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米:中国在新的经济发展过程当中需要进一步减少国有企业的份额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拉米:中国在新的经济发展过程当中需要进一步减少国有企业的份额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8-04-11 11:36:40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 “我的观点是中国在这一轮新的经济的发展过程当中,可能需要进一步减少国有企业的份额,中国有一些地方改革开放做得非常成功诸如摒弃一些关税壁垒,但是如果让国有企业过于强大不一定是好事。”4月11日,欧洲智囊团(Notre Europe)荣誉主席、世界贸易组织前总干事拉米在参加博鳌亚洲论坛上表示。

拉米比较了中国与欧洲的国有企业发展状况。他认为,欧洲可以发展一些公有企业,以进行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但他指出,在这个过程中,应当控制国有企业规模,以及国家资助的限制,以保证市场公平竞争。

拉米认为中国“国有企业有点太大”,应当减少其所占的份额。他表示,中国需要有更小规模的政治驱动的企业来推动发展。

以下是文字实录:

拉米:我们大家都在非常认真的聆听习总书记的演讲,我相信大家都是像我这样,昨天的演讲是非常重要的信号,那就是中国将张开双臂环境新一轮的经济增长和经济合作,这是具有标志性的一次演讲,当然我这里也不具体的说习总书记昨天说了什么,其实他昨天也提到的一些行业会迎来进一步的开放,我觉得对于我们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未来我们的执行举措是什么样的?时间表是什么样的?这也是昨天习总书记还没有时间详细讲的,我听到他说是越快越好,当然如果要我的团队完成某些事情我给他们说越快越好他们不太清楚,而且我也不太满意他们交上来的成果,所以对接下来的时间表和我们的具体举措特别重要的,特别是我们现在期待美国总统特朗普作出什么反应?因为他掀起了中美的贸易摩擦,有两种性格,一种特朗普觉得中国退让了,我是赢家。另外一种可能性特朗普可能会说这个话我听过很多遍了,我还是不断的加压看看中国到底怎么做?看特朗普到底为此作出什么反应我不确定,我自己当然有一个对的反应是什么,但是特朗普不一定听我的。

拉米:我说的不一定正确,就谈一下自己的观点,有一点我非常的同意,就是国有的企业,他们的确是非常强大的,但是我不同意的是他们太强大了,我的观点就是中国在这一轮新的经济的发展过程当中,我们可能需要进一步减少国有企业的份额,中国当然有一些地方进行改革开放做的非常成功,我们就是摒弃了一些关税这样的壁垒,但是我们如果要真的让国有企业进行竞争过于强大不一定是好事,阿妮乃夫(音)说过国有企业他们占到40%的资产,这是非常大的体量,我觉得这有点太大,国有企业的份额必须要有所缩小。WTO我们的一些法规都是完全中立的,不管你是国有企业还是私营企业对于我们来说没有区别,我觉得关键的一点他们到底是不是受到到了补贴?这是一个大的问题。中国的这些贸易伙伴他们会认为国有企业受到了一些优惠的政策,而且成本都是非常低廉的,得到了支持,很多的国家都认为中国很大的优势就是劳动力成本,其实中国的劳动力成本在不断上涨的,现在中国的制造业生产力低廉的价格优势,现在已经需要被创造创新进行取代了,因此我们对于WTO的这些法规,可能就是从这些方面进行解读。

拉米:给大家介绍一下欧洲的观点,在欧洲,比如说美国发展的时候我们有很多的资本化,有短期的贪婪的投机的行为,他们不会关注长期的发展,也不会关注社会的平等,也不会关注环境的恶化,我们其实不喜欢看到这个现象的,但是我们往东看中国,我们看到国有资本化,占到了我们经济的50%,一边是0,一边是50%,在欧洲我们说也许有25%,我觉得这样我们可以有一些公有的企业,他们可以考虑到长远,他可以做基础设施,做交通这些非常重要的企业,问题就是到底这些国有企业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为什么我们需要这些国有企业?我们需要一个很好的原因。当然还有国有企业的规模,让它的规模不会阻碍市场的竞争,在欧洲我们有非常严格的规定,在欧盟这个层面,我们有一个国家资助的限制,我们支持市场竞争,而且这样的一个竞争应该是在私有企业和公有企业之间的公平竞争,如果它是公有企业,它不会受到特殊的照顾,它不会有特殊的,比如说更加低成本的融资的成本,这是我们刚才所谈到的。如果我能够给中国的体系提一个建议的话,我觉得他们应该确定一下到底国有企业应该占多大的份额?今天我觉得国有企业还是有点太大了,但是这可能是过去遗留的问题,你们可以分布来进行,你们确实需要很大的政治导向,让中国实现进一步发展,现在中国的发展需要有一个更小规模的政治驱动的企业发展。

拉米:其实您的这家公司肯定非常大的,因为您是全球大的企业,这是完全没有问题的,问题不是大或者小了,事实上只要一家企业到全球去竞争它的规模必须要足够大,只是说有一些国际企业大还是小,我的感觉国有企业占50%还是有点大了,个人感觉。问题就是怎么样把这个比例下降呢?如果我们想要这么做的话,我们现在对经济进一步的开放,这就意味着我们的私营领域,它可能需要占到更大的比例,不管是中国境内的一些私营企业还是国外的,不管是做一些私有化还是做一些其他的举措,都可能需要慢慢的降低比例的过程,在东欧和俄罗斯,其实我们做私有化的过程当中,确实出现了很多的问题,所以私有化的过程当中,我们一定需要小心谨慎的来进行一些措施和执行,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会冻结一些资本,实际上有很多的公有的资产,目前它是在国有企业运用当中的,如果说这些资本,如果到了私营领域的话,对于他们来说可能是更加自由的一些资源,不管是在健康领域,在社会的一些领域等等,这些都可以给私营领域发挥巨大的作用。比如说如果我是一个政府官员,我们要看到当地的有限资源分配,来分配一些资源,在资源的角度做一些深入的思考,你说的像您这家企业,它是不是和一个差不多规模的私营企业一样的高效?其实这个不是问题,因为你确实很高效。

拉米:你刚才提到的GDP和就业的比例能我能够理解,但是我所说的是资本的所有制这边,他们拥有了多少资本,这些企业拥有多少资本的支配权,其实确定了他有多少支配的权利,比如说在制造业我的数据是IMF给我的,45%的制造业的资本是国有企业控制的,还不是工厂这边,因为工厂制造业他们可能跟服务业比较少的,但是你要知道还有像电信通讯行业等等,这些是有一些混合所有制的,所以45%制造业资本所有权支配权再加上服务行业。

拉米:资本是由资产的权利决定的,IMF是45%的资产,这和资本有关系,因为你的长期资产肯定要有资本或者是负债来决定的。

再看股权,70%的上市公司,这个可能也是资本的一个部分,有一部分资本可以进行交易的,70%的上市资本差不多也是国有企业的,我就是大概加起来差不多50%了,当然我们这个数字,我们计算的维度可能不一样,它的资本和资产总体来看中国的国有企业,在考虑到中国的整个的国家的经济体量和快速发展的形式和中国现代化的情况,我过去算出来的50%还是有点大了,和资源合理分配需要的比例来说可能有点大,因为我们需要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的话,国有企业的规模和竞争肯定是密切相关的,如果说他们的大小太大了,那就必然会对竞争有一定的限制,不管是在国际市场还是国内市场都是这样的。

拉米:首先非常同意你刚才讲的习近平主席提出来的多边主义,这是一个信号,因为我们美国贸易的措施,特朗普想要单边主义,我们知道它的后果,我可以公开告诉大家,这是很危险的,昨天中国主席给出的一个信号,中国要多边主义,而不是双边主义,这是非常重要的。

(编辑:倪萍)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