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民:根本结构不解决,美国的贸易问题是没有办法解决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朱民:根本结构不解决,美国的贸易问题是没有办法解决

本文来源于财经新媒体 2018-04-10 22:14:22 我要评论(0
字号:

“全球化对美国确实造成了冲击,特别是贸易赤字。美国经济的结构决定的,贸易赤字的背后是美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4月10日,IMF前副总裁、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在博鳌亚洲论坛上表示。

(IMF前副总裁、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 朱民)

朱民指出,“我对美国经济前景并不看好,从短期和长期来说,今年的美国经济强劲,没有任何问题,特朗普的税改增加了2%GDP的财政刺激政策来推动经济增长,而且货币政策仍然宽松。”

他还表示,美国的股票市场在历史新高,估值在历史新高,市盈率在历史新高,美国在整个周期的第九分段,然后往下走。特朗普的政策在延续第九分段,通过政商主义的政策,通过财政的改革,税收改革,所以市场形势很好,在往上走,但是已经走在那个阶段了,风险在上升。美国的债是在历史最高,利率水平只会上升,不会下降。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是一个谨慎的,稳健的透明的操作,市场预期和美国政府的宏观政策匹配,可以比较好的缓和度过这个周期。

以下为论坛讨论文字实录:

主持人 王波明:现在美国谈经济结构的问题,通过贸易,这么多年,当然不是全部的原因,肯定是很重要的原因,使得美国低端人口,制造业这一块全移出去了,美国也在发展,贸易中高端的产品像iphone研发的产业链在往上走,虽然它们的失业率很多年都是最低的,但是从收入情况上看,二三十年了,中产阶级的收入没有明显增长,到底是什么问题使美国的产业链走不上去?产业链走上去以后却对低端人口没有帮助,这到底是什么问题?

朱民:这是世界上很多发达国家面临的挑战。当全球市场开放的时候,新兴经济通过技术,通过劳动力不断从产业链的上升得到发展的时候,要求所有的发达国家从产业链往上走,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的,全球化对美国确实造成了冲击,特别是贸易赤字。美国经济的结构决定的,贸易赤字的背后是美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

从经济学原理来说,如果消费太高,储蓄不够,大于投资,必须通过向世界进口商品来减缓。美国人是长期的寅吃卯粮,借钱消费,储蓄不够,小于投资,所以贸易长期的赤字,美国人这个结构不改,过去30年有赤字,今后30年还会有赤字。

主持人 王波明:这怎么改?不是有意愿就可以改的。

朱民:需要向更高的产业发展,但是我们看到美国的结构出现了很大的问题,美国的经济结构在过去的15年出现了轻化,像一般服务业转移,美国的服务业居高不下。金融危机以来,过去10年美国新增就业的89%在服务业,特别是在饭店、医院、教育等等,还不是特别高端的服务业。因为这个原因,服务业的劳动生产力低,整个收入分配不均。高端上不去,这是整个市场的调整机制,一般服务业上升,高端制造业的产业化则不够。

举一个美国和中国的例子,美国对中国的高端技术产品的出口市场份额占中国市场份额的16.8%,2016年这个份额跌了一半,只占8.2%,这个市场份额给日本、韩国和台湾省。可见,在国际一般的水平,美国高端产品的竞争能力在下降,这是一个很大的事情。随着美国有无数新科技的发明,却无法产业化,这反映了市场的功能失效,也反映了政府宏观政策的失效。因为高端的产业上不去,走向低端的服务业,美国现在最大的经济结构问题是劳动生产力急剧下降。90年代美国劳动生产力平均增长1%,2008年到现在美国每年0.5个百分点,劳动生产力不够,利润厚度不够,蛋糕不够大,就没有东西分配,所以就会有收入不均的问题,有贫富差距的问题。根本结构不解决,美国的贸易问题是没有办法解决。

朱民:中国和美国的服务业水平上升,不可同日而语,中国是从48%升到50%,美国是从80%升到没地方再升了。所以,从80%以上再往上走,服务业就很难在财富制造上创造一个强有力的增长,我觉得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而且美国的服务业走向餐饮业、家庭保姆、医疗服务业。德国的服务业也很高,它是工业服务业上升,我觉得这个很重要。对服务业还要细看,从这个意义上来说……

主持人 王波明:为什么讨论美国结构性问题,美国民粹主义也在不断上升,欧洲也一样,其中有一个原因在于,美国曾经一度是一个中产阶级的社会,是一个椭圆形的。过了几十年以后,到今天变成宝塔形的,跟中国也有点相似,5%的人拥有50%以上的财富。蓝领不满意,几十年家庭收入都没有增长,所以他们愤怒,再加上低端制造业的工作全流到东南亚地区,大部分是在中国。又解决不了低端人口的问题,造成目前特朗普总统想利用这个问题,首先当选就是大量蓝领的支持。

这个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结构的财富分配怎么就变成从中产阶级到了金字塔。

朱民: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先回到刚才讲的很重要的一点,贸易赤字和财政赤字的问题,这两件事是连在一起的,虽然我旁边的美国朋友说不在乎贸易赤字,只在乎财政赤字,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有美元,可以向全世界发债维持贸易赤字,但这个是不持久的。美元的一统天下形势正在被打破,人民币进入SD2,财政赤字,美元信用发生问题,美元的汇率在发生波动,会影响美元的世界价值,又反过来会影响以美元借款的贸易赤字,这两件事都是不可持续的。

贸易赤字和财政赤字我觉得都是不可持续的。

王波明:但这种状况已经持续了几十年。

朱民:开始的时候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第一次出现了中国成为第二大经济体,这是很大的变化,中国经济的速度对全球GDP的贡献都超过了美国。这个世界的格局变了,还能不能维持,要求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的呼声越来越强烈,大局变了。

第二件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中产阶级消失了。中产阶级低端化是两个原因,第一是工资总量占GDP的总量份额在下降。美国下降很厉害的,在过去20年间下降了6%的GDP。为什么工资总量会下降,就是因为工作的质量,劳动生产力的下降,以及工作向服务业衍生,工资的总量没有跟上经济的发展。

经济的发展靠什么?这是第二个原因,美国的金融市场走的太快,远远超过内经济的增长,有钱人通过金融市场得到了很多的收入,所以绝对而言,中产阶级的工资总量下降,相对而言,10%和1%的收入比他们要高的多,这是实体经济和金融经济、虚拟经济的思考,这是根本性的问题。

王波明:短时间解决不了的问题会左右美国的政治走向,它的经济政策。如果这样的话,解决不了,仍然有民粹在那,至少在政策方面不是倾向于向全球化发展,这个问题大家预测一下,美国政策下一步的走向,由于目前的经济结构所造成,到底会有什么走向。

朱民:我对美国经济前景并不看好,从短期和长期来说,今年的美国经济强劲,没有任何问题,特朗普的税改增加了2%GDP的财政刺激政策来推动经济增长,而且货币政策仍然宽松。

王波明:有一个一次性的效应。

朱民:美国处于宽松的货币政策和宽松的财政政策的阶段,这个阶段通胀起来还没有那么快,所以今年美国经济增长强劲,没有问题。但是今年的强劲增长以后能不能可持续,明后几年怎么走,我觉得很不确定。

第二,美国的金融市场有很大的风险,股票市场现在是历史最高,远远高于危机以前的水平,不但股票市场高,股票市场的估值、市盈率也很高,美国的市盈率平均是18倍左右,现在已经到30倍,而公司的收益上升远远赶不上市盈率的上升。股票在高市、债市在高市,债权市场在历史最高,利率在上升,债市只能往下走,股票市场只能往下走。虽然特朗普的政策推动股票市场短期内发展,从中期看,只能往下走,最近贸易战引发的波动,股票市场大幅下降,表明了市场信心的脆弱性。

长期来看,民粹主义的基础会长期存在,收入分配问题是一个大问题,长期的退休金问题,财政赤字问题,中产阶级感觉不安全的问题。我觉得这些问题都长期存在。美国现在当务之急要做什么,美国要做供给侧改革,而不是用宽松政策总需求来拉动。

主持人 王波明:是跟中国差不多形状的供给侧吗?

朱民:譬如说对产业结构的改革,产能的改革,美国产能过剩也是一个大问题。譬如说教育,刚才讲了很多,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对于退休金的改革,这些都是很大的问题。这些改革提供了大家对未来的信心,美国人才会投资,才会发展。贸易战一打,越打信心越小,企业越不投资,所以就使得美国经济的前景增长越来越不看好。

现场提问:

提问:我想请教朱民,美国经济的脆弱性会不会再次导致金融危机?今年是金融危机10年,有经济学家担心这个问题。

朱民:这个问题提的挺尖锐的,美国金融市场是世界最大的金融市场,美国金融市场的波动不可避免的影响全球金融市场和经济的波动。今天和2008年相比,有两个根本的不同特征,第一,2008年全球总债务是72万亿美元,今天是131万亿美元,历史上从来没有经过大的危机之后债务是持续性如此大规模的上升。

王波明:金融危机以后世界债务比之前还加了一倍。

朱民:全球上杠杆,金融的池子加深了,风险在加大,脆弱性还是全球的问题。现在跟2008年相比,2008年的时候市场流动性风险很高,但是当时的宏观政策的空间很多,政府债务相对比较低,发达国家平均70%,利率水平5-6%可以降到零,货币政策和财政赤字的风险今天都没有,发达国家的财政赤字从70%增长到今天的110%,几乎没有了,利率水平,今天是0,如何再降。如果再有危机和波动发生的时候,政府已经不可能像2008年那样大规模的入市干预救市,这两件事的背景放在前面,大家都看的很清楚。如果有大的波动很危险,大的波动只会从美国的金融市场来。就是我刚才说的,美国的股票市场在历史新高,估值在历史新高,市盈率在历史新高,美国在整个周期的第九分段,然后往下走。特朗普的政策在延续第九分段,通过政商主义的政策,通过财政的改革,税收改革,所以市场形势很好,在往上走,但是已经走在那个阶段了,风险在上升。美国的债是在历史最高,利率水平只会上升,不会下降。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是一个谨慎的,稳健的透明的操作,市场预期和美国政府的宏观政策匹配,可以比较好的缓和度过这个周期。如果政策的透明度不够,和市场的预期不符合,产生误解误读,或者是有大的政治不确定性产生大的市场波动,大的市场波动出现是不可能的。不是说今年会出现这个情况,我觉得今年市场会出现大的波动,不至于崩盘,但是在2-3年里,市场再次发生危机的概率是很高的。

(编辑:许楠楠)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