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忠民:金融加速器+沙盒完善中国数字经济监管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王忠民:金融加速器+沙盒完善中国数字经济监管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8-12-01 12:02:00
字号:

财经网讯 “金融加速器这样一个逻辑,才是真正把所有的已有的金融数据全部开放,已有的金融业态全部介入,未来的金融业态和金融工具和金融开发一定在当中成为发展的有效逻辑。沙盒里边所有数据公开,所有数据都可以追溯,所有人在其中干什么事情都可以线性全部连接出来,如果你干好事情你的信用就可以积累,你可以不断成长,如果干坏事情,初级阶段你的交易对象和我的数据中心,就可以随机发现,随时清理出现。”12月1日,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在“2018全球财富管理论坛——全球变局下的财富管理”上如此表示。

1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  王忠民

今天市场当中对数字化逻辑当中已经到了另一个层次,这就是云时代的到来。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表示,所有的金融服务都可以在云端化把金融资源配置和金融效率发挥、金融交易费用节省在金融当中能够普惠任何一个金融主体对象当中的这种云服务平台,作为基础设施的金融云金融设施平台已经出现,我们把这个东西称之为加速器。

谈沙盒。他还表示,今天所有的独角兽基于金融数字化,从哪儿产生?因为只有加速器才给你提供免费成长,低成本成长,给你提供360度各类服务,而且让你在里边销售,这个生态体系当中你就自动销售出去,你的任何APP可以销售出去,所以没有这个东西你的独角兽成长逻辑就有问题。

此外,他还指出,中国的金融最缺一类工具市场和机构,这就是风险管理的市场和机构。

以下为发言实录:

王忠民:谢谢燕冬的推荐。我今天发言的题目是《此时此地此题下的两条建议》。

第一条,让风险管理的工具、市场和机构在通州落地开花。如果我们看这个时间点,中国的金融市场包括实体经济都在爆发着庞大的风险问题,股市下跌那么多,汇率也在漂移不定,我们既面临着外部的强大冲击,又面临着自己的结构调整,还面临着自己金融当中的庞大的短期和长期的调整冲击。

在这样一个过程之中,如果我们看我们已经有庞大的二级市场,有庞大的中国的金融的所有的那样一些业态和机构的时候,突然之间,我们蓦然回首,我们最缺一类工具市场和机构,这就是风险管理的市场和机构。

如果我们今天看突然你如果在二级市场当中要疏困的话,你得成立专门的疏困基金让它完成这样的功能。如果你在市场当中把所有你面临的风险,不管实体经济还是金融当中你要把原有的风险隔离出来,或者你要把风险缓释,在还没有积累到庞大的时候,一点一点交易出去,或者把风险对冲你得有期货市场让你做套期保值,做量化对冲可以有完全相反的市场存在于那,所有这些东西,我们居然近乎空白。

如果我们要在近乎空白边际处去落户一种金融产品,去创造一个交易的金融市场,特别是催生出这背后的机构,它是基金,它是公司,它是SPV,但是所有这些机构要找一个空间的落脚地,所以此地就成了它真正要落脚的地方。

我们看几个方面的具体落脚。如果我们今天突然发现,原来庞大的资管系统要进表内,要让银行去用表内的逻辑去解决这些问题时候,刚刚我们已经批准了让几大银行可以成立自己全资独立的资管公司,他们正在找地方,你不去找他们让他们在你这落地,正好你后一排坐的全是各银行的。

如果我们过去积累市场庞大资产,我们曾经成立过四个全资子公司,专门来处理这种问题,他们今天已经全牌照了,但今天我们让几大银行把不良管理公司再一次做市场管理的时候,央行和财政部还在打架,我们要不要突然之间又批准各大银行再成立自己全资资产管理公司,赵磊你去找他们,把这个东西放在你这个地方来你就可以做了。

今天如果看正在证监会的主管领导正在说,要让期货市场成为这个市场当中的常态工具和常态市场发生作用,那就是说过去期货市场没有常态发生,几乎的期货的品种的数量,期货品种衍生出来的交易规模,都几乎等于零的时候这有没有准备让一批期货的机构和期货的产品在这儿落地生根开花,才真正让衍生出来的市场在跟所有实体经济套期保值,给所有二级市场对冲机构找到负相关的对冲标的,我们全部找类相关的,而不是负相关的标的。

如果今天外汇逻辑正在全球变化宏观也好,微观也好,我们跟谁矛盾,跟谁谈判,我货币要稳定的时候要不要把我自己的货币在全球期货市场当中找到不同时间的远期合约不同时间的交易对象,针对它不仅把风险转移出去,我可以让其他持有外币,持有人民币的机构对它进行风险规避式的市场交易。OK,也是我们要做的东西。

我们再看看风险过程中的基金如何做?如果市场当中,没有接盘侠,如果我们号召谁去接盘,那接不了的,你号召它一定要给它做出好多的让步。我们突然发现市场当中如果有一种工具可以接盘,这就是优先股,我们用优先股点对点交易结构,去说我去接你盘的时候拿什么价格,你拿什么价格回购,我们之间利益分配和治理结构渗透应该怎么做,这是点对点的结构,而做这样东西产品形态,我们叫优先股,做这样的机构专门做基金,如果有这样的东西,事实上我们今天疏困基金本来要这么做,如果我们要成立无数个已经有这个基金,这个基金如果在通州落地的话,今天市场接盘侠就在这儿生根,在这儿发挥作用。

权益市场有这样的东西,债券市场也有,如果我们把垃圾债,垃圾债如果做到私募垃圾债,如果私募垃圾债是你再挖掘、再开发、再信用时,才需要有专门的基金在这儿发展落座,我相信赵勇着急了,他要把钱在这方面来做,才会接到更多有今天有未来的,得到最好的回报和成长,我就接回来了。

有趣的是,所有这些机构,所有这些逻辑今天还没有找到最好的落脚地,如果北京是首善之地,它不仅善在可以在未来成长时有机构、有工具有市场,而且今天在疏困、解困时,特别是风险管理时,有产品、有市场、有机构落地在通州,这是市场的空白,这是边缘,这是一定在追求过程之中我们应该把这些东西落在这儿,无中生有才是边际成本最低,才可以成长最快,这是我今天的第一条建议。

第二条建议,是加速器+沙盒。如果我们突然看,数字时代的来临,数字时代将一切东西的数字化改造、数字化渗透、数字化控到全世界一切当中,今天甚至制造业都数字化的4.0,任何名词和时间当中定义,无非把原来实体数字化改造和数字化升级一次而已。

我们今天在这个看的时候,数字化改造和数字化升级,如果前面还主要是在场景阶段,主要是在搜索、社交、电商甚至吃什么海鲜,甚至骑什么自行车这样一个场景深度和广度当中,我们突然发现今天市场当中对数字化逻辑当中已经到了另一个层次,这就是云时代的到来。

今天市场当中,微软的市场估值因为它在7000多亿当中没有跌,苹果跌了,它成了市值第一大全球公司。中国哪一家互联网公司如果在云基础角度最厚,这次市值也跌的最少这就是阿里。马云尽管持股比例少,他已经成为中国乃至亚洲首富,这背后是云的力量。

我们看云今天往下延伸,刚才说数字化的渗透和数字化时代的来临,通过云把一切变成服务。当我们看SaaS的时候,以软件作为基础变成服务的工具,当我们看HaaS的时候是硬件作为服务,当我们看PaaS是平台变成服务,当我们看IaaS时是基础作为服务已经在云平台全面实行。当我们再看AAS的时候,我们说人工智能,当我们再看BaaS时是区块链作为服务渗透全部社会,我们让云让一切东西都全部渗透,全部实现。

今天我更要回答的是下一层逻辑,这层逻辑是说所有的金融服务,如果基于前面的那些AAS平台的话,所有的金融服务都可以在云端化把金融资源配置和金融效率发挥、金融交易费用节省在金融当中能够普惠任何一个金融主体对象当中的这种云服务平台,作为基础设施的金融云金融设施平台已经出现,我们把这个东西称之为加速器。

当我们看中关村,看一线城市,不,看二线、三线城市的时候,我们被两个加速器垄断,一个是亚马逊AWS,一个是微软的加速器。当我们看中国的加速器时,我们的加速器还处在初期的阶段,我们加速器可以提供云端的基础设施服务和人工智能和区块链应用服务的那个功能还只是在刚刚初步成长阶段。

我需要回答的是金融加速器这样一个逻辑,才是真正把所有的已有的金融数据全部开放,已有的金融业态全部介入,未来的金融业态和金融工具和金融开发一定在当中成为发展的有效逻辑。

如果把加速器从新理念形成、新产品开发、新产品市场运用、新产品退出、新产品全社会覆盖,当中所有参与方都可以成长的时候,我们今天呼唤的是金融加速器,学文要把北京的金融加速器有效成长起来,加速器全部逻辑我不讲,我只讲加速器当中其中几个逻辑。

第一个逻辑,如果我们今天看全中国社会包括北京还在P2P,还在不良的那些所谓数据创新还做那些事情的话,我们用什么方法既可以清理、把控随时跟踪的了解这些东西,还可以让这些东西的创新可以蓬勃的健康发展,因而好的一方面有健康成长发展之地,还要让坏的一方面能够没有逃避出去,丝毫都摆不开我们,这就是我们金融加速器底端的全部的沙盒。

这个沙盒里边,所有数据公开,所有数据都可以追溯,所有人在其中干什么事情都可以线性全部连接出来,如果你干好事情你的信用就可以积累,你可以不断成长,如果干坏事情,初级阶段你的交易对象和我的数据中心,就可以随机发现,随时清理出现。在我沙盒之外,任何东西都不可以表现出数字化逻辑,只有沙盒里面才可以做出这样的东西。

我们把这个沙盒往上提供,今天所有的独角兽,基于金融数字化,从哪儿产生?是此加速器在外面没有?因为只有加速器才给你提供免费成长,低成本成长,给你提供360度各类服务,而且让你在里边销售,这个生态体系当中你就自动销售出去,你的任何APP可以销售出去,所以没有这个东西你的独角兽成长逻辑就有问题。

有了它你可以在生态体系最先、最便利、最低成本找到你的销售对象,你的销售成本最低,在里边可以找到最好的合伙人,而且合伙人不是一次性的,是动态合伙平台当中持续性的,这退出去那部分进来了,你的合伙体系是动态健康的,在里边你可以找到最好的退出,因为你一旦挣钱了它就分利润,你再挣钱他就愿意参与你的股权,你挣的多他就愿意收购你,你不需要二级市场,你已经十倍以上回报率退出了,你是金融链条不仅培养出独角兽,还可以培养出参天大树的企业。

最根本在于,如果这样的东西产生在北京,产生在通州,我想不仅解决今天正在面临的庞大的以数字的根本、工具或者以数字的名义在市场当中拓展金融服务做了循环,我们还可以让创新在这当中蓬勃焕发,让小鬼大颚在这当中随处现身,让数字经济金融在这儿繁荣开花。这就是我的两条建议,谢谢各位!

(编辑:许楠楠)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