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民对话耶伦:美国经济已现放缓趋势,GDP增速在2020年会回落到2%

本文来源 财经网 2018-11-13 10:48:00
字号:

810333365234257245

朱民对话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前主席耶伦(Janet L. Yellen)

a54473dd9fb1f601ee45db469ab0fcc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副总裁 朱民

313136974630675527

《财经》杂志总编辑王波明对话朱民

财经网“美国现在的经济增长应该已经高于我们的预期,但未来可能会放缓到2%到2.5%。在2020年会回落到2.0%左右。事实上,我始终相信不能过分提高GDP增长率,毕竟现在美国要慢慢放缓的增长,不需要走的太快,不需要增加太多的压力,否则可能导致通胀过高。”11月13日,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前主席耶伦(Janet L. Yellen)在“《财经》年会2019:预测与战略”上如此表示。

耶伦认为,当前美国大部分风险,都存在于非金融的公司体系中:都是由一些去杠杆的投资者拥有,包括保险公司、零售投资者。他们拥有较多的风险,包括对冲基金等等。但他们对经济的影响会得到控制,不会那么明显。因为现在我们稳定金融风险的举措还是很好的。

谈到美国GDP增速,耶伦表示,其依旧坚持2%的预期。所以,事实上美国现在的经济增长应该已经高于我们的预期了。但未来可能会放缓到2%到2.5%。其始终相信不能过分提高GDP的增长率,毕竟现在美国要慢慢放缓增长,不需要走的太快,因为要确保就业率的平稳增长,不需要增加太多的压力,否则可能通胀会过高。

耶伦同时强调,这是一个中短期的预期,即到2020年还是2.0%左右,其实这已经比美联储的预期要好。现在的政策在未来可能会慢慢收紧一点。毕竟经济之前过热,所以通胀看上去有点高,她希望这种通胀可以不用太高,保证2%的增长率即可。这样能够降低整个银行系统和美联储的压力。

当被问到若在2020到2021年,所有的刺激政策、财政政策慢慢退出,而货币政策可能会撤火,是否将导致金融系统的不稳定和缩减时,耶伦回应,其已经看到经济放缓的潜在趋势,2020到2021年就是其担心的一个时间框架和时间节点。美联储也意识到了,现在货币政策框架会慢慢在2020到2021年放松,不会有这么多的刺激。随着通胀消减,现在要做的就是实现2%的增长即可,过去6年,美联储已经在尽力而为去防止任何潜在的经济衰退。事实上,美联储始终的信念,是不会让通胀涨的太厉害,如果涨的太高,风险就会更加强,会有更多典型的上升风险。

对于低通胀率,耶伦表示,即使当前美国薪资水平上升速度达到3%左右,生产率增长在1%左右。但从历史上看,还是比较低的,这和我们2%的通胀率是符合的,所以企业界还没看到利润率下行的压力,暂时在美国还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如果劳动市场继续下降,通胀率方向会看到稍微的上升。我认为,利润率在过去10年间增长了很多,美国的GDP增长的也很高,所以,即使利润下降,也不会导致通胀率的上升,但我们还是要小心。

被问及若通胀率保持在2%左右,实际利率保持在正,是否会对市场产生冲击时,耶伦表示,如果通胀率真的快速上升,的确会对市场造成很大的冲击,美联储也可能会做出更加实质快速的反应,因为它可能会影响到我们长期的利率,会对股票市场带来很大的下行压力,会对金融市场的稳定性带来很大的影响。但是,我认为这只是属于一种可能的风险,不属于我们主流的预期。

对于特朗普降低企业税的举措,耶伦评价道,虽然它能促进内部消费,但这一套政策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也不会对长期经济有真正的影响,我们应该不会看到重大的投资增长。

对于特朗普是否对美联储的独立性造成不利影响,耶伦回应,美联储没有决策会受到来自总统政治压力的影响。总统当然有权利评论美国货币政策,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总统尊重美联储的独立性,避免向美联储施加压力,避免评论美联储的动作,是我们独立的传统。特朗普总统当然有自己的言论自由,但有时候他的发言,可能会削减公众对美联储的信心。

以下为发言实录:

朱民:首先,从美国经济谈起。您刚刚说美国的经济现在没有出现明显的不平衡,但是您也发现了,有一些非金融领域的债务,可能会有一些潜在的影响,而且增长有一点明显。同时,您还提到了大部分的都是有一些没有杠杆的投资者所拥有的债务,可能不会导致系统性的风险,对吗?

耶伦:债务在银行系统中,可能会出现银行账务上的问题,可能会出现一些系统性的风险,也会出现整个银行系统的不足,可能我们就需要降低一些这样的债务和信贷,但是现在我可以非常清楚地告诉大家,我可以保证至少在我的研究范围之内,大部分风险都是存在非金融的公司体系中,都是在一些去杠杆的投资者拥有,包括保险公司、零售投资者,他们拥有较多的风险,包括对冲基金等等。他们出现的一些潜在的影响,可能对经济的影响会得到一定的控制,不会那么明显,因为现在我们对金融风险的控制还是很好的。

我们也看到了投资率,现在是比较稳定的,但也是比较大的规模之内,我们不至于走到太极端,因为大部分投资者都还警示于上一次的金融危机,我们也看到了现在整个投资行业的多样性,还有类似于防火墙一样的工具,来防范金融危机的快速的发展。当然我们也会面临一些下行的风险,其实我最担心的并不是银行系统中的风险,而是大家看到了一些人为的情况。

朱民:您提到明年可能整个利率的基准增长两到三倍,你们会不会有一些担心,在非金融行业的一些风险会增高呢?以及一些盈利的得模式跟不上?我们知道,利率在增加,您刚刚说到了,会有一些债务的问题,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导致金融的不稳定。

耶伦:对,这是我的一个担忧。因为有很多这样的财政的政策在过去几年可能会抵消一些收入方面的增长。我们现在考虑的是大概7倍左右的增长,因为我们还看到利率的增长,它可能会让整个企业带来一些财务上的压力。但是,现在债务,尤其是利率,应该还是会持续被美联储提高,虽然我们已经考虑到是不是要正常化,但仍然还有一个增长的趋势,而且大部分债务都是一些企业债务,这些企业的债务,并不是规模非常大,而且也不是和一些证券绑定,打包卖债务的话,确实会有潜在的风险。

朱民:作为非金融债务,确实出现增长的趋势。我们看到美国现在的增长非常强劲,还有很多研究机构,可能2.8%,未来几年涨的可能会慢一点,到2%、2.5%左右,是不是这样子?您觉得放缓GDP会有什么样的影响?以及它怎么影响整个金融行业的发展?

耶伦:(GDP)可能会有一些放缓,在未来几年。首先是我们的财政政策以及整个劳动力的就业率要提高,这些都会影响美国的GDP增长率,但是,如果GDP放缓的话,我不是非常清楚,它究竟放缓的程度会不会影响整个债务增长。可能我们觉得现在考虑的是有些企业会有压力,特别是随着利率的增长,有的企业可能感觉到他们的投资力不足了,可能有的企业面临着更多的市场压力。但这一点,还需要更多的探讨。

朱民:之前您在美联储工作,我在IMF,我们开展了一些独立的研究,当时我们基本上都相信美国的潜在增长大概是2%左右。

耶伦:对,没错,而且我仍然保留这个想法,没有改变,因为现在的战略整体方向没有改变,还是2%,这是我的预期,美国的经济增长现在应该高于我们的预期了,因为现在的就业率还是增长的比较好的,根据增长率的提高,美国的经济增长可能比预期的要快一点点,因为我们现在的整个就业率和经济增长率是匹配的,基本上比我们之前所预期的债务要低,经济基本面要好,所以基本上2%也是未来几年的一个方向。我们可以看到,未来可能会放缓,刚刚您说放缓可能要放缓到2%到2.5%,这也是基于我们独立研究的数值,我始终相信不能过分提高它的增长率,毕竟现在美国要慢慢放缓的增长,不需要走的太快,因为要确保就业率的平稳增长,不需要增加太多的压力,否则可能通胀会过高。

朱民:我可以这么说,现在基本上的增长趋势是慢慢放缓到2%的一个潜在增长率,这是您的中短期的预期吗?

耶伦:对,到2020年,包括到明年,我觉得还是2.0%左右,其实这已经比美联储的预期要好了。现在的政策可能会慢慢收紧一点,经济之前过热,所以通胀看上去有点高,我希望这种通胀可以不用太高,保证我们2%的增长率即可,能够降低整个银行系统和美联储的压力,因为这样才能真正走向可持续。

朱民:我们顺着这个思路,您刚刚说到非常重要的一点,在2020到2021年左右,所有的刺激政策、财政政策应该会慢慢退出,而货币政策可能会回火,2020到2021年这个时间点,会不会导致金融系统的不稳定和现在的缩减呢?因为到2020到2021年这两年,财政政策可能会直接取消,货币政策稳定之后会出现一些回火是吗?

耶伦:对,我刚刚说到这一点了,我刚刚指出,我看到了潜在经济放缓的一个趋势,在2020到2021年就是我担心的一个时间框架和时间节点。美联储意识到了,现在货币政策的框架可能会慢慢在2020到2021年放松,不会有这么多的刺激,因为它要收紧这些刺激政策了,他们所有的决策可能都会放到货币政策这一块。随着通胀慢慢消减,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实现2%的增长即可,因为过去6年,这是我们的长期目标,美联储可能在尽量防止任何经济衰退的发生,其实这是一个很复杂的系统工程,但现在美联储已经在尽力而为了,去防止任何潜在的经济衰退。如果通胀比我们预期的更加严重,如果通胀还可以得到良好的管控,我相信大家只要谨慎,经济放缓不会太严重,因为美联储的信念始终是,不会看到通胀过高,我们不会让它涨的太厉害,如果涨的太高,风险就会更加强,会有更多典型的上升风险。

朱民:您刚刚说到通胀应该不存在了,因为现在是低于2%的利率的,在欧洲和日本,通胀率基本上是零,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通胀率是很低的,我们现在看到利率增长,基本上过去七年是负增长的,现在还是负增长。我们也希望随着通胀增长、利率增长,可以真正实现一个零以上的利率,而不是一个负的利率,在一年后我们希望看到这一点。为什么你会担心通胀在某一个点疯涨,从而导致金融的不确定性、不稳定?

耶伦:首先,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一个过去七年的低峰通胀率,这个很好理解,因为在金融危机之后,整个经济很疲软,通胀率会非常低,低于2%。美国的经济当时是处于一个恢复期,而就业率也很弱,大概是在2014年中以后,我们就看到了美元走强,美元增值,这样才真正拉低了通胀率。我们还看到所有大宗商品的价格,尤其是石油的价格,也是拉低了通胀率,因为价格很平稳,也很低。我们的劳动力市场,现在真正回暖了,实现了全员的就业率,包括美元、大宗商品价格,都出现了回暖,其实这些都是导致通胀压低的一些因素。我预计在未来,通胀率会达到2%,所以我很高兴今天我们还看到2%的这样一个良好的结果。其实我的假设是,我们应该会看到有一段时间,随着就业率的增加,通胀率还会持一个低点。在过去6到9个月之间,我们核心的通胀率一直是2%左右,所以我们现在进入了稳定的2%的世界,但是失业率3.7%还是很低的,它低于我们很多人预期的。另外,我们不会回到70年代的情况,但是美联储必须要谨慎。

朱民:我们看到薪资水平也逐渐上升了,但总体来看,通胀率还是会保持在低位?

耶伦:是的。现在薪资水平上升的速度3%左右,生产率的增长1%左右,在历史上来说,这是比较低的,但现状就是这样。3%的薪资增长,1%的生产率增长,劳动力成本差不多每年增长2%左右,这是美国的情况,这和我们2%的通胀率是符合的,所以我们的企业界现在还没有看到自己的利润率下行的压力,暂时在美国还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如果劳动市场更下降,在通胀率的方向会看到稍微的上升。我认为,利润率在过去10年间增长了很多,美国的GDP增长的也很高,所以,即使利润下降,也不会导致通胀率的上升,但我们还是要小心。

朱民:通胀率是双刃剑对吧,您刚才提到,因为它很低,实际利率都压到了负数,另一方面,您看到债务水平在上升,流动性也很充分对吧?

耶伦:是的。

朱民:但是,当通胀率上升很高的时候,也会改变市场的预期,可能会带来市场很大的冲击,美联储会如何管理这种情况呢?通胀率保持在2%左右,实际利率保持在正,但又不会冲击市场呢?

耶伦:现在实际利率是零左右,中立的短期利率还是很难确定的,美联储认为是3%左右,应该在这个水平上,这就代表实际的利率差不多1%左右。我认为他们这种考虑和长期的情况、和债券的价格、和市场的高位是相符合的,如果通胀的预期仍然保持稳定,通胀和劳动力市场之间的联系还是很弱的话,在过去这几年的确是很弱的,如果是这样,总体上我们会期待,在美国可能通胀率稍微超过2%,但是不太会突然上升。如果通胀率真的快速上升,的确会导致市场很大的冲击,美联储可能会做出更加实质的反应,更加快速的反应,因为它可能会影响到我们长期的利率,会对股票市场带来很大的下行的压力,会对金融市场的稳定性带来很大的影响。但是,我认为这是属于可能的风险,不属于我们主流的预期。

朱民:我们知道很多新兴市场的资本外流是不可避免的,每个国家都要准备好这一点。其实大家还要关注自己的一些债务,特别是一些美元债务,不管是平衡还是不平衡的经济体,都要去考虑这一点,特别是外汇率、灵活性,这都是综合考虑的因素。但现在全球紧密联系,一旦出现外溢效果,就会出现溢回的效果,所以,全球必须要统一的思维,需要集体出力,我觉得这是我们的一个长期的趋势。

耶伦女士,我们刚才说到,有上千名听众在这里,看大家有没有问题?

王波明:我有一个问题。特朗普今年降低了企业税,对美国经济的长期影响会有吗?还是只会改变一年的方向?

耶伦:这一次的政策的目标是要刺激投资,让投资更加快速扩张,去提高美国经济长期的增长,也有人预测,这个政策的影响会非常长远,会提高长期的市场增长,但我不太认可,因为大部分经济学家都认为,可能不会影响长期的增长,最多就是1%、2%的样子,这是一个长期政策中的一环,包括一些消费政策,它可能会促进内部的消费,刺激美国经济的增长,但我觉得这一套政策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也不会真正有长期经济的影响,也不会刺激到增长的,所以我们应该不会看到重大的投资增长。

提问2:我叫魏新正,很高兴看到您,您之前是我在伯克利大学的老师。而且我知道您是一个非常强势的政策决策者,您是一个非常温和的教授。

耶伦:非常谢谢您的称赞。

提问2:我想问您一个问题,我们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之间的一些关系,考虑到美国的财政政策,通常被称作是一个过度刺激的政策,包括税收,因为经济在已经很好的时候,还是非常多的刺激政策,美国联邦委员会是不是考虑提高一下利率,提高的速度是不是比我们预期的要高、要多,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财政和货币政策在新兴国家会导致一些资本的外流,增加市场的压力,美国的这些中央政策可能会从双边伤害一些新兴国家,第一,利率提高,而且提高的非常快,非常高。第二,导致别的国家美元债务的激增,包括政府、国会,他们可能不太清楚,这会外汇都是由美国自己的政策所导致的,这可以说是一种不平等的政策,所以我觉得财政和货币政策是不是会破坏其他国家的经济发展?

耶伦:我赞同你主要的观点,当你要有一个比较扩张性的财政政策,而且美国国家就业率很高,此时联邦政策应该收紧,去抵消过度的刺激,因为彼此之间的联系不可避免,换一个角度来说,你对别的国家的影响,是肯定会存在的。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一个强劲的美国增长,可能会通过财政政策表现,因为财政政策又会刺激全球的增长,所以这也对其他国家资本外流抵销。其实这几年,我们对全球经济的增长预期是向好的,不光是美国本身的增长。美国的发展政策,不光促进了美国的增长,也有一些积极的外溢效应,当然它会恶化美国的贸易赤字。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它还是会通过贸易刺激全球其他经济的增长的,但我还是同意你刚刚说的联系,它会有一些负面的影响,也就是一个强势的美元是肯定会影响以美元计价外汇储备国家的负债水平的,所以我觉得既有好的一面,也有不良的一面。

王波明:谢谢。

提问3:我是一个金融教育公司的创始人,当您是美联储主席的时候,我们天天看您讲话,当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他造成了市场的动荡,他对美联储的独立性是不是造成了一些影响,您是怎么看的?美国今天早上的股市大跌,您对股市情况是怎么看的?

耶伦:美联储的独立性,它是非政治的,它的货币政策有两个目标:货币的稳定和充分的就业。它是国会支持的,它是非政治的,它是一个运转良好的组织。在这个组织中,有代表各方面的意见,从来都是这样。我们没有决策会受到来自总统政治压力的影响,总统当然是有权利评论美国货币政策的,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都是我们独立的传统,那就是总统尊重美联储的独立性,避免向美联储施加压力,避免评论美联储的动作。特朗普总统当然有自己的言论自由,我认为,有的时候他继续可能会削减公众对美联储的信心。我就不评论今天的股市了,谢谢。

朱民:谢谢耶伦女士抽出时间来参加我们的会议,尤其是在美国的晚上和我们现场一千多人进行演讲。她刚才详细介绍了美国的情况,我说几点,总结一下:第一,美国经济还是很强,通胀和失业率很低。另一方面,非金融的企业债还是值得担忧的。明年增长会放缓,可能通胀会稍微超过2%,在2020到2021年的时候,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些改变,在两个国家可能都会看到这个问题,通胀是一个主要的担忧,它现在比较低,稳定在了2%左右。我们希望通胀和市场的增长保持一致。美联储一定会在这方面继续采取适应的政策,考虑到全世界的情况,制定自己的政策。贸易战对所有人是不利的,所以我们应该避免贸易战对市场带来的不稳定。您今天的演讲非常精彩,我们感谢耶伦女士的精彩演讲。

耶伦:谢谢,非常喜欢今天和您的对话。

朱民:请代我向您的丈夫致以问候,邀请您和丈夫、儿子来北京,吃非常辣的北京的菜。

耶伦:好,我一定会来的。

王波明:我听耶伦讲美国这个季度经济增长达到3%点多,这已经高于它的潜在预期,一般美国的失业率率正常是5%左右,现在是3.7%,所以,3.7%并不是正常的失业率水平,潜在失业率水平正常是5%左右,是吧?

朱民:标准是4%。

王波明:但这已经是美国最低的失业率水平,美国的经济应该慢慢回到它的潜在增长率,也就是说2%左右。现在是高于正常增长率。反过来说,中国的增长率现在6%点多,你评论一下,到底是低于正常增长,还是高于正常增长?

朱民:怎么从美国讲到中国了。如果简单把那个话用中文总结一下,耶伦刚才做了一个非常非常精彩的报告,美国经济今天还是强劲的,因为失业率降到3.7%,但有几个潜在的问题:第一,公司债务很高,公司债务在未来利率提高以后可能会发生波动,冲击经济。第二,现在的经济高增长是因为特朗普强劲的刺激政策,一个百分点推动的。美国的潜在经济增长,我在IMF的时候,她在美联储的时候,我们都有单独的研究,是2%。今天我问她,她认为美国的潜在经济增长还是2%,所以第二个结论很重要,明年美国经济会跌到2.5%,她说是可能的,明年、后年美国经济增长逐渐会回到2%的水平,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结论。

王波明:什么强劲的措施使得他现在超出了?

朱民:税改,降税,再加上金融改革等等。第三,她说,现在最大的风险是通货膨胀,通货膨胀过去几年太低了,通货膨胀太低,美联储的真实利率是负的,流动性是宽松的,所以股市上升,债务上升,如果通货膨胀上升,急剧变化,整个市场和经济形势都会变化。而且她也承认,我们对通货膨胀的理解是不够的,我们现在还是不能充分地解释为什么通货膨胀全世界如此之低,日本是零,欧洲也是低于1%,美国现在将将到2%的水平,所以通货膨胀的变化是一个特别需要关注的变化。

第四,美联储认为,明年会提升3到4次利率水平,这样的话,第一次把利率水平提到正了,如果通货膨胀还是这个水平的话。正利率使得资产无风险回报发生变化,整个收益曲线的基础发生变化。所以她认为2020到2021是一个关键点,因为特朗普的财政刺激政策已经几乎接近尾声,这个改变了整体市场收益曲线,这将会是个关键点,就看美联储怎么样管理通胀,怎么样提升利率,跟经济合拍。

第五,这个过程美元走强,因为美国利率今天比全世界所有国家利率水平都要高,所以在这个过程里,如果美国的利率开始走正的话,资本过去的18个月回流美国,可能会继续回流美国,会引起新兴经济市场的波动和汇率波动,所以大家都要准备2020和2021可能的波动。我们在不同的场合,都强调2020和2021可能引起的全球金融的波动,但是从她嘴里说出来,这是第一次,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结论和信号。

第六,美国从70年代以来一直是贸易赤字,因为财政扩张,因为政府的赤字上升,美国今年的贸易赤字会比以前更大,今后几年美国会继续有贸易赤字,她完全同意这个观点。而且我也提出,关税不是解决贸易赤字的问题,因为它会引起内部资源配置的错配,破坏产业链,所以需要全世界予以关注。

再次感谢大家!

(编辑:林辰)
分享到:
年会议题
  • 会议时间:
    2018年11月13日 星期二 09:00-21:00
  • 时间
    08:00
  • 时间
    08:00-09:00
  • 时间:
    09:05-10:05
  • 时间:
    10:05-10:30
  • 时间:
    10:30-12:15
    改革开放四十年:方向与动力
  • 时间:
    12:15-13:00
  • 时间:
    13:00-14:30
    重组的世界:全球贸易新格局
  • 时间:
    14:30-16:00
    财政货币政策再协调
  • 时间:
    16:00-16:45
  • 时间:
    16:45-18:15
    民营企业的挑战与未来
  • 时间:
    16:45-18:15
    传统金融的科技转型
  • 时间:
    16:45-18:15
  • 时间:
    19:30-21:00
    税收激励助力创新发展
  • 时间:
    19:30-21:00
  • 时间:
    2018年11月14日 星期三 08:00-09:00
  • 时间:
    09:00-10:00
  • 时间:
    10:00-11:30
    监管体系重构下的金融新秩序
  • 时间:
    11:30-12:40
    自主技术研发的瓶颈与突破
  • 时间:
    11:30-12:40
  • 版权声明:
    《财经网》为《财经》年会唯一网络发布平台,《财经》年会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图表等)未经《财经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使用本年会任何作品。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11 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