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善达:去杠杆不能仅依靠债转股,需要开拓新思路和新方式

本文来源 财经新媒体 2018-11-13 13:44:00
字号:

11月13日,在“《财经》年会2019:预测与战略”上,联办财经研究院的院长、国税总局前副局长许善达表示,去杠杆是一项长期工作,目前不能将其仅仅寄托于债转股,需要开拓更多思路和手段。

具体而言,他建议应当合理进行资本布局。对国有企业来说,很多企业的资本布局并不合理。“很多国有资本还沉浸在一些不一定非要国有资本去做的领域,这样的领域很多,如果这部分国有资本退出,补充到那些国有资本一定要做、但资本金又不足的行业及领域中,那么便可以降低一些企业的杠杆率。”

对民营企业来说亦是如此。许善达认为,有部分民营企业将把钱质押后,转而去布局跟自身主业没有关系的业务。“像这样的企业也有一个调整布局的问题,应该退出跟主业发展关联度不大的领域,把你所能够融到的资金,集中在跟主业相关联的地方。如果这样,我相信在这些领域,杠杆率也可以得到明显的降低。”

以下为演讲实录:

许善达:每年有一个年会都总结一下工作,就当前一个有争议的问题谈一点看法。从2015年底,我们提出来供给侧改革,去杠杆嘛,当然也是改革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但是,今年对去杠杆差不多三年的时间产生一些不同的看法,有一些专家认为去杠杆是造成现在经济困难的一个原因,提出来不应该再继续做这个事。我的看法不一样,刚才几个专家谈的,我们国家直接融资比重低,间接融资比重高,本身就是一个长期要解决的问题。所谓间接融资比重高,就是杠杆率高,我们有一些调查的数据,有的企业的财务报表提出一个新的口径,叫息前利润,交利息之前利润额,按资本金、按营业额算,利润率还是相对不错的,因为借债太多,把利息一交基本上就是零利润了,这种现象不止一个企业。所以,我认为去杠杆还是要长期做的一件事。

怎么去杠杆呢?我有一些新的考虑。首先,经常人们提到的要去杠杆就是债转股,债转股是去杠杆的一个手段,但是也不能迷信债转股,因为银行也是企业,它不能把自己的风险完全转嫁,对银行来说,如果企业破产,他的资产损失,和债转股准备承担风险,这个选择取决于银行对商业市场的判断。当然,我认为债转股是其中一个手段,不能把降杠杆寄托于债转股,很多的压力压到银行,一定要拿出多少债权来变成股份,这只是其中一个手段。

我认为,应该有一个补充资本金的新的方向,减轻债务是一个方向,补充资本金是一个方向。补充资本金这个方向,有几个措施是可以考虑的:

第一,和税制改革有关的,大家知道,今年3月份,国务院的常务会议已经做出决定,要让增值税的留底税款改成退税,留底税款政策是1994年推进新税制的时候一个遗留的问题,那时候这个政策是一个不规范的增值税的政策,我们基本上学习欧洲的增值税制度,销项税减进项税是正的话就交税,如果是负的,欧洲的增值税制度就要退税,我们1994年设置这个税制的时候,没有能力做这个,所以做了一个变通,就是如果是负的,我不给你退,在账上记着,等什么时候有了销项再来对冲。这个制度随着经济的发展,特别是营改增以后,企业在投资里面所承担留底的数量增长的比较快。原来买设备,在没有投产之前,购买的设备原来是17%的税,现在是16%的税,搞基建就是11%的税,现在是10%的税。在没有销项以前,进项,设备的16%,基建的10%,都相当于一个预交的税款,对于很多企业来说,这个预交的税款,等他能够生产出产品,有了销项以后再来对冲。在对冲之前,企业就要去借债,他要承担这部分的融资成本,而且相当于也提高他的资产负债。所以,降杠杆跟税制改革是可以解决的,这项政策我们在方向上已经做出了决定,2018年已经拿了出1000多亿财政资源,给很多企业把原来积存的留底改为退税,得到这笔资产的企业,就可以降低融资的量,也就可以降低它的融资的成本,它的资产负债率也就可以相应的有所降低。所以,这项改革继续深入推进的话,可以在降低杠杆率、去杠杆问题上发挥很重要作用的。这是一项由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和金融政策相配合达到一个去杠杆的效果。

第二,企业也好,行业也好,有一个资本的布局问题。现在实践中,很多企业资本布局是不合理的。总的来说,比如国有资本,很多国有资本还沉浸在一些不一定非要国有资本去做的领域,这样的领域很多,我们去调查,很多行业本来是可以由民营企业做的,但由于种种原因,有很多国有资本在那里经营。但有些只有国有资本才能干的一些事,民营企业或者是不愿意投或者是没有能力投,这样的一些领域,国有资本的资本金是严重不足的。既然资本金不足,就要借债,这些企业的资产负债率就很高,杠杆也很高,融资成本也交的很多。等于在国有资本里头,有一部分可以退出的,如果这部分国有资本退出那些不很重要的领域,把这些国有资本补充到那些国有资本一定要做,但资本金又不足的行业、领域、某些企业,本身可以降低它的杠杆率。所以,国有资本布局的调整,也是一个去杠杆的手段。

现在来看,不光是国有企业,包括民营企业也一样,我们了解,现在股市上有很多民营企业,用股权去质押,有的民营企业质押的股权到80%、90%,但有的民营企业质押以后,这个钱投在了某些他正在发展的领域,比如科技领域,研发新的技术、研发新的产品,但也有一些民营企业,把钱质押以后,做了一些跟主业没有关系的东西,像这样的企业也有一个调整布局的问题,应该退出跟主业发展关联度不大的领域,而把你所能够融到的资,集中在跟主业相关联的地方。如果这样,我相信在这些领域,杠杆率也可以得到明显的降低。

我们要实现去杠杆这样一个供给侧改革的目标,应该是货币政策、财政政策、资本,包括国有资本布局的调整,也包括民营企业调整资本布局,这几个手段应该综合使用,而且对去杠杆也都有相当的显著的效果。我认为,我们国家整个企业的资本金和融资结构,应该坚持去杠杆这个方向。这样才能够减轻融资成本,才能使得企业有一个正常的利润率,这不是三年、两年就能完成的目标,还应该有一个比较长的时间,我们来共同努力。但是要想去杠杆,要多种措施相互配合,相互配合、互相能够协作,我相信我们去杠杆这个目标是可以实现的。当然,中国直接融资比例低,间接融资比例高,这个现象不是一个仅仅刚才说的几个原因造成的,还有很多原因,需要很多采取措施要解决的。但在目前的形势下,我们当前可以采取的手段,这几个手段整合在一块来协调使用,能够有效的在一定幅度上降低杠杆率,而且能够有效的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这样对我们整个经济往前的发展,是有非常实实在在收益的。

何刚:谢谢许局的分享。我们知道,许善达先生是中国经历了1994年税改的财税资深专家,我有两个问题。第一,财政部长刘昆最近有一个说法,今年预计整个减负在1.3万亿左右,我们看到了一些政策的推出,包括财税收入从一季度17点多的增长,到三季度不到??9%了,但从企业的反馈来讲,并没有深刻感受到税收的减轻,反而觉得日子仍然非常难过,企业税负这个层面,目前真实的减免在哪些层面是正在发生的?还可以预计的税收减免还应该在哪些领域进行进一步突破?

许善达:根据我所了解的数据,包括我到一些企业去调研,这几年减税最大的力度就是营业税改增值税,还有一些别的,比如研发投入,从150税前扣除提高到175,但最大的减税措施就是营改增中的措施。我的了解,这个措施是基本到位了,我没有发现整个区域没落实的,我认为总体上是落实到位的。收入增长为什么速度还比较快呢?我认为有几个原因:第一,很多人没有估计到增值税的征收率要比营业税提高很多,因为营业税对购进方,你交不交税,开不开票,对于采购方来说是不关心的,流失的概率比较高。但增值税不一样,我要是不能从我的供应商拿到增值税发票,等于他的税我要替他交,所以,现在对于一个企业交不交税,除了税务局看着你,采购商也在看着你,因为这个是增值税的一个产业链,我们1994年采取用发票扣税制度,它本身是一个机制。原来营业税部分没有这个机制,现在改成增值税以后,这个机制就发挥作用了。所以,这个作用对于征收率的提高,效果是非常有效的,很多人对这一点是不了解的。这是我们税收收入增长的超过正常速度增长的原因,就是原来流失的钱收回来了,这和经济增长速度和减税没有关系。

第二,跟经济形势有关的,我们大宗商品,像钢铁、煤炭,在刚刚搞去产能的时候就跌,这两年价格上涨了,我们的税收结构,从这部分产能里收的税是比较多的,这是正常的,因为以前价格下降,我们这部分税收也减少。

第三,由于留底税款的制度造成现在所有的投资行为,特别是重资产投资的。重资产投资是什么呢?盖的厂房要大,买的设备要多,投资量占的比重大,相对起来,越是重资产投资的项目,留底税款数量就大,而越是重资产项目,又需要两三年才能投产,不是今天借了明天就生产出来了,因此,留底税款在重资产投资里占的比重上升的速度比较快。而这块时间,恰恰有很多这样的企业都在扩大投资,我们国家也在鼓励,比如紫光在武汉搞了一个几百亿美金的项目,这些又是鼓励的项目,鼓励的方向,但恰恰是留底税款增加比较多的。留底税款不是一个减税的措施,它是税现在先退给你,等你实现销项,你自己就收了。今天预交了,以后就不交了,我们按照规范的增值税,今天别交了,等有了销项再交。这么一个变化,我们确实也需要投入资源,因为当时交的留底税款财政已经用掉了。

最近出现什么情况呢?有的地方政府不愿意搞留底税款退税,他说现在哪有钱,让我现在拿很多钱退这个税,觉得财力不够。所以,这个政策本身是一个把税收往后移的政策,并不是一个减税政策,但今天是减轻企业交税数量的政策,今天要变成这个政策,政府就得拿出资源来,这对中央财政、地方财政这么多年积累的钱,也是不可能在一两年之内全部解决的。我们曾经写过这样的报告,我们的建议是,5到10年,如果运作的好,力量大一点,5之内解决掉。如果财政收支平衡困难大一点,最长不要超过10年。但这个政策解决了,对我们的高科技、重资产企业的发展是个非常有利的支持,包括这次民营企业股权质押的,如果那些股权质押的企业,质押的钱真的是用到新的科技创新、新的研发,可以有限把它的留底税款改为退税,这对当前的股市、对当前质押遇到的困难、对整个国家鼓励高科技重资产发展,都是非常实实在在的有效的措施。

(编辑:许楠楠)
分享到:
年会议题
  • 会议时间:
    2018年11月13日 星期二 09:00-21:00
  • 时间
    08:00
  • 时间
    08:00-09:00
  • 时间:
    09:05-10:05
  • 时间:
    10:05-10:30
  • 时间:
    10:30-12:15
    改革开放四十年:方向与动力
  • 时间:
    12:15-13:00
  • 时间:
    13:00-14:30
    重组的世界:全球贸易新格局
  • 时间:
    14:30-16:00
    财政货币政策再协调
  • 时间:
    16:00-16:45
  • 时间:
    16:45-18:15
    民营企业的挑战与未来
  • 时间:
    16:45-18:15
    传统金融的科技转型
  • 时间:
    16:45-18:15
  • 时间:
    19:30-21:00
    税收激励助力创新发展
  • 时间:
    19:30-21:00
  • 时间:
    2018年11月14日 星期三 08:00-09:00
  • 时间:
    09:00-10:00
  • 时间:
    10:00-11:30
    监管体系重构下的金融新秩序
  • 时间:
    11:30-12:40
    自主技术研发的瓶颈与突破
  • 时间:
    11:30-12:40
  • 版权声明:
    《财经网》为《财经》年会唯一网络发布平台,《财经》年会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图表等)未经《财经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使用本年会任何作品。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11 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