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minique DE VILLEPIN:全球应对危机能力较08年已大幅下滑,各国利率只会越来越高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Dominique DE VILLEPIN:全球应对危机能力较08年已大幅下滑,各国利率只会越来越高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8-11-02 10:18:00
字号:

1ae724d79a3ae1ee7309b747daa411d

法国前总理Dominique DE VILLEPIN

财经网讯“受货币和金融风险的影响,全球经济的稳定性出现问题。这一局面与10年前的经济危机有着明显的区别:各国的实力有所下降,应对能力也出现了大幅下滑,而利率在未来只会越来越高。”11月2日,法国前总理Dominique DE VILLEPIN在以“继续扩大开放共享经济发展”为主题的黄埔国际财经媒体和智库论坛上如此表示。 

DominiqueDE VILLEPIN谈到,中国仅仅靠40年的时间,就在全球范围内成获得了巨大的影响力。在创新领域,中国是唯一一个能够与美国GAFA(对谷歌、苹果、Facebook和亚马逊的简称)组合站在同一水平线上的国家,例如阿里巴巴和腾讯两个公司的总市值已经超过了7千亿美元。软实力方面,中国文化的影响力在不断增长,仅在去年,中国的艺术品拍卖量占全球总量的近40%。

DominiqueDE VILLEPIN同时表示,自特朗普当选以来,美国一直在向自由贸易和商贸协定发难。例如,有鉴于美国撤出与亚洲国家签订的TPP协议,以及美国与欧洲TTIP协议的不确定性,美国市场出现了明显的波动;而美国对合作伙伴的敌意削弱了外界的信心,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重新谈判便是一个例子。

DominiqueDE VILLEPIN认为,受货币和金融风险的影响,全球经济的繁荣受到了压力,稳定性也出现了问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上个月的调查显示: 2018年全球GDP增幅将达到3.7%,而这个数字本应是3.9%。

DominiqueDE VILLEPIN指出,全球的债务水平一直在飙升:在中国,公、私营领域的借贷在2018年达到了近30万亿美元,其企业债务是GDP的1.6倍;在欧洲,公共债务的飙升已经成为了一个主要分歧点;在新兴国家,货币的贬值和通胀的飙升(阿根廷和土耳其超过了25%),成为了全球稳定性所面临的巨大挑战;其特别强调,这一局面与10年前的经济危机有着明显的区别:各国的实力有所下降,应对能力也出现了大幅下滑,而利率在未来只会越来越高。

DominiqueDE VILLEPIN表示,中国的发展方式对于很多希望走上繁荣发展道路的国家来说,非常具有借鉴意义。其认为,中国奇迹归功于中国所采取的务实、全面和宏伟的战略,一个致力于将中国与世界相连的战略。中国的对外开放对国家发展和全球经济带来了巨大的影响:1978-2018年,中国占全球GDP的比重从2%升至逾15%;7亿人口摆脱了贫困,中产阶层人数持续增长;中国60%的人口都居住在城市,而1980年这一比例只有20%。

DominiqueDE VILLEPIN提到,除了推动自身发展之外,改革开放还为中国带来了更多的国际声望和经济责任,中国在多边机构中所发挥的作用也越来越重要。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是中国被明确视为全球主要增长支柱的一个标志;2015年,人民币被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揽子货币,这一重大进展首肯了中国在全球贸易中的国际重要性。另外,中国正采取重大举措,打造多边机构,尤其是通过银行来资助发展项目,例如位于上海的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位于北京的亚投行。

DominiqueDE VILLEPIN同时提及,中国在转型时依然本着以整个世界为依托的宏伟愿景:一带一路倡议便是在呼吁全球性的发展与合作。Dominique DE VILLEPIN表示,其坚信这个跨境倡议将有助于全球化的重塑,并有助于提升其稳定性、公平性和可持续性。一带一路倡议集结了60多个国家,共同的目标便是帮助中亚和东南亚国家发展。修建公路、铁路、医院和工厂并不仅仅是为了增长和利润。最重要的是,它打破了发展落后、生活困苦和极端主义的恶性循环。

DominiqueDE VILLEPIN表示,国际治理无效的现象频频发生,世界对于合作与动议有着巨大需求。在货币领域,Dominique DE VILLEPIN一直都在建议成立G3组织,从而汇集欧洲央行、中国人民银行和美联储的力量,协调货币政策,为金融稳定提供多重保障:这种机制可作为下一届G20的议程。考虑到新兴国家大规模的通胀和汇率危机,当前的形势变得越来越紧迫;Dominique DE VILLEPIN认为,世贸组织在寻找解决方案和恢复对话方面并没有发挥太大的作用。如今,自由贸易支持者之间的合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必要。

谈到中欧关系时,Dominique DE VILLEPIN提出,中欧合作可以成为全球化的基石。我们应设立允许最高层对话的政治机制,比如,我们可以设立一个中欧元首级别的临时委员会,为新丝绸之路设立目标,尤其是投资和互惠方面的问题。另外,我们需要扩大金融机构之间的协作与合作,例如欧洲投资银行和亚投行。

DominiqueDE VILLEPIN最后总结道,对于中国来说,改革开放的时代并没有终结,这是其为推动多极化发展所迈出的重要一步。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以及明年欧洲的新一届选举,将为改变世界治理困境提供独特的机会。

以下为发言实录:

女士们、先生们,

朋友们:

非常荣幸能来到广州这座城市,与大家共同讨论中国在过去40年中所取得的伟大成就。首先,我要由衷地感谢您的邀请,也感谢您组织这场云集了政治领袖、知名公司董事长和著名学者的盛会。我还要感谢《财经》杂志和广州市举办这次论坛。

在很多方面,这座城市都体现了中国自1978年大胆实施改革之后所发生的变化。多年来,广州已成为中国最具吸引力和最有活力的城市之一,而且集传统和现代于一身。我们今天在这里共庆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绝非偶然:依托其悠久的贸易史和优美的地域环境,广州一直处于改革开放的前沿,而珠江一直都是众多欧洲游客的旅游目的地,也让这一地区更有名气。

今天,我们在赞誉中国大规模高速发展的同时不应忽视当前的局势。全球安全正面临着史无前例的威胁。然而,我们在国际关系中看到的不仅仅是商业摩擦,它已经成为了一个历史转折点,即全球化正日渐受到不信任和分歧这些负面因素的挑战。

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充满了疑惑和国际稳定性风险。首先,中美之间的竞争为全球局势带来了新的变化:请允许我援引格雷厄姆·艾利森在最近出版的作品中提到的修昔底德陷阱,来分析中美之间日渐紧张的局势:他认为,崛起的势力和衰退的势力在交锋之时通常有可能直接升级为冲突;。

如今,中美之间竞争的加剧掀开了权力从西方向东方转移的时代。在仅仅40年的时间中,中国在全球范围内获得了更大的影响力。首先:创新。中国是唯一一个能够与美国GAFA(对谷歌、苹果、Facebook和亚马逊的简称)组合站在同一水平线上的国家,例如阿里巴巴和腾讯,两个公司的总市值已经超过了7千亿美元;其次,软实力。中国文化的影响力在不断增长,例如电影、智囊团和画作。仅在去年,中国的艺术品拍卖量占全球总量的近40%,这得益于中国拍卖行的发展,例如保利,以及全球对中国艺术家认知度的提升,例如赵无极或齐白石;

今天,摩擦仍在升级,具体体现在美国对自由贸易的封锁和批评。自特朗普当选以来,他一直在向自由贸易和商贸协定发难:有鉴于美国撤出与亚洲国家签订的TPP协议,以及美国与欧洲TTIP协议的不确定性,美国市场出现了明显的波动;美国对合作伙伴的敌意削弱了外界的信心,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重新谈判便是一个例子;美国保护主义还是中美紧张局势的罪魁祸首,中国商品目前面临着更高的关税,达到了2500亿美元;

但摩擦并非是我们所面临的唯一风险。全球各地的紧张局势让经济下滑以及金融不稳定的风险日渐凸显: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上个月的调查显示:该机构称,2018年全球GDP增幅将达到3.7%,而本应是3.9%; 受货币和金融风险的影响,经济繁荣受到了压力,稳定性也出现了问题:即使不考虑2008年的金融危机,但全球的债务水平一直在飙升:在中国,公、私营领域的借贷在2018年达到了近30万亿美元,其企业债务是GDP的1.6倍;在欧洲,公共债务的飙升已经成为了一个主要分歧点,也是上周意大利政府和欧洲委员会的争论焦点;在新兴国家,货币的贬值和通胀的飙升(阿根廷和土耳其超过了25%),成为了全球稳定性所面临的巨大挑战;请注意,这一局面与10年前的经济危机有着明显的区别:各国的实力有所下降,应对能力也出现了大幅下滑,而利率在未来只会越来越高。

我希望提请大家注意军事和经济威胁之外的第三个风险:孤立主义,它的蔓延速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快:

孤立如今似乎成为了外交的一个新原则:美国对于全球化的批评并不仅限于贸易: 在文化方面,特朗普决定让美国推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在和谈方面,美国单方面决定打破国际社会缓和伊朗核问题的历史举措:退出2015年核协议的举措可能是美国所做出的一个有着高昂代价的决定之一,也坐实了其作为和平破坏者的身份;

在环保方面,没人会想到,美国竟然把事关整个人类命运的自然界事业抛之脑后。不幸的是,这便是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之后所释放的一个信号; 我认为,孤立和单边政治只会带来零和效应,然后发展为双输局面:

因为这种理念在这个互联的世界中是不适时宜的:全球价值链已经紧密交融,而且我们看到像iPhone这样产品结合了苹果和富士康各自的优势;

这种理念在这个充满了政治和军事角力、战争从区域向全球扩散的世界中也是不合时宜的:自2011年便备受全球关注的叙利亚战争就是这方面的悲惨写照。

然而,中国的发展方式对于很多希望走上繁荣发展道路的国家来说非常具有借鉴意义。今天,我们要赞誉中国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所取得的伟大成就:

中国奇迹归功于中国所采取的务实、全面和宏伟的战略,一个致力于将中国与世界相连的战略。中国的对外开放对国家发展和全球经济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1978-2018年,中国占全球GDP的比重从2%升至逾15%,其在2011年之前的年增速超过了10%;这一期间,中国社会也获得了长足的发展,7亿人口摆脱了贫困,中产阶层人数持续增长;

中国的现代化还体现在空间安排上,也就是城市发展:如今,中国60%的人口都居住在城市,而1980年这一比例只有20%。广东因改革开放而获得了迅猛的发展,让我们感到钦佩不已。

但除了推动自身发展之外,中国的改革开放还为中国带来了更多的国际声望和经济责任,特别是中国在多边机构中所发挥的作用越来越重要。

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对于全球贸易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也是中国被明确视为全球主要增长支柱的一个标志;2015年,人民币被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揽子货币,这一重大进展首肯了中国在全球贸易中的国际重要性:如今,人民币作为国际货币的出镜率将大大增加,正如我们如今在安哥拉和尼日利亚等诸多非洲国家所看到的那样;如今,中国正采取重大举措,打造多边机构,尤其是通过银行来资助发展项目,例如位于上海的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位于北京的亚投行。

在习近平主席的领导下,中国已经进入了发展和改革开放的新阶段:

在过去5年中,中国一直在加速改革,同时推出了新项目来解决当前所面临的主要挑战: 首先,中国已经越来越重视债务风险和影子银行问题:借此机会我想称赞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先生在完善法规方面所做的努力。

去年4月,银监会和保监会的合并催生了一个超级监管机构,该举措释放了一个明显信号:加强金融安全。

第二,随着十三五计划的实施,中国越发意识到自然、健康和环境所面临的威胁。最近一段时期,中国采取了一些典范式的举措,例如减少煤电厂数量。从2005-2018年,单位GDP所排放的温室气体降低了约46%;

中国希望能够应对和解决的第三个挑战是:经济增速的放缓。如今,中国已从低成本出口驱动型增长转变为依靠高品质产品的新经济增长模式。对于中国来说,在未来数十年中,关键在于避免出现经济硬着陆的现象。中国政府如今正在努力解决这一问题,方式包括利用“中国制造2025”这类创新计划,以及通过逐渐提升薪资来提振国内消费。

但中国在转型时依然本着以整个世界为依托的宏伟愿景:2013年习主席宣布的一带一路倡议便是在呼吁全球性的发展与合作。我坚信,这个跨境倡议将有助于全球化的重塑,并有助于提升其稳定性、公平性和可持续性。

在经济增速放缓期间,经济项目最需要的就是具有无限潜力的视角:仅在亚洲,未来10年基础设施所需的投资便超过了20万亿美元。到目前为止,一带一路倡议已经为巴基斯坦、印度和菲律宾带来了众多标志性项目。 一带一路倡议还集结了60多个国家,其共同的目标便是帮助中亚和东南亚国家发展,并为其提供就业机会。修建公路、铁路、医院和工厂并不仅仅是为了增长和利润。最重要的是,它打破了发展落后、生活困苦和极端主义的恶性循环;

最后,新丝绸之路也是一个文化项目,在各国、各地人民和文明之间搭建了沟通桥梁。它将重启中世纪丝绸之路各国的对话精神,并通过旅游和时尚等产业为增进不同文化之间的了解提供机会。

如今,世界对于合作与各种动议有着巨大的需求。过去10年我们所抛弃的政治体系便存在这一需求,我们看到,国际治理无效的现象频频发生:

如今,破坏全球安全的各类危机不断涌现,我们需要雄心勃勃的合作动议:在中东,我们应该呼吁区域和全球利益相关方汇聚一堂,共同化解当前的局面:在过去两年中,我们仅看到叙利亚冲突的不断恶化,以及联合国的无能为力,尤其是阿斯塔纳和谈对日内瓦的挑战:我们应该从历史中吸取教训。在保护民众和寻求和平之路方面,分歧无法带来任何长久的解决方案。如今,我认为我们应该召开中东国际会议,类似于1975年在赫尔辛基召开的那次讨论冷战期间共同安全问题的会议。

作为联合国的一个积极参与者和安理会永久成员中提供最多维和官兵的国家,中国在对话策略提议中应发挥更大的作用。中国应该与欧洲一道,在联合国提升公平性和有效性的改革中发挥表率作用,例如扩大安理会规模的改革。

但是,我们还必须加强经济和金融领域的合作,这两个领域可能会成为酝酿下一场全球性危机的舞台:重点在于采取措施避免歪曲和摩擦,例如在货币领域:长期以来,我一直都在建议成立G3组织,从而汇集欧洲央行、中国人民银行和美联储的力量,协调货币政策,为金融稳定提供多重保障:这种机制可作为下一届G20的议程。考虑到新兴国家大规模的通胀和汇率危机,当前的形势变得越来越紧迫;

在贸易方面采取措施在眼下来说至关重要:世贸组织在寻找解决方案和恢复对话方面并没有发挥太大的作用。如今,自由贸易支持者之间的合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必要。在这一背景下,我完全相信,中欧合作可以成为新全球化的基石:

首先,中欧之间的友谊源远流长,而且十分深厚: 令我感到自豪的是,我记得我的祖国法国是首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权力的西方国家,当时是1964年,法国的领导者是具有远见卓识的戴高乐将军。

自那之后,法国和欧洲与中国的交往便未中断过,例如2004年法国希拉克总统与胡锦涛主席签订了全球战略合作协议; 如今,欧洲是中国第一大贸易合作伙伴,双方每天的交易额超过了10亿欧元。 欧洲和中国可以携手,大胆推出典范式合作项目:

首先,我们应设立允许最高层对话的政治机制,来完善一带一路倡议,这一点至关重要:在一开始,我们可以设立一个中欧元首级别的临时委员会,为新丝绸之路设立目标,并应对具体的问题,尤其是投资和互惠方面的问题。该委员会将提出投资方面的良好举措,从而以一种可靠的方式来促进未来事务和运行;

第二,我们需要扩大金融机构之间的协作与合作,例如欧洲投资银行和亚投行;

第三,欧中合作还需要具体的动议,例如马克龙所发起的全球环境条约,该条约也得到了习主席的支持:这类具有新责任的合作项目将成为对美国孤立政策的有力回应,并造福环保事业。

我们需要恢复2015年所宣扬的国际精神,当时各国为了建设一个更加可持续的地球在巴黎签订了首个全球性的协定。

女士们,先生们

对于中国来说,改革开放的时代并没有终结,而是其为推动多极化发展所迈出的重要一步。

如今,世界处于一个分散的多极权力体系中,但防止权力的分化演变为摩擦是我们应该肩负的共同责任。

为此,我们需要勇气、愿景和想象力。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以及明年欧洲的新一届选举,为改变这一现状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机会。

谢谢。

(编辑:林辰)
关键字: 利率 全球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