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燕生:佛山制造面临转型之痛,要解决“五缺”困境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张燕生:佛山制造面临转型之痛,要解决“五缺”困境

本文来源于《财经》新媒体 2019-01-12 13:05:42
字号:

1

国家发改委学术委研究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

“佛山制造业下一步,我觉得关键是要加快推动动能转换,就是要培养新的动力源,结构转换,要打造这种高端的、高阶的结构。”1月12日,国家发改委学术委研究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在“2019中国制造论坛:全球产业链重构下的制造业挑战”上表示。

张燕生分析,佛山面临转型之痛,下一步要解决“五缺”的困境:1、缺技术怎么办? 2、佛山融资难的困境,一直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3、缺人才;4、缺品牌;5、缺渠道。

张燕生表示,佛山制造要把握“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机遇,培养一批跨国公司,培养一批隐形冠军。

他建议,佛山要构建跨境的一流人才网络;要发展一流的关键共性技术的服务平台;要建立起一个跨境的物流、人流、资金流、信息流互联互通的网络。

以下为发言实录:

张燕生:首先还是非常高兴也非常感谢,我是把自己看作一个佛山人,所以刚才朱森第主任对我们佛山下一步制造业的转型升级这个课题做了非常全面、系统、深刻,而且具有前瞻性的介绍,我就敲一下边鼓,我就谈一下佛山制造业下一步,我觉得关键是要加快推动动能转换,就是你的动力,要培养新的动力源,结构转换,也就是佛山要打造这种高端的、高阶的结构。第三个是模式转换,也就是佛山怎么能够有更多的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和新模式。

首先第一个问题,我觉得对于我们佛山制造业来讲,怎么能够把握住新的机遇,新的机遇也就是我们佛山制造业要把握国家讲“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机遇”。我们知道最新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关于未来中国发展的环境,有这么三句话:第一,中央明确我国发展仍处于并且将长期处于重要的战略机遇期。这句话在最新的会议上,中央是从新的内涵来谈这句话,因为我们过去讲机遇,我们讲的是用我们习近平同志的话来讲,说历史上兴盛期和开放期是重合的,搭上开放期就搭上兴盛期的快车道,下一步是风险期和开放期是重合的。因此对我们佛山人、佛山制造业来讲,也就是说解读机遇期的新内涵就是佛山制造业如何在风险期和开放期重合的条件下能够生存、成长、发展、壮大,这个背景是我们过去40年没有经历过的。

第二,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什么意思?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三十年代发生过贸易战,全球贸易萎缩66%,因此我们佛山人的转型也就是在一个大国的政治、经济冲突加剧的背景下,我们转型和发展的。

第三,变局中危和机同生并存。这给我们下一步的发展带来了重大机遇,因此这句话也就是对佛山人来讲,如何能够“危机”,危中有机,推动我们佛山制造业下一步的转型。

我们佛山传统制造业面对复杂多变的形势,我们佛山传统制造业如何能够保持战略定力。我这个地方就说三句话:第一,不要浪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机遇,不要浪费中美博弈带来的机遇,不要浪费经济下行所形成转型压力的机遇,也就是说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我们中国的发展有足够的韧性,有巨大的潜力,经济长期向好的大势没有变,中国经济形成的多样性结构、全产业链的优势和内需大市场回旋空间足够大的优势没有变,对中国来讲,我们的发展足够抵挡任何大国的挑战。因此对中国来讲,我们佛山制造业每一个人,我们要本着一个信念:做好自己的事情,把危机、挑战和压力变成加快我们佛山人转型的动力。

第二,新的时代,佛山要推动高质量发展,要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对于我们佛山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的精髓,就是要继续扩大开放,基于深化改革,继续推动高质量发展,我们过去40年,我们佛山人探索发展,我们说对外开放的关键是开窍,我们佛山的制造业通过40年的开放,我们对这个世界不陌生,我们对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未来不陌生,我们对我们下一步要探索的方向不陌生。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看到我们过去40年,我们佛山制造业发展的经验在改革上,邓小平同志过去讲了三句话:1、只有改革开放才能救中国;2、发展是硬道理;3、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路线100年不动摇,而且发展是要求有一定速度,稳是大局,稳中求进。改革和促进发展这三句话告诉我们佛山人,生产类的发展是我们做企业、做展业,我们的第一要义,无论什么形势我们都不能够放松生产力的发展、竞争力的发展和全球通过开放赢得核心竞争力的发展。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习近平总书记就说了一句话,他说:有人提出民营经济离场论,有人提出新的公司合制论,有人说加强企业党建和工会工作是对民营企业进行控制等是完全错误的。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做企业的朋友们,也就是我们过去四十年,我们在开放有三个心得不能忘:1、开放带来进步。什么叫开放?开放就是引狼入室,开放就是与狼共舞,开放就是培养狼性。因此在新的条件,我们佛山人怎么在进一步开放空间引狼入室、与狼共舞、培养狼性;2、我们过去四十年,我们佛山人总结说开放的本质是变革,我们佛山人过去四十年,我们不断在开放中间探索更好的商业模式,探索更好的管理和组织模式,探索更好的创新模式;3、过去我们总结的一条经验,就是开放的动力是来自于危机、挑战、压力,因此当前大国的政治经济博弈会加剧推动我们扩大改革开放。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佛山传统制造业,我们会发现我们的产业结构有待于进一步优化,我们的要素约束明显,环境资源的约束趋紧,我们的教育资源缺乏人力,缺人才的问题突出,我们的金融服务实体能力不足,我们的产业技术创新能力不高,高端要素集聚不够,我们的成本上升很快。也就是我们会发现我们佛山人目前的转型之痛,有的时候我经常在讲,这个“痛”和“难”,有的时候我是体会是比登天都难,怎么办?因此我们下一步一定要树立新的理念,从加速度到高质量。

在这个方面,我们佛山下一步要解决“五缺”的困境:1、缺技术怎么办?我们佛山人是努力的,2017年,我们研发强度是2.63%,我们的研发支出超过了250亿,我们佛山作为一个普通的地级市,我们投入全社会研究与试验经费支出超过了13个省,但是如何提高投入的效率,对我们佛山是一个巨大的挑战;2、佛山融资难的困境,一直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我们佛山金融业的发展是广东第三,我们到去年9月底,我们的内外币各项存款余额也就达到了将近1.5万亿,但是融资难的问题始终没有解决好;3、缺人才;4、缺品牌;5、缺渠道。因此,我们佛山面对的转型之痛怎么解决?

最后一个问题也就是在我们朱森第主任讲的基础上,我再把这个问题重复一下,就是新的前景,如何从全球格局看我们佛山制造业转型的未来。刚才朱森第主任已经谈到了我们佛山下一步要解决转型升级,我们就要构建世界一流的企业。我们可以看到四十年美的、碧桂园已经是我们中国进入世界500强、净资产收益率是名列前列,而且我们也可以看到我们佛山过去四十年培养出了一批好企业,下一步就是按照我们刚才朱森第主任讲的,怎么能够培养一批跨国公司,怎么能够培养一批隐形冠军,这是我们佛山人下一步要努力的方向。

我们佛山要构建跨境的一流人才网络,我们不求所有,我们求谁有一流的人才,我们佛山人就和谁合作。所以在这个方面我们可以看到从全球看,我们中国的大学记录到世界100强的大学只有两家,也就是不算港澳台,按我们大陆来讲也就是北大、清华。因此我们佛山要想解决一流的人才就要构建跨境的一流人才网络,也就是开展全范围国际合作,为我们企业解决高端人才的短缺问题。

我们佛山要发展一流的关键共性技术的服务平台。我们说台湾有台积电,台积电在晶圆比大陆领先十年,台积电如何培养出来的?它是用台湾工业研究院培养出来的,台湾工研院就是一个关键共性技术和公共技术的研发平台,我们可以看到德国,我们佛山过去的十多年,我们一直和德国在开展合作,跟它的(英文)协会,它有2.4万个研发工程师,一年的预算22亿欧元,它在七大领域为企业解决缺技术怎么办,缺工艺怎么办,缺材料怎么办,缺零部件怎么办,2.4万个研发工程师,他一共有4个帮助德国的企业解决缺技术的问题,它的经费70%以上都是财政和公共经费的支出。

我们要建立起一个跨境的物流、人流、资金流、信息流互联互通的网络。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可以看到在全球,无论是客运还是国际旅客,还是货运,我们可以看到我们中国,我们所在的粤港澳大湾区都成为全球发展最重要的板块,因此我们佛山怎么能够用好粤港澳大湾区来面对未来这么一个新的合作伙伴,来构建现代制造对标东京湾区,现代金融对标纽约湾区,现代科技创新对标硅谷和旧金山湾区,然后在我们的内部来构建出一个最好的综合物流和现代服务的体系,来帮助我们佛山制造业转型升级。

谢谢大家!

(编辑:文静)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