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刚:金融科技必须是可控的 既要相信又不能迷信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狄刚:金融科技必须是可控的 既要相信又不能迷信

本文来源于财经新媒体 2018-07-07 17:44:00 我要评论(0
字号:

7月7日,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副所长狄刚在第四届“中国财富论坛”上指出,现在更多场合大家谈的是颠覆,不管是金融科技还是各种新技术出来以后,大家更多是期待它的颠覆性作用,实际上我觉得更多要谈当下如何继承式发展,尤其是对传统金融机构而言。我们今天讨论金融,金融相对技术而言,金融也有它的门槛,它的专业性、复杂性、风险性,实际是有非常高的门槛的。

要正确认识风险。技术引进来以后,风险没有减少,而是增加的,因为技术带来的风险,杀伤力更强,磨擦系数为零,传染性更强,所以我们之前扩散效应没有那么明显,但是新技术进来以后,扩散效应和影响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尤其是对技术的依赖,很多企业强调区块链怎么怎么样,我们要完全依赖于单一技术搞某一个业务的话,其实要小心的。为什么?我们就传统的银行业务,我们发展这么多年,一直是使用混合技术。区块链技术非常好,值得我们共同期待,它的信任传递作用也非常强,有它的优势场景,但一定要结合我们的传统技术和其它的成熟和先进的技术一起应用使用,不能过分单一依赖它。

另外就是金融科技和监管科技我们要同步发展。监管一定是金融发展的前提和保障,这个是毫无质疑的,如果金融科技带来风险不可控是无法持续发展的,一定是在监管可控前提下才能发展,这种情况下,监管能力的有效提升也是一个比较迫切的需求,在这个过程中,我认为现场监管和非现场监管,可能会发展到一个融合的趋势,过去监管部门对被监管对象实施现场监管或者非现场监管,逐步可能演化到没有什么现场、非现场之分,那更多的是借助技术手段实施监管,在非现场状态下也能实现现场监管的效果,这种情况下更多要强化技术监管、在线监管、数据监管、云化监管,实现监管功能的可嵌入和可持续迭代的能力,这方面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以下为演讲实录:

狄刚:第一,我认为要正确判断趋势。首先我们今天讨论金融科技,讨论这个时代的到来和我们处在什么样的发展阶段,现在不管从需求侧、供给侧,其实发生的变化都很大,跟以前都不一样了。金融系统很多年前就采用科技手段,那会儿也叫金融科技,但是迭代周期很慢,搞一个大系统,搞个三年五年很正常,上一个核心系统,七年八年也是有的。现在更新迭代非常快,现在手机里的APP基本一个星期一个版本,所以现在需求迭代速度和技术的作用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如果过去是冷兵器时代,现在夸张一点说就是核武器时代,可以这么说,大家强调的ABCD新技术,现在讨论得也比较热门,关注度也很高。

社会已经发展到数字经济时代了,供给侧有很多新的现代技术和资源环境,需求侧也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可以说不管是金融机构的服务主体,还是客体,都发生了变化,拿企业来说,这些企业基本都线上化了,都拥抱互联网、拥抱现代科技,都开始进行转型。你的服务对象都在线上了,你不做转型可以吗?很多大型企业,在选择招标商业银行服务时,经常提的条件就是你的信息化能力和科技服务能力,这是作为考量你金融机构服务水平和产品能力的一个重要指标。

除了企业主体,对于零售客体而言,现在80后、90后逐渐变成GDP的主要创造者,今天是财富论坛,扣一下题,现在很多社会财富集中在这些人的手里了。但是这些人是从线上成长起来的,他们的理念、观念和习惯,和他们对金融服务的诉求,跟过去是不一样了,因此金融机构的服务客户发生了很大的转变,所以不管是从供给侧还是需求侧,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从业态模式来看,也逐步向两种形态演化,一种形态就是垄断企业或者强势型机构,或者叫层级式企业,这些机构有充分的话语权,他们原来有自己的平台和生态,很多B端和C端或者下属机构活在里面很ok,现在逐步发生变化,这些机构不满足服务于平台内部,把数据服务和科技能力开始进行输出,结合场景逐渐输出到其它生态,逐步扩大自己的生态圈,把科技能力封装化和服务化,包括我们一些银行,现在提出了API  Bank或者SDK Bank模式,就是把各种能力输出到别人的场景和服务生态中,达到借船出海的目的。另外一种方式,过去不是很强权的,大家都平权或对等型的企业,现在搞合纵连横的方式,为了摆脱平台型企业的依赖或制约,甚至想和平台型企业对抗,就开始搞共建共享式结盟,采用技术结盟的方式实现资源共享和互补,共同打造生态,现在区块链出来以后,正好针对此需求提供了一种对等的信任解决方案。所以平权型、互补型、对等型的另外一个生态开始借力发展了。

第二,要正确的明晰概念。我现在发现概念层的统一很难的,概念层统一了,逻辑层和操作层才能统一。但是现在很多会议一讨论到金融科技和区块链,鸡同鸭讲概念混乱的情况还是不少,这个不难理解,因为很多人知识背景不一样。一方面金融科技跨界性较强,有它的门槛,但是另一种情况,有些人故意模糊概念,故意把概念搞得很高深,造成概念的混乱和误读。还有一种趋势是不断创造概念,新瓶装旧酒,这种情况也是比较多。正本清源的第一步是实现概念层的统一。我们举一个例子,比如如何正确的认识技术的作用,新技术的作用,现在是有些人确确实实是不相信或者不愿接受,而另外一些人却是特别迷信,认为包治百病,所以首先要相信它的作用,但是不要迷信它的作用。技术本身是中性的,技术是技术,是为业务需求服务的,不能为了技术而技术,为了金融科技而金融科技,既不要神话它,也要泛化它,更不要异化它,所以对新技术本身更多要本着理性、务实的态度,发挥其改良和对传统技术补充的作用,而且任何的技术都是中性的,都同时具有正作用和副作用,没有一个完全正作用的技术,和能解决包治百病的问题。我们要认识到技术也是此消彼涨的,拿区块链而言,是牺牲计算和存储冗余,牺牲效率,换取了信任和价值的可传递,Tradeoff的结果就是牺牲一块换取另外一块,没有天上掉馅儿饼的事。所以你要看看场景到底适不适合它,吃这个药的时候,看一下正作用是否真的迫切需要,副作用能不能适应得了,而不是为了赶技术时髦一哄而上。

第三,要正确制定发展路线。现在很多场合大家都在谈颠覆,不管是金融科技还是各种技术出来以后,大家更多在期待颠覆性作用,实际上我觉得更多要谈当下怎么样继承式发展,尤其是对传统金融机构而言。我们今天讨论金融,金融相对技术而言,金融也有它的门槛,它的专业性、复杂性、风险性,实际是有非常高的门槛的。这种情况下,我们传统的金融机构比其它的科技公司更具有优势。礼辉行长也是见证者,中行的蓝图工程其实培养了一代人,金融科技不是一个新的概念,金融机构从最早80年代初期,那会儿叫电子化时代,后发展到信息化时代,再到网络化时代,到移动化和智慧化时代,这几个过程银行都经过痛苦的转型,从分散到大集中,从新核心上线和网点转型到渠道变化,所以很多情况下,银行机构没必要妄自菲薄,外界很多说传统金融机构刚开始搞的不是互联网金融,是金融互联网,说是金融机构业务简单搬到互联网上了,没实质创新,实际这句话不完全正确。如果金融业务简单搬到互联网,网银早早搬到互联网上,但是那会儿也没说我们是互联网金融,金融机构这几年发生的变化,是通过长期的发展和积累,积累到今天的,所以我们的能力是非常强的。

但是现在金融机构跟外部进行合作,我们一定要考虑到我们的优势,进行继承式的发展,不能说把我们老本钱和功力给丢掉,现在有很多的金融机构跟外面金融科技公司合作,羊群效应明显,但如果干脆要花钱买技术的话,能用花钱解决的问题是最简单的问题,实际上学习互联网公司的优点,是需要理念、战略、组织架构、流程包括具体的任务活动,以及你的绩效考核、人才储备、资源投入这些方面都要发生一些根本性的变化,而不是挂在墙上,挂在口头上,要真正发生一些基因上的变化。这样才能够实现我们真正的转型,结合我们自身的需求来逐渐进行改良和迭代。在这个过程中,最主要吸收互联网公司的容错机制和创新机制,这个我觉得是我们传统金融机构最难的问题,理念革新是关键。尤其是两端,高层领导和基层一线的理念革新非常重要,另外要防止技术被行政化,经常我们说一旦技术管理被行政化了,是又犯了老毛病了。所以既要讲政治,更要讲科学,讲政治和讲科学的过程中,讲科学为先,客观规律不受人的意志左右,其实我们在这个地方要做到很好的平衡。

第四,要正确认识风险。新技术引进来以后,风险没有减少,而是增加的,因为技术带来的风险,杀伤力更强,磨擦系数为零,我们之前风险扩散效应没有那么明显,但是技术进来以后,扩散效应和影响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尤其是对技术的依赖,很多企业强调区块链怎么怎么样,我们要完全依赖于单一技术搞某一个业务的话,其实要小心的。为什么?我们就传统的银行业务,我们发展这么多年,一直是采用混合技术。区块链技术非常好,值得我们共同期待,它的信任传递作用也非常强,有它的优势场景,但一定要结合我们的传统技术和其它的成熟和先进的技术一起应用使用,不能单一依赖它。比如像安全方面,就完全依赖于密码学和加密签名相关的技术。这些技术,有的学者提出担忧,一旦量子时代到来了,你是不是做好了准备?包括在风险的防范和隐私保护,过去我们的系统是立体防御体系,我们采用边界多层防护、链路安全、内部隔离控制、入侵检测、应用加固等一系列安全手段,而不是过分依赖单一技术。所以这种情况下我们要慎重,更多要结合多种技术混合使用,这是对单一技术要考虑的一个问题。

最后一点,金融科技和监管科技要同步发展。监管一定是金融发展的前提和保障,这个是毫无质疑的,如果金融科技带来不可控是不可持续发展的,一定是在监管可控前提下发展,这种情况下,监管能力的提升也是迫切需求,在这个过程中,我认为现场监管和非现场监管,可能会发展到一个融合的趋势,过去监管部门对被监管对象实施现场监管或者非现场监管,逐步可能演化到没有什么现场、非现场之分,那更多的是借助技术手段实施监管,在非现场状态下也能实现现场监管的效果,这种情况下更多要强化技术监管、在线监管、数据监管、云化监管,实现监管功能的可嵌入和可持续迭代的能力,这方面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我就说这些。谢谢。

(编辑:许楠楠)
关键字: 金融 科技 狄刚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