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忠民:服务业已成为推动制造业发展的头部因素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王忠民:服务业已成为推动制造业发展的头部因素

本文来源于《财经》新媒体 2019-01-13 11:38:18
字号:

1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

“制造业的服务化不仅是全球的趋势,也是中国的趋势,不仅是昨天的故事,更是当下今天的故事,不仅是美国故事,也是中国故事,不仅是中国故事,也是佛山故事。”1月13日,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在“2019中国制造论坛:全球产业链重构下的制造业挑战”上如是说。

王忠民认为,如今现代服务业已成为推动制造业发展的头部因素、第一因素。在人工智能、信息通讯、金融科技等力量的刺激下,服务业不断加快自我创新,进而深刻改变着制造业的生产成本、交易成本及产业链条,为全球经济发展注入了巨大动力。“制造业真正的升级、真正的拓展、真正的产业技术延伸,一定都是基于服务业的。”王忠民表示。

与此同时,王忠民提醒,要想充分发挥服务业对制造业的带动效应,还需继续完善服务业的融资环境,为其提供更高效的金融服务,尤其是天使投资、创新风险投资等,只有在资本的支持下,服务业才能有力发挥对制造业的渗透与推动作用,实现二者的协同发展。

以下为演讲实录:

王忠民:如果制造业和服务业看成两大类别,从GDP的统计数据占比,从产业的渗透率,产业投资的带动率,产业的市场覆盖率也看成是两大产业的话,我今天给大家带来的题目是燕冬刚才告诉大家的,制造业的服务化。

我们看一组逻辑和维度不同的数据,如果今天拿我们中国的GDP,和美国正在两大体系当中进行贸易摩擦的时候,我们先看GDP的结构,显然中国GDP当中制造业所占的比重远远大于他们的比重,我指的是比重,而不是绝对额。如果我们看美国的GDP,服务业占它的比重要比我们当中的服务业占的比重大得多。我们把这样一个数据回归历史当中,最大的一个产业:农业,人们从无产业的蛮荒时期进入了最早一个产业,农业的时候,农业占社会的GDP,如果是庞大的GDP,那时候只有农业,任何一个国家的农业GDP比重和绝对额一定是至关重要的,那就是中国在2000年一直到300年之前的农业比重占中国社会的比重,已经是持续领先,一直到了清末的时候,中国农业的GDP比重仍然占全球比较而言,我们占到了30%多的比重。

突然全球的工业化比重,制造业的比重,那时候还处在边际成长的阶段,中国这个处于弱势,结果在军事和产品当中的攻势,持续的占比我们的优势,这个时候我们的农业比重在绝对额当中并没有减少多少,在相对额当中,他们在上升。40年前,我们改革开放了,开始把城市化和工业化纳入到我们的体系当中,我们的比重慢慢在上升,结果他们的比重开始是服务业开始上升。今天成熟市场经济市场服务业的比重在60-70%,我们制造业的比重在这样一个比重当中显得相对重要,相对占比比较大。

我们现在把这个比重放到今天,如果中国的制造比重回头看过去十年,二十年,我们发现制造业当中的另一个柱状图表发生了根本改变,我们在40年历程过程当中,初期走的一般生活消费品轻工业,后来被重工业期待,被家用电器的替代,再到近些年来有一个清晰的逻辑,凡是和信息,凡是和制造业相关的服务业,在这个领域当中,如果我们看是信息服务业、信息制造业,信息产业当中,结果成了我们所有制造业当中第一柱状,成长最快的东西。不仅这样,而且它像其他制造业覆盖,向其他制造业升级,向其他制造业渗透的逻辑正在增强。

我们看这样一个柱状图表产生以后才知道,不仅制造业自身比重占GDP比重,而且是制造业里面服务业的内涵和服务业的成长性,与制造业当中的升级,与制造业当中的渗透率有着强烈的关系,它成了头部因素,制造业发展的头部因素,第一因素。我们把这个因素再从图表当中做比较,如果制造业整体在产业比重当中,还是在产品和市场端,我们会发现头部信息制造业和信息渗透业带来的输入流远比市场覆盖率要高5%,如果输入流里面再看到利润流的时候,又比利润流高出5%,如果利润流里面再找到净资产回报率是和制造业里面全部基于信息服务带动和渗透的那些利润流在净资产汇报当中又高出5%左右。我们也来描述民营经济的5、6、7、8、9看的时候,这个边界带动渗透,带来的纯净资产汇报的力度是最高的,最后下沉到市场占有率当中,制造业的服务化不仅是全球的趋势,也是中国的趋势,不仅是昨天的故事,更是当下今天的故事,不仅是美国故事,也是中国故事,不仅是中国故事,也是佛山故事。

如果把这几层比例关系放到现在来看,为什么制造业的服务化就尤显得历史趋势、当下趋势,为什么每个企业,如果是在制造业领域当中如此重要?我们才看到原来服务业,包括服务业大量兴起,大量业先进技术的应用和改变,改变了所有制造业当中的两个主体成本结构:1、生产成本;2、交易成本。如果从生产成本的角度来说会发现神奇的制造业升级改造,今天可能会发生巨量的社会进步。

今天早上我在微信当中看到一个信息,从AlphaGo到AlphaMaster,再到现在的AlphaFold,AlphaFold可以让人体的蛋白质结构,生命基于蛋白质构造下的基因,是今天所有基因工程,人类生物工程在人类生命研究当中极为重要的东西,我现在只用了AlphaFold这样一个体系,就可以把每一个人的蛋白质结构不仅3D打印出来,而且动态的画面呈现出来,今天这个事情才到我们面前,如果要不长的时间,你到医院里面,今天我们知道任何一个人治病到医院里面最大的费用是检测费用,把你从仪器洞里面塞进去,那个仪器洞里面拉出来,就知道你是什么病,如果阿尔法在所有的蛋白质,从你出生到今天,包括几代人的东西都结构出来,你所有病就可以轻轻的,就像今天点手机一个应用APP以后,一点以后把你心脏、内脏各种蛋白质结构清晰地显现在你面前,你就知道发生什么变化,而且费用低到这种程度,你就可以轻松普惠到所有人。我们才知道原来是今天信息技术的人工智能革命改变了我们最大的一个服务业,医疗健康当中真正的里面制造业,所有检测制造仪器和检测制造方法的改变,提供了我们今天这个东西,我们用服务改变了制造,用制造又可以改变我们生活的生命质量和生命能量的体现。

如果是这样,我们今天再看3D打印,所有我们过去基于建材的制造方法都使得我们的制造成本相对高,而今天从3D打印的角度,从增材的角度来看需要什么样的材料,需要多少什么样的材料,需要多少材料,我只用多少材料,用增材的方法在3D打印当中把它放在最恰当的结构当中,用增材打印方法,这一套体系称之为3D打印,再也不是建材的铸造、装备、组合,长时间的运输做我们的制造业。

我关注这个是因为,在四五十年前我高中毕业后就进入一家制造业工厂,我那时候把所有的制造业流程、程序全部都熟悉了,后来进入大学,我还一直关注这个制造业到底怎么变,今天完全变得用3D打印改变这个世界的时候,因为3D打印,注意今天已经不是3D打印的时机,是4D打印,5D打印,什么是4D打印?我进来会场跟我们常委在一起,我们常委说佛山今天铺在地上的建筑材料当中的地板,已经可以在生物材料当中蕴含在其中,它可以根据你的室温变革它自己可以在自材料温度变化当中的温度变化提供出来的东西,这是什么?这是4D打印当中,3D打印的时候,已经把材料生物温度反应逻辑全部打印到这里面去,如果生物的温度反应逻辑显示出你需要什么温度,在材料生物逻辑当中已经呈现出来,已经是4D打印,如果是5D打印,我们把光,如果我们把化学所有逻辑都进去。

注意,所有的增材制造业一定完全改变了,你要多少钢材,你用多少水泥,所有材料当中都是背负了不知道多少倍,才使你的生产过程完成,你的边角要浪费多少,不知道你要为这些材料,要采购多少,我们用增材的方法当中完全成本体系改变了,今天你打出来的东西是高端的、有用的、点对点的,完全适合需求的,结果你的生产成本,从任何一个生产成本材料角度当中是最简约,最有效的,如果改变这样一个生产结构,才是我们看起来人工智能时期使我们成本结构改变,才可以让我们的产品具有竞争力,才可以让我们市场有不断升级改造的逻辑。

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们这个时代,从制造业的角度来说,交易费用,因为先进服务业,因为信息通讯,因为人工智能,甚至因为金融领域当中智能合约时代的到来,让我们的交易成本降低,交易成本完成我们两件大事情:

1、所有我们今天制造业如果是重资产的话,重资产最大的问题是你所有里面资产含的物理性能结构和技术改变赶不上他的经济寿命和经济结构变化,结果把你的固定资产变成沉默成本。如果我们今天全部的重资产的东西,包括土地,包括设备,包括技术,我现在不自己拥有,我让别人就存在一个交易成本的比较问题,全部你自己生产和你把它外包出去,哪一个更便宜,如果外包出去更便宜的时候,一定是所有的重资产领域都用外包体系,因为外包只是一个契约,只是一个合约,这个契约的完成程度,这个契约的紧密程度,大家遵守契约的信用程度,是今天我们生产成本当中把它交易为完成的最大的一个契约点,而如果像我们过去土地是你的,设备是你的,厂房是你的,技术是你的,技术研究人员是你的,所有的材料背负都是在原有的基础上,你的成本就大大的改造,而这样一个出去的成本才让我们每一次产品都可以跟上技术进步。

2、交易费用不止在生产组织通过外包,还在于能不能用我们原来交易费用当中,我们必须有一个管理团队,我们必须有HR,我们必须有团队里面的各种体系,如果把生产要素组织起来的组织费用,这才是过去制造业当中的工厂工资的管理,组织的最大成本,如果我们能够用交易的东西把它交易出去,这样的话,我们才发现金融和金融架构体系可以改变这个逻辑。

我们看在座的制造业,如果是民营企业,谁最先用合伙制的形式去组成你的管理团队?你的管理费用在当期现金流的货币支付当中一定是最低的,因为合伙人注重于你的股权关系,企业的内在价值,在自己的权益资本当中能够不断的增值,而不注重于当期这一年给你的分配,给你的多少。我们发现佛山的制造业如果已经是二代、三代的话,三代,它上一代财富自由阶段已经过去了,这一代人追求的是我现在接手的这些股权未来能不能够像现在最有竞争力的服务业渗透以后的股权,明天成长、后天成长,涨到10倍、100倍、1000万倍的股权成长,这个利益才是自己的长久利益,我认为这个利益才是自己的长足利益,为了这个东西我用的是合伙制,如果你的技术人员,你的商业模式,都是用合伙人,你的管理成本大大节省,刚才的生产成本通过外包,如果内部的管理成本这样节省,注意,我们制造业的成本结构,在交易费用的层面上大大不同。

我们再看一个成本解释,如果过去的制造业都是沉默下来的重资产,特别是这些重资产如果使用效率和社会覆盖产品覆盖率降低的时候,如何能够让沉默下来的资本,沉默下来的资产有机发生作用,这个时候服务业给你提供了一个东西,一个APP改变一个组织的运行模式,自行车不是我们共享单车正在倒塌,但是倒塌过程中根本问题是原来自行车这一笔固定制造成本的最大件,在商业模式当中,你是用租的方式,你是整体让制造业的自行车嵌到共享单车当中去,这个合约没有做好,我们才让共享单车做到今天客户覆灭的状态,这个合约模式没做好,我们才让共享单车做到了今天得几乎覆灭的程度。

但是需要思考的是,当共享单车的APP模式出来的时候,多少中国人卖不出去的自行车突然之间铺天盖地占领了所有城市的公共空间,更大的一个APP改变了一个制造业的东西是汽车出行共享的模式,滴滴、Uber,原来那么多汽车,如果以后所有的汽车销售对象不是2C端,而是to APP经营的那个端口,而那个端口用的不是购买整车的方式,而是你提供服务以后,在我流量当中分享的方式。滴滴,Uber,原来那么多汽车,如果以后所有的汽车销售对象是APP经营的那个端口,而那个端口用的不是购买整车的方式,而是你提供服务以后,在流量当中分享的模式,注意,汽车生产这一个制造业时代的庞大产业体系的内在结构和内在的成本流量变化正在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这样一种用分享模式来改变制造业的交易成本和生产成本的模式,今天正在改变着我们制造业自己的企业,自己的系统,自己的行业,应该用什么方法去做,改变它的是谁?今天我们庞大信息系统当中一个APP,而这个APP有可能你根本没有花多少钱,因为是现有APP系统当中的操作系统,只给了你一个你应用端口的开发,你今天手机拿开的时候,所有的安卓系统是手机自动装成,装这个安卓系统的时候,你不需用几十万的工程师去改变这个安卓系统当中原始的密码和原始的语言系统,安卓这样一个谷歌生产操作平台,手机移动端的操作平台,谷歌没有生产一部手机,但是免费给所有生产手机的企业进行一个SaaS的应用,这个SaaS应用当中,你在上面做一个APP,所有的手机端都装了这个,你在这当中装了一个APP,成本低到这种程度。但是一个APP如果是基于共享模式,你就可以拯救过去全部的重资产业。

如果服务业改变了制造业的生产成本,服务业改变了制造业的交易成本,服务业改变了自己的产业链条,这个时候制造业真正的升级,真正的拓展,真正的产业技术延伸,一定是基于今天服务业的,这也是说我们今天的制造业,我刚才给出的第二张图表当中,制造业为什么是信息服务、移动服务、空间行为服务、人文的移动服务的这些行为带出的所有这种信息工具,可以迅速的把所有制造业的深变成它的流量,变成它的客户,变成它的盈利模式。

好了,我们把问题进一步延伸。刚才我们探讨的是金融服务,如何能够为制造业,不是脱实向虚,而是真正向虚。但是我们今天突然发现原来我们只在银行里面,要求银行可以给我们民营企业,大银行贷款占三分之一的比重,小银行占到50%的比重,特别是针对我们佛山的民营企业制造业,用这种信贷的方法来支持我们的民营企业,但是我们突然发现,如果回头看,为什么今天的银行没有贷出去?关键是您要不要它那个贷款。

好了,根据我们刚才前面的几个图表,第一张图表当中,如果这当中所有的服务端口的前端企业,我们会发现今天服务业渗透的制造业360度和最深度的东西,这种公司需要的金融服务的东西是什么?不是信贷问题,而是创新风险投资的问题,有没有风险投资,有没有天使投资,跟你一起创造一个最新的APP,创造一个最新的商业应用,创造一个最新的东西,可以把我们原来的制造业升级换代,可以把我们做,而它缺的是权益资本,如果这个时候看全中国,如果是珠三角区域当中实验室投资、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投资最多的时候,对于这样的东西,今天我们的二代、三代,如果说自己除了经营上一代传下给我们的制造业的领域当中,他一定还会有一个基金,这个基金是说投我这个制造业上端给我服务的那个东西,和投我这个制造业未来能够替代我的那个场景当中的东西,未来能够替代我的场景当中,已经拥有这个东西,当这个东西丰富的时候,我们才知道去年资管新政是把所有的金融场景全部打乱了以后,如果我们在金融只修复一个产品,信贷产品,不急于我们制造业升级换代和服务业升级换代,而是应该赶快修复股权这个阶段当中有没有庞大的社会资本洪流在天使投资,在风险投资,在私募股权投资当中,乃至在二级市场的并购投资当中,因为你让我做纾困,别的资金投在背后的股权就会解困,就会走掉。而今天需要把这部分的社会资本的流量和社会资本的结构有效地修复到资管新政之前拥有的流量,而且比那个流量还要大的时候,才吻合了我们今天金融服务业为制造业的服务业,和为制造业的新服务力量和新的渗透力量去改变权益资本的供给和服务,才可以发展。

我们再对接一个金融服务,我的时间不多了。什么上市逻辑?今天上市如果基于制造业,我们看一定是你投入了多少固定资产,你用多少土地,你有多少固定资产、设备,这些钱带来了多少年的利润盈利,你持续盈利三年达到什么样的水平,OK,这个公司可以上市。但是如果我们今天看制造业的服务化是所有为你服务和改变你成本结构,改变你产业链条的人是在做的一种服务,而且是信息端口、知识端口,而知识端口的能力,如果你的专利有多少,你这当中的商业模式创新能力有多少,所有这些知识能量已经突破了我们前面说的物理形态的生产要素边际成本,物理形态的所有生产要素,随着你的规模增大,增大到一定规模的时候,边际成本在递增,边际收益在递减,成本和收益的分杈会拉大,而基于服务的知识服务,基于服务的信息服务,基于信息服务的信息导流、信息裂变,其他数据资产的利用没有边际递减和边际收益递减,永远是边际收益递增,而边际成本永远接近于0。

我们说在资产形态当中,我们要问的是上市公司,你的无形资产在估值当中占多少比重,我们让一种技术,让一种专利,让一种创新技术模式只占15%、10%,现在如果谁能回答一个具体的一个技术轻资产,注意,轻资产,不是无资产,而是拥有的永远边际收益持续直线上升的这种资产,在你的股权结构当中占比的比例越大,你的股权价值就越大,而不是基于原来物理的资产的成本。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说一个公司上市,在它没有挣钱的时候上市才有人估值,刚才我说到天使投资,天使投资永远去找这样的投资对象,可以半年给他融一次资。为什么半年就把它的资产估值了?是因为它基于这样一种知识的边际成本,永远接近于O,而边际收益永远持续上升的东西,如果一旦表现出烧钱阶段的结束和利润回报的时候是直线上升,直线上升不在这之前投进去,之后就太贵。二级市场当中一定表现出这种逻辑,没挣钱的时候的公司就应该可以上市,但是你这个逻辑应该用边际估值法当中能够估值出来,你的客户流量是多少,你的客户流量背后带来的净成本和利润流边际是怎么变化的,成本利润流变来的是净利润流,是持续成长,在没盈利的时候是持续减亏的速度有多大,在你的净资产流当中占比有多少,如果这样一个边际反过来的话,越是服务业渗透到制造业当中越重,不仅在获客成本当中,不仅在制造成本和交易成本当中,而且在净利润流当中占的比重越大,只要开始有了这个趋势就一发不可收拾。

好了,今天全球赤字排行榜、中国赤字排行榜前十的公司全部都是这样的公司,因为它的服务改变了制造业,因为它在还没挣钱的时候,或者挣小钱的时候就上市了,才可以融得更多的社会资本,不仅是天使这边的资本,而且是上市以后的社会公共资本,让它在改变自己制造业的服务当中提升能力,提升渗透率,提升所有的竞争当中的升级换代的力量,最后才让自己的制造业焕然一新,才让这个时候普惠的基础之上,全社会新的制造业绝对额承让的基础之上,制造业的内部结构完全因服务业而成为一种新的天地,新的利润分配模式,新的上市制度,有趣的是我们在科创板的价值号召之下正在向这样一种融资模式和企业的上市制度去推进,如果2018年,去年,刚刚过去的,我们是去香港上市的多了,去美国上市的多了,一定是他们的上市制度基于这种权益资本的金融服务,服务于头部的渗透率和升级改造率更强的服务业,从而带动中国制造业的这种公司一定是去年上市逻辑的有效应用,而如果中国的科创板正在向我们这样迎面走来,你的权益资本就一定成功。

总结一下,我讲了三个问题,第一,全球中国过去和今天制造业内涵结构和占比是什么样的趋势。第二,它是用改变生产费用和改变交易费用,把所有我们制造业的费用结构体系,今天用服务业全面的颠覆和全面的换新。第三,如果我们在这领域用所有的资本,所有的分享模式,所有的新的人工智能,所有的区块链,所有我们今天看来的新技术和新金融,一定会增强到这个方面的服务,而把我们今天的制造业做强作大,这方面的制度建立已经在我前面的描述当中,给予了点滴的描述。

谢谢各位。

主持人:王理事长总结得三点非常全面了,核心观点还是服务业改变了制造业的生产成本和交易成本,但同时制造业又反过来运用现代服务业,就像你说的直接融资的概念吧?   

王忠民:服务业改变制造业,先说第一句话,制造业是服务业改变这个世界当中的途径,制造业是服务业改变它头部的强劲产品,或者是产业,服务业要它改变是两个:1、新技术、新商业模式的应用;2、新的技术和新的商业模式在金融当中的应用会改变它的融资结构,改变它的资本结构,从而把它的制造业当中可以用最强大的资本力量和社会的金融力量,加快速度加码进行。

主持人:大家听明白了吗?制造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利用资本的力量进一步,就是现代服务业的力量进一步推动制造业的创新,进一步推动制造业的成长。

王忠民:如果人类看服务业占到GDP的比重增大了,服务业两大领域当中:1、金融服务占全部服务业的比重持续增大;2、新技术的商业应用是服务业的另一大比重,这两大比重恰好是渗透和改变制造业的主要力量。

主持人:谢谢理事长。

(编辑:文静)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