题。怎么来克服这个问题?应该积极的去创造东北亚自由贸易区,东北亚经济共同体。

在这个基础之上,把东南亚跟东北亚形成一个共同经济体。如果能够形成这样的一个共同体,当然东北亚共同经济体这个体量就超过美国和欧盟了,如果把东南亚也包括进来的话,那体量就更有优势。在这种状况之下,日本在高科技产业的创新就能够克服国内市场规模小的问题。

方案是在这个地方,道路是在这个地方,但是有没有这样的政治认识和这样的政治决心,如果有这样的政治认识和政治决心,我相信日本可以走出当前的疲软的困境。然后再恢复像二次大战以后的蓬勃发展勃勃生机。

秦朔:林老师,我刚刚听下来的感觉,因为我们是2008年总量超过日本,现在12多亿美元GDP,日本不到5亿美元,差距某种程度上很大了,但是宫内义彦讲到的情况他们幸福指数安定指数很高,但是发现我们中国每天就是各种各样的矛盾、各种各样的困难、各种各样的焦虑,N座大山等等等等,我们已经是12:5了,但是我们焦虑感还是跟大,林老师您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林毅夫:我想每个国家选择自己的道路,日本目前确实从老百姓来讲有他值得满足和骄傲的地方。当然我们从是与人为善,我们希望日本能够发展的更好继续创造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日本曾经有过的奇迹。

而且,我想日本是在非白人国家当中第一个实现工业化、实现现代化的国家。他的成功给东亚、给世界上其他地区其实是带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经验。我们觉得并不是需要作为白人,也不是需要信仰基督教、天主教才能实现工业化、现代化。

我现在一直在推动中非合作,非洲国家的工业化、现代化。在非洲国家推动工业化、现代化很多人没信心,因为是非洲国家,还没有一个国家真正的实现工业化、现代化。如果非洲国家有一个像日本一样率先成就了工业化、现代化也会给非洲国家带来示范效应。日本过去在东亚地区是带来了这样的示范效应,是鼓励后来的亚洲四条小龙,亚洲四小龙的成功也给我们改革开放实现工业化、现代化加入国际大循环提供了经验。

但是如果要更上一个台阶,我想我成为提的两个问题是要考虑的。一个是怎么样真正的进行内部的结构性改革;一个是怎么样在这样的一个信息化为主要特征、以人工智能为未来的技术发展的主要特征的政治环境下去创造一个有利的环境。如果利用它目前已经处于比较高的人力资本金融资本积累的基础之上,再继续在世界经济中继续处于领先地位。这两个问题,我想日本是要仔细思考的。

问:我的问题是提给林毅夫院长的,日本制造业对匠人精神关注可能说是一把双刃剑,所以请问一下您中国制造业如何在吸取匠人精华的同时不是那么死板,保持创新和活力。谢谢。

林毅夫:我想把事情做好这种事是好事,把事情做精也是好事。像我前面的分析,日本现在经济是停滞并不是因为他的工匠精神,日本经济停滞是1991年经济泡沫破灭以后他们还没有进行结构性改革,他们还没有经济中比如服务业占73%,但是服务业效率非常低应该进行改革,这跟工匠精神没关。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日本现在经济在全面创新上跟美国比,或者是跟我们国内阿里巴巴、腾讯比,好像是落后的。落后了并不是说日本人创新能力低,而是有相当大的部分,国内市场规模相对有限。这跟也并不是工匠精神造成的。 所以我们看一个问题的时候要把这个问题背后的原因真正搞清楚,要不是搞清楚的话,把一个好的事情报出去了,反而你想解决的问题没解决,还把自己的优势丧失了。

问:各位老师好,我想问两个问题,一个是关于日本移民的问题,日本社会对移民保持比较保守的状态,但是今年日本政府希望在移民问题上有一些开放政策,请问日本开放的政策是一个什么样的程度?最近中、美贸易战大家都在回看80年代日、美贸易摩擦的问题,想问一下专家当时怎么看当时的那场贸易战。

林毅夫:我想有两点教训可以吸取,第一个,在80年代的时候日本在美国的压力之下,造成日元急剧升值,日本到国外买东西都非常便宜,变成了日本基本输出的时候产生了很多后来看起来不合理的投资。这是一方面。 第二个方面,日本因为货币急剧升值,也加速了日本的房地产泡沫的出现,泡沫破灭以后带来1991年到现在长达27年的经济疲软,这个教训我们要吸取。

从美国的角度来看,当时美国也把美国的贸易逆差归罪于日本等等,亚洲四条小龙。逼他们货币升值,同时把他们的生产转移到美国去。但是现在似乎看起来美国的贸易逆差也没减少,而且还在继续增加。实际上,在80年代的时候,美国的贸易逆差主要原因还是美国的储蓄太低。现在美国的贸易逆差同样的情形是美国的储蓄率太低。

中国的一句话,只有对症下药才能药到病除,但是美国从过去贸易情景来看总是不承认自己的问题,总士认为都是别人造成的。但是我相信80年代的时候他及时以那么大的力度把日本经济搞垮了,也没有解决日本贸易逆差的问题。当然这次我们有理由去做我们该做的事,我相信无论怎么样美国不增加储蓄率它的贸易逆差问题是永远解决不了的。

(编辑:许楠楠)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