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ron BRILLIANT:美国未反对全球化,美国经济不可能崩盘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Myron BRILLIANT:美国未反对全球化,美国经济不可能崩盘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8-04-10 18:33:00 我要评论(0
字号:

8d266941305a6b0f9ac614e8224b504

美国商会执行副会长 Myron BRILLIANT

财经网讯 “美国反对全球化这个说法是不对的,美国是市场上最为开放的市场之一,美国不断提高它的财税环境以及监管的环境。美国经济很有韧性,不可能崩盘。”4月10日,美国商会执行副会长 MyronBRILLIANT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上表示。

Myron BRILLIANT认为,美国商会是支持开放市场,公平贸易的,未来依旧会强力支持开放公平贸易。

Myron BRILLIANT表示,技术发展的如此之快,大大改变我们相互联系的方式。同时,也改变了我们传统的劳动力,而且是这种颠覆性的技术性的改变。

所以,在美国,在欧洲以及中国以及其他地方,都是会有一定的担忧。政府应和私营部门一起合作,解决围绕技术何去何从,以及贸易何去何从、收入不均的问题。从美国商会角度说,贸易是这个故事的一大部分,不是唯一的部分。

Myron BRILLIANT还表示,美国反对全球化这个说法是不对的,美国是市场上最为开放的市场之一,美国不断提高它的财税环境以及监管的环境,我们在持续进行税改和经济市场的松绑。

谈到美国经济的结构性改革,MyronBRILLIANT认为,第一大的挑战是福利制度的改革,如果我们不改革我们的福利制度,我们的债务率会持续攀升,但政客还没有做好准备跟选民谈论改革社会保障福利的问题,这是政治上的自杀。但对于经济来说,要解决我们的债务问题,就应该先解决这个问题。

对于美国政策的下一步走向,MyronBRILLIANT表示,今年11月份的中期选举后,会有三到四个重中之重的政策目标,首先就是调整美国的贸易政策,北美自由贸易区,正在重谈,几周以后答案就会揭晓。特朗普政府是不是能够和墨西哥、加拿大达成新的协议,还是2019年解决这个问题。

第二,我们要和中国达成一个宏大的协议,通过讨价还价,如果中美之间不能达成一致的话,不光会影响我们两国,也会产生全球的影响。贸易政策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美国必须要调整它的移民政策,这对美国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将来全球的竞争将是对人才的竞争。

第三,是美国实体基础设施,不管是港口还是道路都需要大幅度改善。美国大城市之间都没有高铁,美国的交通运输点对点枢纽之间都是欠缺,钱从哪来。我们是不是能够投资1.5万亿美元,负担1.5万亿的赤字,有这样的赤字得找到资金的来源。如果投资基础设施可以创造新的就业机会。我们经常谈高端就业机会,在美国我们也缺建筑工人,我们需要有这些建筑工人开展基础设施的建设。

Myron BRILLIANT最后表示,美国经济很有韧性,不可能崩盘。我们经济增长率虽没有我们想的那么高,但是我们还是会有经济增长的。因为这不是由华盛顿政策推动,而是由美国的企业推动的。

以下为Myron BRILLIANT发言实录:

Myron BRILLIANT:首先非常高兴来到这里,美国商会是一个非常大的企业联合会,大家放心我们是支持开放市场,公平贸易,我们仍然会强力支持开放公平贸易。

我想说的意思是毫无疑问现在我们美国国内以及中国,以及欧洲、全球都在就收入不平等的分配进行讨论,特别是贫富之间,在全球化方面也有一些辩论、争论。同时毫无疑问的是技术发展的如此之快,大大改变我们相互联系的方式。同时,也改变了我们传统的劳动力,而且是这种颠覆性的技术性的改变。

在美国,在欧洲以及中国以及其他地方,都是会有一定的担忧。政府是要和私营部门一起合作,解决围绕技术何去何从以及贸易何去何从的问题,政府如何解决这个收入不均的问题。从美国商会角度说,贸易是这个故事的一大部分,不是唯一的部分。中国已经开发了一个出口市场的事实,而且大幅的扶贫,我们做了很多的工作,习主席也是说了,扶贫、减贫是本国的三大要务之一,有很大的进展。

美国反对全球化这个说法是不对的,美国是市场上最为开放的市场之一,美国不断提高它的财税环境以及监管的环境,我们持续在进行税改,持续进行经济市场的松绑,我们不断刺激经济,不断进行稳定的增长,包括2.5%的增长率。好像还没有能达到特朗普说的4%的经济增长率,我们失业率17年来也是最低的水平了。

我们面临的挑战很多国家也都面临,包括技术带来的影响、冲击,对于劳动力的这些颠覆,有很多好处。技术带来了很多的好处,毫无疑问。与此同时,这也使得人们有更多的担忧,就像刚才主持人所说的,贸易是其中的一部分,但不是它的故事全貌。

我插一句,全球化我们开始又说到美国结构性改革,但是有几个关键的元素,第一大的挑战在美国面临的,就是我们的福利制度的改革,这也是我们联邦预算的一大部分,我们一直没谈到这个问题,这是一大部分。我们是否可以保持我们现在的经济增长率,整个的财政预算其实都是我们的福利制度,如果我们不改革我们的福利制度,我们的债务率会持续攀升,所以首先必须要先把这个福利制度改革问题解决。

但是现在政客没做好准备就来攻克这个问题,包括社会保障等等,问题现在就是说,政客还没有做好准备跟他们的选民谈论改革社会保障福利的问题,这是政治上的自杀,对于我们经济来说要解决我们的债务问题就应该解决这个问题,这是第一。

第二,我们农业服务方面实际上是盈余的,为什么特朗普一直以来都是想要说到贸易的关系,就是因为美国觉得工业制造业全跑到海外,他想把工业制造业弄回来。我们也是进行的过去一年经济的松绑,另外我们还进行了税改,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是否要真的进行。制造业是否会回来,不一定,我们国际供应链不是那样运作,包括到了墨西哥以及中国的南部,他们是不是要回到美国呢?

美国这边不光对于美国制造商,对于全球的制造商都是富有吸引力的。我们不是说都有时间,有四年来让大家都达成一致意见,德国又是德国的情况。另外还有我们的教育体系,上四年本科大学,是不是就真的出来毕业以后能当工程师?我们在进行工业革命,这对于美国来说是非常的重要。我们没有做好准备,美国一定要改变我们的路线。

要说到税改,刚才James STONE也是说了,我们也是说美国的税改确实并不完美,肯定不是一个完美的税改方案出台。我们要跟OECD的税率水平平衡,这不是我们的关键,我们要让公司的投资率以及对于我们劳工的工资投资率,都要进行改善。

我们已经看到一些信号,有一些企业使用税改来提高工资水平,提高奖金给工人,是不是可持续呢?也许不可持续,也许短期来说还行,但是长期不行,或者短期有冲击,长期可以。

如果说税改的前提你说的意思就是美国实际上可以释放出来,可以进行人民币的投资,投资于其他部门,这会带来一系列的冲击。经过一段时间可以让我们的经济走强,这是特朗普政府现在的说法。

王波明:我觉得你说的政策有点趋小,这能解决美国大问题吗?我再重新说一下,咱们别太多地去说应该怎么样,因为咱们不是美国总统。你觉得它会向哪个方向发展,这些短时间解决不了的问题会左右美国的政治走向经济政策,大家推测一下如果这样的话,解决不了仍然还是民粹在那,仍然是反对至少在政策方面不是倾向于向全球化发展的。这个问题大家来预测一下,美国政策下一步的走向由于目前的经济结构造成到底是什么走向?

Myron BRILLIANT:我能回答这个问题,我来这样回答一下。如果你向后展望两年,不要忘记我们还有中期选举,今年11月份,中期选举的过程中,现在在接下来两年当中会有三到四个政策重中之重的目标,首先就是调整美国的贸易政策,北美自由贸易区,正在重谈,几周以后答案就会揭晓特朗普政府是不是能够和墨西哥、加拿大达成新的协议,还是2019年解决这个问题。

第二,我们要和中国达成一个宏大的协议,通过讨价还价,如果中美之间不能达成一致的话,不光会影响我们两国,也会产生全球的影响。贸易政策是一方面,第二方面美国必须要调整它的移民政策,这对美国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今天没有感到太大的压力,将来全球的竞争将是对人才的竞争。

第三,基础设施,美国实体基础设施,不管是港口还是道路都需要大幅度改善。美国大城市之间都没有高铁,美国的交通运输点对点枢纽之间都是欠缺,钱从哪来。我们是不是能够投资1.5万亿美元,负担1.5万亿的赤字,有这样的赤字得找到资金的来源。如果投资基础设施可以创造新的就业机会。我们经常谈高端就业机会,在美国我们也缺建筑工人,我们需要有这些建筑工人开展基础设施的建设。

今天这样的政治环境当中,这些事能不能做到。比方采取正确的移民政策,比方说推出更加有利于美国增长的贸易政策,比方能不能改善美国的基础设施,这样我们才能够来讲像社会福利这样更长远的问题。

我非常欣赏李稻葵教授,非常有想法,在很多方面都非常有想法。我要说特朗普实际上是利用我们社会的分割化,并不是他造成的,这种民粹主义是在特朗普当总统之前就已经存在了。他是利用了这样的民粹主义,这是第一。

第二,丘吉尔说过一句话,我特别相信美国人,但是只有他把所有的选择权用尽以后才行。我们是一个创新的国家,我们不断推动全球的创新,我也相信中国会越来越创新。但是美国有更多的突破性的技术,中国是在追赶其他的国家,包括欧洲以及以色列都是在迎头赶上。

尽管我们政治方面的挑战以及经济结构上面的问题,刚才朱民所指出的,我们自己也同意我们预算赤字不可持续,James STONE和我都同意,但是我们的经济也是有韧性的,我们的经济不像欧洲,我们不可能崩溃,不可能崩盘我们经济增长率没有我们想的那么高,但是我们还是会有经济增长的。

因为我们的经济增长不是由华盛顿政策推动,而是由美国的企业推动的。并不是说我们没有问题,我们确实有收入的差距,确实像刚才James STONE所说的问题,我们确实有问题。我们要进行劳动力的改革,要对他们进行新技能的培养,为21世纪做准备,我们大企业、小企业都在进行创新。所以我们的经济非常有活力,非常有实力。

问:Myron BRILLIANT先生,我是意大利的一个在美国有很多办事处的物流公司,我想问的刚才没说到钢铁的关税,需要钢铁来建造车的,关税转到车价上,我同意李稻葵说的,所有的这些制造业都是非常老旧的,如何来用这样的钢铁来振兴制造业?

Myron BRILLIANT:我之前是代表美国钢铁行业的,我对这个行业还是比较了解的。我们不喜欢这种来自任何国家包括中国或者其他欧洲国家的配额,所以我们不喜欢这种警察式的管理方式,我们不支持配额,不支持这种限制,不支持这种方式,这对于全球的经济来说都是不好的。

第二,美国的钢铁消费者包括石油,还有汽车行业。 第三,中国包括钢铁行业、水泥过剩产能是存在的,如果充斥市场,政府会出来干预,欧洲也会进行市场的干预。因为量太多的话,价格压的太低,这对于一个国家来说,你的制造业的竞争力就不会有利,就会影响我们的工人。

问:我有一个问题提给Myron BRILLIANT,现在看到美国的公司在习主席今天上午演讲之后处在两难的境地,一方面特朗普总统想和中国进行贸易摩擦,与此同时中国对于一些产品在主动表态要降低关税,并且进一步开放中国的金融市场,吸引更多美国公司到中国投资,包括保险行业和其他的金融市场的子行业。对于美国的公司来说,他们如果想来中国能不能无视特朗普的想法?

Myron BRILLIANT:我认为美国的公司要到中国来的话,是因为中国的政府有吸引力,中国的政府体量很大而且是增长当中的市场。有很多美国公司都把中国的发展作为整体战略的一个组成部分,他们还要看习主席讲的四条重要的举措,扩大市场准入,包括服务业、制造业的市场准入。实际上意味着什么。

我们听到刘鹤先生讲的银行证券公司和保险公司的门槛会进一步放宽,但是这也不会一蹴而就,我们不知道用多长时间能够实现。还有电子支付的事情,这些细节不一一讲了。

如果这几方面的表述都能够有具体的细节和时间表来与之匹配的话,而且这些消息能够越早得到越好,这样就会在非常大的程度上化解目前美中关系的紧张因素。美国公司认为中国市场是有吸引力,特朗普政府的政策他们会忽略,他们来到这个市场就会因为这个市场有吸引力。

(编辑:林辰)
关键字: 美国 全球化 经济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