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Fabrik创始人Alex MEDANA:平衡金融监管与创新是最大的难题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FinFabrik创始人Alex MEDANA:平衡金融监管与创新是最大的难题

本文来源于财经新媒体 2018-10-17 21:36:00
字号:

FinFabrik创始人兼CEO、香港金融科技协会董事会成员 Alex MEDANA

“我已经做企业家三年了,在银行业做了17年,必须告诉大家,我觉得作一个企业家是我一生所有职业生涯里面最艰难的三年。但是我觉得比企业家更难做的就是监管方,监管方是非常难做的一件事情,有人问我怎么样将监管和创新可以对等起来,这对我来说是非常大的难题。”FinFabrik创始人兼CEO、香港金融科技协会董事会成员Alex MEDANA在以“金融科技链接智慧未来”为主题的2018杭州湾论坛上如此表示。

以下是发言实录:

Alex MEDANA我希望坐在这里,我觉得我越来越老了,希望坐在这里做这个发言。

首先非常感谢各位邀请我来参加这一次盛会,我们一些嘉宾都非常的棒,比方说有很多的像蚂蚁金服这样的一个成功的公司,我们是金融科技公司,我们也做股票市场交易平台軟件等等这些,我会从一个不同角度来讲一下。我已经做企业家三年了,我在银行业做了17年,必须告诉大家,我觉得作一个企业家是我一生所有职业生涯里面最艰难的三年,但是我觉得比企业家更难做的就是监管方,监管方是非常难做的一件事情,当我在青岛6月份发言的时候,当时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怎么样将监管和创新可以对等起来,对我来说这是非常大的问题,因为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未知数。如果我跟大家讲一个车,如果外面骑的是马车,然后我现在跟你说有一辆车,当然坐马车的人对汽车完全没有任何概念,所以你没有办法做任何的比较。如果比方说,现在我们讲的电动车,在我们已经知道车的情况下,然后讲电动车,那对我們来说是一个改进,因為这个是我們可以理解的。

创新往往相对于未来而说。但对监管来说,当然是监管现在已知的部分,在金融科技行业,应该大家一起坐下来,然后好好的谈一谈,很多事情对我们来说是未知数,因为不知道这些影响会怎么样,它们带来的冲击是怎么样的,我们应该怎么来做?我在数字资产方面做了很多讲话,有时候被问这样的问题:这是什么东西?很简单,一个可视或者不可视的资产是通过数字化来体现的,比方说我们可以把这个公司里面有多少股份數字化,拥有这个技术之后,就可以通过这个来做衡量,稍候可以把这个公司的股票做一些交易。

但是这个技术未来会怎么样?我被问过这个问题,我回答不知道。因为五年十年以后会怎么样是未知數,那需要我们一起共同努力前进,且不能把监管方落在后面。在过去五年里,我觉得非常有意思的是沙盒(Sandbox)。幾週前我跟某國的監管部門所了一番沟通,他們说我们可以把先一種技術先放到沙盒里面去測試,我说在兩到四個月裏便可以該項技術投進測試,但沙盒不只作測試用,它是要體現創新,是把監管,技術和商家聚在一起共同討論,檢討並实现創新的重要渠道,期間也许对客户、对监管方会有一定的影响,而我们須确保它里面没有任何污染源,我们必然從创造一个非常小的計劃去開始,用上真实的数据来做测试,这是我对沙盒的概念,但是每一个人,或世界各地对它的定义可能是不同的,那些律师、审计员他们又可能,正如我前面所說過,在創新當前,我们必須要一起坐下来谈,透过沟通达到共识。

我讀了一下今天早晨写的讲话提纲,谈到了之前提過的欺诈风险。對人們来说,必須有诱因也會去尝试机器学习、深度学习、AI、区块链等等。同時,我们的監管要做得好,不可以”鼓勵” 那些做欺诈的人有機可乘。那便可以減低犯事的動機了。

對創新,我们必须抱有赤诚的態度井且謙遜的承認:我们是無法知道未来以及新的事物的真實影响是怎么样的。对于我们来说,现在这个时刻是非常激动人心,发展又是非常快速,甚至可說是疯狂的快速,固中必然是有一些风险,但就是在这一切发生的时候,对我们全體人類来说是有利的,因为每个個體都可能拥有實體資產的其中的一部分。舉例子說,我可能有这样一个产資如一棟大廈,對於一个非专业性的投资人来说,我可以做一個分式投资,那會是非常有意思的。金融服务的价格也會因技術而下降會低廉一些。但在整個討論裏我会建议,除了要談我們已知道的部分,也要谈一些我们不知道的部分。

主持人:从你的角度你可以回答一下,针对中国政府在面对金融科技的创新和挑战的时候,现在从您的角度认为,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这个问题你也可以从其他角度来补充一下刚才您的发言。

Alex MEDANA我不是银监会的顾问,但我觉得这是一个全球共有的事情,世界各地的监管方都是面临同样的问题,因为很多时候并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的。

我们圆桌会议其他嘉宾也提到,我们得更好的帮助监管机构去解難,过去很多时候我们處於对立面,现在很多时候,特别在中国更多是合作关系,因为中国的创新速度太快,比世界其他地方快很多,我在广东湾地区,前几天在印度、在伦敦各地可以看到,在亚洲、在中国,这个速度特别的快,这样的创新速度特别快,而且范围特别的广。越南、其他亚洲的国家它们的規模於在中國來說,是几个城市的規模。中国不光有速度,而且是大规模、大范围的创新。比方说我们的团队里面有16个不同国家的人才,有海归的,研究隊裏是清华或者北大毕业的,他们的思维模式是一直前进、前进、前进。我的量化研究员同事正在做些數字货币信号及投資策略等等方面的研究,他的研究比原来的计划快两三个月,所以中国的模式是非常的快速。但是特别是在机器学习方面,很多机器学习的内容对我们来说,還是对人类来说都是未知数。儘管我已经在金融機構投行业做了17年,但是我还是堅持不断地问问题,去發掘,因為对我来说很多事情还是一个未知数。

(编辑:许楠楠)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