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海大省工业进入调整期?手机汽车产能消费均放缓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沿海大省工业进入调整期?手机汽车产能消费均放缓

本文来源于21世纪经济报道 2018-08-22 09:06:00
字号:

沿海大省工业进入调整期? 手机、汽车产能消费均放缓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定军 北京报道

今年1-7月的数据显示,沿海经济大省从今年以来工业整体放缓明显。

以1-7月规模以上工业增速为例,广东、江苏、山东的增速分别为5.9%、5.8%、5.3%,浙江增速为8%。但是如果只看7月当月增速,则减速更为明显。比如广东、江苏、山东的规模以上工业增速分别为4.2%、3.6%、5%,浙江也只有7.1%.

东北、西北目前经济放慢,主要因为是重工业放慢导致,而沿海地区一般是轻工业比重大,且轻工业与居民消费关联大,按常规而言,消费表现相对稳定,工业受影响不大。

目前,随着全国居民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大幅放缓,创下近15年来新低,进而开始波及沿海地区的工业,包括手机、汽车、家电、服装、布料等产业。

深圳大学中国特区经济研究中心教授主任钟坚告诉记者,比如汽车本来中国每千人拥有的汽车保有量与发达国家差距大,增长空间大,但是能买车的基本都购买了,还有部分居民收入增长慢,买车消费意愿不强。

“以往每个地方都大力发展汽车产业,在当地GDP(地区生产总值)拉上去了,但是一旦消费放慢,产能过剩问题就突出了。”钟坚说。

汽车、住房消费放慢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今年以来沿海地区经济增速普遍不是很高,除了福建等少数省份外,大部分工业大省经济受工业减速影响明显。

以1-7月规模以上工业增速为例,广东、江苏、山东 增速分别为5.9%、5.8%、5.3%,比去年同期分别低1、1.6、2.2个百分点。浙江1-7月规模以上工业增速为8%,略高于去年同期的7.7%。按此看,前四大全国经济大省,3个地区工业已经步入5%时代,低于全国平均增速。

其他沿海地区工业省市也出现减速,比如1-7月天津规模以上工业增速为3.5%,河北为3%,上海为5.9%,均在全国靠后。只有福建增速为8.9%。

如果从7月当月数据看,工业实力最强的地区也是放缓明显。比如7月广东、江苏、山东、浙江的规模以上工业增速分别为4.2%、3.6%、5%、7.1%,分别比去年同期低0.9、4、1.3、0.3个百分点。

2018年7月上海规模以上工业增速为0.9%,比去年同期低11个百分点。河北、北京、天津2018年7月规模以上工业增速分别为1.9%、6.4%、5.5%,相比去年同期的10%、1.9%、1.3%增速,只有天津有所加快。

北京工商大学产业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周清杰指出,最近几个月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放缓,有很多因素。

比如汽车消费低迷,与各地限购摇号等有关系。“新能源汽车过去有一段时间高速增长、与国家对生产端、消费端的补贴有关,这提前透支了部分消费。”他说。

数据显示,2018年7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0734亿元,同比名义增长8.8%,是2004年以来的次低增速,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5%,实际增速为约15年以来的最低。此前5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名义增长8.5%,是2004年以来的最低。

其中,1-7月汽车类,建筑及装潢材料类,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消费增速分别只有2%、7.6%、9.2%。7月增速分别为-2%、5.4%、8.7%。这反映出居民住房消费的行、住、衣的都在放缓。其中汽车和房地产相关消费的放慢最为明显。

主导产业减产

但据记者了解,近期沿海地区的工业减速,与东北地区的情况并不一样,不少放慢的行业,属于主导产业减产。

比如广东是中国第一家电、手机、汽车产量大省。统计数数据显示:今年1-7月广东手机产量为5978.6万台,比去年同期的7044.37万台产量减少了约1000万台。

另外广东、上海、河北、北京、浙江等地1-7月产量的汽车产量分别为179.56万辆、173.34万辆、60.68万辆、97.37万辆、67.23万辆,相比去年同期的174.67万辆、158.52万辆、65.97万辆、106.67万辆、39.47万辆来看,浙江上升较快,上海和广东略有增加,其余省份产量呈现下降。

再看粗钢和纺织品,江苏和山东的粗钢产量是下降的,2018年1-7月产量分别是6436.62万吨、4305.03万吨,分别比去年同期的6546.27万吨、4363.67万吨,有所下降。山东1-7的布产量是51.53亿米,低于去年同期的69.27亿米。而江苏和山东的钢铁业,山东的纺织业,都是本省的支柱产业。

这些支柱产业为何产量下降?深圳大学中国特区经济研究中心教授主任钟坚认为,除了居民消费的因素,也有实体经济经营成本的因素。

此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由于各地在进行统计挤水分,以及各地实施新旧动能转换战略,今年以来沿海大省规模以上企业数量发生了重大变化。

比如2018年6月末广东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数量是47201个,比去年同期增加了4446个,但是江苏、山东、浙江、上海、天津、北京今年6月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分别只有45456个、38198个、40028个、8112个、4276个、3197个,分别比去年同期下降了2476个、1489个、164个、231个、927个、108个。很多地方规模以上企业减少是地方政府的主动调整行为,比如北京今年上半年累计退出一般制造和污染企业473家,已经完成了全年任务量的94.6%。北京这样做是为了腾出空间发展高精尖产业,实现产业附加值提升。

而很多企业迁走或者新投产转向外地,与寻找成本更低的生产基地有关。比如上海大众新一期汽车投产转向了宁波,这与北京过去多个汽车厂转到河北一样。浙江今年1-7月汽车产量同比大增,就与上海大众新车转到浙江相关。

北京工商大学产业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周清杰指出,如果一个地方汽车原产地土地成本、人工成本、环保成本上升,外迁是自然的。而由高端产业来填补传统企业迁出的空白是不少经济强省(市)的一个综合考虑,比如上海近期引入特斯拉中国工厂项目。

【作者:定军】 (编辑:文静)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