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加快平台市场化转型 处置地方债风险不踩急刹车_区域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区域 >
个股查询:
 

湖南加快平台市场化转型 处置地方债风险不踩急刹车

本文来源于21世纪经济报道 2018-09-19 08:32:59
字号:

湖南加快平台公司市场化转型 处置地方债风险不踩“急刹车”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周潇枭 北京报道

导读

湖南省政府专题会议提出,要做好化债方案和平台公司剥离融资功能方案,确保资金链不断,确保按时间节点,实现所有平台公司全部转型为市场化企业主体的目标。

中央巡视组反馈意见以来,湖南加快了化解地方债风险的工作。

9月17日,湖南省委副书记、省长许达哲主持召开省政府专题会议,部署融资平台公司市场化转型工作。

融资平台是地方隐性债务的主要来源。会议提出要分类加快推进平台公司市场化转型,当前要清理注销一批、整合重组一批、市场转型一批、存续规范一批,确保按时间节点,实现所有平台公司全部转型为市场化企业主体的目标。

今年以来,部分地方出现融资平台债务逾期等风险事件。湖南省政府专题会议指出,要切实防止引发“处置风险的风险”,各市州、县市区和各平台公司要切实担当作为,分月、分季度做好处置方案,坚决防止引发偿债危机、舆情事件,确保“保工资、保运转、保民生”资金不断链。

不走盲目建设的老路

7月中旬,中央第八巡视组向湖南省委反馈巡视情况,指出有的领导干部仍走大拆大建搞大项目的老路。湖南省委书记杜家毫在会上表示,树牢新发展理念和正确政绩观,彻底摒弃大拆大建、盲目举债搞建设等老思维老套路。

中央巡视组发现的问题,在陆续整改中。7月20日,湖南省办公厅会同省财政厅制定了整改工作方案,湖南省委、省政府将政府性债务管理工作列为“一把手工程”,省领导联点督导债务风险较高地区,省政府集中约谈债务风险较高市县的党政负责人,高位推动问题整改。

债务再摸底,是其中的基础工作。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今年年初,湖南省财政厅曾组织过一轮债务摸底,要求各地按相应口径填报债务数据。7月底开始,湖南省财政厅组织对全省融资平台公司、国有企业、事业单位债务数据进行统计和调查,对全省债务情况进行再摸底、再核实。

湖南省还加大了督查督导和问责追究力度,对违规举债问题,发现一起查处一起。9月14日,财政部通报了湖南的这批集中问责处理结果,对湖南邵阳市、湘阴县和长沙县的违法违规举债行为,给予相关负责人诫勉谈话、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政务记过处分等处理。

比如,对负有领导责任的邵阳市委副书记、市长刘某给予诫勉谈话;对负有主要领导责任的湘阴县委书记汪某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作组织调整;对时任长沙县空港城管理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常某给予诫勉谈话。

融资平台要全部市场化

湖南省政府性债务综合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湖南省政府性债务余额为1.02万亿元,其中政府债务为7755亿元,政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约317亿元,政府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有2135亿元。

这个债务数据,可能被低估了。8月底,湖南省金融办官网对外公开的文件显示,金融办对中央驻湘金融机构、省内金融机构近20家单位调研,初步估算,湖南省银行表内政府类贷款余额约1万亿元。这1万亿元仅是银行表内贷款,信托、委贷、理财池资金、融资租赁、基金等表外政府类融资不在其中。

“官方公布的债务数据不够全,地方通过融资平台举借的隐性债务规模较大,这些贷款多是投在地方基建项目,跟地方财政关系密切。”有基金子公司投资部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融资平台是地方隐性债务的主要来源。今年4月份,审计署报告披露的部分市县变相举债行为中,多数都是通过融资平台来举债。

其中,2017年8月至11月,邵阳市融资平台公司邵阳城建投利用政府道路管网等公益性资产开展融资租赁、发行中期票据等,从银行、信托和融资租赁公司等举债72.33亿元,主要用于偿还到期债务和市政基础设施建设。

邵阳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邵阳市本级政府债务余额约155亿元。这意味着,仅邵阳城建投这笔违规债务规模,占邵阳本级债务余额比重约46%。

9月17日,湖南省政府专题会,部署融资平台公司市场化转型工作。许达哲强调,推动融资平台公司市场化转型,坚决打赢防范化解政府性债务风险这场硬仗。

会议提出,要做好化债方案和平台公司剥离融资功能方案,确保资金链不断,做到“不新增、合规矩、保平稳”。要分类加快推进平台公司市场化转型,确保按时间节点,实现所有平台公司全部转型为市场化企业主体的目标。要确保平台公司转型过程中国有资产不流失,厘清政府与企业的边界和偿债责任,严格规范处置资产。

确保资金链不断裂

化解地方债风险过程中,湖南省委、省政府强调要平稳推进。

8月30日,湖南省政府性债务管理联席会议指出,立足湖南实际,防范化解地方政府性债务特别是隐性债务风险,是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的重中之重。当前,我省政府性债务风险总体可控,但也还存在一些风险隐患。

会议要求,要讲究方式方法,在化解和处置风险过程中坚持分类指导,区分轻重缓急,加强政府、企业、各金融机构之间的沟通协调,不搞“急刹车”“一刀切”,确保各项工作积极稳妥、有力有序。

湖南各市县都在积极化解债务风险。4月份,邵阳官方消息显示,邵阳出台了化解政府性债务三年行动计划和实施方案,提到要清理隐性债务,对信托和融资租赁,积极和金融机构洽谈,能提前还款尽量提前还款;不能提前偿还的,则协商将利息降至基准利率。对于银行贷款,抓紧与银行对接,力争将利息降至基准利率。

除了同金融机构协商,争取债务展期、降低利息,地方也在加快资产处置。像邵阳的做法包括,开展土地出让收入和闲置土地专项清理,全面清缴各类企业特别是房地产企业欠缴、少缴、缓缴的土地出让金,盘活土地资源,有序推进闲置土地变现,提高偿债能力。对有政府性债务的单位拥有的闲置土地,无条件收回。归集、处置国有资产,收入专项用于偿还存量债务。

有地方财政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今年到期的政府债券,允许发行再融资债券进行借新还旧,这较大缓解了地方资金压力。因为融资渠道的收紧,今年地方财政压力比较大,地方在积极想办法偿付债务,包括财政内部资金划拨调转、跟金融机构协商债务展期、盘活存量资产等。

地方政府去杠杆过程中,不仅是湖南,地方资金紧张较为普遍。9月12日,标普宣布将7家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长期主体信用评级各下调1个级别,包括重庆南岸城建、天津滨海建投、天津城投、无锡建投、扬州城控、长沙先导、江苏镇江交产。

【作者:周潇枭】 (编辑:文静)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