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立宁:创业初期烧钱快,成功后已不缺钱何必上市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戴立宁:创业初期烧钱快,成功后已不缺钱何必上市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8-07-08 09:43:00 我要评论(0
字号:

微信图片_20180708082304

中国证监会国际顾问委员会原委员、台湾“证券管理委员会”原主任委员 戴立宁

财经网讯 “创业初期,烧钱极厉害的阶段才需要钱。等它创业成功了以后,你在市场上送它钱,那是糟蹋。”7月8日,中国证监会国际顾问委员会原委员、台湾“证券管理委员会”原主任委员戴立宁在以“探寻开放与监管新范式”为主题的第四届中国财富论坛上如此表示。

戴立宁介绍,台湾是从传统的纺织业开始发展,再进一步到石化业、电子业。就电子业而言,早期拼命投钱,烧钱烧得非常快,等到它可以赚钱的时候,赚钱也赚得非常凶。所以电子业需要钱的时候没有钱,又因为亏损一概不准上市。等到赚钱多,钱用不完的时候,何必来上市?这是现实的一个问题。

戴立宁表示,在重新探讨关于IPO上市的标准方面,大家都以为高标准、公司赚钱才好。其实我们真正了解的话,高标准的结果,最大的一个流弊就是作假。即使财务报表是真实的,上市以后,它的情形也不见得会好。

因为任何产业经济当你标准定得越高的时候,意思是夕阳无限好,夕阳公司最容易在最好的时候上市。一旦过了最好,可惜近黄昏。所以高点上市,哪怕是真的,业绩也会下降。所以,创业的初期,烧钱极厉害的阶段才需要钱。等它创业成功了以后,你在市场上送它钱,那是糟蹋。

戴立宁介绍,在台湾,曾把原来的上市标准,由第一阶段连续三年10%报酬降到6%。第三个阶段哪怕亏损,不要超过1/3,都可以上市。所以台湾曾经的证券市场,曾经连续三年把当中80%—90%的钱都集中到电子业,这是当时台湾电子业能够在全世界范围内出类拔萃的原因之一。

戴立宁认为,假如没有新的技能、新的技术,不一定要转换产业。所以每一个产业,有它的传统,说要改行,谈何容易?实际上,传统产业更需要创新,因为传统产业是几千年来大家所依赖的,我们作为现代人,也更不可能一朝抛弃了,应该从传统行业里寻求新的发展。

以为下发言实录:

戴立宁:我是第一个,事先功课没有做。全世界都一样,我看这个题目,“资本驱动创新”,这个都是一样,没有资本就没有创新,创新是最耗钱的。但关键问题是钱从哪里来?当然,上市是最好的一条路,最关键的问题在于上市IPO都有门槛,其实我担任证监会的国际顾问12年,每年开会大概都会谈这个问题,就是IPO总要有门槛。越好的公司,越让它上市,基本是这样子,因为我在台湾遇到类似的情形。

但问题是,这个门槛应该是高门槛、中门槛、还是低门槛?一般大家的结论是门槛高表示公司越好。什么叫做门槛呢?我们开玩笑,小平同志讲的,“不管白猫黑猫,会抓老鼠就是好猫”,简单一句话,会赚钱就是好公司。基本来讲,上市标准是以它的盈利作为标准,会不会赚钱,就是好公司。问题是这个是对的吗?也许我们说台湾是一个小岛,但是一个很好的试验区。在台湾是一样的,中国人都相同,所以会赚钱的就是好公司。

曾经台湾是从传统的纺织业开始,然后进一步到石化业,后来到电子业,在整个过程中发生一个问题,就电子业而言,早期拼命要投钱,烧钱烧得非常快,等到它可以赚钱的时候,赚钱也赚得非常凶。所以全世界富豪,几乎都是电子业,因为是点石成金。需要钱的时候没有钱,因为需要上市的公司,一概不准上市,因为是亏损的。等到赚钱的时候,钱用不完的时候,何必来上市?这是现实的一个问题。

我当证监会的顾问当了12年,很惭愧,每年都在讲这事情,接受的程度,其实最好的是郭树清,他后来去当山东省省长了。我说现在是很好的机会,他跟山东有这么好的渊源,他现在又在金融界了,举足轻重,应该比以前有更好的发言权。

所以这是一个机会,以青岛作为一个试点,重新去探讨。其实创业板也是这样拉低成本去做事情。我说一个事情,可以说服领导,也许青岛、也许即墨是一个蛮好的试点。重新探讨关于IPO上市的问题,大家都以为高标准最好,公司赚钱嘛。其实我们真正了解的话,高标准的结果,最大的一个流弊就是作假。作假很普遍,我不多说,公司财务作假,上市以后股票一定会下跌。大家看得到,好像创业板一上市了以后,它的财务主管都跑掉了,这是很显著的信息。

其实还有一点,即使它的财务报表是真实的,上市以后,它的情形也不见得会好。理由很简单,我们做产业经济的都知道,任何产业经济当你标准定得越高的时候,意思是夕阳无限好,夕阳公司最容易上市,因为在最好的时候上市。一旦过了最好,可惜近黄昏,所以高点上市,哪怕是真的,业绩也会下降。做产业的一定知道,这个产业没有了。

所以说,以高标准作为IPO上市的门槛,实际是一个迷思,如何来破解?即墨假如要创新,在创新阶段里面,必然是大量烧钱的。你要研发,这个阶段用什么方法,如何得到有效的投资?IPO公开上市市场是最好的一条路,当然你可以用私人集资,但是相对受限制。在台湾,在我的策划之下,我们把原来的上市标准连续三年投资10%报酬,把它降到6%,第一个阶段。第三个阶段,哪怕亏损,不要超过1/3,都可以上市。曾经连续三年在证券市场里面80%—90%的钱都集中到台湾的电子业,这就是当时台湾电子业能够至少在全世界范围内出类拔萃。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一个晶圆厂大概美金10个亿,台湾有21个,请问哪一个团队、或者哪一个家族可以支援这个?假如没有一个有效率的资本市场是做不到的。

所以即墨我不太清楚,昨天在我车上大致问了一下,其实国内现在有一些矿业,有一些造纸业,相对来讲都是传统的。我不是说传统的不好,而是传统的也要重新规划,比如说高污染业,我们现在对环境的要求完全不一样了。所以需要创新。假如没有新的技能、新的技术,不一定要转换产业,是同样可以达到高效能的。所以每一个产业,有它的传统,你说要改行,谈何容易?360行,行行出状元,你不在行就亏本。我们看餐饮很赚钱,你去做做看,你光去买个虾就不新鲜,价钱又贵。所以我不认为转业、转行是一个轻易的事情,你在本行里面,比如“红领”如何从传统的纺织业转行到个人定制。现在一个笔记本电脑才多少钱?一根阿玛尼的领带就比它贵。请告诉我,哪一个是创新的产业?领带是吗?未必是。不是吗?未必不是。关键就在这些地方。所以不要以为传统不好。

我也常常参加会议,高新区、高新产业,都以为新的东西,当然要花钱了。实际传统产业更需要创新,因为传统产业是几千年来大家依赖的,我们作为现代人,也更不可能一朝抛弃了,是从传统行业里寻求新的发展。

早上的话讲太多不适宜,我有一个建议,假如有机会,昨天我听了青岛的情况很震惊,金融中心的地位,全世界是33位,这是很了不起的。这个数据我听了吓死了,我没有想到的了。念地理的时候念山东,平度的葡萄,莱阳的梨。刚刚听到即墨有服装业。

鞠朝友:还有汽车,制造。

戴立宁:现在无人驾驶、电动汽车都蛮热的,如果有机会,现在最大的组件就是电瓶,了不起的事情。所以归根一句话,在既有的传统产业里面杀出一条路,在资本市场上取得机会。针对着青岛的特定产业,在我的感觉,越是高污染,规划会淘汰,但是必须要改善它,必须需要钱,很好的理由,去说服我们的领导。一样的,因为当初创新板还是新三板,实际也是在特定的情况之下,类似纳斯达克。

王波明:就是门槛很低。

戴立宁:门槛假如低到亏损也没有关系,不要亏得太多。

王波明:三板可以亏损是吧?

戴立宁:一般来讲上市是高门槛,包括日本的,它也是高门槛,赚得比较多。中门槛还是要赚钱,赚得比较少。低门槛,哪怕要亏损,不要亏损得太厉害。创业板是中门槛,还是要赚钱。实际上我讲的不是说异想天开独创的,比如以伦敦、纽约的上市标准来看,哪怕亏损,创业的初期,尤其创新情况下,是烧钱极厉害的情况,这时候才需要钱。所以等它成功了以后,创业成功了以后,你在市场上送它钱,那是糟蹋,所以钱要放到针眼里面。假如可能的话,抓一个市区,因为台湾曾经做一个小点,做过,而且台湾的电子业实际是很好的发展来做这个事情。

今天早餐会里面,我从台湾而来,而且长期在证监会做国际顾问12年。前年开始就退休了,什么不干,就到处玩,上个礼拜被人拉到青岛来玩,这次来参加这个会,我也喜欢听听各方面不同的经验。一点点小的想法,贡献给各位。

王波明:多谢,戴先生您是哪年在台湾“证监会”?90年代吗?

戴立宁:时间很久了。我倚老卖老了,我今年八十多岁,我四十多岁的时候当台湾“银监会”主席。

王波明:很金融。

戴立宁:五十岁的时候,当“保监会”主席。

王波明:你们还有“保监会”?

戴立宁:所以郭树清做的,我都做过。

王波明:就做你这个职位。

戴立宁:国内的证监会主席我都很熟悉,最熟的是第一届,刘鸿儒。

王波明:那你应该认识我,你是不是在“财政部”当过次长?

戴立宁:对。我认识你,你不认识我。我们《财经》曾经送我好多年,我至今保留你们的刊物,印得很好,而且是从香港航空寄给我的。现在没有了,我年纪大了,不像以前愿意看书了。我觉得你们编得很好,有时候喜欢看一点东西,尤其是新的东西。你们那个杂志很有水准,尤其我喜欢你们的美编。

王波明:多谢。戴先生,其实即墨提出来,很重要的咨询一下,你把你们的有的产业捋一捋,做一些诊断。

戴立宁:台湾早期是纺织业,比如说现在衣服里面,夏天非常热,要怎么样一个凉爽的纤维,而且容易排汗的。冬天的时候,都很薄,非常轻,但是非常暖和,这都是高科技。

大家误认为纺织业是传统产业,跟高科技无关,完全错的。现在纺织纤维里面,高科技程度很多很多,光是棉花现在也不一样。

王波明:你这衣服穿得有点冬暖夏凉。

戴立宁:我这是中式,远比西装舒服得很多。最热的时候,最怕冷的时候,西装是敞着的,然后系一个领带,这完全不符合季节性的需求,跟舒适距离很远。所以中式的衣服,其实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刚才讲了,一个阿玛尼的领带多少钱?远比现在任何的新创产业更有价值,关键是我们的投入是如何。

 戴立宁:我最近在思索一个问题,为什么金融业发达的地区,贫富差距会越来越大?你看普遍现象都是这样。其实里面有一个很显著的现象,我们知道,这个年头,创业也好,经营也好,靠你的努力,靠你的劳力,靠你的脑力,是难乎其难,现在是靠钱赚钱最容易。

刚才讲钢厂,因为我一个学生正好写了一篇论文讨论这个问题,钢厂是国有企业,它从银行贷款极为容易。所以拿了钱以后,3%甚至更低的利率。所以财务报酬远超过本业,何以至此?实际若干产业掠夺了资产,产生这个现象,这就是为什么财富差距越来越大的原因。就是这样产生的,财富的不公平,就造成现在的这样的现象。

习主席说讲我们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我们在思考这个问题,中国的金融有没有你的特色呢?说来很惭愧,我们现在金融业基本上拿出来的学历都是留美的,思想根本里面都是一套美国式的思维,产生的结果,就是华尔街里面的99:1,这个现象在国内越来越普遍。银行跟当铺有什么区别?当铺是赚钱就好。银行是大众的,你看报表里面99%都是存款,都是存款人的钱。我年纪大了,我也就丢这个题目出来。

(编辑:林辰)
关键字: 立宁 初期 创业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