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届金融委亮相:多数现任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新一届金融委亮相:多数现任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

本文来源于21世纪经济报道 2018-07-04 08:41:00 我要评论(0
字号:

新一届金融委亮相 审议打好防风险攻坚战三年行动方案

21世纪经济报道 记者 张奇 北京报道

7月2日,新一届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下称“金融委”)成立并召开会议,研究部署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等相关工作,新一届金融委同时亮相。

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担任新一届金融委主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担任金融委副主任兼办公室主任,国务院常务副秘书长丁学东任金融委副主任。

新一届金融委成员还包括: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央行副行长兼外汇局局长潘功胜、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韩文秀、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连维良、财政部副部长刘伟。

他们中的大多数,还现任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一职。

本次会议审议了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三年行动方案,研究了推进金融改革开放、保持货币政策稳健中性、维护金融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等重点工作,并部署了近期主要任务。

“未来一段时间内,监管层将更多注重结构性去杠杆,避免过度使用在总量层面一刀切的去杠杆措施。”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骏称。

“统筹协调”的权威机构

值得注意的是,本届金融委特设七个协作单位:中纪委、中组部、中宣部、网信办、公安部、司法部、最高法。

中央纪委副书记李书磊、中央组织部副部长邓声明、中央宣传部副部长蒋建国、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小伟、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司法部副部长刘炤、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刘贵祥参加了此次会议。

事实上,金融委自诞生第一天起,就被定义为,国务院统筹协调金融稳定和改革发展重大问题的议事协调机构。

分析人士认为,特设七个协作单位,这本身便是对以往各自为政的金融监管模式的重大突破。除财金部门外,还有中纪委、中组部、中宣部、网信办、公安部、司法部、最高法等诸多部门参与其中,有利于统筹协调,堵住监管空白。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认为,七个协作单位的设置,目的也是为了加大监管协调。比如在监管政策的权威性和震慑力方面,中纪委、中组部、公安部、司法部、最高法可以给予配合,若金融机构及其工作人员出现问题要进行问责、处分时,需要司法和纪律部门配合;此外,金融具有很强的网络性,有中宣部、网信办参与,会对预期管理、舆论引导起到一定作用。

在设立金融委之前,为了加强监管协调,国务院批准建立由人民银行牵头的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制度,但各方反馈效果有限。马骏认为,与过去的一行三会协调机制相比,金融稳定委的协调能力更强,更有权威,参与方也更全,有助于避免不同监管部门各自出招和由于监管叠加而人为导致流动性过度紧缩乃至市场恐慌的情况。

“现在外部因素交织,使得防风险任务更加艰巨,比以前主要考虑国内降杆杠的情况更加复杂,因此未来需要更多统筹,综合考虑内外部各种因素,控制总量、优化结构,同时内外平衡,在当前相对复杂情况下,有序推进防风险工作。”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称。

可喜的是,跨部门的金融监管协调已日渐频繁。近日,潘功胜与孟庆丰举行工作会谈,双方就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打击地下钱庄及非法外汇交易平台等有关情况及下一步工作安排交换了意见。

稍早之前,在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法律政策宣传座谈会上,央行相关发言人表示,将配合司法部,推动《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和《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的出台等。

审议防风险攻坚战

三年行动方案

防风险为“三大攻坚战”之首,打好防风险攻坚战意义重大。本次会议分析了当前经济金融形势和金融运行情况,审议了金融委办公室提出的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三年行动方案。

随着严监管、去杠杆的推进,年初以来信托、债券违约频发,股市、汇市出现波动,市场情绪低迷。“现在的金融稳定,考虑的压力有两方面:一是外部美联储持续加息、中美贸易冲突可能带来不确定性;二是内部金融去杠杆还在继续,存量风险仍处置过程中。资金面整体趋紧的情况下,部分经济主体前期过度负债的风险开始暴露”。曾刚称。

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要有序化解存量金融风险,同时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需要多方面协调配合,不仅是货币政策,还要财政政策等其他多方面需要综合考量,这是金融委当前面临比较重要的任务。

刘鹤曾多次表示,对打赢防风险战役充满信心。他说,我们有诸多有利条件:中国经济出现企稳向好态势,基本面长期向好的趋势没有改变;中国未来发展有巨大的潜能,既包括城市化的潜能,也包括改造传统产业和创新发展的潜能等;中国金融体系总体健全,储蓄率较高。

本次会议亦认为,当前我国经济正向高质量发展迈进,市场主体韧性强,国内巨大规模市场的回旋空间广阔,完全具备打赢重大风险攻坚战和应对外部风险的诸多有利条件,对此充满信心,下一步各项工作都将按既定方案有序推进。

易纲日前表示,央行高度重视外部冲击的影响,将前瞻性地做好相关政策储备,综合运用各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稳定,把握好结构性去杠杆的力度和节奏,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郭树清认为,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征程上,需要着力解决一些领域滞后的问题,加强薄弱环节。当前需要优先考虑的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加快企业结构调整;二是妥善处理企业债务违约问题;三是大力推进信用建设;四是努力解决违法成本过低问题;五是合理把握金融创新与风险防范的平衡;六是加强机构投资者队伍建设。

研究部署五大重点工作

除了审议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三年行动方案,此次会议还研究了五大重点工作,其中包括:推进金融改革开放、保持货币政策稳健中性、维护金融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把握好监管工作节奏和力度、发挥好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等重点工作,部署了近期主要任务。

金融改革开放的重要性已无需赘言,未来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仍然要靠改革开放。4月博鳌亚洲论坛上,易纲宣布了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具体措施和时间表,外界对金融开放充满期待。郭树清此前称,按照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的要求,正在加快落实金融业对外开放举措。

当前在外部环境错综复杂、内部金融风险时有发生的情况下,货币政策备受关注。

本次会议再次提及流动性“合理充裕”,这已是近段时间第四次如是提及。多位分析人士认为,表述从“合理稳定”调整为“合理充裕”应当理解为货币政策边际宽松,总基调仍是稳健。

会议认为,监管体系建设和金融风险处置取得积极成效,结构性去杠杆有序推进,高风险金融业务收缩,一些机构野蛮扩张行为收敛,金融乱象得到初步遏制,市场约束逐步增强,市场主体心理预期出现积极变化,审慎经营理念得到强化,金融运行整体稳健。

“尽管目前去杠杆过程中一些金融风险正常暴露,但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仍保持稳健,不良率较低,剔除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和国有企业的非金融企业杠杆率逐渐下降,前一时期居民部门杠杆率上升较快的势头也得到初步遏制。总体看,风险是可控的。”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称。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金融脱实向虚势头已得到初步遏制。2017年商业银行同业资产负债自2010年来首次收缩,同业理财比年初净减少3.4万亿元。银行理财因增速大幅下降而少增5万多亿元,通过“特定目的载体”投资少增约10万亿元。

此外,会议还决定,金融委将定期召开全体会议,不定期召开有针对性的专题会议,统筹研究协调金融领域相关事项。

内部人士透露,虽然7月2日的会议是新一届金融委第一次全体会议,但此前,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已召开若干次金融专题会议,平均一两周就一次,随时沟通情况,处理问题。

召集多部门、不同行业专家来探讨同一个问题,各抒己见,这种工作方式渐渐进入人们视野。邵宇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也认为,值得专题会探讨的内容很多,包括货币政策的连续性,严监管执行力度,汇率、利率变动等,这些都涉及到金融稳定。

【作者:张奇】 (编辑:文静)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