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若谷:中美贸易争端不至于引发新的“灰犀牛”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李若谷:中美贸易争端不至于引发新的“灰犀牛”

本文来源于财经新媒体 2018-04-10 22:02:29 我要评论(0
字号:

“中国的债务风险不是很高,因为是内债、不是外债,因此没有货币错配的问题存在,因此我觉得风险基本是可控的,我觉得中国因为中美的贸易战引发金融的风险是不太可能的,因为中国本身市场很大,内需也很大。”4月9日,中国进出口银行原董事长、行长李若谷在博鳌亚洲论坛上表示。

1

中国进出口银行原董事长、行长  李若谷

李若谷不认为美国要和中国真正打一场贸易战。他认为美国只不过是利用贸易战作为一个工具打开中国市场,特朗普及其团队认为美国在中国获得的利益比中国在美国获得的利益要少,他们希望把中国的市场打得更开,以便获得更多的利益。这个方向和中国改革开放的方向是一致的,中国也是在不断开放、不断改革,因此不会产生所谓“灰犀牛”“黑天鹅”“明斯基”时刻这样的问题。

以下为李若谷发言实录:

主持人:李先生,习主席今天上午给我们传达了清楚的讯息,金融开放,你觉得美国明斯基有什么冲击,有什么影响?

李若谷:无论是“黑天鹅”还是“灰犀牛”这种金融风险都是难以避免的,出风险是绝对的问题,不出风险是相对的问题,我不相信哪个银行哪个企业哪个公司只发展到一定水平就不再发展了,大家都是想不断的发展,不断的做大,风险肯定会聚集的,包括金融机构也会聚集风险。所以作为监管单位如果想把风险全部屏蔽掉,或者把风险全部覆盖掉,我觉得是不太可能的,为什么呢?因为作为尽管机构来说,它的已知一定是小于它的未知,未来的事情是没有发生的,因此很难去预测,也很难预先去监管,风险的控制是非常困难的问题。

回答你的问题就是中美贸易之间的争端会不会引发新的“灰犀牛”,“明斯基时刻”等等发生,我觉得中国不至于,刚才日本的朋友讲到中国的公司债很高,但是中国的公司债都是内债,日本的债也都是内债,所以日本的金融风险我觉得就不是那么高,中国也不是很高,债务的风险不是很高,因为是内债,不是外债,因此没有货币错配的问题存在,因此我觉得风险是基本可控的,我觉得中国因为中美的贸易战引发金融的风险,是不太可能的,因为中国本身市场很大,内需也很大,如果在外贸上有一些困难的话,中国的内需还可以解决很大的问题,而且我也不认为美国要和中国真正打一场贸易战。只不过是利用贸易战作为一个工具,要打开中国的市场,将特朗普及其团队,认为美国在中国获得的利益,比中国在美国获得的利益要少,因此这不是互惠的,他们希望把中国的市场打的更开,他们好获得更多的利益,这个方向和中国改革开放的方向是一致的,中国也是在不断的开放不断的改革,市场也在不断的开放,因此不会产生所谓“灰犀牛”“黑天鹅”“明斯基”时刻这样的问题。

李若谷:影响国际事件的特朗普的政策会继续实施,现在只是宣布,中国也是如数奉还,但是双方没有真正这样做,如果真正这样做了,这将会带来极大地的影响,我认为有极大的不确定性。

另外就是每个的货币政策,如果美国快速结束它的扩张政策,这也会对国际经济带来巨大影响。

为了能够预防风险,不管是“黑天鹅”,还是“灰犀牛”的风险,银行的内部管理显得极为重要,他们是否能够真正的去做好内部的这种管理和预防风险,并且提升这方面的文化,医生并不能解决病人的问题,医生更像是一个外部的监管者,银行和企业像是病人,当医生告诉病人你有这种病人,自己照顾好自己,但是病人的依从性很差的时候,完全跑到监管之外,银行外的监管就没有意义,银行内部的预防风险机制和文化就显得尤为重要,尤其在预防“黑天鹅”和“灰犀牛”的过程当中。

提问:今天上午习主席在他的演讲中讲到,我们将会进一步扩大在金融领域的开放和投资,中国是否已经做好足够的准备去开发他的金融领域。是否会有一些不可见的障碍阻碍了这个外国投资者对于中国金融领域的投资?

李若谷:中国的金融领域在过去的40年中一直在持续的开放,有很多外国的银行,外国投行,外国的保险公司在中国运作,要回答你的问题我们要等一些细节出来,习主席的演讲更多的是政策的宣布,将会进一步的放宽金融领域,但是如何具体做,具体的细节是怎么样的?我们需要拭目以待,具体的细节出来之前我不能说是否有一些不可见的障碍或者其他的。

法律的系统也非常重要,不管在金融领域还是其他领域的外商投资者,他们都非常的强调中国法制系统的透明性,国际的公约国际的操作相对接,如果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的话,我相信外国的投资者也自然会对这些充满信心。

提问:谢谢,我有一个问题,有很多谈到中国的债务问题,说中国在去杠杆化,不管是主权债还是公司债,我们看到中国的企业在过去的几年中不断的进驻海外的资本市场,期望能够进一步的去实现这种债务的转化,我想问的是如何以一种可持续的方法去解决中国的债务问题,防止中国的债务问题转变成“黑天鹅”或者“灰犀牛”的风险?

李若谷:我不觉得中国的债务有很大的问题或者说危机,我刚才说过中国的债务,主要是国企的债务,政府债,无论是地方政府还是中央政府都只是GDP的40%,所以说企业债向人们描述的GDP的170%,但是他们都是国企。私企的债务也是50%左右,这不是很大的问题,所有的国有部门,或者我们说是政府的左右口袋,政府已经在采取措施进行调换,比如说债转股,或者是跟其他的资产去转换,所以有很多的方式可以去处理国企的债务问题,并没有引起很大的问题或者危机,无论是在中期、短期还是长期。

谢谢。

提问:我们是搞互联网创新开放商业平台的,我们有一个术语“金融生活化,生活金融化”,大家在讨论非常专业的话题,能否用社会普罗百姓大众参与的,用开放创新的理念可以化解经常谈到的金融危机给社会生活带来的心理压力和不愉快的感觉,谢谢。

李若谷:虽然他说的是中文,但是没有听懂这个问题。大家都想参与这个金融,从金融中获益,也许能够使金融风险不那么聚集,应该是这个意思,我的看法是这样的,金融是一个高风险行业,如果大众14亿人都去搞金融,我觉得不能这样干,金融还是要有比较专业的人士机构去经营,但是中国的金融体制有变化,中国的经济比较市场化,比较分散化,很多中小微的企业,包括个体企业,还有很多农业,怎么样让中国的金融能够为这些中小微的企业服务,是我们现在面临的非常大的问题,中国的金融是相对金融的,它面对是相对分散和相对市场化的经济,这两个之间是不匹配的。如果能够让这两个事情匹配起来,我们要大力的发展中小银行,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任务,我觉得如果能够做的比较好的话,刚才这位朋友的担忧可能会化解。

谢谢。

(编辑:许楠楠)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