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吉耀:若中美贸易摩擦长期存在,中国外部环境和内在条件将发生深刻变化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毕吉耀:若中美贸易摩擦长期存在,中国外部环境和内在条件将发生深刻变化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8-08-26 15:33:00
字号:

毕吉耀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 毕吉耀

财经网讯 “ 截至目前,中美贸易摩擦无论外贸进出口还是实体经济没有产生实质性的影响但是对金融市场、汇率、股市,以及市场预期的影响非常之大。更重要的是,企业界,或者从市场的投资人角度来看,如果说中美的贸易摩擦是一个长期化的趋势,而且从经贸领域向其他领域扩散,导致中美关系全面的结构性变化,未来我们发展的外部环境、内在条件都会发生深刻变化”8月26日,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毕吉耀在以“冬奥都市圈与新消费升级”为主题的2018’崇礼(夏季)中国城市发展论坛上如此表示。

毕吉耀谈到,从宏观经济核算体系来看,上半年经济增长同比增长6.7%,剔除外需的负拉动以外,内需增长是7.4%。2013年到2017年,我们经济的年增长速度是7.1%,我们以消费拉动为主,以服务业为主,这两个对经济增长分别从需求侧和供给侧对经济的贡献率稳定在60%左右。所以我们的经济增长如果从平均来看,十八大以来已经不再依靠外需拉动,进出口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这些年来平均来说是0,我们基本上是以内需为主的经济增长的模式。

毕吉耀同时提出,从国内来讲,我们过去的五年所看到的经济结构的优化、持续优化升级,一方面从数据来看到优化升级,消费拉动作用接近60%,但是第二产业增速下滑过快,固定资产投资下滑过快,所以经济结构被动的调整。如果从被动调整来看,我们在经过一个增长阶段变化,演变,增长速度放缓的过程。从这个角度来讲,进入新常态以后,要解决的一些问题仍然没有解决,包括三大攻坚战,包括广泛的高杠杆问题,这是从国内来看,我们经济增长的下行有结构内升调整。

以下是发言实录

毕吉耀:谢谢主持人。非常高兴有机会到崇礼来参加这次城市论坛,感谢李理事长的邀请。确实崇礼2022年冬奥会申报成功以后,现在面临非常大的机遇,今后,我想冬奥会以后恐怕崇礼的世界名气越来越大,我们的论坛也有可能发展成为一个世界级的。这个论坛上探讨中美贸易摩擦,中国经济的影响,我觉得是非常切合当前的时局,以及体现了论坛高的站位和全球化的视野。

关于这个问题,确实现在有很多认识的分歧,我谈一点自己的看法。今年3月份美国抛出了对中国的301条款调查,并且提出对中国的产品进行关税制裁以后,应该说中美的贸易摩擦逐渐升级,这个过程不讲了。大家现在比较关心的问题是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经济当下以及今后一段时间可能有哪些影响?我们要保持经济的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我们的宏观政策是否需要调整,我想从今天论坛前面几位嘉宾的发言中间也看出来了这里面大家的担忧。

    我个人认为,应该说中美贸易摩擦所带来的影响到目前为止实质上来说,无论外贸进出口还是实体经济,目前并没有产生实质性的影响,但是对我们的金融市场、汇率、股市,以及市场预期的影响是非常之大的。而且更重要的是,可能我们企业界也好,或者从市场的投资人来看,如果说中美的贸易摩擦是一个长期化的趋势,而且从经贸领域向其他领域扩散,导致中美关系全面的结构性变化,未来我们发展的外部环境、内在条件都会发生深刻变化,从这个角度来讲影响可能比较大。

7月31日中央政治局研究宏观经济形势,讲外部形势发生了明显变化,宏观经济运行稳中有变,这是未雨绸缪的判断,同时提出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每一个稳都针对了当前要解决的问题。

如何看待当前的宏观政策,当然分歧很大,如果从数据上来看,从宏观经济核算体系来看,上半年经济增长同比增长6.7%,实际上我们剔除外需的负拉动以外,内需增长是7.4%。2013年到2017年,我们经济的年增长速度是7.1%,我们以消费拉动为主,以服务业为主,这两个对经济增长分别从需求侧和供给侧对经济的贡献率稳定在60%左右。所以我们的经济增长如果从平均来看,十八大以来已经不再依靠外需拉动,进出口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这些年来平均来说是0,我们基本上是以内需为主的经济增长的模式。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似乎无论中美贸易摩擦会给我们出口多大影响,可能暂时还不能撼动我们经济增长的基本面。但是这只是从国民经济核算角度来看。

有两个问题要注意,从国内来讲,我们过去的五年所看到的经济结构的所谓的优化、持续的优化升级,一方面从数据来看到优化升级,服务业比重接近60%,去年是58.8%。最终消费的拉动作用接近60%,但是这个问题的背后是我们的二产增速下滑过快,我们的固定资产投资下滑过快,所以被动的调整。如果从被动调整来看,我们在经过一个增长阶段的变化,演变,增长速度放缓的过程。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可能进入新常态以后要解决一些问题仍然没有解决了,包括三大攻坚战,包括广泛的高杠杆问题,这是从国内来看,我们经济增长的下行有结构内升调整。

另外从外需来看,其实这次中美贸易摩擦所引发的问题跟思考,我觉得可能是比我们想像更加复杂一些。实际上从我近半年来同美国专家接触来看,实际上美国可能在酝酿一个全面的中国的脱钩问题。我们可能说对特朗普个人的行为或者执着于贸易赤字,感觉到违背经济的一般原理等等,这方面分析很多,我不想展开谈。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我们体量增加,总量将近美国的60%。同时我们坚持自有的道路和自有模式发展,在很多方面和美国原来很期待的渐行渐远,美国的社会各界有一点正在形成共识,无论是企业界、学术界、政府还是国会议员,要和中国有可能全面脱钩。如果是这样的情况出现的话,我们就会想未来的整个国际格局发生地变化非常之大。我们改革开放,我们过去特别是新世纪的头二十年,中国经济的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就是全球化带来的机遇,我们要融入到以美国西方为首主导的全球市场体系,参与这个分工。如果说今后我们转向了中美之间关系出现结构性变化,美方逐步从经济、贸易、科技、安全等等各方面逐步把我们排除体系之外,我们可能不得不面对一个如何依靠自身的力量保持经济发展,同时继续推动全球化的局面。

所以我想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的政策可能会面临大的调整,未来是什么情况,根据事情的变化,根据问题导向和目标导向调整。我开头提这么一个讲法,下面有什么问题我们再讨论。

(编辑:倪萍)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