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耿:大陆需要学习香港建设一批世界级开放城市群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肖耿:大陆需要学习香港建设一批世界级开放城市群

本文来源于 2018-07-12 14:24:03 我要评论(0
字号:

1

肖 耿/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教授、香港国际金融学会会长

由青岛市人民政府主办,《财经》、《财经》智库承办的2018中国财富论坛于7月6-8日在青岛举行,今年的主题为“探寻开放与监管新范式”。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教授、香港国际金融学会会长肖耿认为,中国需要在目前这一时期学习香港,迅速建立一批开放的世界城市群。

肖耿认为,中国大陆的特区、实验区、自由港、自贸区有条件迅速学习及复制中国香港的开放型市场经济营商模式及生活方式。因为中国的经济体太大,我们的沿海一些重要的城市,包括青岛在内,可以先行先试,成为中国的国际城市。这些世界级国际城市不仅是中国的离岸经济,更是未来世界经济的重要枢纽与桥梁,对未来的世界和平与繁荣至关重要。

肖耿表示全球货币、金融、及贸易体系目前都出现了严重裂缝。美元独大而其政策不稳定对美国、欧洲及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稳定发展形成挑战,包括最近对新兴市场货币及港币的冲击。人民币汇率、跨境资本流动及,外汇储备安全也遇到了新挑战。特朗普的全球贸易战更是威胁到世界贸易组织体系。

肖耿认为,在美国对内对外政策极不确定的新形势下,中国金融机构不应该再发行离岸美元债,而应该改为培育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揽子超主权货币SDR为基准的货币与债券市场,降低未来国际金融体系的系统性风险。他透露,目前正在研究,建议老百姓将来通过金融科技、区块链可以买一揽子货币的债券产品,优化中国居民金融资产的结构,并改善风险管理。

以下为肖耿教授发言实录:

非常感谢,我第一次来青岛参加这一个论坛。我主要想从全球发展趋势看我们金融城的定位和突破口在哪里。定位我觉得需要升级,突破口我回头会仔细谈到一些可操作建议。18年前,我加入香港证监会,有3年主要的工作是做香港金融市场和中国金融市场的融合,包括QDII,QFII,还有现在的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等。通常一些创新大胆的政策从概念到落实要五到十年时间。大概十年前,我参与领头做一个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政策研究,到现在,上海虽然进步非常大,但是也还是有瓶颈,与目前青岛遇到的发展障碍是类似的,因为金融开放与改革需要得到中央监管部门同意及支持。

现在中美贸易的纠纷、贸易战的威胁、以及全球其它国家对中国的发展有了新的要求,主要是要求中国进一步开放。另外新技术,包括数字金融,人工智能,还有很多其它领域的颠覆性技术创新,也形成了一个竞争压力。所有世界级城市都在这些领域争夺人才资源。而金融在这些竞争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能不能在这些领域启动及维持创新项目,主要看一些风险投资基金及其相关的市场能否有效运作。

还有就是全球货币、金融、及贸易体系,现在都出现了严重裂缝。美元独大而其政策不稳定对美国、欧洲及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稳定发展形成挑战,包括最近对新兴市场货币及港币的冲击。人民币汇率、跨境资本流动及,外汇储备安全也遇到了新挑战。特朗普的全球贸易战更是威胁到世界贸易组织体系。

由于港币跟美元挂钩,香港的货币政策与美国的货币政策一致。但是香港的实体经济跟全球都有联系,跟国内的联系更多。这就导致香港货币政策其实与它的实体经济并不匹配。

另外,在中国、美国、欧洲各个经济体内部也出现了一些严重的结构性问题:收入不平等、环境问题、债务问题等。这些问题最后都牵扯到影响到资产定价及风险管理的问题。

从目前全球形势来看,中国的金融开放和改革的定位需要升级,突破口需要落实。怎么办呢?我最近在做粤港澳大湾区自由港、自贸区、及与香港融合问题的研究。我认为中国有需要在目前阶段对标香港,迅速建立一批世界级开放城市群。为什么呢?西方对我们的所有要求,实际上在香港都已经实现。我们的特区、实验区、自由港、自贸区也有条件可以迅速学习及复制香港的营商模式与生活方式。因为中国的经济体太大,我们的沿海一些重要城市,包括青岛在内,实际上可以先行先试,成为中国的国际城市,也就是中国的离岸经济,既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在中国历史上,广州、上海、香港、还有青岛是最早中国与西方接触的地方,当时都属于中国的开放离岸经济体。而这些地方目前都是中国经济最开放、最市场化、最国际化的世界级城市。进一步大胆开放,在中国的沿海及边境地区建设一批世界级开放城市,可能是中国与世界更好融合的一个突破口。

在这些开放的世界级城市,金融城、金融街为什么重要?因为金融市场与资源配置有关,与资产定价有关,与风险管理有关,最后还与公司治理有关。如果这四个方面的问题解决不了,金融不会发达,市场经济也没办法做好。但这里面还需要加上一条,就在目前的形势下,这四个方面的功能都必须在全球化的背景里面展开。资源在全球市场配置,资产在全球开放市场定价,风险在全球市场背景下管理,公司治理知识产权等也必须考虑全球制度环境。

我们的金融城发展只是局限于国内市场还不够,必须能够在开放的国际市场定价。也就是说我们所有的金融城发展,必须要对标香港。而香港实际上是对标纽约、伦敦。金融城的发展,本质上是一个国家发展战略,这就是为什么我到各个地方的金融城,跟金融办的朋友谈,他们说来说去就说这个不行那个也不行,因为中央监管机构不允许。很多地方的实验,在基础设施方面可以很快完成。房地产都盖起来了,但是里面做什么呢?看不清楚,因为要由国家政策来定。金融城发展必须与国家发展战略联系到一起。我仔细读了一下青岛发展金融城的60条国家给的政策,非常好,实际上它们体现的就是国家的核心发展战略,其中就包括了怎样让中国的资本项开放,怎样和香港、台湾接轨,还有怎样跨境投资。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落实,这其中最关键的实际有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在金融城的执行中,我们需要在国家层面保持人民币汇率灵活性,但为了控制系统性风险,人民币汇率不能升太多,也不能贬太多;第二个问题:资本账项必须要开放,但又不能开的太快,而且要有序,要守住系统性风险的底线。第三个问题:在这个开放的过程中,背后的博弈与挑战与人民币、美元、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揽子货币SDR在未来国际货币与金融体系的角色有关,也就是如何改善国际货币与金融秩序。

刚刚讲的是全球经济金融发展的形势,我们最近在研究非常具体的金融中心发展政策、监管与产品问题,也就是金融城发展突破口在哪里的问题。这里我简单介绍一个思路,最重要的是中国的世界级开放城市中的金融城如何相互合作与竞争,形成一个以超主权一揽子货币SDR为基准,可以对国际货币秩序及“一带一路”发展做重要贡献的开放型国际化金融生态体系。

具体有几个建议:

中国金融机构通常在离岸发美元债,我认为今后我们不应该再发美元债。应该鼓励发一揽子货币的SDR超主权货币债,包括在大宗商品交易市场鼓励用SDR一揽子货币计价。昨天晚上有外国专家提到商品交易市场在青岛有前途,但我认为需要国际化,包括考虑以未来的超主权货币SDR作为中国离岸商品交易的计价货币。这里很重要的一个突破口是发展SDR债券市场,中国的大型金融机构要发人民币债但也要发离岸SDR债,为改善国际货币金融秩序作关键贡献。

谁来买SDR债券?主要是中国老百姓,他们财富积累太多太快,但都是人民币,而他们未来的消费有相当一部分会是境外的产品与服务,因此需要逐步积累离岸外汇资产。我们正在研究,老百姓将来可以通过金融科技、区块链技术买一揽子货币的离岸债券产品。这种具有中国特色的债券可以设计成有一年、两年、三年或更长期的锁定期。在锁定期内不能卖出,但锁定期后可以在离岸市场自由买卖。这个产品为中国家庭未来小孩子留学及配置海外资产提供了一个非常稳健的市场发展框架,使得我们的资本帐目开放可以非常透明有序地通过我们的开放城市实现。

因为我来自香港,对香港非常熟悉。我认为中国的金融城需要学习香港、复制香港的营商环境及生活方式。香港模式为什么重要?因为香港是一个完全自由的国际化的世界金融中心,而且港币目前跟美元挂钩,是硬通货币。未来港币如果跟SDR一揽子货币挂钩,香港所有的金融资产都将变成以SDR超主权货币为计价单位的在全球范围可交易可流动的资产。这就是中国其它世界级开放城市需要学习复制的。未来最终发展目标就是让中国一些沿海发达开放城市的金融资产可以在全球金融市场定价,也与香港的金融资产一样,成为全球的硬通货。这对于中国未来的实体经济,特别是创新型经济体的发展非常重要。中国金融开放最终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包括为实体经济产品及要素在全球市场定价及有效配置。

最后,我这里提到的开放型世界级城市,特别是所谓的离岸金融城,并不需要物理上去设置像香港和大陆之间的一个边界。通过区块链等数字金融科技,我们已经可以设置电子围栏,从监管和技术上面是可以做到我们的金融城不需要设立物理的路障及关卡也可以对外开放。

今天我就简单讲这些,我来青岛,发现这里是一块非常好的试验田。就想提出这些比较超前的思路供大家思考,将来有兴趣我们香港国际金融学会可以与青岛进一步合作,深入研究,谢谢。

(编辑:文静)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