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好:民营企业发展需要三个基本条件

本文来源 财经网 2018-11-13 19:52:00
字号:

刘永好

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

财经网11月13日讯,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参与了“《财经》年会2019:预测与挑战”的年度对话:民营企业的挑战与未来。

刘永好在演讲中总结了民营企业面临的问题。由于生产成本的上涨以及销售市场的竞争之间形成了难以调和的矛盾,中小民营企业的生存压力日益增大。除此之外,由于国家大力整治金融行业,降通道、砍负债、降杠杆,小微企业融资难进一步加剧。

但是习总书记的5次对民营企业的讲话明确提出要鼓励、支持、推动民营企业发展。在今年6月下旬,相应政策陆续出台,以社保为例,国家明确提出三大政策:

第一, 绝对不准强制补交以前的,以前的没有交,现在不能补交,其实这个政策救了不少企业,否则一补的话,不补死好多啊;

第二, 给税务部门交的时候,原则上不要增加企业的负担,跟往年相比,这又是一个政策;

第三, 国家要研究税收新的征管措施、办法和一些标准,要适度的降低社保和降低税收;

民营企业发展压力逐渐减小。

此外,刘永好还提到了民营企业发展的三个基本条件:首先是阳光,这次总书记一系列的讲话可谓拨云见日;第二是空气,即各个地方政府、中央部门的措施和办法;第三,土壤,即中国13亿人口的巨大市场。

以下为发言实录:

刘永好:各位企业家朋友,大家好!

今天在这儿跟大家一块聊一聊关于民营企业的话题。总书记在一个月多一点的时间,五次发表重要的讲话谈到了两个毫不动摇以及六项举措,谈到了我们国家的改革开放大门必须进一步打开等。这些都给广大的民营企业家很大的鼓励,过去有一段时间,民营企业家有很多的忧虑,我作为一个在民营领域干了36年的企业家,我想结合我自己的一些体会,谈谈改革开放40年,一代民营企业的成长、进步以及困惑。

改革开放刚开始不久,我和我的几个兄弟刚好大学毕业,并开始了我们的创业。我记得在1980年,我们是无线电发烧友,我们几个兄弟装收音机、电视机、电子管电视机,30几个电子管,比这个柜子还要大,那么小一个示波管来做显示器,我们居然把它装出来了,有人说这是四川第一台个人装的电视管电视机。

我毕业以后分配在中专学校当老师,我装了一个音响,花钱不多,声音很好,买不到,所以说很多老师同学让我装,我就装了好几台,我们生产队的队长说,你必须给我装一台,我就帮他装了一台,觉得非常好。他就给我提建议,他说那么好的东西,我们生产队大概几十个小伙子,打草绳一年赚不了多少钱,他说你这个音响成本才几块钱,拿去卖十几块钱,一点问题没有。他说要是你在我们生产队来做,不是能够赚不少钱吗?

他建议我们办一个工厂,我说好啊,但是我们没有钱,于是我们就把草绳机卖了,一万块钱在那个时候是很多的。没有地方,我们就把打草绳的库房腾出来。可是库房里没有电,交通也不好,有很多地方是田坎路,只能走过去。后边我们克服了困难,没有电,我们用电瓶,没有路,我们走过去,小伙子不懂,我们教他。就这样我们装出了一台样机,小伙子们很高兴,生产队长也很高兴,正准备批量生产。结果生产队后边一想,不行,这个事儿还得请示一下公社书记。

结果到了公社那儿,公社书记一听,说:“什么?”你们生产队要跟个人做音响,这个个人是谁呀?就说是我们几个兄弟,他说不行,走资本主义道路坚决不行,因为那个时候大家都很明白,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那个时候居然个人跟生产队一块做音响,那不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吗?坚决不行,结果公社书记把我们给“枪毙”了,没办法,我们只好把音响作为校办工厂实习的产品,居然得了四川省科技进步二等奖。

假如说那个时候开始做企业,或许以后邓小平中央的研究动不动个体户的时候,就不是动不动傻子的问题了,是动不动刘氏音响的问题了。而我也会比今天那些做电脑的做电视的早好多年,或许我们做的更大、更好,也是有可能的。

第二件事儿,又过了两年,到1982年,那个时候联产承包责任制开始了,农村可以搞专业户了,我们几兄弟没死心,音响不让搞,我们做什么呢?我们几个兄弟商量到农村去,到农村去做什么呢?农村只能做蔬菜、水果、养鸡、养鸭、养猪,后边我们找到县委书记,我说我们下乡去当专业户去,我们把我们学的科学技术带到农村去,帮助农民提高技术的能力和水平。县委书记一听说好啊,专业户、科技兴农,你们去,我支持你们,但是有一个条件,你们要帮助十个专业户的发展,我们领着这样的任务到农村去养鸡、养猪、养鹌鹑、种蔬菜,这一搞就搞到了今天。

第三件事儿,我们在农村通过养鹌鹑,一养养了个世界第一,确实赚了一些钱,这个鹌鹑始终是小产业,不可能做得特别大,我们发现养猪是个大事儿。四川是养猪第一大省,中国人喜欢吃猪肉。于是我们就开始搞猪饲料,当时正大来了,我们在市场上跟正大竞争,那个时候还是双轨制,中国有一批饲料厂,多数都是粮食局办的,我们跟他们竞争,难啊,因为他是国家投资的,更重要的是,他们有粮票。玉米、黄豆这些有票的会便宜好多,我们没有票,在自由市场去采购,这个价格双轨制高很多,高两倍、三倍,我怎么竞争啊?于是我们想了一个办法:养鹌鹑。把鹌鹑蛋拿去换鸡蛋,鸡蛋卖了以后,凭鸡蛋票,去粮食局买饲料粮,我们这样搞起来了。我们就这样折腾了一下,总算小批量买到了一定的计划内的粮食,再买一部分市场的粮食,高价和中价搭配,由于我们的质量好,仍然受欢迎,那个时候只要你敢做、想做,一定能做得好。我们很快就超过了当地的县上的饲料厂、成都市的饲料厂、四川省的饲料厂,成为当地最大的企业。我们在饲料行业红红火火的干下去了,干到1989年的时候,我们已经有了一千多万的销售额,大概有好几百员工,在四川肯定是第一位了,在全国有可能也是地区第一位,不但是饲料界第一位,有可能还是民营企业第一位。

我们就兴高采烈,雄赳赳,气昂昂迈步扩展的时候,突然一下媒体报道开始出现争论,你们就是资,这个信社信资一争论不要紧,我们买粮食不好买了,运输搞不定了,到处都说我们搞资本主义,事情没办法做了,甚至经常给我们停电,我们买发动机,也没有,买油也不行。

媒体说我们走资本主义道路,企业实在没办法办了,我们就找到公社县委书记。我们跟他们说,我们愿意把公司工厂交给政府,由我们来管行不行?县委书记想了半天,他说,当时我是支持你们下海的,搞专业户嘛,但是现在不好说,不过我还没有接到正式的文件,在没有接到正式文件要收你的工厂的时候,我暂时不收你的,不过你回去悄悄的不要声张。这句话我理解了,我们想可能让我们悄悄地干,不打广告、不宣传,我们就这样坚持了下来了。

结果我们又折腾了一年多、两年,到1992年突然有一天看到光明日报《东方风来满眼春》、《发展才是硬道理》,我们太高兴了,几个兄弟拿着报纸连夜学习、组织讨论,弄到晚上三点钟,那个时候光明日报不好买,有人告诉我们,县政府办公室有,我们就到县政府办公室托熟人找到一张报纸,一直学习。

1992年以后,中国改革开放到了一个新的格局。1993年我们通过新建、收购和兼并开始在全国布局,到1994年的时候我们在全国有30多家工厂,组建了中国第一家私营企业集团。1995年的时候,国家工商局第一次评选中国私营企业500强,把我们评过中国私营企业500强的第一位。我们做饲料,从成都做到了全省、做到了全国,后边做到了全球,现在在全球有几百家工厂,成为中国最大的饲料和生产企业。后来我们开始做食品、做养殖,养猪、养鸡、养鸭,我们的鸡、鸭、养殖和屠宰、加工现在在中国也做到名列前茅。

但是在去年下半年和今年上半年的早些时候,我们又开始面临了一些困难。这个困难是什么呢?原料价格上涨,用工成本上涨了,环保压力增大了,社保开支增大了,但是我们的最终产品没涨价。为什么没涨价呢?市场过剩了,你一降,你一涨,人家不涨,你就死路一条。但是你不涨,人家不涨,那么我们所有的这些企业都不赚钱。市场开始变了,以前是供需平衡或者销大于供,现在供大于销,我们这个行业是充分竞争的,原来各个地方都是国有企业,现在国有的饲料企业几乎没有了,99%都是民营的或者外企的。在充分竞争的格局下,我们当然不敢涨,不单单饲料,我发现做纺织的、做汽车的、做电子的、做电视的,几乎所有产业都开始过剩,也都不涨价,因此利润率都很低,不是我一个人、一家企业叫困难,实体经济的民营企业都在叫困难,因为刚才讲的这些成本刚性增长,这是所有企业都有的,而市场竞争的原因产业过剩了,多数企业都是这样的。

今年比较好过的是什么呢?是一些做重化工产品或者基础原料产品的企业,得益于供给侧改革,价格开始上涨,他们也赚钱了。今年上半年国有企业的效益是过去这十来年最好的,赚钱是最多的。但是我们看一看整个市场的中、下游,多数民营企业、实体企业都感觉困难大、压力大,因为你的钢材涨价了,钢材造出来的汽车没涨价呀,汽车在降,摩托车没涨,自行车没涨,你的机器设备没涨,电饭煲、电视机都没涨,还在降,这就是说谁消化了这个成本呢?以前说靠规模,规模已经过剩了,亏损的更多,也不靠规模了。所以说我们这些广大的实体民营企业压力很大。

在这个时候国家提出了一些政策,叫做三个大政策,防金融风险。过去这几年金融行业野蛮成长,各种通道、管道、现金贷、P2P,那个时候信托牌照价格多高啊,只要有信托牌照就是挣钱的万能钥匙,所以国家下大力气在整治,降通道、砍负债、降杠杆,大家都觉得很对,监管部门在很短的时间内,陆续出台了好多政策,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人民银行方方面面都在出政策,有一段时间大概每一个月要出十几份、二十几份甚至三十几份不同的文件,都是在去杠杆。从国家金融安全的角度这样做,对不对?对,但是问题就慢慢来了。

我记得6月份的时候,这个问题到了一个临界点,很多民营企业都感觉到有压力,我作为一个民营企业家、作为川商总会的会长、作为政协委员、又作为全国工商联最早的一个副主席,我开始到处去做一些调研,调研后我发现多数民营企业压力特别大,特别是中小微民营企业。

压力最大的是什么呢?他们说的很直白,以前小微企业贷款难,好不容易政府支持,银行开恩,给我们贷来一部分,但不够。比方说,我要贷100万,银行好说歹说给50万,利率上浮一些,可以,再多不可能了,剩下一半怎么办呢?通过信托、资管渠道以及各种各样的渠道拿钱,这些渠道拿的钱通常都贵,利率大概10%到12%之间,不管10%也好、12%也好,把国家拿到6%的中间一平衡,总共18除以2是9,9的利率可以接受。问题是去杠杆以后,各个通道都没了,银行这50%还给你收一点,就只有40%了,60%就没着落了,很多民营企业压力就大了,还的多,来的少,现金流为负数,而没有现金流生意怎么做呢?压力特别大。

关键的时候,我们中央统战部召开了一个座谈会,我们刘部长和徐乐江工商联的党组书记,找了几个企业家座谈,当前民营企业有什么困难、有什么问题、有什么意见要反映的,我就讲了一通,我说确实国家的宏观调控政策好,去杠杆降风险对,但是是不是太猛了一点,有些政策的出台是不是多征求一下相关当事人的意见,不知道征求过工商联没有?征求过行业协会没有?征求过主要的民营企业家的意见没有?我说这样的话,现在多数实体产业的民营企业家压力比较大,希望在这个关键时候能够给一些支持,这是一个建议。

第二个建议,那个时候刚刚颁布,我们的社保要交给税务来收,并且有所下降,大家一开始都觉得很高兴,后边一想,问题大了,某个地方搞试点,问题很大,因为以前社保是各个地方政府收的,各个地方政府为了支持企业的发展,往往都让利,社保的基数缴纳标准按照比较低的基数来收的,对于优势发展的企业往往收的不够多,没有那么硬,后边我看了材料,全国平均收了25%左右,社保交了25%左右。社保可厉害啊,数据通、有手段,这一弄的话,某些地方搞试点,他要求全收,应收尽收,百分之百的收,从25%变到百分之百,增加75%了,以前没交完,给我补,有的说补3年、有的说补5年,这一交、这一补,不把企业弄垮才怪。当时我们在汇报这个问题的时候,有些领导同志不太清楚,确实不怪人家,原来地方政府收,现在都是税务收,没有什么大变化嘛,而且还适当的减少一些,但是实质就在这儿,地方政府是软性的,是扶持性的,有些地方没收,没交够或者低收,多数地方政府都是这样的常态。而税务局收,他是按税务的标准来执行是刚性的,这一刚一柔,很多企业压力就大了,后边又来了一个贸易战。

在这种情况下,多数中后端的产业压力很大。在全国工商联的座谈会上,我做过发言,就谈这件事儿,比今天谈的更直接一些、更具体一些、更到位一些,因为今天的时间关系,我没有说的那么多。后来中财办又组织了一期座谈,也请了几个企业家,那次请了六个企业家,都是行业里面有代表性的,类似的情况我们也有讲一讲。

从6月中下旬开始,我们这些意见也好、建议也好,反映的问题也好,逐步的得到了体现,关于社保的问题,国家出台政策了。

第一. 绝对不准强制补交以前的,以前的没有交,现在不能补交,其实这个政策救了不少企业,否则一补的话,不补死好多啊;

第二. 给税务部门交的时候,原则上不要增加企业的负担,跟往年相比,这又是一个政策;

第三. 国家要研究税收新的征管措施、办法和一些标准,要适度的降低社保和降低税收;

这几个政策相继出台,更高兴的是人民银行、财政部、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都出台了相关政策,要从稳健的货币政策变成积极的货币政策,要稳增长,稳民企、稳发展。从那个时候开始,政策就做了一些调整,各个金融机构也冻结了,我很高兴的是,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和工商银行邀请了一批100个民营企业家给予直接的总行的协议,总行授信,以前工商银行不得了,世界第一大行,以前拿到工商银行授信的,只有国企、央企,没有民营企业。易董事长讲了,不但服务国企、央企,还要服务民企,100家民营企业签订授信,并且也提出债转股,不但给国有企业债转股,给民营企业也可以债转股。不但工商银行,工农中建、股份制银行都纷纷的有所动作,来支持民营企业。我也注意到,在这样的大格局下有些变化,但是这些变化刚刚才开始,很多企业都还没有享受到这样的一个政策。

最后结果体现的是,民间投资的速度大幅度减速,很多民营企业很担心,加上有些人士认为民营企业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应该退场了,又有人说,现在要走一条新型的制度了,社会上说法很多。在最关键的时候,总书记在辽宁考察众旺民营企业时发表了两个毫不动摇、坚定不移;视察深圳、广东,民营企业又发表了支持鼓励民营企业的做法;在民营企业家参加扶贫的回信里面,非常肯定了民营企业的贡献、地位和作用;最重要的是,11月1号总书记主持召开的座谈会,这是我党、我国建国以来第一次由总书记来主持、党和政府的主要部门的领导都参加、由民营企业来发言的座谈会,这件事儿影响特别大;再加上刚刚召开的进口博览会,总书记再进口博览会上再次强调,我们改革开放的大门要打得更开,国家继续改革开放,毫不动摇。这五次对民营企业的讲话,非常明确地谈到,鼓励支持、推动民营企业发展并且在六个方面的举措来推动,对民营企业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信号。

我回顾了一下我的职业生涯,刚好和国家改革开放时机同步,我就讲我们民营企业是国家改革开放政策的受益者、参与者和积极的推动者,没有国家的改革开放政策,不可能有民营企业,也不可能有我们集团的今天。今天我们国家提出了将毫不动摇的鼓励支持民营经济的发展和继续坚持改革开放的大格局、大策略、大政策,我觉得非常得好。而且最近我也看见,不管是财政部,各个部委金融监管机构和各个省都在出台政策文件。前几天到山东,山东省委书记刘书记说,山东坚决贯彻总书记关于民营企业的讲话,帮助、支持和推动。前天在四川,四川省委书记彭书记专门见了我,我反映民营企业近期的想法和一些问题,而且谈到了在贯彻落实总书记关于民营企业讲话的心得、体会和对四川民营经济发展提出了几点建议,他认为非常好,而且他提出,20号四川省将会召开四川省民营经济工作会议,在重点解决四川民营经济发展中的问题困难,来积极的支持四川民营经济的发展。我也看到中央动起来了,各个省、市、地县也动起来了,要推动民营经济的发展。

我希望我也期盼通过总书记的座谈会和一系列政策,实实在在的推动民营经济的发展,推动民营经济建立新格局。我们民营经济发展需要一些基本的条件,首先是阳光,这次总书记一系列的讲话,我们认为是拨云见日。第二是空气,和各个地方政府、中央部门出台了措施、办法来支持,这是空气,没有这个空气是不可能的。第三,土壤,我们13亿人,老百姓的肯定、支持、帮助和消费升级带来巨大的市场,这是土壤。当有了阳光、空气和土壤的时候,最后做得怎么样?还得靠我们企业自身的勤奋、努力、转型和升级,在这方面提出了一系列的措施,在新的格局下继续转型升级,推动企业自身的发展。同时我们也希望川商总会的会员要抓住这样的历史机遇期,为在新格局下、新一轮的发展中树立信心,克服困难,争取走得更好。

我就讲那么多。谢谢大家!

(编辑:倪萍)
分享到:
年会议题
  • 会议时间:
    2018年11月13日 星期二 09:00-21:00
  • 时间
    08:00
  • 时间
    08:00-09:00
  • 时间:
    09:05-10:05
  • 时间:
    10:05-10:30
  • 时间:
    10:30-12:15
    改革开放四十年:方向与动力
  • 时间:
    12:15-13:00
  • 时间:
    13:00-14:30
    重组的世界:全球贸易新格局
  • 时间:
    14:30-16:00
    财政货币政策再协调
  • 时间:
    16:00-16:45
  • 时间:
    16:45-18:15
    民营企业的挑战与未来
  • 时间:
    16:45-18:15
    传统金融的科技转型
  • 时间:
    16:45-18:15
  • 时间:
    19:30-21:00
    税收激励助力创新发展
  • 时间:
    19:30-21:00
  • 时间:
    2018年11月14日 星期三 08:00-09:00
  • 时间:
    09:00-10:00
  • 时间:
    10:00-11:30
    监管体系重构下的金融新秩序
  • 时间:
    11:30-12:40
    自主技术研发的瓶颈与突破
  • 时间:
    11:30-12:40
  • 版权声明:
    《财经网》为《财经》年会唯一网络发布平台,《财经》年会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图表等)未经《财经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使用本年会任何作品。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11 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