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国资明白账首次报清 241万亿资本布局快马加鞭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金融国资明白账首次报清 241万亿资本布局快马加鞭

本文来源于21世纪经济报道 2018-10-25 10:03:19
字号:

金融国资“明白账”首次报清 241万亿资本布局快马加鞭

10月24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举行第二次全体会议。受国务院委托,财政部部长刘昆作关于2017年度金融企业国有资产的专项报告。

这是《中共中央关于建立国务院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国有资产管理情况制度的意见》颁布后,国务院第一次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国有资产管理情况,也是国有金融资产第一次向全国人民报清“明白账”。

截至2017年末,全国金融企业资产总额241万亿元,负债总额217.3万亿元,形成国有资产(国有资本应享有权益)16.2万亿元。

同时提请审议的还有《国务院关于2017年度国有资产管理情况的综合报告》,报清了2017年度企业国有资产(不含金融企业)、行政事业性国有资产和国有自然资源资产的“家底”。

刘昆作报告时指出,要进一步夯实以管资本为主的国有金融资产管理体系,优化国有金融资本战略布局,提高配置效率。

国有资产“四本账”

刘昆作报告时指出,金融企业国有资产集中在中央本级。地方金融企业国有资产总量相对较少,地区分布不均。根据专项报告,在全国金融企业集团中,中央国有金融企业资产总额和国有资产分别是地方金融企业的2.3倍和3.2倍。

从行业布局看,银行业金融机构占比最大。在中央和地方层面,银行业金融机构的国有资产占比分别达到了65.3%、54.2%,遥遥领先于证券业、保险业金融机构的国有资产占比。

刘昆还指出,截至2017年末,全国金融企业境外机构(含境内企业设立的境外分支机构)资产规模18.1万亿元,集团层面享有的权益总额0.9万亿元。与2013年相比,投资总额增长了50%,权益翻了一番。中央本级机构数量、资产总额、营业收入和利润都占到90%以上。从行业分布看,境外业务以银行业为主。

统计显示,国有资产实现了保值增值,“家底”进一步丰实壮大。2017年,扣除客观因素后,中央国有金融企业平均保值增值率为110.8%。

“统计金融企业国有资产在技术上存在一定难点,比如分布比较分散、资产变动较大等,但这毕竟是一个好的开始。”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说。

《国务院关于2017年度国有资产管理情况的综合报告》还报清了除金融企业国有资产之外的企业国有资产、行政事业性国有资产、国有自然资源资产情况。

前述报告显示,2017年,全国国有企业资产总额(不含金融企业)183.5万亿元,负债总额118.5万亿元,国有资本及权益总额50.3万亿元。全国国有企业境外总资产16.7万亿元。

“国有资产统计要有一本大账,我认为地方融资平台、政府投资基金及PPP项目等都应该纳入统计,但要做好金融资产和非金融资产的分类。”中国政法大学破产法与企业重组研究中心主任李曙光说。

出资人职责待统一

刘昆作报告时指出,国有金融资产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设还在渐进提升之中,一些体制性、机制性和结构性矛盾与问题依然存在。

比如厘清国有金融资本管理职责边界、理顺资本管理纽带、实现集中统一管理,仍需各地方、各部门协同努力。国有金融资本布局尚需优化。国有金融企业亟须从规模扩张向高质量发展转变。

他建议进一步研究建立统一的国有金融资本出资人制度,明确出资人的权利、义务和责任。

10月24日,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全国人大预算工作委员会主任史耀斌作了关于金融企业国有资产管理情况的调研报告。

调研报告指出,履行国有金融资本出资人职责的机构尚未统一,存在机构较多、管理较乱的现象。在中央层面,除财政部、国务院授权的汇金公司作为国有金融资本的主要出资人代表之外,部分部门所办金融企业或者机构,由行业监管部门作为出资人,还存在管办不分的问题。

从地方层面看,地方金融国有资产监管职责分散在财政、国资、金融办等部门和单位,以及控股集团、平台公司等,监管交叉、监管空白同时存在,而且不同监管主体的要求、标准不一致,加重了企业的遵从负担。

“监管部门不能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主要履行行业政策制定等监管职能,其股东身份要弱化,或者移交给财政部门或其他机构。”邵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中共中央、国务院今年6月印发指导意见,明确由财政部门集中统一履行国有金融资本出资人职责。下一步,要进一步明确出资人权利、义务、责任的边界,比如,出资人、国有资本运营公司、金融企业及其子公司在防控金融风险方面的职责范围应该如何确定。”李曙光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一名地方财政部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实践中,有地方政府授权国有资本运营公司管理金融企业国有资产,但对于如何针对不同性质的金融机构完善授权经营体制,还没有取得丰富经验”。

刘昆作报告时指出,合理调整国有金融资本在银行、保险、证券等行业的比重,推动国有金融资本向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重要基础设施和重点金融机构集中。

“五大国有商业银行都已进入世界500强,但中国的证券公司还没有一家进入。与此形成对比的是,美国除了商业银行,还有高盛、美林等强大的投行。因此,推动资本市场发展,需要繁荣直接融资机构。”邵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目前,国有金融资产主要布局在银行业。“银行提供的融资主要有利于那些有资产可抵押的传统企业,但那些创新型高新技术企业需要更多直接融资机构的支持。”邵宇说。

刘昆还指出,优化竞争性国有金融机构股权结构,通过减持、引资、扩大对外开放等适度降低国有股占比,扩大民间资本股权,既减少对国有金融资本的过度占用,又要确保国有金融资本在金融领域保持必要的控制力。

“出资人的职责中包括如何开展金融混合所有制,比如不同性质的金融机构中,国有资本的占股比例如何设计。”李曙光说。

“尽管金融领域对民间资本的进入要求相对严格,但在竞争中性原则下,民间资本进入甚至控股,也还是要按照法律法规和监管规则运营,具体要看实践中如何把握和设计规则。”邵宇说。

(编辑:文静)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